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

_分节阅读_2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阴从他哀伤的神情和无奈的语气看他肯定以为她的处女膜是被骆炜森所破。这样也好不管先前他是否也和红枫一样是骆炜森用来监视自己的工具但现在他必不会和骆炜森站在一起她的猜忌减少了心中的重担也轻了不少。

    可是爱情从来都是不可靠的说不准哪天就变了。不过现在也只能冒险一试哪怕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对她来说也就足够了至少短期内他不会背叛她……

    冷落弯身在他的额头烙下轻柔的一吻喃喃低语:“无论将来生什么事你都是我最喜欢的男人!”

    床上本应熟睡的人紧闭的眼睑抖动了一下一晃而过好似错觉。

    冷落站起身子侧身转头当视线一离开床榻原本恋恋不舍的神情愕然被一抹淡淡的笑容所取代。

    -------------------【第二十二章 云娘之死】-------------------

    当第1oo个路人神情怪异地闪躲开他们的时候冷落强忍住想要飙的情绪。

    微笑是一件很好的事在一天中对十个人微笑会很快乐对十五个人微笑则会感到很幸福如果一整天都保持微笑别人可能会……觉着这人是疯子!

    比如说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不仅是疯子还是中了邪的疯子!见人就笑见物也笑甚至他一个人没人惹他他还笑!

    她快要忍不住了想……想上前踹他两脚……

    “小姐少爷这几天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红枫凑到小姐的耳畔小声问道。少爷已经连续笑了好几天了她背上的寒毛也迟迟下不来。

    “我估计是这几天他的便秘终于拉出来了在那儿暗爽呗!”声音不大不小足以让他也听见。

    唉!冷落心中不由得感叹他不笑她担心;他笑她更担心。他还是皮笑肉不笑得了。

    “在说我什么坏话呢!”骆绝尘飘到冷落的身边宠昵般捏捏她俏挺的鼻尖春风拂面。

    不经意流露出的情人间的亲密让冷落有些心慌做贼心虚的那种。她的眼角偷偷瞄向身侧的红枫。呼!还好!还好红枫在这方面够迟钝!

    “好话不说两遍!”冷落边说边往后挪一龟步非常细微的距离。

    “可是你说的是坏话呀!当然可以说第二遍!”

    好哇!敢情他都听见了还给她装傻!

    “在你看来是坏话在我看来它就是好话!”冷落又暗自往后移一龟步。

    不知道是因为这一步挪的太明显还是她说的话惹到了他骆绝尘一脸受伤的瞅着她可怜兮兮地闪着他那略带卡通味的眼睛谋杀着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好——好可爱哦!好像她以前养的那只唯唯小鼠哦!

    不!冷落摇醒脑袋——意志不能这样薄弱一点点小小的诱惑都顶不住还怎么做大事啊!要给他一个“爱”的教育……

    “红枫我口渴了去把水袋拿过来。”先要把红枫引开。

    “是。”看小姐两手叉腰的水壶状又要洗刷少爷了还是走远些免受池鱼之殃。

    “这几天你是不是又犯病了?有好好吃药吗?”

    “我很好啊没有什么病!”

    “我说的是你的旧患俗称神经病!”

    “……”

    他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又得罪她了?骆绝尘挖空脑子得出结论——他没有啊!还是到了她每月一次的飙期呢?

    “你干吗?是不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呀?”冷落持续飙中不过在失控的状态下仍保有一丝理智。听听有谁飙的声音有她小啊听起来一点威严都没有。

    “呃……不是……我……”只是太高兴了……

    “不是?不是就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要收敛收敛懂不懂?”怎么感觉自己老气横秋的人没老心倒老了。

    情人相恋都能大方的沉浸在欢乐里而他不能只能将所有的爱恋与喜悦藏在心坎底吗?

    见他的头越垂越低像被欺负了却无力反抗的小孩子冷落心中产生了一种以大欺小的罪恶感。

    算了打完孩子总是要给几颗糖哄哄他的!

    “以后只要是住宿客栈晚上我都会去找你的到时想怎样谈情说爱都依你这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也只能冒着危险陪这个神经病一起疯了不然玩完儿是迟早的事。

    光芒又回到了骆绝尘的脸上。

    就这样“客栈半夜会情郎”的戏码开始上演……

    *************

    夜半深更

    “嗯……啊……唔……”

    一番云雨之后冷落全身的神经倏地放松覆在身上的骆绝尘在急遽的喘息中倒在她身旁等待漏点的浪潮平息下来。

    “你少做几次会死呀!你还没精尽我先人亡了!”虽说爱是做出来的情是谈出来的可还没出来估计她先翘了被人做死在床上。

    “对不起我该节制一点可谁叫你太诱人我实在控制不住。”骆绝尘呼吸恢复顺畅带着歉意亲亲她的面颊。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罗?”冷落嘟着俏唇说并用双手支起赤裸的身子燃着火焰的眸子对上他含笑的眼。

    “当然!”

    还和她贫嘴冷落惩罚地咬了他肩膀一口。

    骆绝尘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深凝由她在自己身上撒泼修长的十指轻柔的抚着她滑润的背脊享受着这个难得的旖旎时刻。

    “骆骆……”一声低沉温柔的呼唤蓦然打破平静。

    “嗯……”冷落勉强睁开惺忪睡眼语调渗着浓浓的睡意。

    每次的“客栈幽会”她都偷睡在他那儿等天翻白肚子时骆绝尘就会唤醒她趁着微亮的天色赶回自己的房间。简单而言就是偷完情后离开现场的时间安排。

    “天还没亮啊你叫我干嘛?”冷落探头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仍泛着银色的微光。她重新将头搁回他的颈窝闭上眼皮养神。

    骆绝尘神色游移欲言又止而后又无奈的轻叹最后还是启口:“有件事我犹豫了很久不知该不该告诉你?”

