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5

_分节阅读_8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做了什么手脚。顿时头皮发麻手心冒汗,双腿一阵阵打软。

    暗暗握紧拳头,挺直身子:“原来是理方司傅大人。傅大人夜半三更擅闯私宅,不知有何公干?莫非大人错将在下认作了逃贼流匪,欲绳之以法?当真如此,还请大人青天白日下执公文拘令上门,李免必当随时恭候。”

    傅楚卿瞧着他,咬牙冷笑:“真能装啊!差点又叫你蒙骗过去。还好我没敢忘记,你打从前就是演戏的高手。那天在宫中见到你,我怎么看怎么像。后来当面说话,又怎么看怎么不像。想来想去,说什么也要亲眼仔细认一认。果然……李免啊李免,你做戏做得我傅某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可惜,你脸上的表情做得了假,背上的伤疤却是做不了假!”说着,恶狠狠往前逼近。

    子释下意识的后退,脑中一片混乱。对方言语仿佛又尖又长的钢棘铁刺,冷不丁穿透头颅。某些沉淀在记忆河流最深处的污泥浊淖,随着时间流逝,早已滋生出水草游鱼,将痕迹完全掩盖,此刻被彻底翻搅,霎时染黑了整个水域。

    他双手扶着脑袋,茫然看向前方:“背上的伤疤……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还要往下装是吧?”傅楚卿又逼近一步,“我是谁?你问我是谁?”忽然怒极,仰天打个哈哈,“你竟敢问我是谁!”双肩一振,尖锐的裂帛之声响起,纽扣“啪啪”崩断,纷纷落地。他一把扯下上身衣衫,露出精壮的胸膛,指着胸口那道扭曲的刀疤,满脸狰狞之色:“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是谁——四年前,楚州仙梳岭,卸妆台,菩提寺里,差点被你一刀捅死的人!想起来了么?!……”

    子释想:仙梳岭,卸妆台,菩提寺……好耳熟的地名啊……

    ——对,我去过那里……我们……找过冬的地方,到玉盘峰寻山洞入口,结果遇见一伙强盗。后来……后来……啊!头好痛。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凑这么近,凶神恶煞瞪着我?请你让开,我不认识你……

    傅楚卿睁大眼睛,死死盯着李免的一举一动。看见他面色惨白,双目失神,身子不停战栗,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去,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畅快。慢慢贴到他跟前,一字一顿继续紧逼:“看来,你不但会做戏,忘性也很大啊!我可是一点一滴都没敢忘,你竟然全给我忘记了,这也太不公平……不要紧,我会叫你想起来的……”

    子释耳朵里隆隆震响,隐约看见对方两片嘴唇一张一合,不知说些什么。脑中却仿佛钻出无数铜锤铁斧,“砰砰”敲击着往事之门,敲得脑袋简直要裂成碎片。

    他想:后来……后来怎样了?……啊,后来,他把那些强盗都杀死了……嗯,就是这样……

    摁住乱敲乱砍的锤子斧头,对自己说:就是这样。

    头疼渐渐止住,耳朵也能听到声音了。

    傅楚卿猛地伸出胳膊,抓起他的手按在胸口刀疤上。

    子释如遭炮烙:“放开!”拼命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半边身子又痛又麻,立刻没了知觉。强撑一口气:“傅大人,请你放开!我说过,你认错人了。”

    “真无情啊。居然忘得这么干脆……”傅楚卿阴阴的笑着:“也难怪,不过一夜露水姻缘,又隔了这许久,凭你这副浪荡模样,不知勾上多少登徒子,忘了我原也应该……可是,李免啊,”握着子释的手在刀疤周围来回画圈儿,喃喃道,“你闯进我的地盘,诱得我身不由已,最后利用我满腔珍爱之情,用我自己的刀,差点送我去见了阎王……你说,我好不容易找着了你,又怎么舍得放手?嗯?……”

    子释闻言,怔怔望着他。那斜飞的扫帚眉,上挑的桃花眼,冷森森的语调,阴恻恻的笑容,天旋地转间,伴着刀光血泊狂风火焰,“轰隆”撞开了封锁记忆的最后一道门。

    镜头急剧拉近,画面飞速切换——

    那些人,男男女女一群,他们是谁?我为什么和他们在一起?啊,他们迷路了,我和子归答应送一程……好多强盗!原来强盗窝安在寺庙里……大事不妙,强盗头子发现子归是女孩儿,怎么办?怎么办?……

