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0

_分节阅读_1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冷落启口:“我是天底下最白痴的白痴!”

    她又跟着说了一遍。

    “我还不如去死算了!”叽叽歪歪说了一堆当然她也跟着说。

    冷落边说边在她掌心写字: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会给你一笔银子好好生活不过你要帮我做三件事。

    冷落看着她直摇头连忙写道:当然不会是伤天害理的事不要害怕你看不出我是女的吗?

    她吃惊地看着冷落不住打量冷落朝她微微一笑拉下衣领露出没有喉结的颈部她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

    冷落继续写:既然你答应了我会买下你先跟着我当下人。还有要继续装傻除了我不要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自己。至于是哪三件事我会日后告诉你你只要完成就自由了。

    冷落默默的等着她的最后回答。

    她犹豫了很久可能这是逃出窑子的唯一方法了。看眼前人的样貌也不像大奸大恶之徒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无论怎样都比呆在这生不如死的地方强多了就姑且相信吧!

    她点了点头表示接受。冷落心中的大石这才落下不由得自内心的一笑。先将她放在身边日后总有用的上的地方。

    冷落放下她的手开始不顾形象的大笑数声唤进红枫气岔的说:“这白痴太有趣了去叫老鸨来就说我买了!”

    对于小姐突如其来的举动红枫只能认命地执行小姐在房里逗着这姑娘自娱自乐好不快活!不知道小姐将她买回去后还会如何耍她送上无限同情。

    -------------------【第十一章 默府温泉】-------------------

    “骆骆你到哪儿去了?”

    冷落刚走进默府的范围冷冽寒风刮过般被人紧紧撅住一抬眼那完美无瑕的面容没有了招牌似的笑容剑眉紧蹙两潭深幽的黑水带着少有的忧虑。

    她试着推推他的胸膛没想到外表如此瘦弱的他胸倒是挺硬的纹丝不动只好娇怨的说:“哥哥你把我抓疼了!”

    骆绝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重重地闭上了眼数秒心中不断顺气冷静、冷静……再睁开时一如往昔。瞬间冷落肩膀上突如其来的重量慢慢消退。

    “你去了哪儿了?还穿成这样!”

    骆绝尘环视冷落一圈眉头深锁板着脸叱责她。她倒不觉得骆绝尘此刻的表情有多可怕只是有点惋惜那张绝美的脸配上扭曲的线条多不协调啊。

    冷落委屈地噘高了嘴:“哥哥把我丢在默府人就不见了骆骆很闷啊就和红枫出去逛逛。可是……没想到……哥哥你这么生气……”说着说着美目淌泪。

    骆绝尘慌张地手足无措胡乱用他的衣袖擦拭她脸颊上的泪痕。柔声一道:“哥哥是和慕容兄有事商议才忽略了你……对不起骆骆是哥哥不好。”其实他是在躲她怕她提起“邀花阁”的事很难启齿。没想到她会不见早知道……他真不该离开。

    在骆绝尘的安抚下冷落止住了泪水。好奇地望着他追问道:“哥哥是和慕容公子去赏花了吧?”

    骆绝尘满脸困惑不知所云。“赏花?”

    “是啊。”她朝他眨眨眼提醒他:“你们不是在专门种花的地方认识的吗?”

    种花的地方?不会是——邀花阁!?骆绝尘连连摇头挺焦急的解释:“没有我没去赏花真的!”

    冷落秀眉低垂不让他看见她眼掠过的狡黠。迳自说道:“可我今天有和红枫去赏花啊!”

    “什么?”骆绝尘没反应过来弄不清此赏花是不是彼赏花刚开口又合上。

    冷落故作神秘地对他一笑悠然的咬文嚼字:“就是去了扬州最有名的种花之所——‘迎春阁’啊!”末了还加上了一句颇带调侃的话“那里的花还真是漂亮让人流连忘返!”

    骆绝尘脸“唰”的一下红了又“唰”的一下变白。她知道了!?

    “骆骆……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那里不是赏花的地方吗?你告诉我的!”她理直气壮有一丝看戏的意味。这回看他怎么回话。

    骆绝尘无言以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心中的羞愧与自责相互缠绕。

    冷落嫌气骆绝尘气的还不够又加上了一句:“我还摘了一朵花回来哦!”说完“咻”得将身后的傻妞推到骆绝尘的跟前让他看仔细。揶揄的戏言:“以后有空就来我这赏花吧!”

    骆绝尘呆楞在原地一动没动彻底傻眼了。她真的知道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去那地方!骆绝尘懊恼地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永远别出来。

    冷落心中暗哼想骗她还嫩了1ooo年!

    **************

    翌日晚宴上冷落瞧见慕容非凡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又望向一旁默默无语只知道回避她目光的骆绝尘心中几分了然。随后她便和默玉菲闲庭信步地游逛默府庭院作为饭后的消遣红枫跟在身后寸步不离。

    夕阳夕照映衬在错乱有秩的庭院树枝上反射着熠熠金光和周围同样金艳艳的房屋相互辉映金色变得不再俗气赋予了新的内涵别有一番滋味。

    “妹妹昨天真的是把骆公子吓坏了了疯似的四处找你还好妹妹没事!”

