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0

_分节阅读_6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事情,他并没有说给尹富文,而是托了邢掌柜。邢掌柜执掌“富文堂”生意,与官宦世家多有往来,传言逸事常能入耳。因此,子释很有策略的请他帮忙,打听原京籍人士中谁知道昔日顾家的下落。只说是故旧世交,过问一下,也算全了交情。——八字还没一撇呢,光是下了这么个决定,摆了这么个姿态,已经仿佛有了某种寄托,心头翻搅的烦躁不安逐渐沉了下去。

    从此,子释每天只用心补校那十卷《诗礼会要》。虽然“养正斋”的终稿背过也抄过,毕竟过了好几年。手边又没有其他可供参考的资料,每一处地方,皆须聚精会神,细细回想,反复思量,确认无误。这事儿开了头,若中途歇工,重新起步更艰难,只得一章接一章不加停顿往下走。尽管他本是没情绪替子周备考,现在却是实在没力气管他。

    三月底第一卷校完,尹富文急急的雕版付印,恰在春试放榜前夕呈给了礼部。因为是当作贡品送上去的,不论用纸用墨,还是刻印装帧,无不精工细作,费尽心思。这类书皇帝陛下从来不喜欢,官员们都清楚得很,送到御前等于给自己找抽,于是只呈给了翰林院。翰林大人们书荒已久,拿到之后爱不释手,几个老头子为了先睹为快,差点打起来。看了第一卷,赶着催着要后边九卷。

    国舅爷宁书源向来爱面子装风雅,听说了这事,觉得是个显示朝廷文教繁荣的机会。上贡的又是蜀州本地书商,也是个增进本籍人士对朝廷感情的机会。这么一想,就指示以礼部的名义将“富文堂”大大嘉奖了一番。

    尹老板心花怒放之余,脑子也热了,胆子也肥了,领着仆从捧着大包小包的补品来看子释。

    路上还想着怎么措辞叫他再快点儿,及至见着人,一不留神出口话就变了:“怎么这样没精神?别把自己逼得太紧,慢慢来,不要紧的——”

    子释笔杆支着下巴:“你以为我想啊?好不容易沉渣泛起,不快点儿处理的话,要么忘了,要么乱套了,你大老板的贡品怎么办?”又叹气,“悔不及起初时,贪心不足,拿人手短,替人卖命……”他很长时间心情不好,更兼劳累疲倦,不自觉把平素温文尔雅的敷衍都丢开了,由着性子说话,带出些微火气来。

    尹富文听他把满肚子学问叫做“沉渣泛起”,失笑。待见他冲自己发牢骚,心肝儿一哆嗦,竟是又酸又甜酥得不行。恨不能立时就把面前这人搂到怀中,如此这般好生抚慰疼惜,不叫他受一丁点儿委屈。再开口,那声音可就腻得化不开了:“快也好慢也好,随你怎样。只是别把自己累坏了。”

    子释一惊。察觉差点失守,立即弥补。笑笑:“哪能随我。这活儿已经变成官家差事,拖不得了。你放心,就是这个速度,不会再慢。”

    这一笑,笑出十万八千里。

    尹老板一颗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啊……总算他老江湖处变不惊,稳住心神,恢复常态,道:“我照你的意思,只说得了一套东边来的旧书作底子翻刻的。其实,这事儿真可说得上造福子孙,流芳百世——奈何你却不肯留名。”心想:这人真正天资高绝,颖悟夙成,偏偏极不愿显山露水,甘于平淡。

    “你知道,我并非刻意故作神秘,实在是嫌麻烦。”

    “知道知道。”尹富文连连点头。瞧着那张月下冰昙一般的脸,忽然觉得对方如此人才品性,自己居然有机会离得如此之近,当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还想奢望什么呢?还敢奢望什么呢?心头一时平和欣慰,一时怅然若失。

    把子归叫出来,将那些补品一样样交代给她,又再三叮嘱她督着大哥不要过于劳累,这才婆婆妈妈的告辞了。

    子周因为跟大哥约法三章,这一回兄弟俩正正经经击掌为誓,可不能像前次那般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想起只此一次机会,暗下决心要抓紧抓牢。又见大哥忙着挣钱,根本不过问自己备考的事,和春试前的谆谆教诲切切叮咛简直天壤之别,心里不由得就憋了一股气:你不管我是吧,我偏要考出个样子来给你瞧瞧!