    镜头推进到大殿深处观音堂内,画面定格在须弥底座千叶宝莲上残缺的千手千眼大慈大悲观音塑像,子释听见一声遥远的痛楚呻吟。下一刻,发觉这呻吟竟然就从自己咽喉漫出,眼前顿时什么都没有了,只是黑。

    无边无际,一片漆黑……

    他就这样轻轻软软倒下去,拒绝任何回应。

    傅楚卿不由自主伸出双臂,小心翼翼接住了他。如同接住九天之上凋落的凌霄花。

    第〇五七章 欺上门来

    怀里的人轻飘飘没有分量。纤细的脖颈仿佛无法支撑后仰的头,毫无生气折向地面。明明抱得很紧,却有种滑不留手,随时可能跌落摔碎的危机感。傅楚卿压下心头悸动,才发现手上滑溜溜的感觉不光因为细腻的肤质,还因为他浑身湿漉漉正往下淌水。一瞬间竟恍惚以为自己捞起了传说中的南海鲛人,颗颗坠落脚边的晶莹水滴,倾珠泄玉,叮当有声。

    愣了一会儿,才想起今夕何夕。揣着邪恶而又雀跃的心情,迅速走到床边,掀开锦被,把人放在褥子上。弯着腰回味片刻,才抽出胳膊,退开半步,细细品鉴赏玩。

    ——对了,如今的傅大人,常在花丛出没,采菊东篱,剪烛西窗,早不是当年急色无知的傅老大。如此珍馐在盘,佳肴当前,不可浪费,须色香味一样一样细细品尝。

    分明已经知道眼前人即是梦中人,此刻细看,却又莫名其妙觉得不像了。

    因为沾着水的关系,乌黑的发丝一缕缕贴在额前、脸侧、肩头、胸前……仿若白缎子上绣出无数枝墨梅,清幽冷艳。细长的眉眼好似描了几叶工笔兰草,唇色浅淡近乎透明,不知是花蕊呢,还是蝶翅?黑白对比过于鲜明,清素、澄澈、深刻、单薄……和从前留下的印象太不一样。

    记忆中的少年,是妖媚的桃色,惑人的玉色;是肃杀的血色,夺目的金色。断然想不到,还会有这样游丝勾勒水墨晕染的时刻——如此脆弱动人。在我眼前,在我怀中。

    傅楚卿一面骄傲自得心满意足,一面饥渴难耐蠢蠢欲动。抖着手摸索半天,也没能解开他腰间裹着的浴巾。索性运起内劲,“哧啦”一声扯作两半。“呼——!”吐出一口气,安抚自己:不急不急,长夜漫漫,有的是功夫,定要叫他乖乖就范,食髓知味,从此再也忘不了我傅某人。

    手碰到被子,暖烘烘的。心想,真娇气呢……强忍着喷薄而出的欲望,抓起扯破的浴巾擦拭他身上水珠。擦了两把,实在熬人,随手丢开,趴上去一颗一颗吸吮□——从舌尖顺着喉咙一直甜到心坎儿里,打嘴上沿着胸膛一直暖到脐窝儿下,这个美啊陶醉啊得意啊……

    俗话说,人生四大乐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今儿晚上,傅大人前三样都占全了,金榜题名算个鸟?何况他是皇恩独宠实权在握三品巡检郎,本不必把那劳什子金榜题名放在眼里。只觉人生至此,夫复何求?不放开怀抱尽情享用这销魂美味,简直对不起老天爷的厚爱。

    再也按捺不住,飞快的脱了裤子扑上去,搂着他放开手脚为所欲为。

    上上下下啃噬一番,没有丝毫反应。无名的挫败感升上来,停下手仔细端详。只见他双眸紧闭,静静的睡着。两扇细密长睫仿佛重重帘幕,遮住了波光荡漾云水洞天。分明活生生就在眼前,那副清冷沉寂不沾凡尘的模样,却好似灵魂正渐渐脱壳而去,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傅楚卿突然有点慌。继而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恨意滔天火气冲顶:“李免啊李免,你可真狠哪!说上床就上床,说杀人就杀人,说忘记就忘记,说昏倒就昏倒……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你?我非叫你睁开眼,好好看清楚不可……”

    立时就要弄醒他,左右瞅瞅,竟不知从何下手。要说弄醒昏迷之人,傅大人有的是经验和办法。然而那些个用熟了的分筋错骨灌浆夹棍,这会儿压根派不上用场。适才一番啃咬,已经粉粉白白烙了他满身,再要捏拿捏拿拍打拍打,指不定折腾掉几口气。略加寻思,一只手摁住了人中,一只手掐着合谷,暗中施力。看见他眼皮颤了颤,终于缓缓睁开,心头掠过一阵惊喜。不由得放软了声音:“李免——原来你叫做李免。这下子该想起我了吧?”

