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4

_分节阅读_16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比那真君庙里的二郎神还要神气俊俏……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赌咒发誓说看见万岁爷额头上还有一只通天慧眼,又有人考据出来皇帝乃是天子,二郎神不过玉帝外甥,属于表兄弟关系,切不可混为一谈……

    以上乃后话。当日祭祀现场,群众是非常严肃,非常配合,非常投入,非常感动的。而有资格进人墓园陪祭的地方官员和士林缙绅代表,人人手里都拿着一份赶印出来的御笔祭文副本。据说文章由皇帝亲撰,这个当然没多少人信,不过一笔字相当有格调,士子们心里觉得亲切不少。

    皇帝给花家墓园写的这篇碑文,不论形式还是内容,都十分别具一格。文字浅易得很,偏偏一群读书人拿着看来看去,左看一个意思,右看一个意思。刚觉着看明白了,又似乎不敢相信,预备相信了,又似乎没看明白。暗中你觑我我觑你,等到祭祀正式开始,钟鸣鼓响,烛燃香热,再没人敢溜号走神。

    清朗浑厚的声音饱含感情,庄严诚挚:

    “天地怀仁,万物滋养;人惰多欲,纷争常历。日月高悬,江山不改;社社稷每倾,衣冠自易。纲常败则民怨腾,君失驭则四海异。乱世作而黎庶伤,侵暴临而英雄起……”

    长生想起他拿着笔,一边蘸墨一边说:“没人替你写,那有什么办法?只好我替你写呗。朝里那帮文臣为什么不敢写,因为他们只会耍笔里花枪,糊弄老百姓。可是这事儿,时间隔得太近,明摆着糊弄不过去一一你叫他们怎么写?”

    “楚州永怀县花氏,素行仁善,惠泽一方,贫弱孤老,常加扶济。危难无惧,困厄倍坚,志烈风霜,轻生重义。居庙堂之高,如花照白者,敢犯君颜,竭尽臣心,中道直行,守节不移。处江期之远,如花照夜者,勇气雄图,冲冠裂毗,凛然奋志,锋刃何忌?……”

    以花氏兄弟行为操守,这些话绝不过誉,关键在于说话人是谁。

    长生想起他对自己说:“咱们不搞混淆是非,愚弄百姓那一套,犯不着。花照白是不是忠臣?是!花照夜是不是英雄?是!忠臣和英雄该不该表彰?该!至于哪个皇帝来表彰,不是问题,前朝气数已尽嘛。符定草菅人命,单拒倒行逆施,放哪儿都该杀一一当然,咱们不提这个。总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让天下人都明白,当今的皇帝和朝廷,懂是非,讲是非,宽宏大量,既往不咎……”

    “然则,君失其道,国失其轨,方有怀才抱屈,壮志难继。兵祸连结,暴行肆虐。遂使英灵弃骨,忠魂无地。叹青史岂无忠臣,惜乏贤主。草莽本多义士,亟待明时。杀身成仁,愿见君子得志;舍生取义,忍看英雄求死?碎璧焚珠,仁君之憾恨晚;横尸浴血,圣人之出何迟!……”

    长生想起他命令自己:“对,就是这段,要煽惰,要哽咽出声,要感慨垂泪,要让听众都知道你有多难过,死了的人没遇上你这么个贤明仁君多么遗憾!”被自己瞪得嘻嘻直笑:“煽情归煽情,底气得足。你要坚信本来就是这样。”摇头晃脑,“我容易么我,跟老百姓很多话没法往深了讲,但是道理不能打折扣。必须让大家明白,花氏兄弟是值得敬佩的,也是令人遗憾的,可惜生不逢时。那么作为自己,赶上了好时候,又该怎么办呢?最终,话还得绕到这上边来……”

    长生想起他得意嬉笑模样,心里钝钝的痛。这虚张声势的老毛病,一到伤筋动骨时候,便不知不觉复发。

    “杀身成仁,愿见君子得志;舍生取义,忍看英雄求死?碎璧焚珠,仁君之憾恨晚;横尸浴血,圣人之出何迟!”

