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41

_分节阅读_14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能干人多的是,不缺我们这一个两个。可是少爷跟殿下去顺京,纵然殿下……再如何情意深重,他是做大事的人,哪里顾得上许多小节?少爷你又凡事忍让,身边怎能没个随意支使的自己人?”

    子释感动。原来,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用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独有的坚守与执着,用他们各自所能做到的方式,毫无保留支持着自己。

    故意取笑道:“我还以为,你们拿着靖北王发的双份月钱,一个个被他手下支得团团转,早忘了跟谁是自己人了。”

    李章跺脚:“少爷!”随即放弃,忿忿嘟哝,“从来没个主子样儿……君不君然后臣不臣,看你以后还指望支使谁!”

    端着托盘退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停下:“有件事,少爷知不知道——”

    “哦?”

    “就是……七月半那天,殿下让阿文带路,去了一趟忠烈祠。”

    子释意外,不由得一愣。

    “听阿文说,本来就殿下自个儿,打算带几个侍卫悄悄去。结果出门碰上庄大人回府,做主请了小姐,直接把芙蓉冢打蘸的道长们请到南郊,排场一下大了……殿下当着众人,给老爷牌位磕了三个头。”

    晚上,李文李章取出文房四宝摆在桌上。子释摇摇头:“今天歇工。”

    长生正兴致勃勃,问:“为什么?”

    “歇工就歇工,什么为什么。”

    “哦……”

    靖北王吃瘪的样子还是能不看就不要看了,文章二人手脚麻利收拾停当,送上汤羹药水,默默消失。

    长生捧着药碗挪到他跟前,担心的上下扫视:“平日都不肯住手,今天为什么歇工?”

    “嗯,”子释低头,“想好好说说话。”

    “什么时候不能好好说话?至于这么……”

    因为低着头,长生觉得面前人仿佛笑了笑,却只能透过额前散落的发丝追寻悠悠舒展的眉梢。正要凑过去细看,他又偏了脑袋,双手交握,摆出一副沉思的模样来。

    “有些话……应该早一点说的。如果早说了,也许……可是……我不知道……”

    玉洁白皙的耳廓和绞缠的修长十指呈现出雕塑一般的光泽,恰是长生最害怕的情景。

    放下碗,用一只手把十指都抓在掌中,另一只手托起他的头。

    “长生……”

    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又不能确定他到底会说什么。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升上来,长生心里害怕又期待。当自己的名字叹息般从他的唇边漏出来,霎时迷失在那一双幽窈泓邃的眼眸中,怔怔应了一句:“我在这里……”

    “你知道……就像有些话,你不能对我说……我也一样,有些话,该说……而没有说。因为犹豫,因为胆怯,因为……说不出口。结果……”

    长生听到这里,才一个冰砖雪球拍醒自己,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这件事,两人之间,迟早要面对面说个透彻。

    本想等他身子再好一些,等到出发前夕,既然他选择了现在,那么,就是现在吧。

    松开手,低声道:“那先把药喝了,好不好?一会儿躺下来慢慢说。”

    “嗯。”

    喝过药,枕在他腿上,子释舒服得全身都软了。然而实在不是个好说话的姿势,犹豫一番,咬咬牙爬起来,盘腿坐到对面。

    长生看看他:“你这样子……我心虚。”

    “你心虚什么?”

    “子释……”

    这么些天,悔死了,急坏了,也想通了。

    长生双手撑在两侧,笔直对上他的目光:“子释,我……我错了。七月初三半夜,那……那傅楚卿偷营刺探,我当时就应该告诉你。我不该瞒着你,不该心存猜忌,盲目逃避,自以为是,妄动杀念。以致让小人有机可乘,兴风作浪,几乎酿成大祸,无可挽回……”

    想到他因此遭受的种种苦楚,所有绝望痛悔重回心间,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像拿刀子割自己的肉。

