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72

_分节阅读_7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员立刻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防止有人趁乱骚动,制造事端。岸上士兵拔刀震慑百姓;八艘大船将龙舟团团护住;几十艘巡船呈扇形散开,船上的理方司巡卫把弓箭端了起来——

    一时之间,竟没有谁去救落水之人。

    元家的船行得靠后,离事故发生地点较近。喧哗声传来,众人皆起身探看。子释才走到窗边,就瞥见一抹绿影眼前闪过。

    “是子归!快去帮忙,别叫皇帝护卫误伤了她!”猛推子周一把。

    女孩子们本在后舱,离得更近。子归听见叫嚷,转头就看到酒楼上的人下汤圆似的落入水中。觉得鞭长莫及,应该附近的人相救更快,先站着没动。过了片刻,发现居然无人动手,任由落水者自生自灭。那会游泳的,正往岸上爬;不会游的,眼见着扑腾几把就要沉下去。当即撩起裙子别在腰间,伸手扯下舱顶装饰的长绸,在女伴们的尖叫声中跃出花窗。手中绸带如灵蛇出洞,缠住前边一艘船的舱柱,顿足纵身,倏忽起落,转瞬间到了那艘船顶上。

    “嗖嗖”几声,附近巡船开始放箭。子归手中彩绸舞动,箭枝根根卷落。正要开口,就听子周在后边一声怒吼:“司文郎李子周在此救人,谁敢放箭!”紧接着,人也跟了过来,摘下腰间鱼符,扔到最近一艘巡船上:“人命关天,岂能袖手旁观?还不快把船划过来!”那船上领头的巡卫被他一瞪一喝,不由得就应了声“是”。

    兄妹二人跳上巡船。子归目测一眼,划过去恐怕来不及,四面扫视,有了主意。回身抽出一名士兵的佩刀,递给子周:“我给你搭桥,你去把那艘大船上的栏杆砍下来。”——原来另有一艘豪华大船落在整个船队最后,比普通画舫多出一圈雕花栏杆,此刻正好驶过来——又转头冲着巡卫:“弓箭给我。”

    “啊?”那巡卫还没反应过来,弓已经交了出去。子归将两根绸带结成一根,一端绑在箭簇上,弯弓搭箭,张臂松手,羽箭带着彩绸,如虹桥飞架,牢牢钉入大船梁柱。

    子周会意,借着绸带之力荡过去。也不管那船上之人如何目瞪口呆,提刀就把栏杆砍下来,一根接一根扔给妹妹。

    子归叫划船的士兵只管加速,手中木头飞快的往落水者身边抛送。往往恰在人头冒出水面时送到跟前,同时一声脆喝:“抓住了!”这些栏杆都是上等轻木所造,浮力极好,只要抓住,就不必担心下沉。她眼疾手快,几乎无一落空。片时工夫,十几个不会水的差不多都有了凭恃。附近船上岸上众人皆凝神屏息,看这兄妹俩如何救人。

    一个孩子上下扑腾,怎么也抓不到漂浮的栏杆,瞅着脑袋就不见了。子归往水面连扔几根木头,由近及远,给自己搭了一座浮桥,蜻蜓点水般跃过去,跳入湖中把他捞起来。游回船上一番拍打,挤出腹中积水,“咳!……咳!……”那孩子开始咳嗽,醒过来了。

    岸上百姓猛地疯狂鼓掌,喝彩声一阵高过一阵。就连紧张留意四方动静的士兵们也都不由自主露出微笑。

    这当儿都卫司统领随同负责湖面安全的理方司巡检郎已经赶了过来。看看并无异常,纯粹是一场安全事故,便指示附近几艘巡船救起落水者送回岸上。子归浑身湿透,不愿多待,恰好元家的船驶过来接应兄妹二人,跟大哥打声招呼,直接提气纵身,钻进后舱,找女伴借衣裳去了。

    子周把人家船上一整面雕花栏杆都砍光了,回头嚷一嗓子:“抱歉惊扰各位。请府上贵仆明日至恩荣坊西四道戊字号李宅来取赔偿银子罢。”

    转身要走,一个衣饰华贵的年轻人出了船舱:“司文郎且慢。”

    子周看清来人,心中一惊。出来说话的居然是国舅爷宁书源幺孙,理方司统领宁慤的小儿子,宁府三少爷宁阗。此人已届冠龄,尚无功名,成天在国子监混日子。应酬场合见过几次,花花公子一名,属于自己敬而远之的对象。

    子周拱手为礼:“原来是宁少爷。敢问这船……”

    “不错。正是敝府的船。”

    对方来头太大,子周不欲纠缠,越发恭敬谦卑:“着急救人,不得已损坏贵府宝船,明日在下定当携银登门赔罪……”

    对方却道:“司文郎太客气了。没想到司文郎竟是如此文武全才国士无双,更兼仁心侠骨慈悲胸怀——”话锋一转,“不知和司文郎一起救人的侠女是哪一位?”