    一一冷眼赤肠,看罢几许君子得志,英雄求死?玉骨冰心,经过多少碎璧焚珠,横尸浴血?他写下这几句话,是什么心情呢?仁君圣人,不是做文章,他说:“你要坚信本来就是这样。”

    “……史叹兴亡,临其事则尽其忠;邦见盛衰,当其时则守其志。天下无道,匹夫敢于争雄;天下有道,书生耻于不仕……苍生无罪,万民共养天年;黎庶何辜?八方同享宁日。茔冢重修,唯安烈士遗魂;碑石铭勒,以寄太平良誓一一”

    长生抬起头,风吹过,腮边微凉。

    苍天侧耳倾听,众生肃然静立。

    原来。他写的,既是事实,更是承诺;既是期许,更是鞭策。

    “江南六月,青青郁郁。

    谷穗已黄,草蔬皆绿。

    垂髻互嬉,白首相顾。

    牛羊在野,橙橘当户。

    往昔已矣,兵销铁铸。

    今也及焉,鼎新革故。

    圣人云:仁远远哉?

    天堑有通途,吾道誓不孤。

    练江清似镜,极目楚天舒。

    长生忽然产生当日初回顺京时,身处欢呼人群中,疯狂想要看到他的类似感觉。

    ——原来,他要我回到这里,回到此地,向苍天众生立誓,做仁君,成圣人。

    练江清似镜,极目楚天舒。

    子释,我想你。

    第一〇二章 未敢独行

    傍晚时分,子释从集贤阁出来,身后跟着李文李章以及倪俭。

    他通常选在这个时候过来取书。散衙之后,集贤阁的官吏们下班回家,换成宫中内侍值守。

    长生去楚州巡视,倪俭基本日夜在宫里候着。子释要出中宫往集贤阁来,他必定贴身跟随。

    “倪兄先头不说想去楚州看看岳兄?”子释顺口问。

    “也就是说说……陛下不在,我怎么能走?" 以为对方担心皇帝安全,忙安慰,“你知道,跟着陛下去楚州的,都是靠得住的人。

    “啊,我也就是随便问问,许久不见岳兄,还真有些想念。”

    倪俭心说你哪想念小岳,我想他还差不多。

    脑子冷不丁打个嘣”我……想……小岳……?!

    摇摇头,许久不见,想想也正常,这些年各负重任,难得聚首几次,早就习惯了,去年听说他差点被人刺杀,莫名其妙担心好些天。这回陛下去楚州,自己毫无疑问要留守。但是,似乎,好像,仿佛,隐约,有那么一点点不敢去呢……

    再摇摇头。我当然愿意去,只是走不开。

    “照符干送回来的消息,若无变化,陛下已经离开楚州。路上有几个郡县计划稍微停一停,大约过个十来天,就该到京城了。”

    “今天六月十几?”

    “少爷,六月二十了。”李文在后头回答,知道少爷如今日子过得糊涂,补充,“陛下是五月二十八走的。”

    “哦……”

    站在集贤阁门前台阶上,听见几声鸟鸣,子释停步抬头。

    夕阳下,皇宫一片绚烂。

    金灿灿的阳光自琉璃瓦顶重重洒落,丹朱色的宫门梁柱与汉白玉的回廊栏杆一律变作深深浅浅的黄,反射着亮澄澄的光泽。平滑如镜的青砖地面承接了流泻铺陈的阳光,仿佛熔了一地紫金。

    子释不由得抬手遮在额前,闭上眼睛。落日的光芒透过薄薄的眼睑,占据了全部视觉。沐浴在金色余晖里,自己好似也化作暖洋洋空气的一部分,一时把什么都忘了。

    他不挪腿,后边几个当然也就站着。

    他看夕阳,后边人看他。

    阳光照在他身上,反射出一圈光晕,整个人顿时变得遥远而夺目。恍若云海金芒中偶然显形的佛迹仙踪,转眼即将消失,隐入九重天外。

    李文李章很有伸手拉他的冲动 ,却莫名的不敢出声,呆呆立在后面。

    眼前逐渐由金转红,光芒慢慢收敛。子释睁开眼睛,落日已经缩成一枚含焰丹丸,定在紫玉盘中,似乎触手可及,然而那丹丸终究连同玉盘一起,缓缓隐没。之前辉煌耀眼的宫殿篓时成为大片阴影,高低冥迷,杳然深幽。

    四周阴冷凄清,气氛骤然为之一变。

    那股阴寒冷意仿佛自每一张门每一扇窗钻出来,自每一级台阶每一根廊柱渗出来,叫子释无端端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想要动一动,抬腿往前走。忘了自己站在台阶上,这一脚便踏了空。

    后边三人虽然同样在发呆,却是看着他发呆。倪俭一闪身就到了前方,李文李章手里的书“哗啦”扔到地上,一边惊呼,一边冲上去扶住。

    “少爷!"

