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4

_分节阅读_8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王宗翰皱起眉头放低声音:“你不会是不知道有点卯签押这一说吧?怎么着子周也该催催你啊!这样下去,还要不要俸禄了?!”

    子释看他一脸苦口婆心,偏让人觉得鬼鬼祟祟,有点好笑。十分合作的显出为难状:“卯时太早,我起不来……”终归不是什么光彩事情,又知道对方是真关心自己,说着说着不好意思的笑了,“俸禄什么的,唉,子周说——”

    李文替他接过去:“不瞒大人,二少爷说,反正他一个人挣钱也够花,大少爷喜欢怎样就怎样。家里谁也不反对——千金难买秋冬觉嘛!”所谓“家里谁也不反对”,即上至少爷小姐,下到车夫马僮,思想认识高度一致。李文又道:“我听说只要找门子打点打点,负责点卯的公公们并不真计较,可惜二少爷怎的也不肯答应。”说完,无可奈何的叹口气。

    李章慢声慢语道:“要二少爷去张罗这个,除非日头打西边出来。”仿佛为了修正自家少爷形象,特地补充:“王大人有所不知,其实大少爷一向睡得轻,最近黑天白日的抄啊写的,还把衙门里的活儿带回去干,总要过了半夜才睡,唉!”禁不住发了句牢骚,“大人见过这样给朝廷当差的没有?拼命干活不要俸禄……”

    子释拍拍他:“好了好了,别叫王大人笑话咱们家没规矩。”

    王宗翰却担忧起来:“子释,我知道你着急,可也不能这么胡来啊。这样下去,身子会吃不消的——咳,你怎么也“王大人”上了?这不是寒碜我么……”

    “多谢王兄关怀。说来也怪,自从接下这差事,每天忙完了,倒睡得格外踏实,因此早上才会起不来。不过精神头反而比从前好,也没觉着累。所谓乐此不疲,或者就是如此?还请王兄不要担心……”

    子释第一天上班,把二十本目录大致翻看一遍,又浏览了兰台司这些年的收藏。正如他所料,原蜀州府学所藏及民间征收而来的书籍,以经史居多,子集两类十分匮乏。前者仍然缺失的条目,大半已经补全详细内容,而后者却多是整页整页的空白,就连入了兰台司的藏书都还有许多没来得及登记在册。

    第二天,子释将手下十二名编修,二十几名撰吏分为三组。第一组负责经史部分,继续搜寻尚未征集入库的典籍,并设法补全细目。第二、三组分别负责“子”部和“集”部,先把入了库却没有登记的书都一一核实记录了再说。每天散衙之前,各组领头人将当日进度写入专用日志,提出第二天的预计进程,给兰台令大人过目。子释临走,再一一细查,写好任务条放在桌上。

    开始几天,常有要求返工的时候:统一体例,规定格式,指出纰缪……他懒得跟人废话,索性自己做几个例子示范。编修撰吏们不论年龄长幼,资历深浅,看到他细致严谨无懈可击的样本,牢骚不满全噎了回去。

    子释目前给自己规定的任务,是尽快把子集两类曾经目见耳闻,如今搜求不得的书籍细目做出来。其中不少书记忆中的面貌已经模糊,才着急趁着尚有印象赶紧写下来。除此之外,还要抓紧搜求缺失书籍。一些冷僻罕见的集子,民间并不重视,若不及时收藏,很可能不定什么时候便湮灭无踪。兰台司的书大多已成孤本,连目录本身都无比珍贵,因此决不允许往家里带。他只能抄下部分简目,叫尹富文帮着寻找。若是富文楼有的,便借过来留下抄本。所以每天离开衙署就比别人晚,回家之后,必然继续忙碌到深夜。

    刚开始,王宗翰执着的表示要陪他加班。

    子释坚拒。

    王宗翰不解,兼有些气恼:“你做什么非要一个人辛苦?还是你觉得我王某人才疏学浅,不堪差遣,无济于事?”

    见他动气,子释带着歉意笑道:“王兄误会了。王兄若留下来,元兄他们几位必定不好意思先走。其他撰吏们更抹不开,忍气吞声也得陪着。到头来累得大伙儿该回家时候不能回家,背后指戳,暗地腹诽,枉做恶人。我喜欢这活儿,费力气不要钱也无所谓,哪能拖别人下水?王兄不帮忙,就是成全小弟了……”

    王宗翰呆了一呆:“子释,你……唉!……”

    “昔弟子赎人而不取其金,圣人曰:“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兄诚然好意,小弟却不可不见之以细。大伙儿齐心合作的事情,勉强一时,则后继无力。小弟私心,望兄体谅。”

    王宗翰瞧着他,赌气道:“既如此,你就不该当这个始作俑者!”

