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4

_分节阅读_9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荐……”

    他语速很慢,一边说话脑子一边不停的转:“花二侠,傅某冒昧问一句,此间之事,二侠可能替冯将军和许帮主做主?”

    “冯将军许帮主二位既然将东西都交给了我花有信,此间事情便由我担着。大人有什么话,烦请明言。”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义军并非朝廷任命,又多草莽豪杰,如今既然投靠朝廷,总须有个名目,才好办事。如果——将义军归到理方司名下,不知二侠以为如何?”

    “这……”此提议完全在意料之外,花有信一时没概念,看向子释。

    子释抬起头,看一眼傅楚卿。

    傅大人连忙解释:“花二侠,如今太师年事渐高,许多琐事,都交给小侯爷打理。小侯爷兼着理方司统领,最是仰慕侠义中人。况且你们那位冯将军,虽然当年并非小侯爷手下,毕竟也是这个门里出去的,多少有些香火之情。你们若肯归入理方司,太师面前,自有他替你们说话。”

    见花有信将信将疑,傅楚卿轻叹一声,万分诚恳:“二侠是江湖中人,大概不太了解官场上的规矩。傅某虽说也是江湖中人,好歹在官场混了几年。二侠要办的这事儿,听起来,于国于民于朝廷,那都是有利而无害。可是这个利未免有点太远了,看不清摸不实。傅某斗胆揣测,太师他老人家眼下忙得很,只怕顾不上这些。也就小侯爷,没准还有点兴趣……二侠不信,不妨问问两位侯爵伯爵大人。”

    子释不置可否。子周皱起眉毛点一下头。官场上——至少西京官场,除了极少数人,对绝大多数官员来说,正邪是非都是做幌子用的,凡事要看收益。至于是何收益,不外乎名利权势四字。无法收名获利,不能增权张势的事情,就算无须投入,那也添麻烦哪。

    罗淼和花自落想说什么,被花有信用眼神压了下去。——耿直外向花二侠,作为义军的中坚分子,这些年磨练得内敛许多。

    “花二侠,还有这二位小侠,”傅楚卿继续道,“说实话,如今这种情势,小侯爷领了义军,也不过是个虚名,你们又何必舍不得这点虚名?丁点益处没有的事情,我也不好跟上头开口啊。假设来日真把黑蛮子赶回了老家,你们能跟在小侯爷麾下,水涨船高,人人挣得一份好前程,只怕感激我傅某人还来不及呢!”

    看三人不说话,趁热打铁:“再者说,各位求的不是与守关将士里应外合,打垮敌人么?朝廷若把你们归入军方,且不提兵部那些大人们多么拖拉,若归了军方,你们对守关将领,就只有惟命是从的份。要是归了理方司,结果可大大的不一样……”

    最后,傅楚卿与花二侠达成初步协议,约定两日之内给答复。

    子周忽道:“傅大人,若太师或小侯爷拔冗接见花二侠三位,不知可不可以让我这个证人陪同旁听呢?”转向大哥,“从前蒙太师垂询,我曾经提起在楚州遇见义军的事情,或者太师他老人家还有印象也说不定……”

    傅楚卿忙道:“正要请司文郎作陪,好让太师、小侯爷对义军英雄多些了解。”

    子释看一眼弟弟。小子不甘寂寞了。花二侠这个忙,自己兄妹是非帮不可的。子周被花有信三人的到来激了这一下,势必无法继续躲在守藏司抄公文。一句话浮上心头:大丈夫安能久事笔砚间乎?——说服自己:唉,他本来就是大丈夫,挡也挡不住。看样子,他打算选择国舅爷,不准备跟席远怀去御史台混——远怀兄只怕又要气得吐血三升……

    子周当然不知道大哥尽往无厘头方向联想,回望着子释,眼神没有丝毫闪避退缩。子释想: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果然大丈夫。笑一笑:“你自己决定就好。”

    两天后,傅楚卿带来了好消息。又过了几天,花有信三人终于等到了太师和小侯爷的接见。

    等待接见的这些日子,为免不必要的麻烦,三人一直没有出门。白天子归亲自作陪,多数时候拉着罗淼和花自落对练。最近子周没空,侍卫当中虽然有高手,可谁也不敢和公主殿下玩真的。说起来,真正功夫厉害又不忌讳她身份的,算来算去,竟只有傅楚卿那恶贼。傅大恶贼有时甚至还带出指导陪练的意思,教她不少实战技巧。不过公主殿下往往转眼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那些招式如数用在傅大人身上。

