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

_分节阅读_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你此去不是一朝一夕就会回来的而易容不但效果很短还会给脸带来伤害我是不会叫你易容的。”

    “那是什么要求?”冷落疑惑道。肯定不是好事。

    “这次你出门绝尘、红枫和红威一起去好路上保护你。在人前要用纱蒙面不要到处惹事。还有……”不是一个要求吗怎么还有!

    随即骆炜森从腰带里拿出了一条镶满鹅黄色小铃铛的链子递给她。

    好可爱噢!冷落好奇的摇一摇咿?没有声音!

    “这是玲珑琐!你把它戴上……”挺好听的名字她一直想要一个可爱的饰品可就是没找到喜欢的这个玲珑琐不错当她的脚链刚好。冷落随即将它系在了右脚的脚跟处。

    “玲珑琐是一对如果两锁离开太远铃铛就会响告知对方的位置……我把另一条让绝尘戴上了。”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她太调皮了只有这样才拴得住她。

    该死的!这玲珑琐竟是狗链!冷落忙弯腰准备把那鬼链子取下来。

    “你是取不下来的!你那条是母链除非摘掉另一条链子或用内力将它震碎否则是取不下来的!”骆炜森目睹她从多云转阴到晴空万里再到愁云密布……苦笑不得他的宝贝总是带给他快乐!

    “好了你去准备吧明天就可以出庄了!”

    这个喜讯可是高于所有至于狗链——就让它先系着对付那呆子她冷落有得是办法。

    -------------------【第四章 生日宴会】-------------------

    “红枫!红枫!快快……”冷落秋风扫落叶似的奔回红叶小筑没进房门就开始嚷嚷。

    红枫跌跌撞撞的从房里冲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冷落定住眸底的黠光一闪而逝抿着唇浅笑“没事就是试试你反应够不够快!”

    在红枫下巴掉下来一脸无可奈何转身回房时冷落立马说道:“有事!”

    红枫一脸不信任的瞅着冷落然后是冷落的绝活——回瞅两人凝视半响冷落耸了下肩眨了眨晶莹的美目亲热的扑上前把红枫整个抱住头搁在她的肩头狂笑不止“哈哈哈……我明天就能出牢笼了!”

    是啊!牢笼!红庄对她来说就是牢笼她是被眷养的小鸟十五年如一日要不是有骆绝尘这呆瓜不时得逗她开心想她已是三十多岁的老孤婆还能像今天这样愉悦?她可能是在享受失去的童年吧收集快乐摈弃悲伤……终于!她要自由了!等这天已经等了太久!

    “真的!”红枫强忍住内心的欣喜。太好了看来平时烧得香总算没白烧!

    红枫抓下身上的冷落梨花带雨地涕道:“小姐你离开红庄后红枫会想你的!”

    “谁说我一个人离开你也要哦!”冷落意喻深长的凝睇红枫一眼她跟着自己会更有机会如若是其他人可能很难……

    红枫泪水骤止三秒又哗啦啦的流了起来苦味的眼神搭在泪水抹乌的脸及其狼狈和好笑。呜呜呜……佛祖啊!不能因为她烧一两银的香别人烧二两银就这样把她抛弃了吧!

    “红枫不要在那儿买弄演技了”冷落在呆滞的红枫眼前猛晃手将她的神色拉了回来。不由分说随即拧着她就往屋内拽“还有很多活儿等着你干呢!收拾包袱去!”

    要振作起码出去以后人多了她也不容易成为小姐的目标了吧?!红枫暗忖道。

    红枫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冷落在哪儿?当然是坐着喝凉茶呗——

    “红枫多带几个小衣和小鞋好换着穿。”人是三分靠长相七分靠打扮古人不知道她可是万分了解。

    “是!”红枫从衣柜里拿出几件衣裳和新绣的鞋。

    “爹还让我戴小纱多准备几条和小衣的颜色要一致哦。”这样和小衣搭配起来才协调。

    “是!”红枫吩咐下人去裁置纱巾。

    “还有最重要的是多带些小银和饰饰哦!”这可是最最重要的东西啊!什么都能忘就这不能忘没银寸步难行。

    “是!”红枫又忙着将银两和饰放入包袱。

    “多带些小灰放包里。”整人兼防身的好东西。

    “是!”红枫在墙角椭圆状的罐子中舀了一些石灰粉包在灰色的干纸里。

    “别忘了我的小利我要天天见见他才行。”这是她的宝贝五年前的战利品一定要带上。

    “是!”红枫马不停蹄的又从暗处将一块陈旧的鹅卵石放入包袱里。

    ……

    啊!红枫是多么了解她!所有她取过名的东西都知道是什么放在哪儿!一个指挥一个行动这么好的跟班上哪儿找噢!

    ****************

    夜幕降临红枫梳理着手上如黑缎般的青丝小姐不喜欢繁复的式嫌麻烦她只能简单的将绾起在髻间轻轻点上几颗无暇的纯白珍珠和数朵粉嫩的小花。

    “小姐选什么颜色的衣裳?”