    “这不是……咳,心痒难熬么……”子释搓搓手,故作苦闷状。

    王宗翰被他逗得失笑,胸口忽地涌起一股热流,左冲右撞。竭力按捺下去,认真道:“子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圣人自圣,可也别把我等凡夫俗子抛得太远。翰林院的风气,一向闲散,陈阁老嘴上虽然催得紧,却不擅清理头绪。依我看,照你的章程,过两天这些人手熟了,速度还能快不少……”

    王大人到底没有陪着李大人加班,只是白日里不声不响,干得倍加卖力。每天一早就盼着他来,没来便忍不住焦急担心,等人来了,看见他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又暗自生气。别扭了好几天,终于等到这个单独说话的机会,决定务必从关心朋友的立场直言进谏。原本准备了一肚子批评的话,开口时气势已先弱了。得知他秉烛挑灯,废寝忘食,满脑子都是担忧关切,哪里还说得出其余?

    最后一咬牙,对李文道:“阿文,我看你挺机灵。曹公公那里我已经打点妥当,这几天的先帮着签了。从明儿起,你每天卯时过来一趟,替你们少爷签押吧。”说罢,也不看子释,径直出门,吃饭去了。

    主仆三人愣在当地。半晌,李章道:“少爷,王大人可真是个好人。”李文抓抓脑袋:“好人啊。不过——会不会有点好过头了?”

    九月初九重阳节,初十旬休,连着两个公休日。

    庆远侯府的人初九一大早就上门等着,接谢家少爷小姐和外祖父母团聚。韩老夫人再三叮嘱请李家少爷一起来,子释想起上回见着老太太,把西京城里世家大族的小姐数了个遍,说什么也不敢去。子周子归知道大哥实际上是惦记着从富文楼借来的那批书,不愿浪费时间,于是也不勉强,叮嘱下人一番,且赴韩府过节。

    子释这个兰台令,对长袖善舞的尹富文来说,公私两便,自是不遗余力用心帮忙。而子释要差遣人家当义工,礼尚往来的仪节愈发重要。因此,除了忙着甄别尹府拿来的书,趁这两天休假,还得抓紧把那《花丛艳历》的配诗攒齐,了却这桩暧昧皇差。

    入夜,丫鬟小厮都遣走了,“绿筠轩”的画稿在大平案上排开,子释一边翻弄几本前人诗词,一边往绯花笺上落笔。绿筠轩送来的是四十八张定稿草图,其中过于庸俗匠气太重的,都遵照他的意见改了几轮。本来打算配诗从前人集子里直接摘抄,谁知翻来看去,难得格调上乘内容相宜之句,没办法,只好亲自操刀上阵。

    写顺手了,倒也不慢,只是一时凑这么多,不容易出新,还须看看写写,寻章摘句找灵感。正所谓“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圣人之言总是有理的……

    翻到某一页,是首《菩萨蛮》小令:“绿窗深伫芙蓉色,灯花送喜秋波溢。一笑入罗帏,春心不自持。雨云情散乱,带怯羞含怨。花嫩不禁抽,春风卒未休。”

    正想着这几句也还生动,就读到了最后两行,差点“哈哈”笑出声来。“花嫩不禁抽,春风卒未休”——这也太生动了。前头还装模作样,结尾突然如此露骨,简直振聋发聩。

    笑了一会儿,摇摇头随手往下翻,看到几行顺口溜:“世间万物真稀奇,两岸双丘夹一溪。洞口有泉波滚滚,门前无路草萋萋。花在深渊蝶难采,巢处峰巅鸟不栖。唯有老僧常到此,染香归去醉如泥。”心想:大俗即大雅,这个也有意思。末了那句“染香归去醉如泥”,意境不差呢……

    这些天忙于学术,此刻翻弄着几本艳情诗集,自得其乐之余,忽地涌起一股冲动,真想找个人闲话闲话……

    可是,这样喁喁窃窃私房语——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

    抬起头,满墙满架的书,排成无言的队列。

    “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而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诚然如此。亦不过如此。现如今这日子,架上有书,盘中有肉,身上有裘,往来有朋,房中有金石琴瑟。

    还是缺点什么。

    “一笑入罗帏,春心不自持。”看得烦躁,因为——枕边无伴。

    子释站起来。真不该大晚上的看这个。算了,明天再弄。把画册诗集锁进抽屉,熄了灯,走出书房。李章在外头隔间打盹儿,听见开门声,一个打挺站起来。

    跟到卧房里,问:“少爷,这就歇息吧?”

