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2

_分节阅读_8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好不容易逮到皇帝的朝臣纠缠不休,急急的进了后宫,叫安宸通知御膳房,把饭摆到迟妃韩纾的“丽阳宫”,顺便告诉她找到谢家后人的好消息。

    子释被席远怀拉住,问长问短,不得脱身。

    “在下还须陪同舍弟往庆远侯府拜见侯爷与夫人,席大人……”

    “我不是什么席大人,我是远怀大哥。小免,你知不知道,当初听到彤城之战的消息,我……”握着子释的手,眼睛又红了。就连御史台的人也是头一回知道,严肃冷峻的右谏议大夫,感情上来这么容易激动。

    这上杆子的大师兄,显然属于受人滴水之恩,牢记涌泉相报的厚道类型。子释虽然觉得无此必要,却不愿唐突对方一片情义。那些凄惨往事被重新勾起,他似乎比自己这个当事人更不堪回首,只好安慰道:“远怀兄,家父在天之灵,知兄今日成就,一定高兴……”

    子周也过来见礼。席远怀在李府走动之时,双胞胎才两三岁,跟着夫人在内院,是以并未见过。席大人爱屋及乌,把司文郎好一番夸赞。叹道:“我早听说小全是彤城人氏,竟从未往这上头想过,否则何必等到今日……”他也真不客气,摆出师兄的样子,“小免”“小全”叫得顺口。

    子周对子释道:“大哥,庆远侯府的轿子在宫外等着了。太师说,宁夫人会派人去接子归。”

    ——下朝之后头一件大事,是去韩府正式拜见外祖父母。

    “我送送你们。”席远怀说着,陪他们往外走。

    御史台作为外戚干政的坚决反对者,和太师明争暗斗许多年,按说席大人是绝不会跟太师府推荐的人走在一起的。然而眼前情势却又另当别论。且不说李家对自己有大恩,看这兄弟俩皆属忠良之后,庙堂之器;与国舅的瓜葛,不过一时凑巧,并非立场所在;况且和他们关系最密切的庆远侯,于朝政上头从来不开口不插手,置身事外……席远怀情绪激动,仍不忘从大是大非角度考量个人言行。一边说话,一边用充满期待和勉励的目光热切的望着两位小师弟。

    出了大殿,刚行得几步,一个身影拦在三人面前。

    “席大人。”来人拱手为礼。

    席远怀抬眼一看,来的是理方司巡检郎傅楚卿。顿时收起笑容,声音也凉了:“傅大人。”

    “傅某受韩侯之托,延引襄武侯、忠毅伯二位前往庆远侯府。”

    子释听到“襄武侯”、“忠毅伯”这样隆重的名号,小震撼了一把,然后才想起说的是谁。

    席远怀看傅楚卿一眼,心道:不过是你的主子不放心我,特地叫你来吠一吠。暗中忿忿,却不愿与奸佞小人一般见识,对子释和子周道:“小免、小全,我就送到这儿。来日方长,咱们回头再叙罢,拜见韩侯和夫人要紧。”

    子释别过席远怀,一转头,正迎上所谓傅大人两只直勾勾的眼睛,微讶。

    “李大人。”对方看似施礼,却借着弯腰之机把脸直凑到自己跟前,眉毛斜飞,眼角上挑,殊无庄重之意,“李大人好生面善,不知下官在哪里见过……”

    子释退了半步,站到子周侧后方,才淡淡开口:“恕小人眼拙,并不识得大人。小人还未去吏部领符上任,大人如此称呼,小人不敢当。”说着,冷眼打量对方。

    锦夏朝尚紫朱金青四色,紫金龙云搭配帝王专用,官员服饰由朱而紫,紫色越正级别越高。理方司巡检郎服色乃绛紫团花锦袍配金镶玉带,外加皂底靴乌纱帽,十分抢眼。傅楚卿身材魁梧,五官醒目,站在人堆里常常觉得自己鹤立鸡群。这会儿见李免向自己看过来,两只眼睛清泠泠冷冰冰,心中也道此人应非彼人,然而还是心头狂跳浑身发热,只盼他看得仔细些,再仔细些。

    子周立时想起有关眼前这位傅大人特殊嗜好的传言,暗呼糟糕。一伸手挡在前面:“家兄从来深居简出。人或有相似,大人必是认错了。不知庆远侯府的轿子在哪儿,烦请大人引路。”