    ——子释被妹妹劝过之后,弟弟这事便告一段落,心思没放在他身上,也就没注意到小孩儿被激出了青春逆反无穷斗志。每天照常吃饭、睡觉、工作。生活上的事情有子归打理,完全用不着操心。在他眼里,子周也是每天吃饭、睡觉、学习、练功,正常得不得了,哪知弟弟正咬牙攥拳要给自己好看。

    八月里的一天,子周独自跑去尹府求见尹富文,要借子释编著的那一大套科举应试宝典。尹老板听他说了原委,大乐,觉得这兄妹三个实在有意思。隐约明白子释为什么任由弟弟自生自灭,开始有点顾虑,恐借了书惹他不开心。然而和子周一番对答下来,顿感这少年不可小觑,定非池中之物。就算没人搭梯子,只怕也终将一飞冲天,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干脆叫他在“富文楼”里尽情浏览一番,凡是用得着的统统慷慨相借。

    九月十八一大早,子周背上包袱,里头是子归细心替他理好的笔墨砚台、干粮和日用品——秋试不比寻常,得在国子监考房里待上整整三天不能出来,跟下狱没什么两样。

    子释和子归把他送到门口。当大哥的袖着双手:“去吧,路上小心点。”轻描淡写仿若弟弟不过出门打趟酱油。

    望着大哥那副安之若素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子周忽觉信心百倍。这场秋试,好像也就不过是打趟酱油那么简单而已。轻轻松松应了一声,转身开步,潇洒前行。子释心道:咦?这小子!哪来那么足的底气?狂得他,真视天下英雄如无物啊?!

    第〇四一章 君子爱财

    永乾三年(天佑六年)七月底,长生只带了秦夕、倪俭二人,稍作改装,悄悄前往青州苑城。

    继续视察屯田的任务,交给了岳铮和单祁。

    自从长生发现岳铮是一把统筹规划的好手,就让他在各个屯田据点逐步推行那套高效合作劳动方式。当时皇子殿下是这么说的:“你只要干好了,有实效,两年之内,我废除同甲连坐,认可男女通婚。如果屯田诸人能安分守己,勤劳耕种——五年以后,按丁分给田地,允许脱籍为民,恢复自由之身。”

    岳铮听到这儿,激动得“扑通”跪倒,“咚咚”磕头。单将军听到这儿,吓得差点跳起来:这么大个事儿,随随便便就许了,万一陛下问起,怎么交待才好?等岳铮豪情满满出去,单祁立刻叫道:“殿下!”

    长生微微一笑:“干什么急成这样?你不是自己也承认,做那些啰嗦事情没有岳铮能干,和夏人打交道也不如他有耐性?咱们要人家替咱们卖命,总得给人一点儿盼头。这人脾气正直,没有私心,自己性命无所谓,倒挺在乎别人的性命。我答应他给所有夏人俘虏好处,反而能叫他不遗余力。”

    “那倒是……”单祁也愿意和岳铮这种人打交道。耿直不骄傲,聪明不浮躁,确实一流好搭档。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屯田俘虏脱籍为民,是得问过父皇才行。不过,先说说哄他高兴一下嘛,有什么关系?五年以后——谁知道后到哪一年?允许脱籍——又没说一定都能脱籍……”

    单祁脑子“嗡嗡”直响,恍惚间分明看见殿下笑得像只狐狸……

    “父皇问起来,你就这么说好了。”

    单将军冷汗都下来了。

    长生收起笑容,不再逗他:“本地百姓回土归田,朝廷给出的条件相当优厚,屯田俘虏们难免心中不平。他们多数也是东南三州的良民,不过是没赶上好时候。如今背井离乡,举家为奴,干活儿干得满腔怨气,又怎么能指望人家好好干,多种粮食出来供咱们吃?这话放出去,为的是鼓舞人心。我又不用父皇现在答应什么,等五年后由他老人家定夺就是了。”

    说着,眯起眼睛展望了一下未来:五年以后,应该我说了算吧?