    “那是舍妹。”

    宁阗大喜,脱口而出:“我也不要你赔银子,你把妹妹嫁给我罢!”

    子周大怒。

    这宁三少刚说了两句人话,转眼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气极反笑,手中单刀挽出朵朵银芒,“嗖嗖”几下,运刀如风,把半截栏杆削成一堆雪片。看对方脸色吓得跟脚下木屑差不多,才冷冷道:“宁少爷看到没有?舍妹的刀比我快得多,宁少爷可要想好了!再说贵府船上这几根栏杆,用的不过是西南百色木,也就一千两银子到了头。区区千两纹银就要下聘,传出去侯府颜面何在?舍妹人才出众,婚事自主,我这做哥哥的说了不算。宁少爷当真有意,不如想想如何博取佳人芳心罢!”

    回到元家船上,众人拍手欢呼,用迎接英雄的仪式欢迎他。子释看弟弟神色有点不对,问:“怎么了?”

    “那是宁府的船。”

    众人皆是一愣。

    “他们说什么没有?”

    “我说赔银子,谁知宁三少爷跑出来,说——”哼一声,“说要子归嫁给他。”

    在场各位青年俊彦听罢,忍不住齐齐“嘿”了一声。两个直率一点的开口就损:“凭他——”

    子释拦住话头:“诸位,不如进去再说。”

    王宗翰在一旁点头:“进去吧。进去再说。”

    进得舱中,关了窗扇,放下帘子,添酒回灯,重新落座。子释问弟弟:“你怎么应的?”

    子周把自己那番言辞举动说了,一干听众彻底呆住。

    好一会儿,元觺麟才呐呐道:“子周,你当真,当真……拿刀吓唬宁三少?这……”

    国舅爷权倾朝野,宁府王侯之家,这些人再怎么年轻气盛,也就背后奋勇牢骚一把,当面谁敢真正忤逆?平日嬉游玩乐,互有输赢,都心照不宣,专捡软柿子捏,小心绕过这块铁板。今天李子周居然动真格向人家亮刀子,万一惹恼对方……几个老成一点的不禁忧形于色,考虑要不要从此和李氏兄妹保持距离。

    王宗翰一声叹息:“宁三少要跟我说这话,我只怕当场就得点头,转身就要把妹妹送上门去。就算我有胆子拒绝,回家老爹还不得一顿板子扑下来?”——能和国舅爷真定侯府结亲,那是多少人削尖脑袋也挣不来的机会啊。

    子释忽问:“子周,你跟宁三少说话,边上有别人没有?”

    “没有。宁府的人都在船舱里,几个船夫让他打发到一边去了。”

    子释点点头,双手一摊:“已经吓唬了,又不能收回,只有走着瞧了。好在只伤了里子,没伤及面子,但愿他不要恼羞成怒……你那番话其实说得挺不错,连恐吓带激将,也留了余地。回头跟子归商量商量,看她怎么说。”笑笑,“唉,这丫头。今儿晚上,是有点招摇过了头。”心想,幸亏皇帝龙舟在前边离得远,这要让猎奇好色万岁爷瞅见了,那才真是大麻烦。

    众人听他明明在叹气,那表情和语调却充满了骄傲;神情自在悠然,竟似完全没把区区一个宁三少爷放在眼里。不由得都轻松下来,七嘴八舌谈论双胞胎精彩救人一幕,争先恐后追问子周如何得遇江湖异人传授绝技的经过。

    子周抬头看大哥一眼。

    子释道:“也不算什么秘密,大伙儿对绿林豪侠感兴趣,你就把“赤眉大侠”的事迹挑几件说说吧。”

