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7

_分节阅读_12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来。”

    “嗯,补回来。”长生让他躺下,“我在这儿陪你说话,困了就睡,好不好?”

    “唉……能睡不能吃,这回连猪都不如了……”

    长生板起脸:“猪不会说话。”

    “哈!……”

    东拉西扯,没多大工夫,子释睡着了。

    长生坐在床前,看着他不见丝毫血色的脸,灯光下如同贴了一层水色透明釉,带着不真实的流动质感,清幽森冷,美丽得近乎诡异。那一双盼顾流光的眼睛闭上之后,周身所有生气也仿佛随之消失。

    一颗心静静沉下去,冷下去……

    手背微凉。低头看时,蓄了满眶的泪水接连不断下落,在衣摆上染出一丛绝望之花。

    想当初——

    离别的时候,以为最痛不过离别;

    相思的时候,以为最苦不过相思;

    重逢的时候,以为最怨重逢不得相认;

    相认的时候,以为最恨相认不得相知;

    相知的时候,以为最难相知不得相守;

    相守的时候……

    相守之后才明白,世上最难是相守。

    难相守。

    怎相守?

    问过太多为什么,想过太多怎么办,长生已经提不起力气怨天尤人。命运无法相信,他人无法相信,万里征程,能够相信的,只剩下对方和自己。大浪淘沙,火炼真金,星光迷雾中,能够看清的,唯有彼此的心。

    如果……万一……

    甩甩脑袋,把即将萌芽的某些念头从心中抹去。所有的事情,走到眼前这一步,若无定海擎天信念,又怎能继续?

    ——不敢言悔。

    贴到他胸口,轻轻说:“子释,不怕。我会很快,很快就结束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夜色浓重。

    长生忽然侧耳皱眉,有人闯到了走廊!

    站起来,听见“叮当”兵刃交锋处一声清脆喝斥:“说!你们把锦夏使者李免关在哪里?!”

    又坐下了,还是原先的姿势。

    有人跟着奔上走廊,轻呼:“小姐!小姐!别乱来啊小姐!”

    听得动静越来越大,长生几步过去拉开门,沉声道:“子归,别吵!”

    所有声响骤然消失。

    子归猛然转头,瞪住对面那人。拿刀的手渐渐不稳,整个身子都禁不住开始颤抖。

    眼前少女一身轻便男装,英气勃发,明媚照人,几乎看不出当年稚嫩的影子,唯有眉眼轮廓依稀相似。

    长生压低声音,放缓语调:“子归,不要吵。”

    “是……你……”字字艰难,“长……生……哥哥……真的,是……你……”

    “是我。”

    “为什么……会……是你?……”

    长生望着她:“进来吧。”

    一路无数心情反复,矛盾纠结,子归以为自已至少可以做到正面相对。谁知此刻这陌生而又熟悉的音容实实在在冲击过来,顿时失了理智。

    曾经信任亲近如家人,满心依赖崇拜的兄长;曾经同甘共苦如手足,照顾庇护弟妹的兄长;曾经悉心指导如师父,传授武功绝技的兄长;曾经……相知相爱如至亲……守护陪伴大哥的兄长……

    不辞而别,杳无音讯。经年之后,这样出现在面前。

    事到如今,他竟敢,这样出现在面前!

    子归柳眉一竖,扑上来提刀便砍。

    纵使峡北关下已经见识过宜宁公主殿下身手气势,长生心中印象,还是当年那个聪慧可爱的妹妹更多些。这一刀劈过来,连退几步,下意识接应过招。往来腾挪数次,弹指敲在刀身上,一股暗劲震荡开去,子归拿捏不稳,钢刀脱手坠地。

    长生一抄手接住刀柄,肃然道:“子归,安静些。你大哥才刚睡着,好歹让他安稳多睡几个时辰。”

    子归满眼含泪,直直瞪着他。

    这时李文李章终于得空过来参见:“殿下,我们……把小姐接来了。”

    “嗯。还有其他人没有?”