    随后,到底还是详详细细写了一封奏折,叫单祁抽空亲自送回了顺京。符杨正要积蓄粮草预备下一年攻蜀大战,对老二这个类似空头支票的鼓舞人心方案表示同意。

    自从岳铮参与屯田工作,长生便慢慢抽身忙别的。后来,除了安排管理俘虏,一些单祁干不来也不耐烦干的数据统计、物资分配等方面事务都由岳铮接过去了。单将军专管所有屯田据点士兵的调派操练。

    原本单将军还负责二殿下的保卫工作。和倪俭打了几架之后,十分沮丧的发现这个夏人捕头确实比自己厉害,只得将精心挑选的二百亲卫交给他训练,一边很不甘心,一边又很服气。亲卫中所有还不服气的,全部下场和倪俭来了一次车轮战,最后不得不认可了他新任队长的身份。

    这些人见识了倪俭的实力,才想起眼前新上任的队长似乎是二殿下亲手抓住的,一时对长生敬若天神。只可惜单将军下了最严格的禁口令,谁也不准把殿下功夫底细说出去,没法向人宣扬炫耀。

    长生临走前,先派了几个心腹亲兵送庄令辰低调入京,做了二皇子府里的管家,命令府中所有留守人员一律听从庄管家调遣。

    又对单祁道:“我知道你最喜欢的还是上战场。别着急,总有机会的。”

    单祁心头一震。看着殿下平静而深邃的眼睛,浑身的血液猛地沸腾了一把,连自己都不明白这种没来由的兴奋是何缘故。当瞬间的兴奋过去,眼下平淡甚至有些枯燥的生活忽然不那么乏味了。肃然行礼:“殿下放心。殿下路上小心。”

    直到进入青州,将近苑城,倪俭终于忍不住问长生:“殿下,咱们这趟到底是要做什么?”

    “憋到现在才问,长进不少。”长生先把他夸奖一番。看看跟着自己的捕头和飞贼,随口道:“手头太紧,不好办事。委屈二位跟我去化缘。”

    “化缘当然好——可是,殿下,咱们上哪儿化啊?”秦夕问。

    长生眼眸微敛,挑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东安陵。”

    永乾三年十一月底,二皇子符生在外奔波将近一年,回到顺京。

    七月抢收抢种之后,长生奏请在几个地理位置气候条件合适的据点建常平仓以储备粮食,符杨很痛快的批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官仓修建完成,参与建设的忠勇军部队留下就地驻守,每处加派一千西戎兵监督,全部由单祁将军统领。

    忙完这件事,又到了十月秋收。等到秋收结束,粮食全部归仓,普通百姓和屯田俘虏仍然没法闲下来,忙着搭桥铺路,开渠挖沟,整葺房屋,修理农具……长生总算稍微闲一点儿了,拿着岳铮送来的粮食入仓账目慢慢看。

    ——没想到,今年早晚两季,不算百姓自耕,各屯田据点收上来的粮食,竟是去年的十倍有余。

    长生把账目从头到尾仔细看罢,又从尾到头翻了一遍,问:“岳铮,这些数字,你心里想必有一本账?”

    以为殿下质疑数字的可靠性,岳铮认真答道:“每一处常平仓,我都自己进去看过,估了实数。入仓的时候,斛子至少三个人盯着:十夫长、忠勇军校尉、屯田曹首。所以……”

    “不是问你这个。”长生笑了,看着他,“如果——这账册烧了,你心里有没有数?”

    岳铮不明白殿下为何有此一问,但仍然实话实说:“虽然报数和誊写找了人帮忙,不过最后汇总都是我一笔笔算出来的,又复核了好几遍,细目不一定全记得,概数肯定没问题。”

    长生知道以他的性子,这话说得保守。捏着岳铮花了好些不眠之夜熬出来的账本,移到油灯焰心上。“噌”的一簇火苗腾起,点着了。

    “殿下?!”

    长生瞧着燃烧的账本,缓缓道:“岳铮,这本账,只须你我心中有数即可。父皇那里,我会把总数打个对折报上去。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咱们现在兵马实在有限,这粮草,可得牢牢抓在手里。你和单祁,务必把这些粮食看好了,别叫那利欲熏心的暗中盗卖一颗半颗,也别叫士兵们克扣了俘虏的口粮,生出事端。另外,趁着冬天无事,你帮单祁把守仓的忠勇军好好操练操练。还有就是……”

    殿下头两句,听得岳铮大吃一惊。接着往下听,又想一想,也就释然了。等到殿下叮嘱吩咐,说一句,他点一下头,一边琢磨这些事情具体怎么操作。

    眼见账本烧成灰烬,长生转头望着他:“还有就是——”笑,“给父皇的这份奏折怎么写,还得咱俩一起合计合计。你赶紧想想,怎么样让报上去的数字合情合理,叫父皇看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