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0

_分节阅读_16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怎么办呢?

    皇帝,以及皇帝的情人,注定是这世上一等一高危职业,终身不得改行。他实在没有自信,保证自己还能经得起几番这般惊吓。

    长生握着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侧,另一边脸颊贴在他头上。

    “好了。没事了。我早说过,老天是站在咱们这边的——你看,说中了吧?”松开手,把被子仔细掖好,端过案上的碗:“无论怎样喝一点。再不吃东西,胃痛发作起来就糟了。”

    子释“嗯”一声,坐直些。心里有点担忧,不知道胃肯不肯配合。

    长生一边拿勺子搅动碗里的药粥,一边闲闲道:“子周等你醒来,等了一整天。这会儿子归正陪他在前头说话……”

    “啊……是么……”勺子送到嘴边,一口下去了。

    长生笑:“许汀然就像跟屁虫一样缠着他。白天嚷嚷着想参观皇宫,我叫倪俭领他看,非把子周也拖上——这只人参娃,嘿……”

    子释侧头想象一下,也笑。第二口下去了。

    长生不再说话,将他搂过来倚在怀里,放下勺子,腾出一只手于胸腹间摩挲运气,含着药粥一口一口接着喂。

    等子释摇头,已经喝得只剩下半碗,并且完全没有浪费,堪称重大进步。长生很高兴。倘若放在从前,这样一场折腾,至少吐上好几顿,三五天没法正常吃饭。这只天底下最金贵最娇气最难养的猪,终于养出心得养出经验养出成就来,对于自己理论结合实践摸索出的独具特色的饲养模式信心大增。

    “我叫他们进来,好不好?”

    想起两年多不见的弟弟,子释情绪高涨许多:“好。”

    “大哥。”子周跟在子归身后进了寝宫,直走到床前。冲旁边的长生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盯着子释看一阵,“大哥……这两年好不好?”

    “挺好。”子释微笑。在外面闯荡许久,原本就显得成熟的小伙子添了几分沧桑气质,光韵外扬而锋芒内敛,与任何人站在一起都不会逊色。

    子归却替大哥详细回答:“在西京大病一场,后来,又受了伤……”双胞胎见面,需要交流的实在太多,这些内容还没来得及提起。

    “大哥怎么会受伤?!”子周问罢,瞪着长生。生病能够接受,受伤不可饶恕。

    还是子归继续解释:“从蜀州回京,路上遇到屈不言屈大侠……子周,这事儿有点复杂,我回头跟你细讲。”

    子释依然微笑:“发生一点意外,没什么大碍,早就好了。”

    这时子周后头一个脑袋探出来,略带羞怯:“子释哥哥……”转脸看看长生,再看看子周,又重新看看长生,终于学着子周先前的样子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子释满面笑容:“小然,你长这么大了,功夫也好厉害,我都认不出来了。”

    “啊,那个……我不知道大夏奸就是子释哥哥,啊!对不起,我不知道子释哥哥就是大夏奸……”俊逸秀美的少年郎一脸无措,拿手捂住嘴,“啊,还是不对……”

    “小然,我早告诉过你,根本没有什么大夏奸。”

    许汀然望着子周:“可是,姐姐姐夫说……”

    “那是他们误会了。”

    “哦……”依然疑惑,却不再追问。

    子释瞅着弟弟,心道只怕他说天是绿的,水是花的,许汀然也不会反对。

    子周道:“屈大侠的事我知道。前年春天,江湖上突然传闻屈大侠……”子释见他看自己,笑嘻嘻问:“怎么样?江湖传言讲什么?精彩不?”

    子周抽抽嘴角,一本正经:“反正说是金盆洗手,退隐出关去了。可是没多久,又有传闻说实际屈大侠是被靖北王府阴谋设计害死了。”

    子释微皱眉头:“这个屈不言,他要退隐江湖,总不至于一声招呼都不打吧?”

    “没有没有,屈大侠出关之前,特地跟师傅师娘告别来着。”说话的却是许汀然。

    子周点点头:“我当时在北方,打听得消息从楚州传出,就准备往南探查真相,结果在路上碰到了小然。”

    “是啊是啊,子周哥哥又不认得我了,可是我认得他。有人欺负我,子周哥哥把他们打跑了……”

    子释支起下巴:“小然,不对啊。你现在功夫比子周好得多吧?”

