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

_分节阅读_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了?”冷落揽过云娘的肩头她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木头人。

    冷落并没死心反复呼唤、摇晃想将云娘的神智拉回这个世界。

    不懈地努力终于她的眼眸闪烁了一下有了焦距。

    太好了!冷落欣喜若狂上前想抱住云娘可云娘却以极快的度将冷落推倒在地在她还来不及站起时又纵身扑到她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

    “娘我是骆骆啊!你不认识我了!?”冷落惊慌地唤着云娘。

    “别叫我!”云娘的五官因憎恨而扭曲成狰狞般的恐怖。是她就是她抢走了自己的幸福!

    冷落被云娘可怕的神情骇了一大跳去年的夜探尚不及现在的一分冷落的心中充满了痛楚。不会的不会消失的她不相信……

    “娘——我是你的女儿啊!”冷落拼命地大声嘶吼、挣扎泪眼婆娑。

    云娘充耳不闻像被什么附身似的眼里闪烁着某种深邃的光芒纤细的手指掐住冷落的颈项。只要杀了她他一定会回到自己的身边!杀了她、杀了她——

    “救……”冷落不停地扭动身子正想呼喊出声云娘猛地一使力冷落未至的话梗在喉咙里连呼吸也开始困难了。

    “妖孽!你这个妖孽!去死、去死——”冷落双眸微合耳边回荡着干枯冰冷的叫声。双手无意识抠着云娘的手指想要扳开。空气越来越稀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这个世界她唯一的留恋已然远去无法再挽回……

    “砰”的一声冷落身上的重量消失了颈项的压力也没有了空气一下进入了她的肺部马上引起一连串的微咳难受至极她虚弱的摊在了地上恍惚间看见了一双靴子。

    她用力的撑起身子想看清是谁——

    ……骆炜森?!他不是在妩春园吗?怎么……

    骆炜森一直尾随在鬼鬼祟祟私自溜出“妩春园”冷落的身后。一到“云阁”一声尖叫倏然传来。他奔至屋内竟看见她被那个贱女人压在地上一股怒火冲上脑门一记飞腿贱女人整个人顺势飞出去挂在墙上缓缓滑到了地上。

    骆炜森杀气腾腾的怒视着墙角冷落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倒卧墙角边的云娘。

    云娘脸色惨白口中溢出了一道鲜红墙上还挂着血迹深情满足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朝他露齿一笑凄凉而又美丽。他终于来了终于来看她了!

    不要!!!冷落仿佛看见了当年强拉着爸爸的裤脚哀求他不要走的妈妈两人的身影交织在一起痛彻心扉。

    骆炜森正准备趋身向前冷落一把拉住他的衣衫哀求地望着他使劲的摇晃螓眼睛盛着盈盈的泪她已不出一点声音了。

    骆炜森心疼地蹲在冷落的面前轻柔地拖起她的下颚察看颈部的伤痕没有什么大碍。骆炜森松了一口气随即冷硬的启口:“来人!”

    不知从何处闪出两人。

    “带小姐回红叶小筑再叫张大夫去小筑一趟。”

    “属下遵命。”

    她不回去!冷落无声的抗议挣扎、扭动身子泪流满面骆炜森看都不看她一眼她被一左一右架着离开了“云阁”。

    “贱女人!”骆炜森俯身猛然用力扯着云娘的丝冷眸瞬间掠过暴戾之色。

    “呀!”云娘咬紧牙关贪婪地望着她的天、她的爱。

    啪啪两声巴掌的重击令云娘无力的摊在地上嘴角又渗出了血丝。骆炜森的这两道耳光满聚他的愤怒。

    “庄主我会乖乖的再也不闹了!求求你!我不要再呆在这地方!”云娘奋力的拉住骆炜森的裤脚大声嘶喊。

    “贱人!你再没有机会了!”

