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6

_分节阅读_10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子周先答了句:“挺好。”停一停,接着道,“劳军钦差只走到六墴镇,离关口还有五十里。梁将军说她不肯擅离职守,要我过去——我猜她早得到讯息,懒得看见宁三少。等犒赏的事情完毕,便抽空偷偷上了峡北关。她瞧见我,把手下人全轰出营房,哇哇大哭了一通……”

    说到这,子周眼睛也湿了,勉强笑笑:“这丫头,传闻军中上下没有不怕她的,到了自家人面前,还跟从前一样小孩脾气。功夫倒是越来越厉害,大哥,我如今可打她不过了……”

    至于战场细节,弟弟没问,妹妹也没说。那一场大哭,是多少委屈辛苦,又是多少残酷折磨?子释望着眼前含羞带笑“千日红”,心想:肯在自家人面前哭,足见灵性。捎回一株小草,更是妹妹表达思念的独特方式,充满了智慧与韧劲。

    子归与子周,一个血海沙场,一个泥泞官场。当初怎能想到,竟然真的叫他们生生在这绝境中辟出立足之地来。往后的道路又会如何呢?目光越过傲然俏立的花骨朵,也许,对弟弟妹妹来说,路在何方本不是问题,问题只在于,能坚持走多远。又或者,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

    四月下旬,太子入紫宸殿辅政已有月余,且不论做了什么,至少从姿态上看,颇像要励精图治的样子。赵琚忽然觉得早立这个太子就好了,害自己白受这么多年累。眼看端阳将近,许久不曾搞大型娱乐活动,皇帝静极思动,嚷嚷着要在御连沟来一场与民同乐的龙舟赛。

    这天子释应召进宫,安宸早在日华门内等着。看见他,忙迎上来:“陛下正往湖心亭听曲,请兰台令大人直接去御花园。”

    两人并排往前走,安总管悄声道:“子释,赛龙舟的事,怎的也得叫陛下打消念头才行——你知道,年前劳军,花的就是内府的银子,又赶上册封太子大典……剩下那点儿,太师已打过招呼,得留着应对万一……”

    多年穷奢极侈,连续边关征战;进入蜀州之后,失去大片土地资源,又没有足够的市场销售本地物产;再加上无限制的徭役赋税,多数地方搜刮殆尽,民生凋敝。西京朝廷的财政状况,已经走到崩溃边缘。

    子释比任何人都明白,眼下局面看似好转,实则积重难返,病入膏肓,不是立个勤快点的太子换几个清廉些的官员就能够摆平的。若不甘苟延残喘,便须彻底洗心革面,在西戎大军压境的情形下,就算有足够的能力与魄力,也未必有机会。

    ——生不逢时,无怨无悔。子周心里想必也是明白的吧……

    正要回答安宸,忽听身后有人急步而来,扬声高呼:“安总管!总管大人!”

    回身看时,只见秘书副丞郑泽寰几乎连滚带爬冲过来,上气不接下气,语无伦次道:“总管大人,皇、皇上在哪里?快、快让我见皇上!”

    “郑大人何事如此惊慌?”

    “峡、峡北关、峡北关失守了!西戎军拿下六墴、盘口,直逼云头关——太师那里已经差人送信,这会儿他老人家也该进宫了……”

    “啊!”

    “峡北关失守”五个字入耳,子释瞬间失聪。只见对面之人一张嘴翕辟开合,再听不见后边说了什么。仿佛置身于密闭的强压空间,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过来,脑袋简直要裂开一般。他看见安宸脸色陡变,朝自己说了什么,领着秘书副丞匆匆离去,往御花园寻找正在听曲作乐的皇帝。

    又站了不知多久,终于听到自己的声音:“子归……不知怎样了……子周……现在干什么呢?……”扶着路旁大树定定神,“一定没事的,还是先回家等着吧。只要子周回来,就都知道了,回家等着就好……”

    慢慢走出宫门,脚下已经恢复稳定。文章二人跑过来,奇道:“少爷今儿怎么这么快?莫非又使了什么推脱万岁爷的新招?”

    “出了点岔子,咱们这就回家。”看二位忠仆惊疑不定,沉声道,“回家再说。”

    直到在书房坐下,又喝了一口茶,才对一直等着的李文李章道:“刚在宫里遇上前去报讯的秘书副丞郑大人,说是……峡北关失守了。”

    “啊!”两人惊呼,立刻道,“那小姐怎么样了?”