    她徘徊在半睡半醒之间含糊的应了一声“说。”

    “是……云姨的事。”

    冷落霍然张开双眼意识恢复清明的状态所有的睡意在“云姨”二字面前全在一眨眼间烟消云散。

    她佯状无意地抬起头与骆绝尘对视慵懒地扬起柳眉“娘?娘有什么事吗?”

    “还记得离庄的那天吗?我晚到了……”骆绝尘答非所问。

    冷落回想起当时的情况——所有人都在门前集合就差他一人正谈起他就出现了险些激怒骆炜森。

    她点点头神情示意他继续。

    “其实……在前一晚我在‘妩春园’里到处都找不到你便猜测你可能是去看望云姨了打算到那儿去看看谁知……”骆绝尘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他横起胳膊拦过她的腰将她抱得好紧“谁知我竟看见你被云姨压在地上她还勒着你的脖子……”

    没想到那个时候他也在场!?

    “我正想奔去救你……他……他先我一步冲了进去……”

    他?指得是骆炜森吧。已经很久都没再听过骆绝尘叫骆炜森爹了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知道他是不会让云姨伤害你的为了怕他现我我跃上屋顶。透过残缺的瓦片我看见他将云姨从你身上踢开看见他让人将泪流满面的你带离‘云阁’看见他……”话到此处骆绝尘不忍往下说。

    她能承受这个真相吗?她从小便最亲云姨。说云姨是她最在乎的人一点也不为过。每次“他”送给她的珍奇异宝她都会转手给云姨还告诉云姨是“他”送的;每次云姨身子不舒服她都连拽带拉地揪他去看望说什么这样才能带旺人气病也好得快些;在云姨面前她的眼里总是渗着哀伤与怀恋不自觉流露出的柔情和体贴有时还真让人分不清谁是母亲谁是女儿……

    “看见他什么?说啊!”她使劲推开他结实的胸膛靠坐起来嗔怒的斜睨他。她最讨厌别人玩故作神秘这套把戏了要么说要么不说她没有兴致和他玩猜迷。

    骆绝尘一言不冷落怒火高涨也失去了耐性“不说就把你揣下床去!”人的好奇心能杀死九条命的猫!

    在她抬起腿痛下杀脚之际骆绝尘捉住她的粉腿以免她伤到玉足无奈的叹气“我不说是怕你伤心……好吧我告诉你这事你迟早会知道我也不希望你被他瞒一辈子!”

    骆绝尘脸色沉重“你离开‘云阁’后他……下令将云姨扔到后山丛林让她……让她自生自灭……”他将“他”所有污秽的言语都隐了去并不打算告诉她。

    冷落丝毫没有为他的话所影响面无表情既难捉摸又无人可猜透。他果然还是没有饶云娘的性命这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对于任何她喜欢的人或物与任何伤过她的人或物他从来都不会放过无论是谁!冷落的脸不由得冷凝起来心底沉着哀伤。

    “之后我一直尾随着他的手下一到后山丛林深处他们就扔下云姨离开了我连忙上前探视云姨早已昏迷不醒。我立马为她输入内功希望能缓解伤势可是她之前受的内伤太严重了云姨本来体质就弱再加上被他踢了一脚五脏六腑皆遭到重创命不久已……云姨去世后我将她埋葬在了丛林里所以第二天才会晚到……骆骆云姨的死你不感到吃惊吗?”骆绝尘在讲述的同时眼睛一刻也没有从她的脸上移开。她太沉静了面色没有一丝起伏。

    冷落朦胧的瞳眸底下透着清冷她的一切早就伤不了她的心了从被她勒喉的那一刹那她也同时舍弃了她……

    “我很吃惊。”轻音淡冷的语调。

    骆绝尘喟然一叹眉宇忧凝她现在的状况让他很担心。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向你解释云姨的情况但我很肯定——你在怨她。出来这么久你一次也没提起过云姨这不像你!你是最关心她的我还记得你才2岁就会对她说天气冷要多穿些衣服以免受凉;多吃些绿色的蔬菜才能什么营养均衡;饭后多散散步就会长命百岁……这么关心她的你怎么可能对她的近况不闻不问?她只是一时想不开想……想杀你但她还是爱你的她只是被迷了心窍不是有意这么做。任何一个正常的人被关了近两年都会有疯狂的举动……”

    “你这是在为她说话吗?为一个想要取我性命的人!”

    冷落瞳眼一凛从床上坐起背过身将搁在床头的衣服穿好正欲起身骆绝尘焦急地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不是!我不是!当我看见她勒住你脖子的时候我恨不得痛揍她一顿后来为她运功疗伤也仅仅是因为不能见死不救……”

    “那……为何处处维护她为她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安慰我吗?我不需要!”冷落握紧拳头努力压抑心中的愤怒。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骆骆”骆绝尘突地放柔了口气双眸深凝的锁住她“你知道在云姨临终的时候她想的是谁念的又是谁吗?”

    还能有谁不就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除此之外还能有谁!难不成还有她的位置?冷落暗暗嘲讽自己。<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