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1

_分节阅读_10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一个天赋绝高的人如此勤奋是很恐怖的,叫人又敬又怕。奇怪的是,下属们在他面前都随便得很。即使有时候看起来十分严厉,仍然可以感觉到上下之间那种坦诚信任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黄云岫都难以适应,表现颇为拘谨。有一回私下闲聊,倪俭道:“老弟你不用这么缩手缩脚,殿下不在乎那些虚头的。”又叹口气,“殿下最近笑得越来越少了。倒好像打的胜仗越多,事情干得越顺利,就越难过似的。搞不懂……”

    慢慢的,黄云岫也看出来了,靖北王是真不在乎什么虚头。有时候会觉得,他所做的一切,全部指向某个遥远而清晰的目标,然而所有人的猜测似乎与他心中所想都相去甚远。有时候又会觉得,他竭尽全力近乎完美的做着该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太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望着对面那张如同凝固一般沉默的脸,黄云岫瞬间明白:勤奋的天才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这种近乎完美的无情。要说他自己,也并非没有堪称完美无情的时刻,比方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的时候。但是,符生不一样。

    他还清晰的记得:父亲投降之后,靖北王如何领着西戎延夏联军,连喘息之机都不留,直接杀进青丘白水端了郁闾王的老窝。手中银刀铁箭所过之处,有若金刚修罗降临,夺魄追魂横尸索命,不知超度了多少曾令延夏军民闻风丧胆的郁闾亡灵。经此一役,许多原本心中愤恨不平的延夏将领对靖北王的态度有了微妙改变,叫父亲和自己真正断了倒戈相向东山再起的念头。

    也就是在攻打郁闾的过程中,开始与符生并肩作战,黄云岫才渐渐体会到:符生的无情,与忘我投入无关,也与残忍冷酷无关。他只是周到而冷静,力求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成果。那一种隐隐抽离的姿态贯穿始终,纵横杀伐间,竟让人觉出满腔惆怅失意,继而带出一丝仁慈的意味来……太可怕……

    撇开这些无稽的念头,转眼瞧见虞芒一副陶醉回忆模样,随口问道:“枚里……是什么意思呢?”

    “枚里,就是眼睛。从前我们的祖先自西域内迁,一路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这块宝地,就好像找到了沙漠的眼睛。”

    虞芒嘴里应着,手上也不得闲,把马儿脖子拉下来轻轻抚弄,一面往下说:“枚里北边阿固仑山脉,其中最高的那座山峰,就是灵恝圣山。阿固仑,意思是与天空连接在一起,而灵恝则是神居住的地方。因为有阿固仑山挡住了北方的冷风,所以不管下多大的雪,艾格湖心永远也不会结冰。艾格,意思是永远不干的泪水。”

    虞芒向两位夏人同僚细细讲述着本族的古老传说。他属于勤奋踏实听从教导的典型,夏文远比一般人学得好,做事也稳当,日渐得到重用。

    沙漠之眼,永不干涸的泪水,与天空连接在一起……

    黄云岫不由得有些向往。实在难以想象,这些西戎人,这些不久前刚刚手持刀枪弓箭在中土大地屠戮肆虐的黑蛮子,来自拥有如此美丽而富于诗意的名字的地方。

    忽听倪俭哈一声:“眼睛?眼泪?照你这么讲,那啥啥仑山不就是整条一字眉毛?最高的灵恝山,正好眉毛上头生个瘤子嘛!”

    “倪老弟,怎么什么话到你这儿就这么别扭?黄老弟,那话怎么讲来着,狗吐象牙?”

    “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黄云岫笑答。看两人还要争执,忙打圆场:“虞兄,倪兄的比方,在相术里有个说法,叫做眉里藏珠。化而为地貌,风水也是极好的。”

    心知倪俭爱开玩笑,尤其喜欢跟性格正经的人开玩笑。虽然彼此关系好,但虞芒说起故土一脸神圣,显然不是能随便拿来开玩笑的话题。况且——胜者为王,败者为奴,即使看起来站在同一阵营里,也要有迁就对方的自觉才行。

    长生一个周天结束,正准备睁眼,耳边传来十分诡异的对话。

    “黄老弟,什么叫眉里藏珠?”是虞芒的声音。

    “所谓眉里藏珠,是指眉毛里长了痣。据说这种人智珠在握,城府极深,而且遇难呈祥,大富大贵。若是女子,那是生成的旺夫相,绝对不愁嫁。”