    罗淼、花自落与子归打过两场之后,双方之间那点尴尬气氛渐渐消失。

    自从进入蜀州以来,两个小伙子就憋了一肚子气。无论是峡北关守将的怀疑敌视,西京民众的麻木享乐,还是真定侯府家奴的仗势欺人,理方司傅大人抖出的官场规则……种种所见所闻,都叫两人愤怒不平,继而灰心失望。见识了公主爵爷府里的奢华生活之后,愤愤之色明显挂在脸上。听子归提议切磋武功,二话不说,直奔练功场。

    第三天,子归与花自落又打完一场,花少侠险胜。罗淼点评道:“自落你不过以力取胜。若非子归是女孩子,恐怕不一定能赢。”花自落点点头,“原来子归你功夫一直没搁下。在女孩子里头,算是顶厉害了。”

    子归与故友重逢,比起西京城里各色熟人,倒是眼前二位方谈得上坦诚相待。笑道:“什么叫“在女孩子里头,算是顶厉害”,你少瞧不起女孩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花自落脸又红了。沉默一会儿,忽然抬起头,带点不好意思的神情郑重道:“子归,我之前……是有点生气。生气你们当初一句话不说就走了。看到这里的一切,想起,想起爷爷、爹爹,还有留在楚州的许多人,天天跟黑蛮子拼命,可是这里却……越看越觉得生气。”

    “嗯。”

    “不过,现在我已经不生气了。”

    子归轻轻问:“为什么?”

    “因为……我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不是你们的问题,也怪不到子释大哥、子周和你身上。就像叔父昨天说的,哪怕朝廷不帮我们,难道我们就不打黑蛮子了么?我们这趟来,不过是争取一个好点的结果……”

    罗淼冒出一句:“朝廷本来就应该帮我们。满朝昏君奸臣,才会不肯出力。”他声音不大,几句话笃笃带着回音。

    花自落忙道:“子归你别介意,三水哥就是这个脾气。”

    仆从们早已退下去,子归知道罗淼说这话,那是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点点头:“罗大哥,虽然我们使不上多大劲儿,不过,若还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请一定直说。”

    罗淼闷了片刻,突然迸出一个字:“钱。”

    子归微愣,随即笑了:“没问题!”

    花自落也笑:“我们……还真是缺钱得紧。子归你既然做了公主,别的没有,钱大概是有的。”望着女孩儿明媚的笑容,不禁倒出一句心里话,“子归,其实,其实,看到你在西京过得好好的,我心里觉得,你没有留在楚州,也许不是坏事……总之,看到你不但活着,还过得很好,我觉得,挺高兴的……”

    罗淼继续绷着一张脸,杵在旁边不出声。

    女孩儿十分感动,静静站一会儿,最后用了轻快的语调道:“我这就去张罗钱的事。”一面把小歌小曲叫过来,“罗大哥,自落,这两个是我身边的人,你们叫上花二叔,在府里随便逛逛。这两天也不要着急,就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可好?”

    拜见完太师和小侯爷的当天,花有信三人就走了。这一趟耽误时间太长,着急回去。三件信物中,宁愨留下了前两件,第三件属花家传家宝,自须还给花有信。赐了一面理方司镶金牙牌给他们,就是粱永会见了也不敢怠慢;同时叫外卫所在东边指定专人负责,与关外义军保持联络,互通消息。

    三人牵了宜宁公主赠送的好马,背了公主殿下急切间张罗的千两黄金,在西京城郊与三兄妹告别。

    子归道:“花二叔、罗大哥、自落,路上小心……”明知这一分手,很有可能就是生离死别,泪水聚在眼眶里,强忍着不掉下来。

    “子归……你也多保重!……”

    花有信看侄儿模样,很有几分儿女情长。干脆站开一步,和子周旁边说话。

    罗淼走到子释面前,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子释一个字都懒得说。在这么一个立场不同关系微妙的知情人面前,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管是自己的事、对方的事、众人的事、义军的事、朝廷的事……家事国事天下事,哪一件都透着无奈与惨淡,不如不说。

