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5

_分节阅读_16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又累,竟然跟着他走出这么远。回头看看,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很幸福,也很满足。

    幸福到有心就此停止,满足到无力继续奋斗。

    此去楚州,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中最后一桩大麻烦,再冒出来的,就都是新时代的新挑战了。

    妹妹出嫁了,弟弟回头了,都有各自好归宿。

    此时此刻,如此寂寞。

    又……如此轻松。

    忽觉光影闪烁,抬头看时,天色晦暗,景物模糊,两串宫灯如游龙潜近,隆福宫内侍首领带着手下找来了。

    文章二人把书交给他们,接过灯笼,意识到今天被少爷带得忘了时辰,在外头待太久,恐怕有点不妙。

    望着灯火辉映中无数面孔,熟悉却又陌生,子释心头一阵恍惚:我为什么在这里?

    鸟归林,花随水,落日西沉,月初东山。

    ……我为什么……还在这里?

    子释被一大群人拥着回到寝宫,神情始终木木的。

    李文道:“少爷,赶紧吃饭吧。”

    没反应。

    李章道:“先喝口热汤,暖暖胃。”

    依然没反应。

    李文站到他面前,提高声音:“少爷!”

    子释一惊:“啊?什么事……”

    李章瞪李文一眼,低声批评:“你就不能斯文些!”

    子释清醒了,看见宫女们传膳,摇头:“你们吃你们的。我有点困,先睡会儿。”说着往里走。

    比起皇宫其他地方,隆福宫这些规矩松得很,说让底下人先吃,就都行个礼撤下吃饭去了。

    文章二人跟进去铺床,六月暑天,薄毛毯即可。趁着换衣裳的功夫,李章在少爷指尖上碰一碰,只觉得冷得像坨冰。立刻做主换厚被子。李文转身出去,叫人请太医来。

    袁尚古进来的时候,子释已经睡着了。

    把完脉,听罢经过,袁太医眉头深锁:“大热天的着了凉,又受惊抑郁,糟糕……怎么这般不小心?”

    李文李章本来没觉得十分严重,顿时慌了。最近一年瞅着少爷跟从前在西京时候差不多,紧绷着的弦渐渐比大病重伤前后松懈不少。心中自责不已。

    “先煎服药送下去,半夜再看情形。”

    然而,不必等半夜,子释被叫醒喝药,喝完刚准备躺下,全吐了出来。直说睡一觉就好,迷迷瞪瞪裹着被子发抖。文章二人轮番守了一夜,见没发烧,也不咳嗽,祈祷着果如少爷自己预言,睡一觉就好。早晨再喝药,又吐了,神智陷入半昏迷状态,赶紧差人奔太医院。蒋青池跟袁尚古一块儿过来。摸摸看看,两张脸都黑了。

    袁太医迟疑道:“受寒归受寒,这个……目昏神暗,脉虚窍闭,不会是……晚上在宫里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蒋青池跺脚:“难不成太医不管用,神汉巫婆倒管用不成?!方子呢?给我!喝了就吐也得喝,下去一口是一口。汤药不行还有针灸,死活拖到陛下回来!”

    去年长生从蒋太医手里拿到雪莲仙丹,就子释病症拐弯抹角向他咨询。等到正式进宫,蒋青池是太医院尚医监,理所当然主持宫廷医药,而袁尚古多年替子释看病,熟知前因后果,两人非合作不可。

    “我当初就跟你讲,脉象早有败绝之迹,全凭外力勉强延续,什么补药啊,内功啊,拖一年是一年,谁知道拖到哪一年?起头就该跟陛下说清楚!你看,这下怎么办?”蒋青池一面瞧方子,一面发牢骚。

    文章二人在旁边听得神情惨然。

    “是……唉,那不是……唉……”袁尚古搓着手,走来走去。

    子释进宫,蒋太医头一次把脉,回去就拉着袁太医问往昔病历。袁尚古把自己经手的说了,又把从谭自喻那里听来的说了,蒋青池半天没作声,最后冲他拱手:“佩服二位,厉害厉害,如此三番五次在鬼门关打转,竟然都救了回来。”