    子周老大一个白眼扔过去。心知定是自己和子归动手救人的时候,大哥跟这帮人瞎掰来着。心底呻吟:天,赤眉大侠……

    子释笑眯眯的瞧着他们热闹,伸手拈了块点心往嘴里送。拿到面前,才发现是一片花生酥。仿佛看什么奇珍异宝似的,端详半晌,终于轻轻咬下一口。

    宁府船上,宁三少呆站一会儿,回想着先前那个俏生生的身影,水面来去,凌波仙子般美丽轻盈,一阵心旌荡漾。不过,最迷人还是射箭那一刻啊——那时候,自己正好站在船窗边,把眉眼瞧得清清楚楚。她敛容注目,弯弓搭箭,羽箭带着彩绸飞过来,好似手中托起霓虹……那一种明艳清新刚柔相济之美,自己阅尽佳丽脂粉无数,竟头一回见识到。

    低头看看甲板上一堆木屑,恼怒起来:这胆大妄为李子周,竟敢威胁我!又不觉沮丧:看她射箭救人的身手,只怕真比他哥还厉害。这可难办了,怎生想个法子才好……

    进得船舱,一贯跟他同进同出吃喝玩乐的秘书副丞之子张庭兰笑嘻嘻道:“怎么样,问出来没有?”

    “是李子周的妹妹。”

    “是了!”张庭兰轻拍桌子,“听翰林院那帮家伙提起过,说李家三兄妹,一兄一妹都生得好模样,可惜把个状元郎搁在中间做了夹馅儿。”

    瞧宁少爷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儿,笑吟道:““月下谁家子,回首河汉间?惊鸿才照影,彩凤又翩跹。”季繁,人家是惊鸿照影,彩凤翩跹,除非你也生出双飞翼来,否则怎么追?”

    被张庭兰一激,宁阗发起狠来:“这西京城里几时有我宁三少追不上的女人?“流芳轩”的紫佩,两只眼睛生在头顶上,银子一把把砸下去,最后不也从了?我房里那个,你是知道的。当初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结果她爹娘听说能进宁府的门,捆了摁在轿子里抬进来,如今不也好了?今天这个——我宁阗肯明媒正娶,就是公主也嫁了。她不过一个三品闲官的妹妹,还能不乐意?”

    张庭兰惊道:“哎!你不是说真的吧?人家扔木头跟掷筷子似的,这样的母老虎,再漂亮,玩玩就好,难道真要娶回来克自己?我看你是色迷心窍……”

    宁阗正要答话,乳母从后舱出来:“夫人唤小少爷。”

    张庭兰是熟客,不必招呼,宁阗自往内舱见母亲。宁夫人道:“阗儿,适才我从帘后看见两个孩子救人,好生了不起。他们说你出去跟人搭了话,可知是谁家子弟?”

    “上咱们船的是去年秋试的状元李子周,现今在秘书省任司文郎。那女孩子是他妹妹。”

    “那少年就是十六登科名满西京的状元郎?这样好人才。她妹妹一样好本事,当真巾帼不让须眉。——我记得似乎说这位状元郎不是京城人氏,对不对?”宁夫人仍然习惯把銎阳称作京城。

    “这个孩儿没留意,回头打听打听。”

    宁夫人略一思索:“庭兰在前头吧?他交游广阔,想必知道。”

    宁阗有点诧异。但是自己相中的人能得母亲赏识,当然是件好事。出来跟张庭兰仔细打听一番,给母亲回话:“李家三兄妹,是打越州彤城逃难来的。李子周上头有个兄长,下头一个孪生妹妹。说是这么说,他长得可比妹妹差远了。听去过李府的人讲,三兄妹就数他卖相最次……”

    宁夫人脑中轰隆隆直响,完全没听到儿子后头那些零碎,满脑子回旋的都是“彤城”、“孪生”……

    宁阗把李子周大损一通,想起还得着落在他身上搭桥牵线,于是对母亲道:“娘觉着人家好,我回头请人上门做客。”

    宁夫人听见这句,稳住心神:“那敢情好。这位状元郎文武双全,又一副仁义心肠,阗儿你是该多和这样的孩子交往交往。”

    等儿子退出去,身边只留下乳母一人,宁夫人语声颤抖:“小绦,你也看见了吧?那女孩子……”

    “是,那女孩子……跟三小姐当年十分相像。”

    “你也听见了吧?他们……是从彤城来的……孪生兄妹……”

    “是,夫人。是彤城来的,孪生兄妹。”

    宁夫人抓住贴身跟了三十年的丫鬟的手:“乍一看,我竟以为……是三妹死而复生……老天有眼啊……”

    第〇四九章 囊锥自显

    岳铮和秦夕连夜走了。

    他俩领到的任务都有点儿卑鄙:岳校尉不但要继续做假帐,还得想方设法在未来的日子里,把粮草尽可能多的转移到涿州附近几处据点。必要的时候,甚至须下手暗中</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