    “小姐的贴身丫鬟和几个侍卫……被挡在外面了。”

    “你俩去帮忙招呼招呼吧。”转身进门,“子归,你跟我进来。”

    子归无声的张张嘴:“大哥……”所有怒火恨意因这两个字瞬间消弭,不由得怯怯跟进去。

    站到床前瞧一眼,泪水刷的就下来了。

    “大哥……怎么……瘦这许多,脸色……这样难看……”

    长生低着头:“是么?……子归,你有多久没见过你大哥?”

    “一年……零两个月……”说出来,才意识到,上一次看见大哥,是十四个月前。

    “或者……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子周。”

    “子周……在哪里?”

    “他明天也该到了。”

    仿佛察觉到什么,子释微微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

    长生俯下身,在耳边轻轻道:“是子归。子归来了,这下放心了罢?”

    “子归……”

    “大哥!是我!我在这里!”子归扑到床边,抓住子释的手,“大哥……你、你生病了么?”

    “胡说什么呢?难道大半夜的还不许人睡觉?”子释说着便要起身,一下却没能撑起来。直到靠坐在长生怀中,才瞅着妹妹笑:“真的是子归啊……站起来给大哥看看——好像又长高了呢。一直在等你,怎么才来?”

    “路上……耽误了……”

    “看这满身的灰,跟个假小子似的……一路奔波,累了吧?”

    子归忍着泪,默默摇头。

    她想:大哥连我为何耽误了都不提,只问累不累。

    大哥,你知不知道——

    我听说议和使者竟然是你,日日提心吊胆,只恨□乏术;阿文阿章突然出现,吓得我弓箭都掉在地上;他二人告诉我的消息,怎么想怎么不能相信。我在云头关城楼上坐了一整夜,才下定决心来见你——无论如何,既然大哥在那里,我就一定要去亲眼看一看,亲口问一问。

    走到半路,到处都是谣言,说议和成功的,京畿失守的,西京投降的……什么都有,我折回去跑了半日,又停下来想了半日,发现心里最盼望的,还是要听大哥怎么说。

    可是……当我跟着阿文阿章赶到广丰郡,随同领路的西戎士兵穿过隧道,从岐山南面出来,遥望西京方向,心……一下子……冷得像冰一样……

    大哥,我有好多话要问你,好多事等你解释——

    然而,此时此刻,久别重逢,面对大哥苍白憔悴的面孔,温和关切的笑容,子归发现,自己一句话也问不出口。

    子释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妹妹表情,兀自絮叨着:“……小歌小曲也跟你来了?那可好。子周大概也快到了,你先歇歇,等他也来了,咱们再好好说话……”

    眼前渐渐模糊,声音越来越低。一直以来,弟弟那头更操心的是心理健康,妹妹这头更忧虑的却是人身安全。此刻终于看见子归平安出现,短暂的亢奋状态过去,精力明显不济。什么家国恩怨个人心结,哪里还提得起劲头料理?无论如何,来了就好。

    子归感觉大哥冰凉的手一点点无力低垂,下意识的交到长生掌中,语声轻颤:“大哥的手……怎么这么凉……”

    “没事,有点累而已。昨天前天没睡好……蜀州除了官道,就没有能走的路,真是……”子释回应着妹妹,终于陷入昏沉。

    长生抱着他,原本种种策略计较,考虑双胞胎到达之后如何劝服,这一刻,忽然失去了所有耐性。

    将子释胳膊塞到薄被里,头也不抬:“子归,有什么话,等明天子周到了,一块儿跟我说罢。”

    一只手跟进被子,掌心贴到脐下,替他捂住丹田。接着道:“只有一点,你记着,你们两个,都长大了,别叫大哥再为你们操心。”

    另一只手往下放,落到枕头上,结束谈话:“去吧。”

    子归看见大哥沉沉深眠,安憩在那一方小小的港湾里。不提防鼻子一酸,泪水满腮。

    眼前这场景,明明从未目睹,却好似昔日重现。除了难过,还是难过。

    此情此景——大哥怎么想,已不必再问。

    她一步步退到门口,望着那个沉默的背影,喉头哽咽,咬牙质问:“怎么能……这样?顾……长生,你……怎么……能……这样?”