    “不远不远,二位,这就走吧。”傅楚卿收回花花心思,领着兄弟俩往宫门而去。

    第〇五五章 晏如之所

    八月二十六,庆远侯韩先遍请亲朋好友,庆贺祖孙相认骨肉团圆。韩侯德高望重,认回的外孙——不管是亲的还是干的,无不身份贵重,前来锦上添花恭喜道贺的官僚名流应接不暇。

    八月二十七,宁小候夫妇在真定侯府再设家宴,款待三兄妹。

    饭毕,宁夫人和三兄妹闲话,宁阗作陪。虽然大家看起来都很高兴,但最高兴的人毫无疑问是陪客的宁三少爷。小还妹妹娇滴滴一声“三表哥”,叫得他骨酥皮痒,浑身就像生了无数只虱子,挠不胜挠。

    子释差点一口茶噗到身上。丫头厉害啊!无师自通以柔克刚,那声尾音打着旋儿的“三表哥”,真亏她叫得出来,哈哈!女孩子在这方面就是有潜力……瞥见子周对妹妹如此不耻行径翻了个熟练的白眼,维持脸上礼貌的微笑变得倍加艰辛。好在他也算久经考验,不去管双胞胎对付宁三少的戏码,用心陪宁夫人说话。

    “……听说小全谢绝了皇上赏赐的府邸,坚持还住现在的宅子。你们兄弟感情好,姨妈自然知道。不过——”

    由于子周子归的关系,这一趟认亲,连带子释也认了外公外婆,认了两个重量级的姨妈。最了不得的,是顺便认了两个超重量级的姨父。

    “你们哥儿俩,如今一个姓李,一个姓谢,一个伯爵,一个侯爵,同住一所宅子,恐怕不合朝廷的规矩……”

    “姨妈,不怕,御史台不敢参我们的。”子周突然插话。

    子释想起席远怀,失笑。真要有人为这点事弹劾兰台令和司文郎,不知右谏议大夫会否大义灭亲?

    “御史台的事情且不说,你们兄弟都已到娶亲的年纪,小还也该讲人家了。特别是小免你,总要为李家继承香火。等你成家,不可能仍叫小全小还同住。小还一个女孩儿家,千金小姐身份,从前是没办法,只能跟着兄弟厮混,如今外祖父母俱在,理应承欢膝下……”

    子周子归一齐看向子释。

    “姨妈说的是。”子释沉默片刻,点头接道,“这些年来,我们兄妹三个相濡以沫,彼此依赖惯了。突然一下子说要分开,多少会舍不得。过几天,等合适的时候——”

    “大哥!”

    子释温柔的笑:“你们都长大了,总不能老像小孩子粘着大哥。再说,无论如何,得多替两位老人想想。”

    韩侯老俩口,对双胞胎喜欢得了不得。昨天把三人留在府中,视线几乎一刻也没离开过子周和子归。

    虽然与外祖父母团聚是非常高兴的事,可一想到要离开大哥,还有最近长辈们时不时提及终身大事的话题,双胞胎心里无端的慌张。子释看弟妹那副没着没落的模样,正要开口,旁边宁三少冷不丁插话:“你们的宅子在恩荣坊是吧?从恩荣坊到恩泽坊庆远侯府,快马不过一刻钟,住哪儿不一样?有必要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么?小还,你不是爱骑马?表哥送你一匹好马,管保你从外公外婆那里回去看你大哥,跟飞似的……”

    子归撇撇嘴:“人家的小骢跑起来快得很,才不用你送。”小骢是她那匹枣红马的昵称。

    女孩子神态娇憨无邪,明媚可爱,宁阗一边贪看俏丽模样,一边随口应道:“小骢?那我再送你一匹小白,好配衣裳……”

    子释侧头朝宁阗扬扬嘴角:“让表哥见笑了。”继续对弟妹道,“我也正要说这个,隔得这么近,尽可以两边跑……”

    “哪里……”宁阗心不在焉的回答。暗道,这李免如此笑法,端的勾人得很哪!跟小还妹妹比起来,完全不同味道。我要也喜欢男人,只怕多瞧两眼都受不了……回头跟庭兰说说去,嘿嘿……

    八月二十九,三兄妹进宫拜见二姨妈迟妃娘娘韩纾。

    话说到一半,皇帝来了。

    聊了几句家常,迟妃忽道:“陛下,臣妾实在中意谢还这孩子,认了做闺女,想求陛下赐个有福气的名号,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福分呢?”