    袁尚古摇头叹气:“更厉害的是皇上,还有这位李公子本人,没有点逆天改命的心气,早就……”

    两人商量一番,蒋青池被袁尚古说服,反正皇帝把主要责任自己担过去了,那些个不吉利的预言权且放着,谁知会在这个没人做主的当口,突然发作。

    倪俭得到通报,进来看一眼,当即决定派人给长生送信。

    到六月二十三,子释彻底昏迷不醒,什么都灌不下去了,李文李章整夜整夜不合眼在床前守着,已经没有心思掉眼泪。蒋袁二人发动大医院全体翻古书,出主意,倪俭天天绕着隆福宫不停转圈,守护的侍卫加了一倍。这个皇帝出巡时刻,太医在中宫来来往往,猜测已久的事实浮出水面,两天工夫,两年多来形同隐身的人,一下把宫里都震动了。

    六月二十五,长生回宫。

    倪俭看见陛下就带着十几个人快马疾驰直入宫门,送信的不可能有这么迅速,只怕是从楚州出发便轻身上路,把大队人马丢在后头。一边想着也太托大太冒险了,一边在心里谢天谢地,迎上去不等发问就道:“陛下,子释病了。”

    长生脚步一顿。

    “五天了,就盼着陛下快回来……”倪俭抬头,眼前只剩下一干侍卫。

    宫女内侍一个个下跪行礼,长生视若无睹,笔直冲到床前,猛然刹住。

    那样强烈的不安,还以为是思念所致,原来竟然不是。

    不记得多少次面临如此骤然打击,每一次恐慌与煎熬都累积下来,压得人心如铁石。

    长生想:子释,怎么又病了呢?告诉你不许生病,老是不听话。不是跟你说了,白得像墙皮,一点也不好看。我答应你按时回来--我都提前回来了,你怎么不看看我,笑一笑?你看看我,笑一笑啊……

    他想弯腰去抱他,意志却指挥不动身体。于是就这么跟石头似的杵着,一动不动。

    与此相反的,是李文和李章,苦熬许久,主心骨终于回来,原本要下跪行礼,因为心情放松,一下跌坐在地上。

    李文看李章比自己更不济,开口禀报:“陛下,少爷他……六月二十那天,自集贤阁出来,像是……有点不太开心。打御花园散步回宫,不堤防受了凉……头两天,一吃药就吐,到第三天……用尽了办法,都醒不过来……今儿……是第五天了……”

    长生想:子释,你为什么不开心?因为我没回来么?我不肯去,你要我去。你答应我会乖乖等着,我才去的,你为什么骗我?我现在回来了,你怎么还不醒呢?我知道你听得见我说话,不要睡了,醒来看看我,对我笑一笑,好不好?

    他想蹲下身抚摸他,双腿却已麻木。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陛下!”长生吃一惊,发现自己撑着床柱。

    袁尚古跪在皇帝身后,抬头:“陛下保重!”

    “太医……有话请讲。”

    袁太医看看身边蒋太医。病人昨日便已近垂危衰竭,分明油尽灯枯,也就是一口气吊着等皇帝回来再咽。但是皇帝走之前,人可是好好的啊,五天工夫成这样,养一大群太医都是白吃饭的么?

    “陛下,”袁尚古定定神,“李公子的身体,这两年一直靠陛下神功维系,靠药物辅助扶持,也靠公子本人强韧意志延续支撑。这回陛下离开,虽则事先有所防备,然……当日黄昏,恰逢阳衰阴接之时,又处草木寒潮之所,更兼心绪低沉,神思游离,最易感邪引触,损脉伤腑,所谓强弩之末……”

    “是……么……”

    蒋青池实在听得气闷,冷不丁迸出一句:“陛下,有些人……天生就活不长的!”

