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

_分节阅读_1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可不比你差……”

    可怜的人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叉着腰好似茶壶状的恰北北半闭眼帘状似哀怨地望着她表示抗议:“小姐不要再耍奴婢了!”

    冷落无辜的迎向她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呐呐道:“我没有耍你啊!我只是想既然你也喜欢不妨让你也试试啊!”

    红枫不信任地望着小姐小姐怎么会那么好心?她不断思索寻找破绽可什么也没现她只是一直作无辜样委屈的望着自己。

    “小姐不是一直很宝贝那紫瓶里的花香粉吗?从不让人碰一碰怎么会……”红枫的话里仍是极度的不信任生怕再次上当。

    “这特制熏香花粉我都用了近两年了快要厌倦了没什么好可惜的!”冷落说完便毅然决然地走到厢房的外侧一个朴实的简榻旁不理会一边呆站着的红枫将瓶中的花粉撒了些在上面的头枕上。

    “好了!收工!”冷落堵上塞子微嘘一口气转身笑对红枫。“这东西很棒哦能让你的丝长时间的保持幽香!”

    红枫静静地瞅着她微垂螓不让她看见自己眼底的内疚。抬起头脸上挂着感动的表情歉悔地说:“小姐奴婢错怪你了!”

    冷落宽宏大量地微拍胸口说道:“没关系谁让我是你的小姐!好东西当然要姐妹分享!”她的心中却在暗嘲自己:姐妹?是啊姐妹……还是吗?可能从来都不是吧。

    *******************

    深夜时分——

    夜幕笼罩大地一片寂静只有鸟虫的低鸣和拂面的絮絮清风。

    一人轻声蹑步地从内屋走到厢房的外屋看了看床上熟睡中的身影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拉开门扉不让其出一点声响待能让一人出入随之便蹑手蹑脚地跨出了门槛。走到房门口时又回望了屋内的人一眼确实睡的很沉这才放心的轻轻合上了门。

    冷落出了厢房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在这漆黑幽暗的时刻它是唯一可以照明的东西。今夜的皓月特别圆润又大又亮好似满月。

    她无限感慨再不透透气就要窒息了。借着月色凭着记忆她往庭院深处的密林走去。

    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在双腿酸麻之际眼前突然一片豁然开朗!

    穿过了庭院密密麻麻的树林她瞧见了眼前一个很大的湖湖中的水犹如血液般的深红皎洁的月光穿过树梢洒在了湖面上泛起粼粼诡异的红光。

    “哇……好奇特!好漂亮!”

    冷落从未见过如此唯美堕落的景致温文尔雅的月色伴在暗红噬人的湖旁如比邻一般接近相互排挤又相互照应。它们的四周还长满了异常艳丽缤纷的花朵芳香四溢充满着浓郁的花香。

    她迈步走近只见湖边氤氲血红雾气湖水不时微微地冒出圆球般大小的水流。她摸摸湖水现它是温的!

    深红色的温泉!这可是温泉中的极品!

    难怪默玉菲及默府的人都会恐惧惊慌如此奇特的色彩如此阴森的美感!可能地狱的炼池也就这样——血腥、凄凉、绝美……

    抛开烦人的尘事冷落缓慢的脱下身上的衣物将它们搁置在一块大石头上小脚一伸脚尖传来的温热感觉让她忍不住脚一跨便整个人置于温暖阴暗的红汤中。

    “好舒服啊……”

    这几日不知为何默玉菲天天拉着她跑又是去庙里祈福又是逛夜市还去划船什么的东逛西逛。唉!她输了精神没默玉菲足搞得自己是这儿疼那儿也疼。原来游山玩水也是一件体力活!

    湖水抚平了她酸疼的肌肉冷落在湖水中伸展着四肢寻找到了全身最疼痛的大腿处轻柔地按摩着无比的舒畅。

    待腿部舒适后她便静泡在水中不时掬起罕见的红水把玩自娱自乐。这是难得的悠闲时光不自觉的放松了自己。

    出红庄也快半年了她却仍在扮演着另一个自己身边有的只是监视、虚假、危险……无法逃脱这一切不得一点喘息的空间。这一刻犹如久违的甘露给早已干枯不堪的心田带来了救命的水滴虽然很少却让她不至于枯竭窒息。她都快忘记自己原来的模样了!

    现在不会有人现她红枫已中了她特制的曼佗罗花的迷香这里又是个没人敢来的地方她很放心。

    早在两年前当她无意中现红庄的花丛竟然种有白色的曼佗罗而旁人却并不知道它的用处她就知道它必会有所用处。打着制作香粉的幌子采了许多的鲜花——曼佗罗花和其他许多不知名的品种分开磨成了粉末甚至为了不让人怀疑每天她都会在自己的身上使用它让旁人以为只是普通的熏香粉罢了。这两年来她不断加重迷香的分量渐渐地它对自己已不再产生作用。

    红枫中了曼佗罗的迷香便会陷入沉睡没有了平时的警觉不到天明是不会醒来的醒来后也不会感到任何的异样。

    本打算用它来助她逃跑可默玉菲的话让她瞬间打消了这个傻念头阻止了妄想冲动行事的她。骆炜森的武功如此之高能和他抗衡的没有几人再加上骆绝尘他……哈!她还真是孤立无助啊!心中的苦味涌上心头。

    不!还不是死心的时候一定还有办法!既然很难找到武功高于骆炜森的那就从声望、地位高的人着手也行……

    “谁?”