    “子释,我知道错了。你跟我说的那些话,我都没真正好好往心里去。我现在才明白,自己有多愚蠢。那些事情,我不愿问,也不肯你说,还以为是在保护你,其实怕痛的……是我自己……我做了懦夫,还认为你在毫无必要的逞强。我太自私,也太自负。一心恨他伤害你,被私情恩怨蒙蔽了眼睛,始终没能看清楚,从头到尾,已经伤害你的人,能够伤害你的人,都是我……是我……”

    长生简直就要痛哭流涕,忽听见他的声音凉飕飕冷冰冰响起:“你也知道是你害了我啊……”

    话音没落,一个枕头劈头盖脸抽过来,“呼呼”作响。子释本来压根儿没想弄成兴师问罪,奈何某人心虚太过,上来就直接招供。这番忏悔,抖出好些之前都没想到的阴暗心思。看他垂首认错的衰样,越看越来气。

    “你个混帐……”一边抽他一边喘,切齿痛骂。后边顺口就要带出“王八蛋”三个字,冷不丁意识到这家伙骨子里是个多么小心眼的小气鬼,硬生生咽回去。

    “枉我挖空心思替你着想,浪费多少口水脑筋!你口口声声叫我相信你——相信你?!满腔心血全打了水漂,连累多少人无辜陪葬?差点把自己小命都搭进去,咳!咳!……” 几句话说急了,枕头甩在一边,捂着胸口猛咳。

    “子释!”长生吓得一把抱住,“别生气,别生气,打我骂我,都好办,别把自己气坏了……”怕他刚喝下去的药又激得吐出来,在胸腹间轻轻揉按顺气,“才刚好一点儿,千万不能再犯,再来一次,我不吓死也要急死……”

    子释愣愣的坐着,任由他殷勤伺候。半晌,喃喃自语般低声道:“你知不知道,那时候,从兰台司书库里出来,身体……好像冰块一样化掉,好像沙堆一样散掉,我以为,这一回,真的……死定了……”

    泪珠静静滚落,灯光里如星辉闪烁。

    “想死的时候,不让你死;不想死的时候,偏不叫你活——呵,老天爷,不就专爱干这种事么?”

    “子释,我不准你死!我不会让你死!”长生紧紧箍住他,“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忘了?除非我死,你才可以死。只要我活着,谁敢让你死?——我要做皇帝,我是天子,才不管老天爷怎么想!”

    子释扬起嘴角笑他。

    “不要哭。别哭……”

    “我哪有……”抬手一擦,湿漉漉全是泪。

    “对不起,子释,对不起……”长生一边亲他一边忏悔,翻来覆去只有三个字。

    “其实……就算你一早便告诉了我,又怎么样呢?即使我能猜到些什么,也多半鞭长莫及,未必就能改变最后的结局。”子释靠在他怀里,平息着情绪,回想自己开始本来打算要说的是什么。

    “也弄不好,反而猜错;又或者,额外生出别的枝节来。长生,我想过了,换作我是你,当时当地,一样无法开口。至于……你不许我说的那些事,我却非要说,究竟……是为了让谁更痛呢?我只知道,不能不说,迟早要说。可是,却并未用心想过,怎样更好的跟你说——自私,也自负,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反手抱住他,“所以,不要再说对不起了。”

    长生搂着他躺下:“你一点儿也不自私,也不自负。不要这样说自己。”

    “是么?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好了。”子释圈着他的腰,蜷缩在怀里。

    “这次西京的事,虽然没有得到最好的结果,但也算很不错很不错了。就大局而言,除去多死十几万士兵,跑掉一个皇帝,其余和预想差别不大。——不过,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希望逼赵琚主动投降?”