    “随便啦!”冷落随意指了一件靠她最近的白色衣裳不耐烦的说道:“就这件好了。”

    说实在的这身衣服穿在身上的效果还真是……

    平时冷落就已难掩她的灵韵如今这身白衣月牙裙配上天仙似的人散出一种不可言喻的高雅气息。

    就连冷落望着镜中的自己也不由得错愕几分。这是谁?是自己又不是自己。她还要背着这个包袱多久?冷落的神情黯然心中涌现一丝丝的苦涩。

    “哇!小姐好美!”听见红枫的惊叹冷落拢着眉头瞪她。

    “什么?你意思是说我只是今天美平时不美啰?”冷落转移红枫的注意不让机敏的她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失态。

    红枫好不委屈的嘀咕:“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冷落脸上挂着笑容笑意流进眼眸却未在心中逗留“能从红枫口中听到你说我美这还是第一次哦!嘿嘿!那我今天肯定美的惊人了!”

    冷落满意的欣赏着面前这张充满挫败的脸。一想到离出庄还有一步之遥心情过于放松险些败露自己以后要加倍小心才好。

    “准备好了吗?小寿星!”同样一身白衣的骆绝尘走进屋内来到了冷落的身旁。

    冷落侧身打量着他一年没见他长高了许多笑容满面。她满喜欢他穿白色的衣裳今天这身装扮让他多了几分英俊飘逸。而且又怎么巧和她穿得是同个颜涩情侣装耶!

    一股孩子气的兴奋冷落站起身在原地旋转“怎样?漂不漂亮?”

    小花与珍珠纷落在她漆黑云鬓间青丝飘然子夜星眸更把她衬得如仙似幻。

    骆绝尘有些看痴了双眼中流露着温柔“漂亮!美如天仙!”

    气氛有些尴尬冷落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有报以一笑。

    “时候不早了咱们该走了。”骆绝尘清清喉牵着她走出小筑枫林中轿正恭候停放着。

    ***************

    妩春园——

    红庄宴请宾客的地方不是在砖瓦堆砌的房屋里而是回归自然的庭院散落主位及两侧的桌椅则是手工雕琢而成的岩石四周充满着鸟语花香。

    冷落和骆绝尘的出现吸引住众人的目光令席间传来阵阵惊叹。

    坐在主位上的骆炜森扫视眼前的一对碧人分外刺眼蹙起眉头口气变得森冷“怎么这么晚?”

    仰望的角度月光影在骆炜森脸上形成阴暗部分看不清楚表情可散出的寒意却能感觉到怒气。

    “女孩子嘛总是要打扮打扮。”红庄的一个堂主上前圆场解了围随后冷落和骆绝尘分别坐在了骆炜森的两侧。

    “祝小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众人齐声。

    随后园内杯觥交错宾客们开始享受红庄最盛大的美食和醇酒。

    冷落环视全园咦!骆炜森的夫人们怎么没出席?她仔细的搜索……真的一个也没来!这倒有些不寻常。

    在冷落闷得想要离席的时候一声清笛响起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随着清扬的乐声穿着火红霓裳的女子自花丛舞出乐声随而转为激越只见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不断地回旋着仿如一团火烧着了花丛吸引住众人目光。

    乐声乍停瞬间又恢复一片寂静。女子的喘息声细细可闻。她以一个极优美的姿态半坐卧在地上脸上挂着令人怜惜的笑意在万枝烛火的照耀和月色的映衬下千娇百媚。直至此时才响起了如雷的掌声和喝彩。

    真是精彩的表演啊!让冷落的眼前为之一亮。不过总觉得这女子挺像谁的?不会是……冷落的心一紧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要保持镇定。

    女子优雅的站起骆炜森对她伸出一手。

    “过来。”

    她温顺地缓步走向前迎向骆炜森的邀请。

    “这位是银月新纳的侍妾。”简单明了不带一丝情感。

    席间赞美声不断。

    “银月?莫非是武林四大美女之一——‘醉仙阁’的花魁银月名不虚传啊!”

    “银月姑娘的舞技堪称一绝啊!”

    “只有庄主才配得上这样的女子!”

    ……

    冷落弯身向前越过美人在怀的骆炜森眺望并排侧坐的骆绝尘。哇!一向笑脸迎人的骆绝尘全身仿佛蒙上了一层冰冷的酷寒望而生畏。他是不是也看出来了?

    近一年骆炜森的新欢是一个接一个一个更似一个眼前的银月甚至达到了神似的程度她心中的惊慌已经积到了姐姐。唉!终于是时候了不觉眉宇之间染上一抹轻愁。

    -------------------【第五章 深夜探母】-------------------

    冷落趁着银月在大伙哄堂之下再舞一曲的时候从妩春园内溜了出来。红庄的美景一向叫人心境畅然但此时她无暇欣赏夜景直奔“云阁”而去。

    “云阁”已不复两年前的光彩杂草丛生落叶盖地。房屋也似无人打理破烂不堪尤其那屋檐上随风摇曳的两盏破灯笼像鬼火一样令人毛骨悚然。和妩春园的热闹相比这里竟是如此凄冷。冷落的心一下酸了人还在吗?不会……

    她踏着枯叶向没人把守的厢房走去一把推开朽坏的木门。入眼只觉一片漆黑停顿数秒渐渐适应“娘你在不在?”

    反复呼唤没有任何回应冷落从腰系中拿出了火种走上前点燃桌上的油灯屋内这才有了一点人气。

    借着光亮环顾半晌桌椅横砌竖倒物品摆放凌乱破碎的瓷碗散落在地。这里竟是昔日风光无比的云阁!?那那个女人呢?冷落焦急地在屋内寻找里屋简陋的床榻上看见了她冷落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

    云娘目光呆滞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一个才三十多岁的女人犹如五十岁般苍老。冷落走近她随着她的目光望向窗外想知道在看些什么。

    什么都没有除了清冷夜风中摇曳的枯树。

    “娘你怎么</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