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

_分节阅读_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她没有武功呢!还记得六岁时哥哥——骆绝尘带她飞“咻”就到了目的地多好啊!那几年她天天挂在爹爹骆炜森身上求他教她武功他就是不同意说什么女子学来无用叫她去学女红。她?女红?怎么可能?在她的威逼利诱下每次她的女红功课都是找人代打的一庄之主的骆炜森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就是要为难她她足足和他堵了1年的气结果……唉还是没有教……

    冷落最最气得还是骆炜森不让她出庄每次一提想出庄就说忙有事。既然有事那她就自己走出去可全庄上下又用性命威胁她。有一个仆人还这么说:“小姐您在红庄荼毒我们也就算了为何还有出去危害武林?”气得她老老实实的呆在了红叶小筑半年。而今天她受够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出红庄唯独她不行?

    底下的人只差没跪地哀号了冷落可没空理他们用力扯了扯粗大的树藤纷纷而落的枯叶可把底下的人吓得呼声连连倏地瞠目惊呼哀声四起。

    “小姐不要啊……”

    “啊……”她跟着放声一叫尖叫变成了惨叫。当她随着粗藤飞出去时一个不慎双手一滑眼看人就要斜飞下坠了。

    众人先是惊叫四起纷纷以手遮目不敢再看下去了。

    完了!她又要死了!

    突地一阵疾风掠过落叶缤纷冷落惊魂未甫之时已被不知何时来的青影环腰一抱飞身至另一处枝头了。

    树底下的人睁大了比刚才更惊恐的眼立刻双膝着地伏面磕头吓出一身哆嗦来。这名伟岸绝伦、冷峻严酷的青衣人正是红庄庄主骆炜森!

    “庄主饶命奴才罪该万死没能看好小姐让小姐受到惊吓请庄主恕罪。”受惊吓的是他们吧!红总管汗如雨下只怕骆森稍皱个眉头他的脑袋就搬家了。

    骆炜森的确眉头皱的紧一双冷冽的黑眸足以冻结四周的气息。糟了动怒了!冷落赶紧小手拉拉骆炜森的衣袖怯怜怜地瞅着他含着闪闪的泪光咬住下唇说道:“爹爹你好凶哦!”

    “你这么不听话不是让爹爹担心也让下人为难了吗?”骆炜森虽然语寒似冰比起他平日的声调这已是温柔的叫众人几乎快掉下巴的地步了。

    冷落双手环住骆炜森的颈项她可没忘她还在树梢上:“谁叫守门的不让我出去我只好用飞的啦!”说到这她就生气不复刚才的惊慌先声夺人“谁叫你不教我轻功我就不会掉下去了!”

    “你要是学会了轻功还有人看得住你吗?”这才不教她武功的原因吧。

    看着眼前自己的宝贝骆炜森不喜多忧更遑论说笑了。骆骆长得国色天香虽然年龄尚稚却已惊艳夺目最耐人寻味的是越视觉成之于内而形之于外的性感。不禁让人怦然心动自己也快控制不……为了保护她不愿让她接触武林中人也不让她离开红庄半步可是武林今年盛传的消息着实让人担心。无论如何他都会保护他的宝贝不计一切代价!

    “爹爹求你了!让我出庄一次嘛!哥哥年年都在外面我一次都没看过外面的世界快要闷死了!呜呜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说着冷落一双眼睛泪汪汪的叫骆炜森心都揪起来了。骆炜森只吃软的不吃硬的这招一定行。

    一向叱吒风云、冷酷无情、人不犯他绝不犯人;人若犯他决不留情的骆炜森竟敌不过一个十五岁女娃的一颗眼泪。

    “别哭爹爹答应你就是了。”又是一记和煦如春风的微笑刹那间连天地也温柔了起来“不过要等过完生日以后。”

    ****************

    两名头戴斗笠的男子一前一后骑着骏马风尘仆仆的进入扬州穿梭在来往的商旅中由于此地是南北的交通要道处处可见一片繁华的景象。领头的男子白衫飘飘虽无法窥见其相貌但那流露于外的气质已让人神往。跟随着他的男子肩上背着行囊一付小厮打扮。

    “少爷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后面的小厮将马骑到主子身边。

    白衣男子点了一下头“红威先找地方住下来明日一早继续赶路。”柔弱春暖般的嗓音吹得人舒服通畅。

    “是。”被唤做红威的小厮一马当先先赶到前头探路。

    过了大约一刻钟红威领着主子走入福来客栈。正值黄昏时分福来客栈的生意很好座位三三两两坐满了人店小二忙着端茶倒水侍候客人整个客栈闹哄哄的煞是热闹。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客栈小二殷勤地过来招呼。

    “先用膳再准备两间上房。”白衣男子边说边摘掉头上的斗笠。顿时沸腾的客栈宁静了倒抽的气息声此起彼落愣愣的望着眼前这如男似女飘忽的人。

    “小二请带路!”男子含笑地提醒怔住的小二完全不予理会四周的视线。

    “……呃……公子这边。”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坐在了二楼的雅座。随着白衣的离去楼下又恢复了吵闹。

    “你听说了吗?”

    “什么?”

    “江湖盛传的四大美人——‘醉仙阁’的花魁银月;慕容山庄的二小姐慕容青青;扬州富默家独女默玉菲……你没去默家举办的晚宴三个美人聚一堂真是光彩啊!太美了!”

    “不对!还有一个呢?”

    “最后的那位美人可神秘了!传言说见过她的人都会马上爱上她无论为她做什么事都会赴汤蹈火可就没人见过。”

    “这么神秘!谁啊?”

    “红庄的千金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大家都叫她‘红庄美人’!”