    子释站稳了,揉揉额角,歉意的笑笑:“没事,有点晃眼……”

    “子释……”倪俭看他脸色发白,想必本人也吓得不轻。万般无奈,恨不得问一句:你是怎么活这么大的?!上一回陛下叫自己留守,不过两天,就被他吓得心都掉了出来。这回任务更加艰巨,战战兢兢熬过二十多天,刚觉着踏实了,阿弥陀佛,可千万别出什么状况。

    于是道:“我叫他们抬轿子来。”

    子释拒绝:“不用,我想走走。”又道,“走一走,好有胃口吃饭。”

    倪俭叹口气,不再坚持,倪将军忽然觉得这二十多天里叹的气比过去半辈子加起来都要多,一定是因为跟李子释这种人待一起的缘故。

    子释低着头慢慢往前走,那几人亦步亦趋随侍两侧 。

    在心里嘲笑自己:“怎么出神溜号到这地步……”

    又走了一段,越越黯淡,天并没有黑,但是皇宫空旷幽静,一旦百官下朝散衙,立刻冷清无比,再火热的日子,只要太阳落山,便是处处阴魂沁清凉,寒意从脚底青砖丝丝缕缕透上来,顺着经络骨髓穿越丹田直入胸腹。子释很用心的感觉,却发现并不是冷。

    不是冷,比单纯的冷要深刻得多。

    ——到底是什么呢?

    打御共园边上石桥走过,看见水中蓼花吐红,菱叶盘结,不由得停下来欣赏。

    御花园他来得也少,一来没空,二来这里是后宫女眷们的地盘。太后太妃以及先皇遗下的其他宫嫔帝妾们,常在此处游赏玩乐,他当然不会足印为跟人家照面。也就像这种机会,顺便瞅两眼,再说了,真要看景,一万个御花园也没啥看头,谈不上什么损失。

    御花园两侧甬道,通往东西后宫,如今多数屋子都是空的,当今圣上做太子的时候没顾上娶妃,因先皇驾崩而登位,执意守孝三年才肯谈大婚立后,眼下刚过去一年半。中宫后一座延福宫,本是为皇后准备的住处,如今也是空的。

    子释平时基本想不起来想这些,不知为什么,此刻背着手站在御花园石桥上,整座皇宫就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反而强迫症似的惦记起这宫里生活的其他人来——已经生活在这里的,和,将来可能生活在这里的,其他人。

    他很清楚,这跟相不相信长生无关,只不过想到将来不可避免要上演的某些戏码,有点厌倦。

    是的。厌倦。

    哪怕他什么都不表露出来,可惜对自己而言,只有想不到的,才不存在,抿着嘴无声笑笑,有点同情他。

    李文李章和倪俭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倪俭心说乖乖我的祖宗,你要相思,也选个稳妥地方,先前在台阶上,这会儿在桥上,就算不掉下去,随便滑一跤沾几滴水,不定几天起不了床。两只眼睛盯牢桥下,生怕水里有鱼突然蹦出来,惊动了李子释。

    文章二人默默对个眼神。少爷这模样,端的叫人拎着心放不下。眉尖皱一皱。那花啊草啊好似都低了头。抿嘴笑一笑,那石头假山好似全开了口。他这么独个儿站着出神,满园子树木鱼鸟都如同有了魂魄看得懂似的,陪着不说话。(此乃忠仆眼里出幻觉……)

    子释趴在栏杆上,看着蓼花的红穗子垂直水面,点开一串浅浅涟漪。几片萍叶随着波纹轻轻荡漾,散开,又聚拢,一片断了梗的,直接漂得远了。

    想起出发前夜,他说:“去了这最后一桩大麻烦,往后都开开心心的,陪我一心一意双修。你哪里是做不到,你就是懒,万事开头难,把这一段熬过去,身体底子打好了,你爱在那儿做就在哪儿做,一晚上不管多少回我保证翻倍……”

    唇边笑意更浓,他总喜欢说往后,如果不是他这般非要奔向往后的劲头,就凭自己。也许,早已在无数个眼前结束一切。

    我本是个懒人啊……那般辛苦,又痛</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