    骆炜森眯起凌厉的黑瞳粗暴的扣住她的下颚。“留你一条贱命只因为你是长得最像骆骆的女人还有一点用处!现在我找到了更好的你没有了任何价值。你本可以在这了此残生……”话到此处黑瞳中迸出噬人的黑焰像要将她吞没一般“可是你却做了最愚蠢的事!”

    云娘恐惧地往后挪全身胆寒她想起了刚才自己所做的事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他不会放过自己的。

    望着不断后退的云娘骆炜森禁不住的邪残恣笑没有丝毫温度残忍地抓住她的衣领轻而易举地将虚软的她提上来与他对视“你以为这样就逃的掉吗?”

    “求你……求求你是我错了不要杀我放过我。”云娘拼命地哭吼无法撼动骆炜森半分只会让他更冷血。

    “杀你?还脏了我的手!”骆炜森自口中荡出毫无高低起伏的冷语“来人!”

    从屋外又闪进两个人。

    骆炜森随即放开手云娘瞬间跌坐在地。“把她丢到后山去喂野狼!”

    “是!”

    “不要——”凄厉的叫声响彻夜空。

    ***************

    “小姐的颈项都是外伤没有什么大碍敷些消炎膏过些日子就会消散。至于说不出话是由于淤血堆积半个时辰就会恢复了小姐不用担心好好休息!”大夫随后带走了一屋的人。

    身体的伤容易好内心的旧患却复了。没人治得了她那永远的伤口。

    冷落面无表情的躺卧在床上心中已无知觉。昨天的快乐无法使今天也快乐因为快乐容易挥;昨天的痛苦却会使今天更痛苦因为痛苦容易凝固。红庄搜集的快乐仍然不能掩盖她昔日的痛苦。

    她很想告诉云娘爱情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很想告诉云娘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不值得;也很想告诉云娘她们到别的地方去重新开始这些她通通说不出口。重叠了!伤她最深的两个人!

    呵!她还是不能完全冷血!心中苦涩难当已停止的眼泪却开始在心中流淌。

    是的!她知道!一直都知道!从云娘被软禁从骆绝尘被派出庄从骆炜森那不寻常的眼神她早就已经察觉了。骆炜森可以瞒过庄内的所有人却瞒不过她想她至少比骆炜森多了1ooo年的智慧长了1ooo年的见识骆炜森再厉害也只是个古人。可她无数次的自己哄自己享受着从未享受过的父亲般的宠爱。近几年骆炜森的眼神越来越炙热越来越危险纳了无数个和她相似的女子有的是长像;有的是性情;有的是神韵……这次的银月最像自己。无论怎样她只当骆炜森是父亲根本无法产生所谓的爱情。她要逃离骆炜森的偏狂……

    可这里是一个强者为王的时代没有法制没有约束武力可以压倒一切。红庄外面的世界更是充满了危险而她还很弱既因为年龄又因为性别还因为美貌她还需要骆炜森的庇护。

    可现在她一天天长大骆炜森的眼中已有了欲望红庄变得不再安全。虽然她并不在乎那层膜却怎么也不能接受会和骆炜森生肉体关系的任何可能性那就像和自己父亲做爱般龌龊。只有骆炜森她无法接受。

    从她选择正视现实打破那层糖衣开始就一直在未雨绸缪着。时常用道德伦常来牵制骆炜森“爹爹”天天挂在嘴上若无其事。装单纯扮无辜耍淘气……降低他的戒心她才有机会离开这里希望能在外面找到能够压制骆炜森的人。

    当她终于能够离开时却始终放不下那个带给她温暖的那个女人。她和自己打了个赌赌那个女人不会和妈妈一样做出同样的选择。结果……输了!她又被抛弃了!一个为爱轻生一个为爱弑女!心中第一位是爱情第二位是爱情第三位还是爱情她永远排不上号!她不想再被人抛弃了!