    “那个,师傅说,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与人动手,尤其不可与不会武功之人动手,所以我一直忍着……”

    子释目瞪口呆望着他。

    “那些人蛮不讲理,我怎么说也不管用,也不能打他们,心想实在不行,就跑吧,反正谁也追不上我。这时候子周哥哥忽然过来帮我跟他们理论,他们说不过子周哥哥,就要打他,然后……”

    “噗!哈哈……”子释终于憋不住喷笑,抓住长生的胳膊,乐得前仰后合。另外两个听众同样莞尔。

    “大哥。”唯有子周依然严肃,“小然是奉了他师傅冷手山冷大侠之命,特地给白沙帮和几位武林前辈送信,澄清谣言,说明屈大侠归隐的事情。”瞥见许汀然被自己大哥笑得莫名窘迫,安慰他:“别理子释哥哥,你忘了,他从以前就这样。”

    许汀然抓着脑袋想想,好像确实如此,不窘迫了,接着子周的话往下进;“师傅说如果姐姐那里没什么事,送完信可以迟些回去,自己历练历练,正好子周哥哥要去的,都是我没去过的地方……”

    一番交谈得知,原来永乾七年下半年,许汀然跟着子周晃了一大圈,腊月才赶回玉屏峰与师傅师娘过年。他性格天生淳朴,自幼体弱多病,被身边人呵护周全,虽然聪明,却不怎么通世务。十岁上山学艺,于武学之道天赋异禀,悟性奇高,不但身体养好了,更修得一身绝顶轻功和剑术。其间机缘巧合,恰逢屈不言潘恒沉香精舍好几年,等于两大宗师倾囊相授,造就了一位可遇不可求的武学奇才。

    许冷若熟知弟弟性情,又爱惜这许家唯一的血脉,一开始不曾让许汀然介入白沙帮帮内事务。等到后来形势日益紧张复杂,许多时候身不由己,越发有意随他自在,等闲不叫他回去。许汀然在山上待了大半年,记得与子周哥哥八月十八观潮之约,辞别师傅师娘,前往越州东宁海口。二人这一回在东南三州游荡几个月,到得年底,子周转道向北,许汀然掉头归乡,约定来年清明京城再会。

    “过完年,师娘突然要我去接姐姐上山,我到了回梦津才知道,原来姐姐怀了宝宝,我要当舅舅啦!”

    子释望着许汀然兴奋的神情,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勉强笑道:“是么,那可恭喜你。”

    “师娘怕山下不太平,帮里事情又多,所以要我接姐姐上山去住。可是姐姐说什么也不肯跟我走,只叫我回去。我看她和姐夫都愁眉苦脸的,有一天晚上,忍不住偷听他们,还有那个傅帮主说话——我知道偷听人家说话是不对,但是姐姐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也会担心她啊……”

    “你遇见子周哥哥的事,姐姐姐夫知道不?”子释不经意问。

    许汀然摇头:“子周哥哥不让说,我就没说。”

    子释翻翻眼皮:真听话啊……

    “那姓傅的怎么会做了你们白沙帮的帮主?”

    “之前本来是姐姐和姐夫一起做帮主,后来姐夫受了伤,功夫只剩下六成,姐姐又怀了宝宝,就变成他了。我听帮里几位大哥说,他很厉害,办成了不少大事,许多人服气——啊,岔开了,我听到他们商量要进京,说,说……”许汀然看看子释,再看看长生,声音一下没了。

    “他们商量要进京刺杀蛮子皇帝和大夏奸,对不对?”子释问得和蔼又可亲。

    “嗯。”

    “可是人手不够,所以你决定帮忙,是不是?”

    “是啊……姐姐起先不肯答应,后来看我功夫比傅帮主都好,就答应了。我们分头悄悄进京,到京城之后,我先给子周哥哥留了暗记,然后才与其他人会合……”

    子释明白了,白沙帮这一趟,是把临时客串的许汀然当做了绝密武器,却不料这武器不但会到处乱跑,还自己泄露了行踪。

    这时子周道:“害我这一通好找,发现城里气氛不对,急得到处乱转,幸亏赶上了。”貌似平静,实则心中后怕无比。

    “对不起,他们不许我出去……”许汀然再次向他道歉。

    子释冷不丁问:“昨天刺杀的时候,你为什么突然转向?”

