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

_分节阅读_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下可不妙冷落忙出来打圆场。一手挽着骆炜森另一手挽着骆绝尘“好了好了你们这两个大男人看够了没啊再看下去天都要黑了!”

    “骆骆心急了!”骆炜森的视线转而停在冷落的脸上逐渐漾开笑容。

    冷落催促的说:“是啊!眼看都正午了可还没起程。”

    骆炜森摸摸她的脑袋温柔的安抚她:“这不是正在准备吗?”

    正在这时红枫过来通报:“庄主一切准备就绪可以起程了。”

    没等红枫说完冷落迫不及待地拉着骆绝尘向马车奔去却被骆炜森制止。

    “慢着!”

    她不满的回过头娇娇地说:“爹爹你有完没完啦!”

    骆炜森一下变得严肃起来命令道:“骆骆这次你出去游山玩水可以不过最多三年必须回红庄知道吗?”

    冷落嘟着嘴正想争论却被骆炜森的神色吓得缩了回去只能怯怯的颔。

    骆炜森语气一转冷硬中带着几分阴狠:“绝尘你自己该知道怎么做不用我教吧!”

    骆绝尘没有出声只是笑着跃上他的坐骑他的举动让冷落按耐不住兴奋地跳上马车高呼:“出!”

    在喜悦又有一丝诡异的气氛中一行人踏着风尘远离了红庄。

    随着马车的远去立在门前的骆炜森神情骤然凶猛如虎冷峻的表情充满了肃杀。一定要在骆骆回来之前揪出那个散播红庄美人的人碎尸万段!

    ***********************************

    冷落坐在马车里红威负责驱车红枫负责紧贴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马车里什么都有坐凳小桌卧榻……俨然是个浓缩的闺房。

    她掀起车窗上的帘布正坐着眺望窗外天是蓝的树是绿的。

    一个时辰后——

    她撑在窗檐上眺望窗外天是蓝的树是绿的。

    两个时辰后——

    她趴在窗檐上眺望窗外天是蓝的树是绿的。

    三个时辰后——

    她摊在窗檐上眺望窗外天是蓝的树是绿的。

    “呜啊!我要疯了!”冷落从矮凳上一跃而起耐心已到了极限。唉!她的耐性竟只有三个时辰。“叫那个呆子进来!”

    红枫领命推开车门呼喊。一阵清风骆绝尘来到了冷落的面前。

    “怎么了?”骆绝尘担忧的问。

    “怎么还没走出树林我已经看了三个时辰的树了能不能有点别的东西啊!”冷落着牢骚。

    “什么东西?”

    “土匪啊打劫啊求救啊厮杀啊……什么的!”切!害她期待了很久结果都没半个人来。古代不是盛产这些吗?看来电视这东西也不可靠只会夸大其词。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

    骆绝尘呆怔在那儿看来吓得不轻啊!

    冷落举起手在他眼前猛晃等他回神扑通一笑:“这样就傻啦真是呆子!”

    “你放心吧骆骆我不会让这些‘东西’出现的!”骆绝尘抠住她的肩一脸坚定的望着她。

    不是吧!她下巴掉下来了谁来接啊!她是想要它出现不是不想啊!脱线!

    眼珠子一溜转算了他还有别的用处。冷落纠正掉下的下巴热情招呼道:“不说这事了呆子坐。”只有他们两人时冷落总是叫骆绝尘呆子只有她才能叫才会叫。

    呆子的由来可是有典故的。记得她第一次叫他呆子时骆绝尘才四岁可爱天真的问她为什么叫他呆子。她说:“只有这名没人会和你争!最独一无二的名字了!”骆绝尘美得逢人就说:“我叫呆子。”

    骆绝尘依冷落所指乖乖地坐了下来。

    “给我讲讲这个江湖吧!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看看能不能找到目标她暗忖。

    在冷落的示意下江水开始泛滥不时还让红枫掺茶倒水补充水源。她对这个世界算是有了基本的认识以前没人敢给她讲。

    由于骆绝尘喷水太多她来总结一下。这个江湖除了电视上说过的武当、少林、峨嵋等名门正派外最有势力的是一教二堡三庄四家。

    一教——魔教。江湖一大邪教位于西域附近教主施天君(这人是个老头子可以无视)心狠手辣杀人如麻魔教在他的带领下逐渐壮大称霸西域。可三年前传说他一夜之间神秘消失没人知道他的踪迹魔教现已是一盘散沙搞内部矛盾都在群殴自己人。

    二堡——黑风堡和啸天堡。黑风堡的堡主黑豹人如其名一脸豹纹不愧是闯江湖的这可是战功啊!啸天堡的堡主袁啸天没什么特别的主要是啸天堡是他建的听名字就知道一个臭屁的人。

    三庄——红庄、慕容山庄和南越山庄。红庄不用说就是她住的“那个”红庄骆绝尘告诉她在江湖上有很多的绸缎庄也叫红庄所以她才强调是“那个”不是“这个”。慕容山庄叫什么青的比山庄本身还有名是四大美人之一靠美女出名的山庄。唉!真是汗颜!男人名一听就记住;女人名一听就忘记。至于南越山庄位于如今的云南与越南交界处庄主为人低调很少有人见过骆绝尘都没见过她不了解略过。

    四家——默家、程家、东方家和水家。默家扬州富也无论是在哪个世界看来都是钱字当头富肯定有地位啦而且女儿还是四美人之一能不嚣张嘛!程家不知道和唐门是不是姻亲以毒出名。东方家与程家恰好相反世代从医。这两家渊源可不轻啊!程家毒一个东方家就救一个;东方家救一个程家就毒一个。两家的仇结得不是一般的深!可怜啊!可怜被他们做试验的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被两家拐了。至于水家小小的女儿国从主事到下人全是女的什么怜呀惜呀娇呀等等全是让人起疙瘩的名字最最奇怪的是这么多女人竟没出一个成名的美人看来还是宣传有问题啊!