    “嗯。”

    “那我和阿文把水送进来?”

    “好。”

    李府在后院辟有专门浴室,大少爷亲自设计,指挥施工。二少爷几个同僚好友参观之后,无不在自家府中效法,可见舒适方便程度。但是自从入秋以来,沾水见风容易受寒,下人们宁可麻烦一点,每天夜里加烧一锅水,专在大少爷临睡前送到卧房。

    等东西都安放妥当,子释道:“你们睡去吧,不用管了,明儿再收拾不迟。”

    李文叮嘱一句:“少爷别泡太久,天冷水凉得快,艾叶泡时间长了也不好。”——大少爷喜欢洗完了泡一会儿,特地另备了一个大浴桶泡澡。

    李章点亮床头夜明灯,把火镰蒲绒搁在伸手即至的地方。最近夜里睡得安稳多了,这东西不大用得上,还是有备无患。双层保温壶放到旁边:“安神汤少爷别忘了喝。”又用棉布套子装好暖手炉,塞到被子里,“少爷睡的时候记得拿出来,省得后半夜冰人。”

    子释苦笑:“行了,二位大哥。子归不在家,你们好歹让我自在点儿。”说着,把两位忠仆轰出了房门。

    清洗毕,跨进浴桶,慢慢沉下去,让散发着艾叶清香的温热水流拥抱着自己。

    氤氲雾气蒙住了眼睛,轻轻挥手拨开,看见发梢在水中来回漂荡,仿佛今夜躁动难安的情绪,起伏不息。一低头,胸前小小圆圆的白色坠子静静垂在那里,就像心底深处凝结成珠冷硬如铁的那点寂寞:体积很小,密度很大,拉扯着它的主人堕向无底深渊。

    多少次打算把它摘下来,藏起来,甚至……砸碎了埋起来。到底还是留在脖子上,就这么沉甸甸的垂着。这沉甸甸不得解脱的感觉,反而令人踏实安心——它确证着李子释与这世界最深最痛的牵绊。告诉自己,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又活了一场。所以,几番挣扎之后终于决定:不管那个人去了哪里,都要带着它直走到这一场轮回的尽头。

    但是,今夜……格外不能承受……

    闭上眼睛,团起身子,恍惚间觉得自己不是缩在水底,而是缩进了胸前的坠子中。好似某些灵异故事里的鬼魅精魂,告别尘世,敛入顽石,沉眠千载,等待命中注定的机缘。

    ……清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明澈,才意识到桶里的水早已不冒热气了。站起身,水珠顺着额前碎发滴下,渗入眼睛,有点儿刺痛。呵呵……要是真的能躲进石头该多好。这故事终究浪漫得不够彻底。给了我那样神奇的开端,接下来,却是一步一个浸透汗水血泪的脚印,越走越沉,不得脱身。

    ——怎堪细思量?只得不思量。

    不思量,自难忘。无处话凄凉。

    甩甩头,跨出桶外。往前几步,伸手取了搭在屏风上的长方浴巾擦头发,边擦边转身——替换的衣裳在床边花牙搁架上,预备穿了直接钻被窝,再靠床头一边等头发干,一边翻几页闲书,好歹让这一日有个惬意的结束。

    忽听身后一声粗喘,静夜中尤为清晰。紧接着传来梆梆作响四个字:“果然是你!”

    事出突然,子释吓得浑身一激灵。定定神,缓缓放下手,将浴巾围在腰间,慢慢回转身去。

    一个人从屏风后边绕出来,眉眼全拧着,好似惊喜交加,又似含冤带恨:“果然是你……”

    子释认出对方,大惊。仅仅打过一个照面,虽然感觉此人居心不良,绝非善类,也万万想不到会如此胆大包天。偏赶上今晚子周子归都不在——脑中一闪:可见是处心积虑窥伺多日有备而来了。隔壁就睡着阿文阿章,静悄悄毫无动静,也不知他</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