    “你……明明……死了的……”子释想:那时候,我亲手杀了这个人,然后又着起了大火,他怎么会还活着?是不是,我已经死了,黄泉道上冤家路窄……

    傅楚卿把他抱起来,十指顺着脊柱来回摩挲。贴到耳边,用了最温柔的语调轻轻道:“托你的福,我可真是差一丁点儿就死了。可惜啊,你力气不够,没把我捅个透心凉。你大概想不到吧?那菩提寺佛座底下连着地道,为防万一,不但存了金银,还存了饮食药物……哼!我傅楚卿有勇有谋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

    冷不丁咬住子释耳垂,感觉他浑身僵硬,再看见后脖子上激起一粒粒小疙瘩,兴致愈发高涨,一面说话一面加紧动作。

    “你知不知道,你可把我害惨了。我在地窖里躺了半个月,才勉强能动。爬出来一瞧,苦心经营的老窝烧成了灰,手下的弟兄个个不见踪迹,几年心血全泡汤了……又养了一个多月,命是捡回来了,山下却都成了黑蛮子的地盘。生意也没法做了,只好收拾老本躲进蜀州。天寒地冻东逃西窜,无奈之下,改邪归正入了官府……嘿,没想到,这做官比做贼还要顺当……”

    子释想:原来他没有死……为什么坏人总是不肯死呢?……

    傅楚卿自顾自说上了瘾,察觉唯一的听众似乎不在状态。扭转他的头,果然神情恍惚目光涣散,完全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样子。说实话,能看到对方这样孱弱不堪落到自己手里,浑身筋脉都兴奋得突突乱蹦。可是又似乎有些美中不足,无端冒出一丝愤懑不甘。抓住那双柔弱的手腕,将内力逼送进去:“不许昏倒!听见没有?好好看着我,听我说话!”

    他近乎执拗的勒紧了怀中人一把细腰,伸出手指挑起他尖巧的下巴:“老子跑到西京做了官,做得风生水起春风得意,日子不知道有多快活。可恨的是,半夜做梦梦见你,抱着女人想起你。一想起你就抱不下去,只好去抱男人——你可真是我命中的妖孽,叫人不得安生……”

    攫住他清凉软润的双唇,狠狠张嘴,轻轻落齿,直至碾压出一片殷红。

    “哼……”子释疼得仰起脖子,把舌尖上一缕咸腥连同呻吟咽下去。心想: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死了。既如此,我为什么还不死呢?……

    “别动。”傅楚卿一点点舔净他唇上的血丝,温柔得吓人,“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没救了。这西京城里漂亮男人不知有多少,不管抱住哪一个,闭上眼刚忘了你,睁开眼立马又想起你;闭上眼以为是你,睁开眼却又不是你……中秋节灯会上瞧见一个背影,急得我几天睡不着觉。万万没想到,老天会把你送上门来……你说,咱俩这是——什么缘分呢?……

    “我傅楚卿险恶江湖混了半辈子,居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书生勾了魂,还差点送了命,说起来自己都不敢相信,呵呵……我想了又想,八成是因为只有你,叫我傅某人生平第一回彻底领教了,什么叫做“□”——真是才欲仙,就欲死啊!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狠呢?你说我是不是该好好回报回报这番深情厚意?……”

    子释想:死了就好了,什么都不用理了……

    突然浮上了很高很高的地方,四面八方空荡荡灰蒙蒙的,想不起来到底要做什么,心中却也不着急,就这么任凭自己在半空里晃悠晃悠。晃了一会儿,猛然间记得了,在这儿逍遥的只是灵魂,身体呢?身体在哪里?啊,还在那个强盗手里,抢不回来。算了,我不要了,你喜欢你拿去好了,我走了……咦,你做什么?那是我的石头,不要碰它!不许碰它!

    一下清醒过来,凝聚全身力气,抬起胳膊,抓住脖子上的绳圈。

    傅楚卿轻笑:“不让摘下来?好,不摘就不摘,反正也不碍事。从前好像没有啊——这么宝贝,我看看。”说着,托起石头坠子,“不像什么值钱罕见的玉嘛……“长生”?是长命锁?还是护身符?”放下坠子,缓缓向前倾倒,把他压在身下:“你放心,从今往后,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是你的长命锁,护</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