    罗淼细看他两眼:比起当年,更高挑些,成熟些,也……更漂亮了。那天乍一重逢,顶着伯爵头衔的他满身清逸富贵,说不出的陌生。可是,几天相处下来,此刻面对,落在眼里的感觉,却比从前那弱不经风的印象还要单薄许多,似乎真的不定什么时候就吹散了晒化了……与此同时,浑身上下又透出一股无法言说的硬气,一种隐忍不发的冰寒冷冽,就跟三九天刚下过大雪,裹在软绵绵雪褥里头冰锥子似的。而这又冷又硬的冰锥子,竟似不是要扎别人,反是扎自己……

    他想问“那姓傅的跟你是什么关系?”“听说你天天忙着抄书,抄那个有什么用?”“顾长生到底为了什么没跟你在一起?”“你心里还有没有惦记着他?”……他不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问,但是,终究还是一句也没问。他还记得从前他多么爱笑,爱说话,一张嘴能把死人说活,也能把活人气死。而现在……

    该走了,罗淼忽然觉得不能这么一句话也不留。冲口而出的是:“子释……看到你还活着,我觉得,我觉得……很高兴。”

    子释猛的抬头,灿然一笑:“三水兄,多保重!”

    结果,罗三水同学走出五十里还在想:“他后来不是一直叫我“罗兄”么?怎么又变回“三水兄”了?……”

    晚上,傅大人来了。不管子释一脸冷淡,自顾自把引荐花二侠三位拜见太师和小侯爷的经过汇报了一遍。最后笑道:“我才知道,你那个弟弟,不光有把快刀,还有一张利嘴呢。在太师面前一二三四头头是道,放眼朝廷,可没几个人有这般口才胆色。也是,不看看谁教出来的……我觉着,太师的意思,挺赏识他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劲头,只怕要调他去策府司也说不定……”

    子释低头写字,不搭腔。

    傅楚卿瞧了一阵,看见素笺上一行行摇曳生姿,想起春宫图册的配诗来,霎时里浑身滋溜溜潮热难耐。抬眼觑他神色,隔着桌案都觉清冷逼人,那股热浪又哗啦啦全退了下去。

    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往砚台里滴水磨墨。傅大人手劲足力道巧,磨得又细又匀,颇得意。撩起眼皮看对面那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停下来想想,道:“你心里其实不大乐意子周这样做,对不对?”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理所当然的跟着子释称呼双胞胎。

    子释笔下顿了顿,接着干手里的活儿,随口道:“不乐意又能怎样?这世上,不乐意也没办法的事多了去了。”

    “有什么事能叫你不乐意也没办法?你说给我听啊,我替你想办法。”

    子释“啪”一声拿过案上的青玉笔架,搁下笔,抬起头:“好比我不乐意瞧见傅大人你,你替我想想办法看。”

    “你……”做柔情似水状,“小免,我待你怎样,难道你还不明白?”

    “傅大人别这么叫,李免消受不起。”

    傅楚卿扬起一边眉毛:“席远怀叫得,我叫不得?”

    “没错,他叫得,你叫不得。”

    傅楚卿有点恼火:“哼!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席远怀那点龌龊心思,谁还看不出来呢?他也不过是个人面兽心伪君子,满脸道貌岸然,一肚子——”接下来顺口就要说句“男盗女娼”,忽然意识到不但不符合语境,也唐突了心上人,住口。

    子释冷笑:“他席远怀若是人面兽心伪君子,那你傅楚卿又是什么?”

    傅大人一时词穷。瞧他模样,恐怕真的心情很不好。担心他郁积成疾,又觉得自己怎么想怎么委屈,指着自己鼻子反问:“我?”一咬牙,“好!我承认,我傅楚卿是衣冠禽兽真小人。我这真小人,可不知比那伪君子强出多少!是谁费尽心思为你求医求药?是谁拉下脸皮托人替你找书?是谁上窜下跳在皇帝跟前帮你圆场?是谁把你的事时时放在心上?天天挂在心头?……”

    子释彻底无语。极品啊!哪里有墙过来借我扶一下……

    轻哼一声:“傅大人不是禽兽不如吗?这么快就升级了?”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