    “既如此,怎不见老弟娶一个放在房里?”说这话的是倪俭。

    “呃?”黄云岫仿佛自嘲般打个哈哈,“不就是因为没娶上么……”

    听到这,长生开口:“云岫放心,回头我定然记着替你访一个眉里藏珠旺夫之妻。”

    三人吓一跳。

    黄云岫尴尬无比:“殿下……”

    却见靖北王轻轻一笑,慢慢道:“说起大富大贵……大富大贵的日子还没开头呢!”语调好似调侃,又好似当真。表情十分平和,眼神却远得很。

    长生想:眉里藏珠?原来还有这么个说法……

    刹那间神魂颠倒,身临其境——

    多少次抚平他的眉心,当指腹描摹眉型,左边中间某处会感到微微一点凸起,被细密乌黑的绒毛遮住了,恐怕他自己都不见得知道……

    那柔顺丝滑的触感倏忽回到指尖,在回忆变得明朗之前,身体已经忠实的做出了反应:手指无意识的动了动,却没能找到抚摸的对象。最后只得拇指和食指彼此摩擦,聊以解除突如其来的无尽空虚。

    不能再想了。起身下令:“走吧。”

    走着走着,心头没由来浮出“旺夫相”三个字,不知不觉无声的笑起来。莫名其妙的高兴,却又遏制不住的伤心。

    马儿放蹄奔跑,远方连绵山脉进入视野,心底封存的往事如高处亘古不化的冰峰。长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种信念,总觉得那最珍贵的东西,只要不去碰触,就永远安然无恙。然而每当理性回归,这盲目的信念又立刻彻底颠覆。颠覆的结果,却是令自己更加不敢碰触……

    手中所有,一天比一天实在。心中期盼,一日比一日虚幻。长生分明感到,有形的自己正变得越来越强大,可是,灵魂深处的某个部分却随着这种强大而越来越脆弱。他从离别的第一天开始后悔,又从后悔的第一天开始下定决心。悔意越深,就越清晰的认识到,不能回头。唯有将这条路走到底,才有挽救的可能。然而,一路奋勇前行,能够掌控的愈多,那不可掌控的一点就愈发凸显,令他于终点到来前夕,在某件事上,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迷茫。

    扬鞭催马,让迎面而来的寒风在泪水流淌之前将它冻结。

    新年前夕,长生四人到达灵恝山脚。这里已是枚里绿洲的边缘,一些小部落和不愿卷入纷争的散户牧民世世代代居住在此。他们大多是对奥云大神有着强烈信仰的信众,在灵恝山下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大雪封路,到处白茫茫一片。如果不是有蔚蓝的天空映衬,连大地上高耸的雪山冰峰都分辨不出。枚里绿洲中间地带,时不时还有枯黄的植物入眼,艾格湖周围更是生机盎然。进入北部地区,渐渐接近灵恝山,除了天蓝与雪白,再难看到别的颜色。刚开始,四人头上都蒙了事先备好的黑纱,以防雪光刺眼。适应之后,反是倪俭和黄云岫两个外乡人迫不及待将黑纱扯掉,一头扎进纯粹无瑕的冰天雪地。

    据虞芒介绍,昔日西戎王宫建在枚里中心,艾格湖南岸。那里是西戎故都所在地,有不少固定建筑。那些用艾格湖边三色石垒成的房子,美丽得像画儿一样。但是这一趟跟着殿下回来,却是绝对的机密,万万不能泄露行踪。虞芒一边说,一边遗憾着,深深叹了口气。他想起殿下生母锦妃的坟墓也在那里,殿下虽然不表露出来,心里想必是一样难过的罢。

    长生一路打头,凭着昔年留下的印象和心中直觉,顺利找到灵恝山口。山口一侧某处内凹的空地,三面岩石环抱,是个天然避风港,一些牧民将冬窝子安在这里。几个人直接进了第一家毡房做客。

    “冬窝子,就是牧民固定过冬的地方。”虞芒向倪俭和黄云岫解释。主人并不会说夏语,然而极其热情,奶酪油茶肉干面饼一样样端出来,不停招呼客人,虞芒自然充当了同声传译。

    看殿下和主家的老人聊得开心,倪俭问:“殿下说的是什么?”