    树林中的草丛出了些许稀疏的声响倏地打断她漫游的思绪。

    冷落凝视出声的地方光线不是很足只能瞧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期间晃动越走越近。她的心跳差点停止惊慌地抓起大石上衣物里的紫瓶紧紧地握在手中让身体胸部以下的部位侵入水里以免曝光。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咚……咚……她仿佛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透过隐隐约约的夜空微光身形仿佛是……一个男人!?冷落使劲拽了拽手中的瓶子心更加慌乱要镇定!她告诉自己。

    *************

    咦?和尚!?月光扫在来人的衣衫上愕然竟是朴实的僧袍。参差不齐的树枝挡住了其颈部以上黑压压一片看不清面貌。

    来人突地停了下来未再往前迈步估计是瞧见了湖水中的她。

    “施主你……是人还是鬼?”一个清亮透彻的声音传来音色细腻又柔软没有恶意没有恐惧让人不禁放松心情。

    徐徐清风扬起了屡屡枝叶树木随之摇曳皎洁的月光见缝插针穿过树梢照着他飘逸儒雅的脸庞紧束着的长随风扬起缕缕轻丝。虽然一身朴实却仍无法掩盖围绕在他周围的不染纤尘的然气息彷若天上的神明一般飘忽。

    此人有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距离感她自然而然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我若是鬼又如何?”冷落好心情的反问露出迷惑人心的媚笑。

    他竟对她使出八层功力的魅力无动于衷平淡如水的回道:“如若施主是鬼小僧自当为施主诵经念佛愿施主能够早登极乐不用在凡尘做孤魂游鬼。”

    有趣!冷落对他产生了兴趣。不知道是真迟钝还是假迟钝?试探一下。

    “呃……怎么办?我不知道耶!奴家到底是人还是鬼呢?”冷落佯作疑惑不知频频微蹙柳眉。

    他万万没想到她会如此回答神色局促不安挠头凝神苦思。

    “小师傅不如你过来摸摸看帮奴家辨辨到底是人是鬼?”她微侧着脸缓缓抬起置于水中纤纤素手向他所在的位置伸去。

    他本欲抬腿上前一步途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收了回去为难地踌躇不前。

    “怎么了?怎么不过来?”他又怎么了?好像很为难不会是想到了什么迂腐的清规戒律吧。

    “下山前师傅告诫过小僧不能靠近女施主她们是老虎!”他老老实实地说出实情。

    呵……看来是根真木头!迟钝兼单纯世间少有啊!

    她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猛瞧身材ok样貌ok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是个处……大家彼此彼此谁也不吃亏。

    她的红唇扯出一抹终于找到理想猎物的淡笑。

    -------------------【第十三章 破处之夜】-------------------

    “我看起来像老虎那么可怕吗?”冷落娇美而真挚的瞅着他双手轻抚精致的脸颊柔嫩的软语。

    “不!”他矢口否认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真是可爱!她可是加大了马力朝他动百分之百魅力攻势还不上钩……

    “那你还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她半是娇羞半是邀约的迎视他将原本紧握的紫瓶放在岸边双手微抬抽掉固定头的簪子黑得犹如子夜般的长瞬间散落下来飘浮在暗红水面上有如魅惑黑夜的妖精般迷人引诱他不得不坠落沉沦……

    他似乎苦恼了许久不时得往她这边张望迟疑地走了过来。

    他挽起僧袍优雅地半蹲在她跟前如此近的距离让她完全看清了他的全貌……

    不染世俗凡尘没含任何杂色的圣洁清澄脱俗。面对红如血色的湖水透澈如泉的幽眸没有胆怯惧色直视裸露在湖水中一直放电的她双眸更无一丝的猥亵与情欲她眼角的笑意更深了。

    冷落缓慢得伸出纤纤柔荑搁在他的掌中让他仔细辨别她是人还是鬼。他眉峰微蹙认真地上下翻看仔细研究。

    她强忍笑意懒散的说:“小师傅你不是和尚吗?怎没剃度啊?”

    那木头始终埋着头只知道观察她的手真让人气的牙痒痒!她的手竟然比她的脸更能吸引他。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方丈师叔捡回了少林寺从懂事开始便跟着师叔伯们参禅诵经早当自己是出家人。”话到此处他方抬头望着冷落满脸疑惑似乎为此困扰了很久“可不知为何方丈师叔就是不让我剃度说什么尘缘未了还不是时候所以现在只能待修行。”

    尘缘未了?不会是指她吧!?

    连佛主都站在她这边了她还犹豫什么!

    冷落笑靥若兰地凝视他字如盘珠:“那照理说你该在寺里怎么到默府来了还在此夜游!”话里带有几分揶揄。这么巧在默府招婿的时候!

    “我是为替方丈师叔送信给默老施主的。”无比认真的语气完全不知刚才话语中的玄外之意。

    “本打算送完信后就离开没想默施主极力挽留遂留宿于默府怎料无意间听闻默府中有鬼怪之事便来此处看看没想遇见施主你……”

    他边回话边分神研究掌中的玉手。好光滑!真奇怪为什么师傅要说女施主是老虎呢?老虎一身都是毛怎么看也不像啊?

    哇哇哇……文绉绉的听得她都起疙瘩了一股接一股!

    冷落仰着头酝着媚态细睨着他的眼娇笑的说:“那……小师傅……看出什么了吗?我到底是人还是鬼?”

    他为难地挠挠头一头素丝随着徐徐凉风抚面飘扬。心中暗自责备自己光去思索老虎把正事给忘了现在看还来得及。他揣摩半晌才回话。

    “施主有脉搏的跳动体温也是热的该是人才对……可是如此深夜……施主却在树林湖中……”他欲言又止。

    “小师傅我美吗?”冷落无厘头地突冒一句眼瞳眨都不眨的瞅视他。

    “美?什么是美?”他一脸无知相。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