    ……

    白衣男子暗暗握紧了拳头脸上仍挂着浅浅的笑容可眼神却泄漏了寒意。周围的人无人知道只有坐在他身旁熟悉他的小厮才知道此刻他主子内心的愤怒。

    “少爷小姐她……”红威担心的低语。

    “没事!吃饭早些歇息明日早点赶路。”要快点赶回红庄才行。

    -------------------【第二章 呆子哥哥】-------------------

    红庄——武林的三庄之一。二十年前年仅15岁的骆炜森接手红庄后以残冷酷绝的强悍作风打遍天下成为武林的十大高手之一使得江湖人士闻名便为之丧胆也使红庄能在武林群雄中独霸一方。

    红庄的红叶小筑修葺在一片枫树林中黄昏的余光扫在红颜的枫林上红潺潺的。偶有流水淙淙的声音以及树梢微动的声响美字已无法表达。

    顺着溪石铺设成的小径就能来到枫树林中的别院——红叶小筑。在小筑的旁边伴着一个人工枝成地精致地摇凳似的秋千上面躺着一位红衣佳人随着清风荡漾。

    “怎么办?我的生日就要到了我去不去请安呢?”冷落皱着眉心情凝重。为了这事她烦恼了一天。

    骆炜森从未娶妻庄中所谓的夫人都只是侍妾而已冷落古代的娘——云娘也只是其中之一。哥哥骆绝尘和她为同父异母他的娘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都这样了骆炜森也没将其扶正。在骆炜森的心中可能女人只是生产的工具吧反正没见他对谁好过。以前云娘和骆炜森还好好的虽然骆炜森还是那么冷可至少一两个月会去云娘那儿几次。两年前骆炜森将云娘关在了厢房里严禁随便走动连她也不让去。

    有一次她偷偷的去看云娘。悄悄地背着侍卫将纸窗戳破窥见屋里的云娘是那么憔悴两眼无神呆视着房门在等着谁……云娘非常的爱骆炜森庄里所有的侍妾谁不是爱着他啊!她的心中充满了酸楚为这个女人!

    “娘你还好吗?”冷落靠着窗边小声的呼唤。叫了三四次云娘才有反应转过头看着她她满以为云娘一定会欣喜若狂可那双眼睛……充满了怨恨!没说一句话就这样盯着她恨意蔓延到心里叫她无法承受。昔日的温暖呢?就这么容易被别的东西腐蚀吗?看着云娘她内心充满压抑……

    生日要到了作为人子理应去叩拜爹娘可又很怕见到云娘怎么办呢?

    说到叩拜古代不愧是古代!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爹娘从懂事起从未间断而且一定是先拜爹才能拜娘——这就是所谓的孝道。还好骆炜森疼她没让她跪只要去问安就行了。娘那儿可以不去爹那儿一定要去!——这是骆炜森说的。多冷酷的人啊!

    无论如何云娘是她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她的第二个母亲!她永远忘不了云娘为自己漠然的心所带来的暖意无法舍弃除非……

    出庄前见一面吧!

    想到终于能出庄了冷落藏不住的喜悦枫林仿佛也为这愉悦增生了几许生气。

    她一定要出庄好好玩玩疏解这十五年的怨气。想到这就一肚子火。当年被那小布点捏脸以后人人都来捏她。有当着人捏的爹、娘和可恶的小布点;背着人捏的侍侯她的下人们。可怜的她啊好好的桃子脸被捏成了苹果脸。当她有了反抗能力不让人捏脸时统统改成了拍脑袋最后在大家的热心下苹果脸就变成了现在的瓜子脸了。而腰围也在东抱抱西抱抱外力作用下犹如柳枝般纤细曲线玲珑……唉!在这儿的最大体会——美人就是这样炼成的!痛苦的经历啊!

    “小姐你现在看起来好恐怖!”

    悄无声息近身侍婢红枫从小径飘到了冷落的身旁两眼含泪怯懦的瞅着。不知道小姐又在想什么了?不会又有人倒霉了!?千万别是她呀!

    别看红枫文文弱弱的可是红庄排得上号的武功高手可就有一点不好总是喜欢在她的面前扮小媳妇装可怜眼泪收放自如比她的演技还高。她所有可怜相都是从这位红枫恩师身上学来的是对付骆炜森的必杀计。

    “什么事?”对付红枫的眼泪攻势就要视若无睹不当一回事。

    “奴婢是来通报小姐少爷回来了!”

    什么?那个呆子回来了!

    ***************

    她一岁他四岁——

    当她终于长出牙齿迫不及待地去抱他当年的一捏之仇死劲的咬他。

    “妹妹亲我耶!亲我耶!”

    不到三天全庄都知道她亲过他从此她的清誉有了污点。

    她两岁他五岁——

    她指着星空对他说:“上面是块大黑布有许多的小虫虫咬了许多的小洞洞。”

    他竟说:“真的耶!妹妹好聪明!”

    她三岁他六岁——

    她对正在夹她最喜欢吃的青笋的他说:“知不知道我们吃的菜都是屎尿灌出来的!”

    筷子僵住收回。青笋全进了她的肚子他却吃了三天的桂花糕。

    她四岁他七岁——

    她和他一起洗澡他问她为什么他有小机机她没有。

    她很严肃地告诉他:“没人有这个这个是多余的东西被别人看见会把它割掉。”

    从那以后他养成了独自洗澡不让下人侍侯的好习惯。

    她五岁他八岁——

    “为什么她的胸前鼓鼓的?”他看着从身边走过的丫鬟问道。

    “因为她在胸前藏了两个馒头饿得时候拿出来吃!”

    当天晚上红庄传出了小少爷非礼丫鬟的事迹。

    她六岁他九岁——

    “快快快带我去看看我们</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