    李文看大少爷神色镇静,想一想:“我这就去找二少爷。”

    正要抬腿,尹平回来了。看见子释,长吁一口气:“原来少爷果真在府里。我先去了兰台司,说少爷进宫了。赶到宫门外,又说少爷走了。我寻思,少爷肯定还上衙署忙公务,再折回兰台司,却没找着……”

    李章打断他:“平哥着急找大少爷什么事?”

    “二少爷差我给大少爷传句话,说是今儿忙,晚上不回来吃饭。”

    子释问:“就这句?”

    尹平挠挠头:“是啊,就这么一句。我想打发小满来的,可是二少爷非要我自己跟大少爷说。”尹平如今大小也是个头目,这种纯跑腿的低级工作早不该他干了,是以有些奇怪。

    子释听罢,忽然笑了,道:“既然这样,那你干脆在家歇歇,等吃了晚饭,给二少爷送一份去。”叫他退下,朝着文章二人:“只要子归平安,别的暂且不管,等子周回来再说。——反正干着急使不上劲,你们还跟我干活去吧。”

    李文李章恍然大悟:峡北关失守的消息尚处于封锁状态,不能明说,二少爷担心大少爷知道了着急,不知道也得有备无患,想出这么个报平安的法子。

    这一晚,子释在阁楼里直忙到天亮,仿佛不知疲倦般翻啊看啊抄啊写啊,一刻不得停息。两位忠仆提心吊胆,又不敢打岔,只得每隔半个时辰便悄悄出去看看二少爷回来没有。

    子周归家时天已大亮,笔直上阁楼来见子释:“大哥,子归没事的。就算一点消息没有,这个我也能知道。”

    子释点点头。生死危急关头,双胞胎之间奇妙的心灵感应,比什么情报都管用。只要妹妹平安,其他都好说。以她现在的本事,率军突围,自保求生总没问题,何况身边还跟着理方司的高手。

    子周继续汇报:“昨天军中急报送来的时候,道是咱们的人正跟破关的西戎兵鏖战,混乱中不知局面如何。半夜理方司传来消息,至四月二十一,大军折损过半,但主帅退守云头关,已然稳住阵脚。——传讯的理方司巡卫,就是跟在子归身边的张承俊。”张承俊,本是傅楚卿派到府里来的侍卫头领,后来随公主去了前线。

    “怎么不见他与你一起回来?”

    “被太师留下了。该问的我都问过,这才回来的。”

    “嗯。”子释这时方腾出心思,道,“峡北关怎么会丢了呢?你上回不说东边形势很好,有长远之意,不必担忧?”

    新年劳军,子周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忧患意识,代未来天子把北边东边前线暗中巡视了一遍。特别是峡北关,将领均属太师嫡系,又有妹妹这个内线,了解得相当透彻。粱永会侯景瑞等人吃了封兰关的教训,各方面都比较谨慎。而子归与关外义军情报往来密切,充分利用敌后群众力量,偶有出击,迅猛准确,专找小股敌人下手,一击即中,功成即退,效果颇佳。这种方式,要彻底打败对方不容易,但只要坚持不懈,长期固守无虞。

    “先头传信的士兵说得不清不楚,后来得了理方司的消息,才把经过弄明白。可是……”子周脸色凝重,眉头深锁,“大哥,我觉着,整件事情,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像圈套又不像圈套,仔细想想,似乎还是个圈套——我曾经看遍守藏司十年来有关西戎交战的全部奏折,从来没有哪一场战役是这种感觉……”

    “哦,你说说看。”

    “这些年西戎在东边的主帅,一直是大王子符定——不过前年再来的时候,换成了太子旗号,兵马数量也更加可观。”

    锦夏与西戎打了十余年,除开战场上的表现,互相并不是很了解。西戎军队的作战方式豪迈奔放,没有搞谍报的传统和习惯,锦夏方面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整体实力悬殊,部分领域的花样机巧基本无用。进入蜀州后,全面封锁防守,流民带来一些信息,偶尔从俘虏那里得到口供,没有也用不着关于敌人的更多情报。子归到达峡北关,借助敌后义军之力,重新经营积极防御,西京朝廷才第一次确切掌握了东边敌人的详情。

    “开春以来,符定不断加大对峡北关的攻势,又从楚州雍州调来大批军马器械,一场决战,势在必行。梁将军等早得到讯息,积极加强战备。并且,”子周略加停顿,“大战前夕,白沙帮突然暗示,可能趁此机会,派出绝顶高手刺杀太子本人。”

    子释听到此处,抬头:“是谁?”

