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6

_分节阅读_16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其基本前提,必须是灵肉合一,身意相守。偏偏子释于此方面先天不足,后天懈怠,这里头有非常独特的深层原因,长生当然不可能猜得到。他的结论,这人太聪明,又太懒,脑子和身体恰成反比,背道而驰。当子释清醒的时候,长生只能想方设法分散他的注意力,替他维持灵与肉的平衡,不让他因为身体的折腾过分难以忍受而抽离意志,或者索性屈从欲望,放纵肉身,放弃努力。事实上,这一点始终没能完全做到,顶多不过是竭力将那若即若离的过程延续的稍微长一些罢了。

    这才是两人“双修”进展如此之慢,如此容易反复的根本原因。长生很早便有所察觉,直到这一次,整整三天对着彻底昏迷的他,想尽办法换回他的意识,激发他的本能,终于融会贯通,重拾信心,连带把至情至性亦死亦生的逆水回流参透到更上一层楼。

    每隔一刻钟,便叫一声他的名字。将声音拧成细细柔柔一缕,直接送到心上。当感觉紧贴胸前的位置传来渐渐平稳的颤动,长生激动不已,差点把持不住。低头亲一亲,百感交集;换个蠢笨点的,早不知练到第几重。聪明反被聪明误,用在这里也正好。

    第二天正午,行过一个周天,子释忽然睁眼。

    “长生……”

    “嗯。”

    子释茫然的看着他。梦中种种景象随着眼前面容的显现迅速支离破碎。过了好一会儿,眼神慢慢变得清明:“你……回来了?”

    “嗯。”

    又过了一会儿 仿佛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回来了,我怎么睡着了呢,真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才回来。”

    子释端详他半晌:“路上没睡好么?”

    “还好。”长生开始给他穿衣裳。

    子释一看,两个人光溜溜贴在一块儿,分明是练功的姿势。

    “为什么……”

    长生不答话,认真给他穿好里衣,又给自己穿戴妥当。拿起床上的细绒毛毯,裹住了,抱起来就往外走。

    在这个过程中,子释一直任由他摆布。到底忍不住了,问:“去哪里?”

    长生沉默片刻,低头微笑:“回家。”在他额上轻轻亲吻,“咱们回家,回枚里。”

    “啊……”

    子释刹那间感觉如真如幻,整个人似乎飘了起来,以为自己步入了另一个梦境。只是这个梦,比起先前那些,要美好得多了,不愿醒来。

    “我带你回家——咱们去枚里看星星,去艾格湖捉天鹅,去灵恝山采雪莲……好不好?”

    “好……”

    第一〇三章 心之所愿

    子释见到子归,如梦初醒。

    ——原来一路所见所闻,都是真的。

    他记得那些碧绿碧绿的草甸子与澄清澄清的水泡子错落相间,天空瓦蓝瓦蓝,整个儿映在水面。草甸连着倒影,好像一块块绿色的云。

    他记得那些热烈的一眼望不到边的油菜花——他从来不知道江南四月菜园子里细瘦的黄花,到了西北,会化作这样耀眼夺目盛夏流金,镀满大片高原。

    他记得那些身穿奇装异服的人们,仿佛自遥远的异域城堡乘坐飞毯而来,骑着骆驼而来,在城市中穿梭吆喝,神秘而悠扬的音乐一路尾随……

    “大哥。”子归到达她的驻地不过两个多月,完全入乡随俗:一身胡服番装,上边穿件短短的彩色绣花束腰小衫,底下纯白洒金灯笼裤,蕾丝镶边坠流苏的大披肩打胸前拖到腰后,要多抢眼有多抢眼,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子释眼睛都看直了:“我的天!……子归,有没有老番向你求婚?”

    子归笑盈盈的:“怎么没有?还有王子呢!”

    子释转眼看庄令辰:“那你怎么办?”