    “啊,那个……子释哥哥,我真没认出你啊。如果天色没那么暗,情形不是那么着急,我肯定也能认出来的……”

    子释摆手,笑:“不知者不罪,这个不怪你。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明明来刺杀皇帝,怎么杀到一半改了主意?”

    “这个,我动身来京城的时候,姐夫悄悄叮嘱我,说傅帮主定会要我只杀皇帝,但是姐姐的意思,一定要杀死大夏奸,因为大夏奸最坏,最该死——啊,子释哥哥,对不起,这个……是姐夫说的……我听了姐夫的话,本来想,最好两个都……”许汀然眨着眼睛,没声了。

    子释点头:“谁知一交手,才发现皇帝功夫很好,干脆先把大夏奸杀掉,对不对?”

    “嗯……”许汀然十分内疚。子释哥哥脸色那么差,昏睡了一整天,不用说是被自己吓的。虽然当时本着侠义道精神出声警告,但是刻意延迟了半分,跟偷袭没什么两样。幸亏自己内力还没练到家,否则全力施为之下,对毫无功夫的人来说,剑气合杀气都足以致命。

    “小然。”子释露出极其真诚的表情,“子周哥哥不是告诉你,这是个误会么?你姐姐姐夫之所以产生误会,是因为上了坏人的当。你看,长生哥哥做了皇帝,可他不是坏人,对不对?我和子归姐姐都给他帮忙,我们也不是坏人,对不对?……”

    他问一句“对不对”,许汀然就点一下头。

    最后子释安慰道:“过些时候,长生哥哥和我会想办法跟你姐姐姐夫联络,向他们解释清楚。昨天受伤的人,都已经找大夫看过了。不幸死掉的几人,你看看认不认识。认识的话都给陪你逛皇宫的倪将军说说,我们争取找到他们的家人朋友,好好抚恤,让死者入土为安……”

    许汀然一面听,一面嗯。子释顺着话头旁敲侧击,发现许少侠能倒出来的内幕实在少得可怜,开始关心睡得好不好,吃得惯不惯——许汀然和子周,临时住在原太子府。

    子周道:“大哥,别的事,回头慢慢聊吧。说了这么久的话,你先歇息。”

    子释微阖着眼,靠上床头:“好。”略略停顿,重又开口,“子周,你打算在京里待多久?——至少待到送子归出嫁吧?”

    长生把耳朵竖起来。

    “我答应子归给她送嫁,然后……”似乎有些犹豫,眼睛却望向长生。

    “我去年在东南瞎转,回了一趟彤城。”

    子释没睁眼:“嗯。”

    “越州多数地方,看去已经颇为繁华,可惜彤城……那么一大片的废墟,竟然堆了差不多十年……很多想做的事,好像陆续有人在做。唯独重修彤城这一桩,大概还没人想过……”

    长生直望着他:“子周,你若真有此想法,三月十一朝会日,来上朝吧。”

    子周静立片刻,肃然下跪:“臣遵旨。”

    第一〇〇章 斯人大任

    弟弟妹妹都走了,子释懒洋洋歪在枕头上:“居然肯上朝一一我还真小看了他。嘿!见过这么嚣张给皇帝下跪的没有?他那是用君臣之道威胁你呢!这小子,搁乱世只能浪费,搁治世安邦定国。故意挑这么招摇的活儿入手,可见所图不小……”

    长生知道他很开心,将剩下半碗粥在手里焐着,道:“再喝点儿。消消食,然后睡觉。”

    子释眯眼躺一会儿,道:“我想趁热打铁,见一个人。

    长生呆了呆,才低声说:“昨天你不让我杀他,我懂你的意思。可是我也不能让他太好过,废了武功关在地牢里……”

    子释截住:“我不是说傅楚卿。”

    见长生看自己,重复:“我不是说傅楚卿。对于此人,无所谓想见不想见。只是昨天那种情形,我不能让他死在眼前。至于接</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