    “殿下说,要上圣山为远方的亲人祈祷,想借主人家的雪板用用,正在夸他家雪板做得地道。”说着,指指墙边立着的两条长长的木板。那木板比脚掌略宽,足有一人多高。上半段包了层兽皮,顶端弯曲上翘,露出刻成马首形状的一截木头。雕工细腻,质感光滑,看样子经常使用。

    见两位远方客人转头关注,老人起身取过一块雪板,递给虞芒。一面指着板头板身介绍,神色极为自得。

    虞芒道:“老人家说,这是他亲手做的。用的是最好的十年红松木,包的是最健壮的公鹿后腿皮,陡坡也一样能上。”翻译完毕,向两个外行补充说明,“雪板包上鹿皮,顺毛,滑溜,速度快。上坡的时候,鹿毛倒扎进雪里,又直又硬,跟针似的,普通的陡坡都能爬上去。”

    这时长生道:“你们就在这儿等我。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我必定下山回到此地。倪俭和云岫,这里不比中原,我不在,什么事都听虞芒的。”

    等两人郑重点了头,又道:“牧民艰苦,一年最多有半年能放牧谋生。冬天人畜都得苦熬,粮食饲草无不珍贵。你们记着,不但不能糟蹋,还要有所克制。人家并没有计划咱们几个的口粮,虽说只待三五天,也给人添大麻烦。”

    黄云岫问:“殿下,咱们是不是多拿些钱……”

    长生摇头:“拿钱没什么用的。我答应老人家带一壶圣水下来送他,这就行了。”

    奥云宫天池圣水,驱邪治病。每逢夏季,附近牧民必定上山求取。八月下雪之后,即使长居本地的人,也很难爬上去。所以对主人家来说,一壶圣水,比没处花的金银不知稀罕多少。

    交待完毕,长生跟主人打声招呼,背起行囊,拿着雪板走出毡房。几个人送到外头,就见他踏上雪板,系紧皮绳,试了试感觉,弯腰躬身,手中木杆一撑一送,如丸走坂,几下纵跃,矫健的身影变成跳动的小点,弹上雪坡,拐个弯消失了。

    倪俭看得大为羡慕:“这招好啊!虞兄,你看我能不能学?”

    虞芒道:“你学这个做什么?出了这地儿,根本用不上,你这辈子能来几趟?”

    “那可没准!说真的,我挺喜欢这里。等将来殿下的事都忙完了,老子专上这儿打狼来。”

    另两人哈哈一笑。黄云岫忽问:“殿下说要到山上神庙借样东西,倪兄跟我怎么也猜不出来。虞兄,这儿是你地盘,想必心中有数?”

    虞芒想了想,道:“反正殿下回来你们自然知道,急什么。殿下说了,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保密。”转移话题,“倪老弟喜欢滑雪,等下次来我陪你,这回还是别招摇了。”

    听见保密二字,倪俭和黄云岫跟着虞芒低头进了毡房,不再生事。

    靖北王大军早在入秋就已攻克涿州几大重镇,逼降黄氏父子。继而马不停蹄,当郁闾人抢足了粮草牲口,预备过个肥冬之际,杀得青丘白水一片血红。郁闾王死后,纥利成为新首领,率族人归顺华荣。而原黄氏王朝的军队,除了部分精锐,其余尽数解散,发还为民。这次长生离开,留下符仲、单祁、庄令辰三人坐镇指挥,黄永参则守在自己后宫养老。

    ——所有这些消息,都被严密封锁在燕台关以外。关内的人,只知道二皇子正在东北苦战。送到顺京的折子,由庄令辰一手炮制,按部就班汇报预定好的战况,顺便要人要钱要粮。

    这一切,都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某个时刻。

    奥云宫说是在圣山之巅,实则位于接近峰顶雪线的地方。这个季节的灵恝山,上下通体洁白,雪线完全被掩盖。等到入夏,就能看到距山脚约三分之二的位置往上,积雪冰川在绚丽多彩植被映衬下夺目耀眼。

    长生踩着雪板滑出将近二十里,山势渐陡,只能徒步前行。因为久无人迹,冰雪深不可测。从行囊中取出飞索抓钩,借着尚未完全被积雪淹没的寒松枝干,施展轻身功夫,如雪狐灵猿一般,于天黑之前,攀上了奥云宫前石柱金钟。

    在这前方雪岭背靠冰崖的绝地,奥云宫得天独厚,一条窄窄的温泉沟从旁边流过,注入下方小石潭。热浪翻滚,不满不溢,是为天池圣水。水沟和石潭周围,白雾弥漫,草色长青,而就在几丈开外,便是冰雪覆盖,寒气袭人。

    差不多两百年前,侍奉奥云大神的先知萨都大师随西戎各部内迁,在枚里寻寻觅觅</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