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

_分节阅读_1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都是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

    默老爷的肥肉立即塌了下来只觉无限压力置于身上。那么多肉怎么会不沉呀!而原本垂头望地的默玉菲伤心地望着着骆绝尘面色忽青忽白两排扇般的眼睫在脸上形成一道淡淡的阴影柔弱的身子微晃显得更加羸弱不堪。没想骆绝尘会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推拒给她难堪。

    “难道骆公子认为小女不够好?”

    “呃!默姑娘温婉娴淑是个好姑娘!”

    “你不认为她可以当个好妻子?”

    “当然可以。”

    “既然如此又何以拒绝?”

    “在下目前仍无成亲的打算而且在下只是粗鄙之人高攀不起默姑娘以默姑娘的条件她值得比在下更好的人。”骆绝尘委婉地道。

    默老爷神色骤然一塌脸庞赘肉扭曲成堆。默玉菲含泪掩颜离席她蓦地转身回头凝望骆绝尘一眼蕴着强烈的伤感和怨恨激得冷落脊背一阵冷颤。凭她做女人的经验默玉菲绝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她说过越柔弱的女人飚起来就会越可怕不是没有道理的!

    冷落掉转头仰视身侧的骆绝尘精致如冰雕的俊美侧面不为所动的平淡气态伫立在嘈杂怨骂中尤为突显他的不凡。不过……长得是很出色却有一个猪脑袋!连堂上那个长得像猪的都没你蠢!这事儿能在众人面前提吗明摆着让肥肉下不来台也太难收尾了吧。

    “也罢默某人也不勉强。”话语似很大度却能闻到徐徐怒气。

    “承蒙默老爷的热切款待在下与舍妹十分感谢打扰默府甚久不便再留特此拜别!”骆绝尘礼貌地躬身向肥肉辞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送!”默老爷脸色立即阴沉他从没这么难堪过让他当他的女婿是他看得起他他竟如此不识抬举。

    话语方落骆绝尘便拎着冷落走出吵闹不休的大厅交代红枫收拾包袱即刻离开默府。

    *****************

    “骆兄等等!”

    刚踏出默府的门槛身后传来了阵阵呼唤。冷落眼中闪过一丝不容轻易察觉的光亮。

    骆绝尘的手轻微抖了一下恍若未闻地拉着她继续往前走来人纵身一跃挡在了她和骆绝尘身前。

    “骆兄怎么我越叫走得越快啊!”慕容非凡还是那风流痞子样悠闲地摇着白折扇余光扫向她这方。

    “那是慕容兄太过敏感。”骆绝尘挡住慕容非凡的视线眉头微拢“不知慕容兄叫住在下所为何事?”

    一直在慕容手中轻摇的折扇一收“骆兄你不该这么冲动就拒绝那个默老头的。这样做势必会有所不妥。”

    “什么不妥?”骆绝尘脸上并无其他特别的表情。

    “呃……你我都知道默老头不是这么大度之人。”慕容非凡特意压低了声调此处毕竟还是默府的地方。

    “那又如何?”神情无丝毫惧色。

    慕容非凡俊眉微蹙强压心中的怒火低喝:“那骆姑娘呢?你不为自己想也该想想骆姑娘啊!一旦有什么意外寡不敌众你一人如何保护?”

    是啊!呆子就是猪脑袋!

    骆绝尘仿佛被人戳穿了痛处性感的唇瓣微颤恍若极度惊愕俊挺的下颔缩紧仿佛强压慌乱而幽深的暗眸却阴鸷噬人。

    慕容非凡将骆绝尘的骤变看在眼里忽地启唇送出浑厚的嗓音“我和你们一同上路也好有个照应。”

    骆绝尘望着慕容沉默片刻才不情愿地暗痖道:“给慕容兄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慕容非凡懒洋洋的笑容又再度浮现不时避开骆绝尘的注意窥视冷落眼眸绽放出莫名的热力。

    **************

    一行人连夜兼程日夜赶路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默家的势力范围。

    “小姐!你怎么了?”一声急呼从疾驰的马车中传出。

    忽地白影飞进车中车仍未减缓暖阳般的嗓音飘荡耳旁“怎么了?”

    痛——已成为她此刻唯一的知觉!

    冷落埋头俯下身捂着腹部……她的下腹好疼灼热疼痛的感觉她已强忍了尽1个时辰有些挨不住了……不行!死也要挺下去不能有任何异样!

    冷落苍白着脸眨眨迷蒙的双眸好不容易焦距对准面前一张略带焦急的美逸面孔困难地撑起笑容轻声说道:“没事不用担心。”随即无事状的侧头责备搀扶着自己的红枫“一点小事就如此大惊小怪!”

    “可是……”红枫启口辩解。

    “没有可是……我说……没事……就没事!”冷落气力不够疼的厉害只说了几个字就开始喘气。

    “真的!?”骆绝尘话中充满了十分的不信任担忧地望着她欲上前却似有所顾忌。

    冷落坐直身子迎视他的目光状作无恙原本白到没有血色的双颊染上了一层淡淡红晕。

    她心里清楚今日的异常定和那碗药有关。对于药效反应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一旦喝下药汁必会烙下终生的后遗。

    对此她只会庆幸而非后悔!