    此语入耳,长生心头霎时剧痛,一口鲜血直喷在纱帐上,贴着金箔镂着金龙的床柱帘钩溅了好几滴,醒目艳丽。

    “陛下!”地下跪着的纷纷爬起来搀扶探看。

    长生脑子里有些迷糊,觉得就这么迷糊下去仿佛挺好,挺安逸,又似乎有个声音不停告诉自己:醒过来!你醒过来,他才会醒过来!

    闭上眼睛,告诉自己:醒过来!

    “不要紧。”缓缓站直,摆手,“你们都去歇着吧,这些天也累了。”

    “陛下……”

    “没关系……都下去吧……朕在这里就好。”

    一干人等陆续悄悄退尽。

    长生觉得自己很清醒,其实还是迷糊的。既没在意文章二人指挥宫女换下纱帐,擦净血迹,也没在意蒋袁二人安排医官轮班值守,听候差遣。他只是站在床前,闭目、凝神、调息、运气。一遍又一遍,最后,慢慢开始脱衣服。

    子释一边走,一边想:“我为什么在这里?”

    四周灰秃秃雾蒙蒙的,依稀看见脚下道路向前延伸,下意识便顺着往前走。他并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方,心里又似乎很清楚,那就是自己的目的地。

    雾越来越浓,像是到了河边,水汽弥漫中有个人影,声音温和很亲切,仿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来了?”

    “嗯,来了。”

    那人向对面挥手:“过渡。”

    一条船杳无声息浮现,朦胧中有人问:“几位?”

    “一位。”

    岸上这个转过身,姿势看不清他动作,却明白他在示意自己上船。走了两步,总觉得有些疑惑,停下。

    “不对……”

    “哪里不对?”

    “为什么是一位?”

    “你不就是一个人么?”

    子释四面看看,果然只有自己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我是一个人呢?他低下头,喃喃自语:“一个人……为什么?不对啊……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

    望着面前的影子,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本来就只有一个人。”

    子释想一想,摇头:“不对,我不是一个人。”一下想清楚了。“不止一个人,应该还有他……我要回去找他。”

    对面那人隐约笑了笑:“你回不去了……你该知道,黄泉路,本是不归路。”

    子释慌忙回头,来路果然已经消失,他呆了一会儿,忽然原地坐下。

    “你做什么?”

    “我在这里等他。”

    对面的人叹气:“那可不知得等到啥时候。”

    子释想起来了,他说过,要我等他。可是我怎么不小心走到这里来了呢?没关系,他会找到我,然后,接我回去。

    点点头,一字一顿:“我就在这里等他……等他接我回去。”

    “子释。”

    “嗯……”

    “子释。”长生害怕那声回应只是自己的想象,第二次在耳边叫完名字,马上转头盯住面孔。

    “嗯……”

    声音从鼻腔里轻轻传出,长生捕捉到明显的空气震动。那样微弱的声响,竟好似直接在脑子里炸开一个猛雷。

    敛住心神 。把若有若无的热流一丝丝导入丹田,再缓缓带到所有奇经正脉。一遍、两遍、三遍……不必马上唤醒他,这样半昏半醒跟着走最好——这种时候,最乖最听话。

    怀中这具躯体如此熟悉,不论灵魂还是肉身,某种程度上说,长生远比它的主人要熟悉很多。经过那般漫长而又艰辛的探索,他渐渐知道每一处敏感点的精确位置,了解每一个阶段的细微变化,读得懂所有潜意识反应里隐含的信息,看得见肌肤掩盖下血脉气息流转的方向——他越来越感觉到,这具躯体,正在真真切切化作自己的一部分。

    长生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带着他练内功,习双修,最难跨越的障碍在哪里。

    他绝非定力不够——只要他想,甚至可以达到异乎寻常的强大。但是……

    长生在长期共同亲密生活的过程中,终于摸索透彻,他的定力,都是以损害肉身为代价的。换言之,他有一种每逢紧要关头就把灵肉分离的本事,在无数次被迫运用之后,竟变成某种本能反应。倘若非要强迫他凭自己意志入定练功,炼成灵魂出窍回不来都有可能。而与此相对应的,偏是格外敏感脆弱难以控制的肉体……

    以意行气,以念控欲</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