    不要伤心这样的结果早就预想到了没有什么遗憾了。云娘已然舍弃了她她也就能毫无愧疚地离开了。一定要坚强不能漏出破绽还有很多仗等着她去打啊!她不断的催眠自己——她是骆泠霜不是冷落!是骆泠霜不是冷落!……纯真的脸上挂着梨花般的泪珠。

    冷落心中残留的最后一丝暖意已被冰霜所取代从此不再让任何人进驻。

    “……红……红枫!”冷落艰难地呼叫屋外守着的红枫。

    几乎是立即的红枫出现在床前。“奴婢在!”

    原本躺卧的冷落坐起身来逝去的泪痕清晰可见“去……去爹……爹那儿让……让他来一趟。”喉咙还有些沙哑勉强还能说出话来。

    半刻钟后骆炜森踩着大步踏进了小筑。

    冷落一看见骆炜森的身影急忙冲上去攫住他的手臂涩涩地问:“爹爹娘怎么样了?”美目强忍泛滥的泪海没等骆炜森回话哽咽追问“为什么要让我离开?”

    骆炜森没说话只是一只手轻柔地抚着冷落抽泣的背脊另一只手忙着拭去脸颊的清泪。待她情绪渐稳拉着她顺势坐在了小筑旁的摇凳上。

    “骆骆让爹看看伤口。”骆炜森柔声启口。手掌向她颈部探去。

    冷落连忙抓住骆炜森的手掀起泪湿的长睫毛仰着小脸望着他朝他摇了摇头坚定地说:“没事了爹爹先回答我的问题。”

    骆炜森彷若叹息收回途中被截的手“你娘没事了你放心吧。”

    骆炜森站起身背对着冷落低沉的嗓音窜入她的耳底:“我让大夫给她看过了说她神志失常有时还会疯癫已给她吃过药情绪稳定了很多。”转过身俯视着她“我怕她在失常时伤了你才不允许你去看她结果……”

    骆炜森蹲下来陡地握住冷落的柔荑“你会怪爹吗?”冷落一下愣住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的使劲摇头。

    骆炜森见此好笑道:“好了别摇了再摇漂亮的小脑袋就要掉下来了!”

    冷落紧张地解释:“我不会的!我怎么会怪爹呢?我原以为娘是讨厌我我很伤心原来娘是病了。”放松的一根弦总算放下不到三秒脸又紧绷起来而骆炜森一直凝视着她。

    冷落眨眨干涩的明眸神情焦虑道:“那……娘的病会好吗?我很想留下来照顾娘可是也很想出去看看怎么办呢?”她抿着唇看看她的左边又看看她的右边左右为难。

    骆炜森一下笑出了声骆骆就是如此惹人怜爱“你娘的病没有大碍你放心的去玩。我会派人去照顾她的你只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行了还想照顾别人?!”说罢拍了拍冷落的头神情愉悦。

    冷落兴奋的从摇凳上跳起在骆炜森身旁晃悠。她的内心难掩激动——等得就是这句话!

    “好了明日还要出远门早些休息!爹就回去了!”

    -------------------【第六章 离开红庄】-------------------

    翌日正午——

    红庄外停了一辆由两匹骏马拉着的四轮篷车下人们忙忙碌碌搬上搬下好不热闹。

    冷落尾随着骆炜森第一次跨出了红庄的大门红枫和下人们一起打点行李而红威则在一旁料理马匹。红威——骆绝尘的贴身护卫和满脸笑逸的骆绝尘不同是个刚毅的硬汉。咦?他和骆绝尘从来都是如影随形的怎不见骆绝尘?

    说曹操曹操就到。忽地只觉白影飞来骆绝尘就落在了她的跟前。

    “上哪儿去了?”一声冷冽如霜般的嗓音自冷落上方传来。

    “没什么。”骆绝尘挂着他那招牌似的笑容话语犹如清风带过般平静。

    骆炜森面色寒冷挑起眉平视着他他却笑得如桃李满园般灿烂无畏迎向骆炜森的目光与其对视。

    一个冷一个热还真是极端啊!气氛显得异常紧张。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