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7

_分节阅读_8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正是我!”话音未落,傅大人瞅准机会,纵身而起,游魂野鬼似的,刹那间踪影全无。

    子周走近妹妹,仿佛一柄隐形尖刀从心中陡然破出:“子归……”

    子归弓箭扔在地上,抓着他放声痛哭,几欲崩溃。

    第〇五八章 生之所系

    九月十五这天,子周告假在家。

    大哥的病情头天刚看着稳当些,哪知凌晨又见反复。天不亮就把谭先生接了来,听他不停叨叨:“唇白面赤,四肢僵冷,津汗淋漓,寒热交加,神昏呓语,板结枯涩……这、这是死症哪……”双胞胎脸上“刷”一下退尽了血色。

    子周慌得嘴唇直抖:“先生不是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慢慢来,总会,总会……有所好转……”

    谭自喻收回把脉的手:“凡人食五谷杂粮,动七情六欲,历生老病死,无可幸免。寻常疾患,只要对症下药,多能痊愈。如若沉疴重病,除却汤药针石之力,还须借天机鬼神之助。再有一样,就是病体自身执意求活之心——”

    听到这里,子周子归一齐转头。

    谭自喻沉吟道:“老夫也觉奇怪。令兄虽然身体素弱,胸襟却开阔豁达。观其神采风度,断无局促夭折之相。此番虽属重症,然阴阳之气未绝,故而老夫敢施缓手。今日看来,竟是汤药针石均未奏效,精气渐微,元神涣散,大有撒手不管的意思了……”

    子归泪水泉涌而出,捂住面孔,吞声呜咽。地下站着的几个仆人全哭起来。

    谭自喻惋惜的摇摇头,又道:“三小姐不是说,侯府送来一些药材?拿来瞧瞧,老夫且想想办法。”叹气,“如今虚不受补,再好的东西灌下去,要么不管用,要么急火相攻,恐怕适得其反……唉,只能求老天保佑了。大人与小姐若看得开,老夫便试试。若看不开……”

    听这话音,竟是不成功便成仁,要司文郎兄妹准备后事了。

    子周呆坐一阵,声音发哽:“小曲,你把那些药材都拿来,请谭先生过过目……先生且宽坐,容我们兄妹……商量商量……”说着站起身,看向子归。

    ——事已至此,哪怕再不愿意,求外祖父也好,求宁府也好,进宫求迟妃娘娘也好,欠人情也好丢面子也好弯脊梁也好软膝盖也好……大哥病成这样,还有什么抛不开放不下?

    难道……真的要失去大哥了么……双胞胎再一次明明白白意识到:认回那么多亲戚,加起来也没有这一个重要。

    两人正要去书房说话,尹贵忽然来报:“少爷,小姐,又有人来看大少爷。”双手递上烫金撒花名帖。

    自从大哥生病,探望的人始终不绝。尹老板是日日亲自登门,韩府和宁府隔天派人问候,席远怀听到消息就赶来探看,翰林院走得近的几位来了不止一趟,就连宁三少都借着这个由头光临了一回。最近两天,为了让家里清静些,好一心一意照顾大哥,子周开始婉拒众人。——这来的却不知是谁?

    接过名帖一看,脸色突变。伸手递给子归,捏起拳头:“小歌、阿文,把小姐的弓箭和我的刀拿来,快!”

    子归搭眼一瞧,名帖上三行字。上首一列较小:“下官理方司内卫所巡检郎傅楚卿再拜顿首。”中间一列稍大:“谨问忠毅伯衔兰台令李大人讳免字子释如意安康。”下首是签名及年月日。纸张考究,字迹端正,居然十二分礼仪派头。

    前晚双胞胎与诸忠仆夜捉飞贼,富贵二人点灯之后,马上遵照嘱咐远远躲开,没看到带伤逃跑的贼人真面目,才会不明就里送了名帖进来。

    命其他人留在内院,子周子归拎着兵器,单领了李文李章往大门走。

    这姓傅的流氓,真正奸猾狡诈。光天化日堂皇上门,执帖投刺正式拜谒——他以为如此就奈何他不得么?双胞胎正当痛心焦虑之际,看到“傅楚卿”三字,悲愤交加,立誓要叫这恶贼有来无回。

    谢氏兄妹受了李家十几年温柔敦厚圣门教育,骨子里流的却是亲爹威武将军沙场铁血,又跟着顾长生学会了乱世求生的本事。乍看上去,侯府世家少爷小姐,一个文雅书生,一个弱质女流,与傅大人这种江湖出身草莽豪杰天壤之别。然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是如何从彤城走到西京来的。