    庄令辰淡淡道:“他们又不会作诗。”

    子释乐了:“哈……回头别忘了穿这个去京城转转……”

    西北督抚的官邸,设在永宁县。关外大片土地,已划入凉州辖区。庄令辰和子归对这片新天地极有热情,抵达之后,立刻全身心投入到新的事业中。御驾突然亲临,打着上圣山还愿的旗号,着实把夫妻俩吓一大跳,看见子释模样,什么都明白了,极有默契的配合着哄他开心。

    晚上,两口子陪长生说话。子释每天也就中午清醒个把时辰,别的时候,都在睡觉。

    “长生哥哥……”子归哽住,有些事,潜意识里早已等待多时,当最后时刻来临,心如同冰镇过一般,知道很痛,可是已经感觉不到。

    长生慢慢道:“子释会好起来,我会让他好起来。”

    庄令辰问:“宫里……”

    “我准备在奥云宫多住些日子。这段时间,委托平正王监国,秘书令与尚书令共同执政,中书令监察。”

    庄令辰听到“平正王监国”五个字,大惊,听完整句话,明白了,平正王就是个摆设,完全没有实权。论地位尊贵,这位唯一的亲王是仅次于皇帝的角色,摆在朝上,免得戎夏两方面大臣不稳。两年前,朝廷增设中书令,专掌监察拾遗劝谏事,原越州宣抚符亦德高望重,出任此职务。

    当日长生把符留找进宫去平正王阴荫.道:“你就不怕我篡位?”

    长生望着这个只比自己小半岁的弟弟:“你也该长进长进了。趁此机会多学学,给儿子们做个榜样。不过是废了腿,别连同脑子一起废了。”

    接着向庄令辰解释:“我不在,莫思予,皇甫崧和符亦,谁也没有兵马调动之权。如遇紧急,是否调动兵马,由殿前司指挥使、定国上将军、护国上将军共决。”这三个人,是倪俭,单祁和新近由涿州调回京畿的符仲。至于此行护卫御驾的,除了禁戍营精锐,还有成敬候符八的队伍,八叔年纪渐大,思念家乡,听说皇上要上灵恝还愿,申请回枚里驻守,被任命为宗正大夫,取代国舅贲荧。

    长生最后道:“这几个月,我会不时下山,在枚里故宫待一待。你跟京里勤联络着看,真是大事,派人把折子送到枚里来。”

    庄令辰放心了,最初真担心皇帝一时冲动,没想到,仓促成行,竟是滴水不露、

    御驾在永宁停留一夜,第二天即启程继续向枚里进发,嘉宁公主、诚武侯夫妇送至乌干道口。

    庄令辰望着远去的车队,安慰身边新婚燕尔美丽娇妻一番,最终感叹:“陛下从前说:“没有江山,何以有子释?没有子释,何必有江山?”我开始以为,是至情至性语;后来发现,是大智大慧语;如今才知道,是大彻大悟语。”

    子释趴在车窗上,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外头看。

    又高又远的蓝天,因为颜色过于纯粹,反而令人产生近在眼前的错觉。黄褐色的道路完全与两边沙丘融为一体,安静得好像凝固了一般。然而每当马蹄踏过,扬起一片烟雾似的烟尘,再留下几串浅浅的沙坑,那种动感从容而美丽。

    子释看见远处一队骆驼缓缓移动,大喜。看了半天,回头问长生:“咱们为什么不骑骆驼?”

    “那应该是长途跋涉而已的商队,咱们要走的路比他们短得多。而且你看着好像在沙上走,其实底下不折不扣是条官道,不过被浮沙遮住了而已,马拉车速度快。”

    长生和上窗帘:“这会儿太阳晒得厉害,别看久。睡吧,等到了枚里我就叫你,不会错过好风光的。”不待他出声,抱到中间褥子上,又把壁橱里放着的细颈胆瓶拿过来,拔掉塞子,“喝一点,沙漠里气候干燥,即使不渴,也要及时喝水。”

    水的味道清香中微带苦涩,据说用西藏独有的花草煮泡,能解除在高原大漠中行走的种种不适。长生一边喂他,一边自己喝。

    子释喝了几口,忽道:“我一直以为是做梦……”

    “嗯。”

    “真的,长生。看见你回来,然后咱们出宫,出城,一路上你指给我看那些风景……我真的以为……自己是在梦里,没有醒。”

    “嗯。”

    “然后看见子归,跟她说话,说着说着,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不是梦。”他闭着眼睛,指尖摸索着,立刻被一只温热的手掌包住。

    “今天……什么日子了?”