    “知道。”长生停一停,又补充,“知道一点。”

    “皇帝太子齐齐开门投降,跟皇帝自焚而太子被迫投降,效果差别大了。但是,这只能算小遗憾。至于更大的遗憾——

    “所有的史书,都告诉我们: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盛衰起伏,治乱循环,人事由之,天命使之。天命这个东西,史书已经写得很明白:对上位者而言,除去运气成分,剩下的就是民心。干得好,得民心,便接着干。干得不好,失了民心,便换人干。道理好讲,可惜掌权者享福享到忘乎所以,干着干着就不记得了。因为人有天生的弱点在,没法指望谁永远干得好。有始必有终,有胜必有衰,所谓治乱循环,眼下还看不出避免的可能。

    “但是我想,干得不好的人被打败了,应该允许投降。大夏国历来的习惯,改朝换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从来不许人投降。因为不许投降,于是常常拼到山穷水尽,斩草除根。每一次乱世降临,不管后来统一天下的君主如何圣明仁德,都免不了人口锐减,资源消耗,财富浪费,整个国家萧条若干年,文明停滞甚至倒退。

    “失败的一方困兽犹斗,负隅顽抗;胜利的一方赶尽杀绝,不留余地。因为在不许投降的传统和环境下,大家都不敢停手,不敢投降,直至一方彻底消亡。以巨大的集体牺牲和无法估量的代价,给失败者陪葬。过去那些赢家,或者能力不足,或者肚量不够,更多的,是两者皆无,想都不要想。你说你要当皇帝,我就觉着,没准……你可以做到呢。至少,给后来人立个榜样,叫他们知道,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长生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我看轻了他,更看轻了自己。

    不是他不相信我,而是我,不够相信他。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圣人无私利。

    天下之大利,即天下之大义。

    循天道,守良知,博至善之利,求永恒之义。

    他早已给出标准和期待。是我,辜负了他。

    子释翻个身,枕在他胳膊上,仰面叹息:“唉……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大概……还是时候不到吧……”

    空前的懊悔、自责、惭愧,令长生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原来,看似已经到达同一个高度,却还是我在山巅,他在云端。

    一时灰心丧气,一时又满怀委屈。

    双臂抱着他挪一挪,转眼人已经到了上面,手肘撑着不压到他。

    “子释,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不明白的时候,你要告诉我啊!”

    “我们……一直太忙了,还来不及说到这里,然后,便失去了机会。”子释伸手慢慢把他拉下来。

    上面这个半推半就:“沉……”

    “就是要沉……才好。”

    到底不敢全压下去,只放了三分重量在他身上。

    “呼!”子释长吁一口气,两只手扣到他背上,似乎十分满意这种沉重而厚实的压迫感。

    “不光因为没来得及——在此之前,你怕,我也怕。有些事始终没说透。好比一锅没熬开的糨糊,搅是搅和在一块儿了,可还没到火候,透明度不高,韧性不强,粘性也不够……”

    长生听到这里,一肚子震撼愧疚严肃认真统统打散,“噗哧”一声破功泄气,整个儿跌在他身上。

    “哎哟!”

    顺势搂着他轻巧的打个滚,自己垫在下面,再把被子拉过来盖好。

    子释虚惊一场,往他胸前狠咬一口。随即像只小小的狸猫幼崽般,乖乖趴在他身上。脑子迷糊起来,后边的话便有些懒得说了。心底深处一个声音不期然冒出来:“别偷懒!李子释,不要偷懒!”

    是么?不可以偷懒。还能躲到哪里去?不能偷懒。

    “长生,你怕什么,我大概是知道的。我怕的是什么,你知道么?”

    长生不说话,只把他搂紧些,一只手抚摩着头发。

    “到西京的第二年,我觉得,你也许已经死了,心里怕得厉害,怕到不能想。后来……发现傅楚卿还活着,恨不得干脆死了算了。黄泉路走出一半,没找着你,打了两个来回,终究不敢死。不能死,便只好接着活下去……

    “无论他对我怎样,我从来没有愿意过。虽然不愿意,也就这么着了。如果你不来,我想多半会照样过下去,直到……过不下去的那一天。

    “我曾经以为,对于傅楚卿,是怨恨,是厌恶,是无奈。过了好久才意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