    两人对望一眼,点点头。

    子归在场中站定。弓弦上只有一支箭——靶子这么近,要的是雷霆万钧,一击必中。

    子周提刀隐在门侧。李文李章得到示意,一边一个躲在门后,拔了闩子,突然同时使力,猛地向两边拉开。

    傅楚卿听见响动,刚要抬头,顿觉凌厉杀气扑面而至。尽管做了种种假设,还是没猜中对方大白天的不打招呼就敢杀人。弹指间一线银光奔袭而来,吓得立马缩头躬身,倏忽横移三尺。白翎羽箭擦着头皮闪电般过去,直钉入对面人家砖墙上,嗡嗡作响。子归这一箭竭尽全力含恨而发,亏得傅楚卿是真正实战高手,临场反应绝佳,才将将躲过一劫。心跳还没缓过来,风声过耳,刀芒已然到了面前。

    傅大人打败过的对手,比这兄妹俩功夫好的多了去了。只恨这一回连失先机,又投鼠忌器,兼之自己也不愿声张,没带帮手,偏偏对方以命相搏,竟至狼狈不堪。右边肩膀上还缠着绷带呢,只得左手拔刀应付。眼看女孩子又搭上了一支箭,那箭簇跟长了眼睛似的随着自己打转,手上招架,嘴里高声叫道:“你们两个,还想不想救你们大哥性命?知不知道跟我来的轿子里是谁?太医院正尹袁尚古大人!袁大人可经不起你们这样吓唬……”

    子周停手。子归的箭却仍然架着。傅楚卿总算腾出功夫喘气。其实双胞胎开门就看见他不是一个人来的,然而大哥性命垂危,面对恨之入骨的仇人,两人一时被哀痛愤怒冲昏了脑袋,才会如此不顾后果全力搏杀。

    四个轿夫早已爬出几丈远,两名医僮吓瘫在地上。傅大人亲自上前掀开帘子:“袁太医,忠毅伯府到了,请下轿吧。”袁尚古还算镇定,正正帽子,扶着傅大人的手微微哆嗦着往前迈步。

    袁尚古袁正尹的名字,如雷贯耳。子周认了认行头,冷脸冲傅楚卿道:“太医及弟子请进,傅大人就此留步吧。”

    傅楚卿一手搀着太医,满面关切面向子周:“这是什么话!我怎么能不进去看看?不看看哪能放心?”不等他回应,自顾自挟着袁尚古往里走,“我费了多大力气,才请动袁太医出宫瞧病——你连看一眼都不让我看?救人如救火,半分也耽误不得。只有我进去了,太医瞧着缺什么灵丹妙药,顷刻就能从宫里拿出来,你信不信?……”

    路过子归面前,埋怨道:“都什么时候了,一点旧恩怨难道比大哥性命还紧要?等过了这关口,你俩要出气,我尽你们出个够!傅某人说到做到……”眼看到了内院门前,双胞胎猛地醒悟过来,跃过去拦在当中。

    傅楚卿叹气:“二位……这是何苦。你们着急,我难道不着急?你们担心,我只有更担心。”放低声音,“你们大哥这场病,你我心里都有底……还是说——”瞟一眼旁边的太医和身后的医僮,凑到子周耳边:“难道你们不介意闹得人尽皆知?”无视司文郎喷着怒火的眼睛,拍拍他肩膀:“让我进去吧。我保证,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又躺了将近半月,子释终于不必整日卧床。尽管脚下虚浮,腰盘打晃,总算可以离人,能自己勉强走动。袁太医第一次瞧过之后两天,他就已经苏醒。然而接下来好些日子,时醒时昏,几起几落,病情始终不稳。袁尚古与谭自喻两大西京杏坛泰斗,一属官方一属民间,日日争执,互不服气,于论辩中求知,在斗争中前进,联手把他这条小命从阎王那里抢了回来。

    大哥醒来之后,子周便坚持上班去了。等到三十旬休,双胞胎一整天都陪着子释。

    子归讲起昨日黄昏送袁太医谭大夫回府,微笑道:“二位先生都说不用再来,只拿方子抓药,吃上百日即可。我照大哥吩咐,把咱们用不上的药材都请谭先生带走了。”

    子释问:“我听着两位先生又是一路吵嘴出去的?”