    “他们没说。子归推测,很可能……是屈大侠。”

    千军万马中刺杀主帅,就算屈不言这样的宗师高手,只怕也很难全身而退,配合掩护之人更加无法保全。白沙帮这是打算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了。

    子释沉默片刻,问:“然后呢?”

    “从四月十三到四月十八,西戎军整整持续打了五天,攻势一天比一天猛烈,上上下下都跟疯了一样,双方死伤不断,损失惨重……”子周不欲详述这些,转口,“但关内守军士气很高,绝无动摇之象,直到四月十八正午时分,西戎军突然大乱,自中军开始溃败,迅速全面后撤。”

    “这么说,白沙帮的刺杀行动成功了?”

    “是,大家都如此想。梁将军马上就要开关追击,在子归坚持下又等了一刻。西戎军人马踩踏,混乱不堪,断然不似作伪,况且他们向来军纪不严,这般情形不可能立即重整,所以一刻钟后,峡北关守军开始分兵追杀。很快白沙帮传来确切消息:符定已死——面对如此千载难逢的良机,谁还能按捺得住?所有守关将士全力出击,直追出几十里,立誓要在敌人逃入封兰关前全部歼灭。”

    “这般情势,怎么会——失守了呢?”

    “是啊……这般情势,竟然会失守了……”子周有些茫然,随即道,“就在峡北关守军全面出击的时候,最先溃败的一支西戎军,忽然回头反扑。更可怕的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铁甲骑兵紧随其后,锋锐犀利,势不可挡——”

    “啊!难道符定诈死?!”

    “不是。”子周摇摇头,“遭遇伏兵之后,我军与敌人苦战数日,最后总算退守云头关,双方重新陷入僵持。就在四月二十一那天,西戎军中素服白旗,全体重孝,主帅营帐也换了旗号。”

    子释“腾”地站起来:“怎么可能?!”

    主帅阵亡,还是太子,居然能设伏兵于前,换主将于后,哪怕未卜先知,也太不合情理。

    “那新换的主帅何许人也?”

    “是西戎二皇子符生,打着靖北王旗号。据说刚击败了东北黄永参,手下尽是精兵强将。一点征兆没有,好似平地里冒出来似的,眨眼就到了蜀州——白沙帮搜集的情报,仅有这么些。”子周语气忽而愤然,“梁将军因为丢了峡北关,一口咬定白沙帮通敌叛变,下令见一个杀一个!——这些消息,还是子归叫张承俊悄悄联络白沙帮暗哨得来的。”

    天下谁都可能通敌叛变,无论如何也轮不到白沙帮。然而此事之后,西京方面除了三兄妹,还有谁肯相信他们?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庙堂江湖,如出一辙。

    子周停下来不说话。半晌,才握着拳头,轻轻道:“所以,大哥,我觉着,这件事,怎么看怎么透着诡异。西戎人中,几时有了这般深不可测的角色……”

    子释发了一会儿呆,慢慢道:“峡北关一失,蜀中平原东部半数郡县无险可守,只能等着被敌人蚕食侵吞。云头关虽说险要,若想绕过它接近西京,已并非完全不可能……子周,这个靖北王符生,或者是他本人,或者是其幕僚,城府之深,手段之狠,咱们这边,恐怕没人能抵挡得住……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自从得到消息,策府司已经闹成一锅粥。吵了个通宵,除开加强西京防卫这点都没有意见,其他方面毫无进展。”子周冷哼一声,“甚至有人提议把边关军队尽数调回护卫京城,太师居然没有当场反对!”猛然一拳砸向墙壁,“眼看着形势刚好一点儿……大哥,我不甘心,真不甘心……”

    虽说这一天迟早要来,还是没想到来得如此迅疾猛烈。预设过无数种应对方案,计划依然没有变化快。子释静静站着,最后拍拍弟弟肩膀:“先吃饭吧。吃完饭歇会儿,其他的事,睡醒了再说。”

    子周想起大哥</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