    “我会有什么事小妹不过是出门摘花去了。”冷落言简意赅的回答忽视一旁神情怪异直直瞪着她的红枫。

    “那就好没出事姐姐我也就放心了。”默玉菲不明就里的被她糊弄了过去并未在此问题上过多的纠缠。

    “默姐姐这几天我哥哥都在忙什么啊?整天见不着他。”冷落随意挑了个话题与默玉菲聊家常。

    “你哥哥他啊……”默玉菲话里藏不住的甜蜜温柔的嗓音回荡在庭院“……我家这几天来了许多的江湖人士有些是骆公子的旧识遇上了总要续个旧什么的这聚聚那聚聚就把妹妹给搁下了。”

    她都不清楚那呆子的去向默玉菲倒是挺了解的这几天必定和呆子同进同出。

    冷落压抑住心中的愤怒扯出一抿笑容可惜被面纱挡着默玉菲看不见只能看见冷落平静如水的双眸。冷落嘴里嘟嚷道:“哥哥很厉害吗?”这问题她早就想知道了骆绝尘从没谈起过他在江湖的经历。

    “当然!”默玉菲眼中盈满了崇拜和倾慕目光越过冷落望着远处仿佛陷入了往昔的回忆。

    “去年的武林大会上当时的骆公子默默无名没人瞧得起他。武林这地方没点本事是没人看得起的外表的出色只是累赘必会惹来他人的妒意加以诽谤攻击。而骆公子用自己的本事让那些猜妒者封上了口一路比武杀入了决赛最后竟能和黑风堡的堡主——黑豹战成平手一战成名……”

    “那个黑豹武功很厉害吗?”冷落忍不住打断她。有问题就要提这是冷落能记住的难得的几句老师教导语录之一。

    默玉菲耐心地答疑解惑没有丝毫不耐“黑堡主当然很厉害。他是一个武痴一生醉身于武学不能自拔而黑堡主平日里经常和人比武切磋武艺。据说江湖上能和他过招两三百回合的不过十人绝对能胜他的也不过三人而已。”

    “都是哪三人?”

    “失踪已久的魔教教主——施天君5o年前就绝迹了的灵鹫宫宫主和现在很少在江湖上走动的红庄庄主——骆炜森。”

    “这三个人前两个不是失踪就是不知道是谁真正能确定的只是红庄庄主一人!那个庄主有那么厉害吗?”冷落心情很激动终于一层一层地套出了她最关心的问题。骆炜森的势力到底如何?武功有多强?有没有人能压得住他?……她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

    “妹妹十五年前你还没出生时红庄庄主已是武林十大高手之一。而现在虽然他甚少在江湖上露面可武林中人对他的忌惮不减反升没人敢去招惹他可见他武功的高强。”

    冷落心里一沉难道真的没人能和他抗衡了吗?

    她装作不经意地朝红枫望去一提到骆炜森一向精明的红枫也会露出些许漏洞神色骤然变得敬畏惧怕就像他人已在面前般惶恐。这加深了她的决心睿智的光芒在眼波里流转。

    “哇哇这么厉害!哥哥真不简单能和这么强的人战成平手!”冷落佯装天真兴奋的跳了起来。

    默玉菲跟着笑了起来如花般灿烂。庭院里到处洋溢着盈盈笑意夕阳似乎也在回应般散着它最后的余辉。

    冷落和默玉菲边聊家常、套情报边观赏庭院风景很是投契。默玉菲给人一种没有任何威胁感的柔弱典型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雍容大方。

    “妹妹最好别再往里走了!”默玉菲叫住一直往庭院密林深处走去的冷落。

    “为什么?”冷落感到十分疑惑见默玉菲神色有异隐有惧色更是费解。难道里头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默玉菲一脸的局促不安小心翼翼左右瞟了瞟凑在冷落耳畔低语:“里面有一湖十分怪异怕是有不干净的东西知道的人没人敢进去。”

    这挑起了冷落的兴致来古代这么久第一次遇到鬼魅之说耶!唉封建的古代这可是常有的事她却未遇过一件。一定是些捕风捉影而已自己吓自己罢了。

    冷落佯装惊恐连忙后退战战兢兢地拉着默玉菲说:“有什么东西啊?不会是……”半倾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默玉菲轻柔地拍拍冷落的背带着她特有的温柔声调安抚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一个进去过的家仆说那湖里的水是热的而且……”话到此处默玉菲神色游移并未继续往下说。

    默玉菲嘎然而止的话让冷落的脑中突异想——温泉!?一定是只有温泉的水才会是热的。

    默玉菲挪移身子紧挨着她。无意间冷落察觉到默玉菲在轻微的着抖。看来真的很害怕莫非还有别的隐情?

    她偷偷回望庭院深处的密林眼角流窜着的好奇久久没有消散。

    -------------------【第十二章 月下遇和尚?】-------------------

    “红枫将包袱里那个紫色的瓶子拿给我!”

    “是的小姐。”

    红枫放下手中正准备铺展的棉被从涨鼓鼓地行囊里捞出一个别致小巧的紫瓶递给小姐。

    冷落兴奋地握着瓶子的底部将其瓶口的塞子拿掉在瓶端处嗅了嗅陶醉地喃语:“啊!真香!”随即移步至床榻前随意地在头枕上撒了一点点瓶里粉末状的物体。

    红枫对此已司空见惯并不在意只是继续干着手上的活儿铺垫着床被以便小姐就寝。不过她的余光却会不时地瞟一瞟头枕带着一丝想望。

    这一举一动都没能逃过冷落的双眼她朝红枫莞尔的说:“红枫是不是也想试试啊?”

    红枫一下惊慌失色急忙否认:“没有奴婢想都不敢想!”

    她眼中的笑意更深了摇摇手中的瓶子说道:“解释就是掩饰哦!瞒不了我的!”

    红枫听了这话微垂着头不吭声。

    还真行啊懂得保持缄默回避问题。

    冷落瞧着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没一点矜持断断续续地吐着字:“至于吗?……我又不会把你给吃了!……扮可怜……我</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