    往昔岁月一幕幕从眼前闪现:彤城、楚州、封兰关、西京……逃亡、离别、认亲、打仗……那月色下孤独的身影,那暗夜里惊悚的笑声,那繁华中无言的踯躅,那屈辱后绝望的抗争,那残阳下流淌的鲜血,那关楼前堆叠的尸身……

    因为这个人,一切,都失去了本来面目。过去、现在、未来,全部变得如此苦涩。

    然而,多少怨与恨,却因他怀里那个人,尽数化作反噬心魔。

    “你叫子周和我……还能跟你……说什么?你叫我们……跟你……说什么?!……”

    子归陡然转身,在自己崩溃之前,狂奔而出。

    七月初七早晨,最先得到的,是追击小组传回来的情报。

    “……我们按照殿下指示,一路往东,一路往南,结果南边这组发现了对方踪迹。要不是地形太复杂,又有人布疑阵,差点就抓住了……”

    “现在往哪儿逃了?”

    “之前在北边,后来又折向西边,他们几个怕是快追到盘曲关了。离西京越来越近,看那意思,竟像是要逃进城去……”

    “进城?”算算时间,哪怕他这会儿已经进了城,也为之晚矣,无济于事。

    哼!如此胆色(或者应该倒过来:色胆?),是太执着呢,还是太愚蠢?

    长生握住刀柄:既然如此——只怕你不来。来了就好。

    紧接着,亲卫报庄大人、倪将军回来了。

    长生问:“有锦夏朝廷的人跟着没有?”

    传信的亲卫道:“有。全捆着呢。统领说,本来夜里就该到,结果有人中途逃跑,追了一回,才耽误到现在。”

    “中途逃跑?”

    “说是其中为头的那个十分警觉,走到坨口关发现方向不对,偷空抢了马匹就跑,到底让统领给抓了回来。干脆全绑死了……”

    长生揉揉额头:这俩徒弟,本事好大。果然翅膀硬了……子周被绑到这彻底落入敌手的锐健营,不知会是什么反应……想到即将面对的会见,一时竟抬不动腿。

    走进议事厅,庄令辰和倪俭行礼:“殿下。”

    锦夏方面其他随从都另外关着,二人单把小舅子大人请到此处等候王爷。虽然不愿过分得罪,但对方遭到捆绑看押后,一路喝骂不休,只好连嘴一并堵上。不敢让人家跪着——当然,秘书侍郎大人膝盖硬得很,也不可能给蛮夷下跪——于是便任由他气哼哼雄赳赳立在那里。

    自从坨口关前逃跑未遂,子周心中又惊又恨。等到望见执明卫大营辕门外尽是西戎兵往来游弋,肝胆几乎都要爆裂。这是什么样的城府和手段?伪装议和短短数日,已经瞒天过海兵临城下,叫西京糊里糊涂做了瓮中之鳖、釜中之鱼。

    这西戎二皇子靖北王符生,端的好阴险!好狠毒!好奸诈!

    他被惊骇愤怒冲昏了头脑,忘了去想对方何必多此一举,特地把自己骗到这里。见那传说中的靖北王进来,满眼睛都是血光瞪过去。

    不料对面这死敌仇家居然一脸和气瞅着自己。

    有点眼熟。

    继续瞪。

    “子周。”长生一伸手,把塞在他嘴里的布团扯出来。

    声音也熟。

    再继续瞪。

    “你答应不乱跑,我便给你松绑。”

    连说话的口气都这么熟!

    长生走近他,伸手去解绳子。

    子周猛地后退,眼睛死死瞪住,满脸无法置信。嘴唇茫然动</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