    在场诸人全愣了一愣:之前明明没有说起这个话题啊。子释大概明白娘娘的用意,紧张的等着皇帝如何回复。却听宁夫人道:“陛下,昔日我们姐妹三个,二妹跟三妹年纪差得不多,最是要好。而今二妹膝下孤单,小还无所怙恃,两人见了面就跟亲母女似的,任谁看了都要掉眼泪……”

    迟妃模样性情都极出色,如今姿容虽然比不得年轻时候,在皇帝心中还是剩了点分量的。何况昔日谢家的事情,本来也有说不过去的地方。赵琚想了想,道:“谢还谢子归,既是子归,合当“宜宁”,就叫“宜宁公主”罢。让内务府准备册封的东西,选个近一点的好日子。”

    大家一齐跪下谢恩,又向皇上、娘娘及新鲜出炉的“宜宁公主”道贺。

    晚上回到家中,三兄妹围坐在书房里。

    最近各种事情纷至沓来,疲于应付,很久没有这样悠闲共度的时光了。所有的一切来得太快太猛,眼花缭乱之后,有一点头晕。大悲大喜都沉静下去,泛上心头的,是浅浅的余痛、淡淡的忧伤。

    不约而同的,三个人都回避了正面话题,只把这些天积攒的花边八卦抖出来说说笑笑。最后子归问:“大哥,明天就要正式去翰林院上任,我让阿章早点儿叫你吧?”

    子释本来还笑嘻嘻的,闻言立刻道:“快叫味娘拿缬草根煎一碗水来,我喝了就睡。”

    缬草根煎水,安神助眠,是李章特意托人从老家深山里采的,刚捎过来孝敬大少爷。

    等着煮缬草根的工夫,子释到底还是叹了口气:“子周、子归——我喜欢这么叫,你们没意见吧?”

    双胞胎摇摇头。

    “以后——”揉揉脑袋,“以后,只怕很多事情大哥都照应不到了。虽说自有人会照应你们,但是……”想叮嘱什么,然而千头万绪变化莫测,终究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最后拍着自己额头傻笑:“呵呵,大哥啰嗦了这么多年,就不再啰嗦了,总之你们要时时记得多加小心。”

    双胞胎忍着眼泪点头。

    “今天……迟妃娘娘和宁夫人那番举动,为咱们,特别是为子归,树了好大一座保护伞哪。两位姨妈果然不简单……”一个公主名号,免去多少无聊纠缠。即使是皇帝大色狼,当时也露出意外又尴尬的样子。看来这父女名分,还是不能完全不在乎的。

    子归嘟哝:“可是,为什么要叫“宜宁”啊,就好像,好像要嫁给宁家一样,太难听了……”

    子周无奈道:“归宁的“宁”和姓氏“宁”差太多了,子归你不要胡扯好不好?”

    子释笑:“你现在可是公主了,娶公主做驸马很麻烦的。就算宁三少自己乐意,他爹他爷爷也不见得乐意。那种花花公子,怕是没胆子违逆家长吧?我看他不至于着迷成那样。话又说回来,他要真肯为你着迷成那样,也不妨考虑考虑……哎哟!”背上挨了妹妹一粉拳。

    九月初一大清早,李府所有下人难得的鸡飞狗跳一片闹腾:做饭、备马、套车、收拾东西,还有……呃,叫大少爷起床。

    子释连续紧张忙碌好些天,心情突然放松,再加上临睡前喝了俨俨一碗安神汤,直到早饭好了都没醒。

    李章进去看看,出来了。再进去看看,又出来了。李文轻轻跺脚:“阿章,等你叫少爷起床,等到太阳落山!还是我来吧。”“啪”一声推开门冲进去:“少爷!”走到床边,声音一下咽回了嗓子眼儿,跟蚊子哼哼似的:“少爷……大少爷……”

    李章在他后头,小声道:“再等会儿吧,好不容易睡这么沉。”

    “头一天上衙门就迟到,恐怕不好。”

    “听说不过是罚俸,罚就罚吧,多少钱也买不来一场好睡。”

    ——当铁面无私二少爷亲自来催大少爷起床的时候,拦在门外的两位忠仆回的就是这句话。

    子周气结。想当初多么忠厚老实的小伙子,跟了大哥几个月,就变成这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德行。瞪着眼睛压低嗓门嚷嚷:“你们知不知道,因为要跟大哥交接,陈阁老亲自在兰台司候着呢!”

    陈孟珏受命为“忠烈祠”撰写碑文,自觉荣幸非常,兼之与李彦成当年也曾有过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