    除了这些名家名门以外还有一个非常神秘的势力——灵鹫宫5o年前盛极一时传说有什么永保青春的秘计现已避世没人知道它在哪儿?宫主是谁?家财有多少?反正很神秘!不知道它和虚竹有没有关系。中毒了虚竹可是虚构的人物!看来应该是金庸老头盗正牌“灵鹫宫”的版权。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冷落的马车生涯就在跌跌撞撞侃侃而谈绘声绘色江湖风云中告一段落。

    -------------------【第七章 初到扬州】-------------------

    扬州——

    过了几个月的马车生活冷落深深的体会:游牧民族是多么的不容易啊!还能一边行进一边生活。

    最心疼的还是她的屁股被马车跌得已呈现半麻木状态了再这样下去以后变成平板臀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当她一看见城门便急不可待地跳下车坚持一定要走进去。姣好的身材要从身边一点一滴的小事抓起。

    冷落被捂得严严实实脸上戴着纱巾头上挂着斗笠至于吗又不是通缉犯。唉!强权之下只有妥协。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一丝不悦。

    “呆子你也把斗笠戴上免得待会儿成动物!”她受苦也要拉一人垫背。

    “为何?”骆绝尘疑惑的问。

    “被人围观!”冷落牙狠狠的说。

    看着骆绝尘乖乖地把斗笠戴上心里这才平衡。开始了古代的第一次压马路。

    扬州城市街上热闹吵杂吆喝买卖声不绝于耳街道两旁还有不少卖艺的艺人各种各式的杂技教人目不暇接。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古代的街道真是……古老啊!碎石地红瓦房石拱桥木制船……整个一个现代的文物保护区!

    跟着冷落游大街的还有骆绝尘和红枫至于红威则去张罗住处和料理马车。逛街有跟班的好处这时完全体现了出来她负责指东西骆绝尘负责拿东西红枫负责付银子那是一个爽啊!就是有一点不好戴着斗笠看外面隔着一层纱比戴眼镜还难受蒙蒙胧胧的。渐渐的东西越买越多开始向红枫进直到两个跟班身上都堆满东西冷落才罢手。

    倏然一个小小的身影引起了冷落的注意。市集的一个暗巷口缩着一个小男孩全身破破烂烂的他面前还摆了一个破碗。

    唉!看来是才干乞丐这职业没和其他乞丐一样逢人就上前乞讨也没跪地乞求连要饭都不会。冷落难得的产生了一点同情心。想当年她还在现代时只要一遇见乞丐向她乞讨她就会对他说“我也是穷人你怎么不施舍点给我!”从此以后熟街上的乞丐见她就闪……所以这点同情心可是非常珍贵的。

    “红枫给我些小银。”

    “是小姐。”红枫表演特技似的把双手上的东西抛向空中迅从腰系捞出银子递给她又安全的接住了受重力影响而下坠的东西。周围响起了掌声。

    红枫的特技她已司空见惯并不感到惊讶。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冷落交代了一声就向巷口走去。

    冷落将碎银丢入连半毛钱也没有的破碗内正准备离开只听……

    “大婶谢谢!”

    她傻眼了这死小鬼犯了她的忌讳。她外表虽然不是大婶级别可她的真实年龄早已跨入此行列。听得她简直被人点了穴似的那一点点同情心随之消失不见。

    冷落紧握双拳目露凶光俯瞪着那个原本可怜现在却是可恶的死小鬼。让他看清她的眼神。没办法她戴了纱巾斗笠内只能看见眼睛。

    小男孩吓坏了这个大婶的眼睛有凸眼的金鱼那么大不会要打他吧。小男孩倒退几步掉头就跑。

    哇!她有那么恐怖吗?看来需要再教育。冷落拔腿跟着他追去。

    “小姐你去哪儿?”

    “骆骆你跑哪儿去?”

    后面的呼喊她充耳不闻使劲的追赶那个小鬼打算重树他的审美观这可是关系着小孩子的将来不能马虎。

    “别跑!你银子掉了!”哎呀!他是乞丐没银子换一个。

    “别跑!你鞋带松了!”哎呀!她又忘了古代没有绑鞋带的鞋再来一个。

    “别跑!你的裤子掉了!”这回没错可他怎么还跑真是没完没了了。

    “噗”一声她紧急刹车面前出现了一位不明人士将小鬼拉到身后袒护着小鬼一付小媳妇样可怜兮兮的瞅着她。切!他成了小红帽她倒成了大灰狼!

    “姑娘不知为何对这小孩穷追不舍?”清澄带些慵懒的男音如碧绿色的纯玉很是好听。

    不知道长得怎样?冷落隔着纱打量此男子一身蓝衫正悠哉闲适地倚在墙边摇着白摺扇笑睇她……的斗笠。

    “好像不关你的事吧!”她促狭道:“莫非他是你私生子不然怎么这么关心!”

    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在下与他并不相识只是好管闲事罢了!”

    冷落抓住他的话柄:“你也知道是自己多管闲事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男子整个人都僵住了冷落见况不妙这可是暗巷身边又没保镖立马跟进:“公子如果不介意这小孩的闲事就留给你管吧!不送!不见!”还没说完立刻逃离现场。

    “呼呼呼”跑得她气喘吁吁不时回望身后没见人追来这才停下。她干嘛追</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