    “七月二十一。傍晚就能进入枚里绿洲。四五天工夫,便可以到灵恝山脚下。现在正好是最漂亮的季节,再过个把月,可就该下雪了。”

    “七月二十一……我记得上一次问日子,是六月二十……你到底哪天回来的?”

    “你上次睡醒,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那天,是六月二十九。”长生停了一会儿,才继续道:“你一口气睡了九天,还把我给你种的小火炉弄熄了……”

    “那个,不是,我没有……”子释有点着急的辩解,莫名羞涩起来,侧过脸,声音微不可察,“我真的没有……你说了不可以,当然就是……不可以……”

    “我知道。”长生让他躺平,枕着自己的腿。

    “那天……突然走神走的厉害,不知怎么就睡着了,一会儿觉得醒着,一会儿又觉得是做梦……”

    长生把手掌轻轻覆在他眼睛上:“不管醒着还是做梦,我都在这儿。”

    “嗯……”气息轻悄平和,这回是真睡着了。

    长生低头看了一阵,从胆瓶里倒水洗手,自袖中抽出窄窄一柄银刀,退去刀鞘,刀尖在左手食指指尖上划个小口。右手垫在他头颈下,略微枕高些,然后,将划破的食指送进他嘴里。

    泡水的几种花草,其中一样是石生花。其蕊遇血生香,能有效中和血腥气。

    默运玄功,让血流细微而又缓慢的顺着咽喉注入,慢到近乎一滴一滴下去。

    正是这办法,真正把子释的命救了回来。

    当日在宫中,长生抱着昏迷的人苦思一夜,将最后那颗雪莲仙丹拿出来自己吃了。运功化开后,命令太医们想办法给鲜血去腥。一个负责草药的戎族医官在药库里翻出几包晒干的石生花,不料竟有奇效。

    此后每一天,当他沉睡时,就像这样,一滴一滴,注入他的身体。配合着内力与真气,让自己的血液浸润他干涸的脏腑,枯竭的脉络,赋予他起死回生的力量泉源,终于重新启动心跳与呼吸,再次唤醒本能和意识——令逆水得以回流。

    长生想:子释,你怎么就这么懒呢?

    有什么办法?一切他懒得做,不愿做的事,只好我替他做。

    用自己的元气精血,救活他,养着他,留下他,守护他。

    长生很遗憾,不能贴在他耳边问:“你说我是不是天才?”

    西戎枚里故宫位于艾格湖南岸。建筑物都是用湖边出产的大石头垒成,多为纯白、鹅黄、淡青三色,明显且别致。王宫正殿以白色为主,彩色石子在宫墙上镶嵌出戎族特有的花纹图案,圣洁高贵而又不失活泼。

    前任宗正大夫贲荧得到快马传讯,不敢怠慢,早把宫中清扫布置一番。长生见了他,道是“舅舅年事已高,待此间事了,不如随朕回顺京颐养天年”。贲荧被发配回老家这些年,只觉荒凉又冷清,万年思念中土上京繁华风物,听到这话,感激涕零,老泪纵横。

    大队人马就此止步,长生着急上山,带着禁戎营心腹亲兵即刻向北。

    气候绝佳。

    天似穹庐,湖平如镜,一样纯净透亮如水晶的蓝色。湖边各种灌木献花五彩缤纷,千变万化,叫人看花了眼。远方青翠浓郁的草原与白首伫立的雪山相互依偎,别具情调。

    长生抱着子释,不坐车,骑马。见他探头眺望远处一座白色塔尖,道:“那里是我娘。这回先上山,等下次,再带你去看她。”

    “好。”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子释醒着的时候,队伍走得很慢,等他睡着了速度才快起来。长生信马由缰,卫兵们也就非常悠闲的护在周围。夏兵头一遭见识此等塞外风光,只恨两只眼睛不够用。而西戎士兵俱是阔别多年重回故土,无不看得热泪盈眶。

    走着走着,符干忽然跑到长生面前屈膝行礼:“陛下,他们想唱歌。”

    长生见子释满面欢容,笑道:“唱歌可以,喝酒不行。”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