    曾经无数次的从梦中惊醒。害怕害怕会因她又多了一个可怜人留在这个无助的世界重蹈自己的老路。这是她的恶梦只有她一人承受这煎熬就足够了……噬心的疼痛如排山倒海般一拥而上痛至麻痹。

    呵呜!此刻的巨痛牵出了隐藏在内心中的另一个脆弱的自己。为什么所有的亲情都会败在爱情之下?上天赐予她第二次生命就只为让她再一次被同样称谓同样挚爱的人为同样的缘由所抛弃吗?为什么被抛弃的总是她?为什么骆炜森原本疼爱的眼神会被欲望所替代?为什么?……心口本愈合的大洞早裂开了一直在淌着心血经历的快乐只能缓和却缝补不了裂痕。

    什么是爱情?只是男人把自己对美色的追逐加以总结并找到作为理由的精神依据罢了。是世间最虚假的谎言。她不想像那两个傻女人一样被如此丑陋的东西所捕获。她只要自由她只要平静!

    这小小的疼痛她一定能咬牙挺过去!如果这是必然付出的代价她会笑着接受!

    冷落恍惚地望着眼前这张盈满担忧的美丽的脸庞隐约能够寻到他的创造者的影子……是真心?是假意?她已经分不清了!是在为她担心吗?还是担心她如果死了自己也会……真是讽刺本是她最信任的人却让她不得不如此防备。

    不行!不行!不要再想!她要忘却!她现在是没有悲伤的骆泠霜不能再陷入内心深处那块被压制着黑暗般的沼泽。

    “哥哥真想知道我为何会肚子疼吗?”一个好的借口掠过冷落的脑海。

    “快说!”骆绝尘满脸恨不得替她疼的表情让她暂时减缓了疼痛。

    她故作羞涩别过脸不看他喃喃道:“女人家的事啦!”

    “什么事?”反应迟钝!看来得把话说白他才会明白。

    “我每次……那个……要来了的时候都会肚子疼。”还好以前月事的肚子痛表演演得很夸张能够瞒过去。

    “那个?哪个?”骆绝尘满脸问号。身旁的红枫最先有所反应双颊微红原本的忧心神色消散。太好了!她暗忖红枫并没有怀疑。只是……抬头望着骆绝尘还有个等着解惑的猪脑袋!

    冷落忍不住吼了出来:“是月事啦!笨蛋!”

    骆绝尘怔住了面庞煞红慌慌张张地逃出马车。

    看着他狼狈窜逃的呆样让她有了生气咯咯大笑笑得欢愉。虚情也好假意也罢至少此刻她是快乐的就把其他暂时抛下吧疼痛正在一点点地消退。

    车外隐约传来——

    “骆兄没事吧?脸跟猴屁股似的!”

    “没你的事!”

    -------------------【第十七章 惊为天人】-------------------

    出了扬州城郊进入林中时突然出现十来个人拦住去路道上赶路的马车突然一个急刹。在摔出去的边缘马车上的冷落被红枫捞了回来。

    “怎么……回……事?”话说一半又被红枫给捂上了唇尾音残留在红枫的指间。只见一女暧昧地压在一女身上就像……总之身子的姿势十分别扭冷落作为被压者也是有苦难言啊!红枫该减肥了她太重了!

    “嘘!”红枫隐去柔弱浑身紧绷。

    “呃……呜……”冷落的樱桃小嘴还在红枫的掌握之中有冤不能申只得立耳细闻车外的状况——

    “诸位拦住我等去路是何用意?”骆绝尘招牌清风声。

    “来人可是‘玉面公子’?”

    “正是在下。”

    “拦得就是你!”陌生音调有股狠劲儿。

    “在下似乎并不认识诸位。”空气中弥漫着异动。

    “打开天窗说亮话日前你可有当众拒婚给默家小姐难堪!?”

    “在下的事似乎和诸位无关!”骆绝尘话中带着冷凌。

    “哼!侮蔑了默姑娘就等于侮蔑了我等。”哇!这么早就兴后援团了看来明星效应同样适用于古代。

    “还没请教各位是……”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我们就是闻名江湖的‘毛方剑客’!”几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还真合拍齐头并进的没有谁把话说岔可能是他们每次出场的招牌语言吧。

    咦?“茅房”剑客!噗!控制不住冷落喷了红枫一手的口水红枫嫌恶地把手移开猛擦手巾。一个比一个搞笑!这个江湖的人太会取名了!都是些反讽之词!

    “我是大毛!”

    什么什么这下她来了兴致欲掀开车门被红枫阻止。冷落生气地甩回头瞪她向她散一定要强烈要死活也要出去的信息。红枫只好无奈地放下的手。冷落正准备偷笑自己的胜利不过半倾脸上却迫来压力……

    “我是二毛!”

    眼神空中搏斗数秒她心里着急啊就要错过了……好嘛!各让一步得了!她也只能无奈的接受又被纱巾罩上的事实。

    冷落止不住兴奋之情还没完全把门推开就开始往外嚷:“三毛在哪里?三毛在哪里?”

    一个高挑如铁柱目测至少有2米的壮汉从一堆巨人中立出“我就是三毛!”

    呀!重创啊!这就是三毛!?那个骨瘦如材寸钉小矮瓜的三毛在哪里!?她要看的是那个小布丁不是他这种电线桩!简直同名不同命啊!

    这些她都不和他计较了为了三毛最有个性的三根毛她忍了。既然同名那三根毛在哪儿?一眼望去一个光溜溜亮灿灿的头。靠!还好意思取名叫三毛该叫秃驴才对一根毛都没有的秃驴。

    冷落站在车沿上扫视这些“茅房”剑客啊!一堆光头没一人有毛干脆改名叫“光头暴笑剑客组”多好名字完全符合其形象。

    “骆骆你怎么出来了?回去!”骆绝尘飘到冷落身侧在她耳畔低吼透露些许怒气。

    她挠挠耳朵温柔状微笑着挨近骆绝尘的耳侧将噪音吼了回去“我不是犯人!”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