    “可不是。袁先生说谭先生刮“地骨皮”,贪得无厌。谭先生便说袁先生不过仗着“天南星”,就敢夸口“一见消”,厚颜……呃,那个无耻。袁先生动气了,骂谭先生是“白僵蚕”,谭先生就回了一句“丹皮炭”……”

    地骨皮、天南星、一见消、白僵蚕、丹皮炭,均为药名。当日袁尚古登门,正赶上谭自喻犹疑徘徊,难以决断。袁太医过去一看,翻翻子释眼皮,径直对医僮道:“把“还阳散”拿来。”

    “还阳散”是热迷心窍救命至宝,其中几味稀罕药材甚是难得。

    谭自喻站起身:“阁下要用“还阳散”,且等谭某出了此门。否则明日李大人七窍流血而亡,可别记在我谭某人头上。”

    袁尚古斜睇着他:“这都成一汪死水了,没有烈火猛攻,还想冒热气?”

    “烈火猛攻?我只怕阁下把个慢慢死,攻成了死得快。”

    袁尚古闻言,上下打量片刻,才昂然道:“我若以“紫雪丹”辅济呢?”

    “紫雪丹”,色如紫玉,状似霜雪,清心凉血,定神开窍。比之“还阳散”更加珍贵,由宫中御库秘制珍藏。

    听到“紫雪丹”三字,谭自喻拱手相询:“敢问阁下是——”

    “不才袁尚古。”

    “啊!袁大人,久仰。在下谭自喻。”

    ——二位同行对头从此成为相见恨晚冤家诤友。谭自喻说袁尚古仗着“天南星”,自夸“一见消”,就是讽刺他不过倚仗皇家灵丹妙药,医术未见得有何高明。至于“白僵蚕”与“丹皮炭”,谭袁二人,一个面白无须,一个黝黑多髯,如此雅称,确乎贴切。

    听了妹妹转述,子释“哈哈”笑起来。不敢使劲,一边咧嘴一边揉额角。子周这两天心情大好,跟着妹妹嘿嘿直乐。

    笑了一会儿,子归含着眼泪,走到子释身前蹲下:“大哥……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要是,要是,没有袁先生和谭先生,我们……大哥,不要再这样吓我们了,好不好……”子周也站到旁边,一声不吭,只举起袖子擦眼睛。

    “嗯,不会了。”子释把妹妹拉起来。看双胞胎全顶着两只又大又深的黑眼圈,心下歉意:“对不起。害你们担心。”

    彼时彼刻,痛苦悲伤没顶而至,只恨解脱得不够迅速不够彻底。待得缓过来,才意识到那般任性痛快终究遗恨,叫念你爱你护你依赖你的人情何以堪?就为这一点,似乎也没什么不能忍受的了。子释想:人的承受能力究竟有多强呢?……

    子归听到大哥一句“对不起”,泪水如决提洪流,倾泻而下。大哥竟然说“对不起”——竟然向自己和子周说“对不起”……

    子释微微后仰,倚在靠枕上,合上眼帘,悠悠道:“我前些天……睡着的时候,梦见好多人。爹爹、娘亲、小姨娘、红玉姐姐、翠翘姐姐、怀叔……真是许久不曾看到他们了……然后就听见你俩在后边哭,于是赶忙回头去找……”笑笑,“找到一看,明明记得长大了呀,怎么还是两三岁的样子?……”

    子归趴在子释膝头:“只要大哥肯醒过来,我们……回去两三岁也好。”

    “傻丫头。”子释拍拍她。停了一会儿,仿佛忍俊不禁:“最离谱的是,分明梦见的是王夫子,转眼却变成了翰林院陈阁老,骂我疏懒懈怠,疲沓敷衍,抄着戒尺要敲我脑袋——这一下竟给敲醒了!”

    双胞胎破涕为笑:“早知道,不如请陈阁老来家,大哥这病早该吓好了。”

    子释点头:“还真没准。”

    想起梦中那个重叠回响的声音,在耳边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来来去去只有两个字:“等我等我等我……”那么清晰那么真实,无处不在无所不至。一旦醒来,立刻随着梦境模糊消散,终与时间一同流逝。明知徒劳无功,仍旧不甘的细细回味。

    忽然,子释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住了:那么多逝去的音容笑貌,为什么……没有他?为什么,他不在彼岸迎接,而是于身后要我驻足等待?

    心湖阵阵涟漪泛起,痴痴浸没其间。波流起伏包裹着自己,与复苏的脉搏心跳共鸣:“等我。等我。等我——”

    看子释仿佛闭目养神,子归试着轻轻叫了一声:“大哥。”</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