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

_分节阅读_2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走在他们身后的冷落和骆绝尘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

    冷落和骆绝尘相视而笑原来这就是伙计口中的替死鬼啊。还真是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哦!

    ***************

    “各位父老乡亲虽然以前我程家技不如人但是今天我程滟有信心能战胜东方钰誓让他们东方家收回‘天下之毒无一不解’这一狂言!”

    一名穿着一身嫩绿的丰腴女子站在擂台上五官明艳照人肌肤白皙胜雪微微透着嫩粉红色像朵盛开的玫瑰配上一口杭州独有的吴侬软语足以麻酥掉天下男人的骨头不过女人听了却会……

    唉咿她身上的疙瘩到哪儿去了?怎么都跑到地上了?

    “东方钰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说?”众人的注意随着程滟的视线移至坐在擂台左侧红木椅上的男子身上。

    “没有。”微虚的嗓音略显中气不足。

    冷落奋起向前挤他们来的太晚只能站在人群的外围虽然她的身高还算标准可眼前一堆堆竖起的人墙想要看清那男子的长相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喂你踩到我脚了!”路人甲说。

    “好吧那请您把脚挪开让我踩在地上。”

    “你——”

    路人甲转过头正想骂人冷落借机掠过他见缝插针钻进人堆里左扭扭右扭扭挤到了前排。果然“门”打开后路就好走多了。

    “哇!你怎么在这?”骆绝尘不是在人墙外吗?怎么一眨眼就站在了她的身侧?

    “我‘飘’进来的呀。”飘他们之间的暗语之一其实就是飞的意思因为她嫌‘飞’没有‘飘’那么诗情画意就用‘飘’字取代了‘飞’字。

    “那你怎么不带我一起飘?”害她挤来挤去一身汗。

    “你又没叫我!”骆绝尘无辜的望着她眼中却没有一点歉意。他喜欢看她搞怪兼整人无论被整的人是别人还是自己。那时的她眸中闪烁着灵黠神情最真。

    最近骆绝尘一做错事就会用他那无辜的眼眸望着她害她总是不了火就快成一座死火山了空有架势。难道在无形中他牵制住了她的情绪!?

    冷落下意识地回避他的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到擂台上。

    “来人!抬上来!”

    程滟拍拍手四个壮汉两人一组的抬着两个横躺在木板上的人上了擂台将他们放置在中央。

    “东方钰这两个人都中了我程家的毒如果你一个时辰内无法解毒就算你输了!”程滟挑衅地望着红木椅上的男子对自己新研制出的品种很有信心。

    男子默默不语往擂台的中央走去。一张略带着苍白的秀气脸庞挺直的鼻梁黑白分明的丹凤眼一副古代文弱书生样儿瞧着有几分眼熟……

    东方钰蹲下身采取就近原则诊治病人遵循望、闻、问、切四种基本诊断的中医精神为他号脉。入眼的是张浮肿并呈青黑色的面孔浮肿得像泡在水中数日的尸体凑近伴着一种怪异的腐臭味。

    “这毒并不难解只要吃颗生鹅蛋加上姜末既可。”不过半刻钟神情专注的东方钰便下了药方。

    他又踱到另一人处为其诊治。那人一直不间断的抓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奇痒难忍。东方钰扯开他的衣服被抓过的地方迅即出现大小不等形态不一鲜红色或苍白色的风团。

    “外敷用两份食醋加一份白酒混合成药液涂搽在抓伤处风团就会慢慢退去。内服麻黄、甘草各6钱桂枝、杭芍、杏仁各9钱生姜3片红枣5枚。”

    东方家的下人按照他的吩咐去抓药、煎药并让两人服下药汁不到半个时辰原本要死不活的两人情况都有了好转。

    伫立在一旁的程滟颜上染了一层嫣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被气红的。解毒比制毒难她整整花了两天两夜才想出的解法他竟不到半个时辰就解开了。

    “回家后要好好休息药还要坚持服两日才能根治。两日后记得要到‘回春堂’复诊。”东方钰一一叮嘱心无旁骛眼中只有他的病人医者父母心也。

    这个东方钰从头至尾都没看过她一眼简直没把她放在眼里。程滟沉着脸不行她不能输!她才坐上程家当家的位置不过一个月不能和上任一样因为输给东方钰就被迫下台。对了!可以用“那个”!可是……她也没有解药只怕会出人命。管他的!只要能保住她的颜面和当家的位置一条人命算得了什么!

    “各位!看来东方当家过了我设下的第一关不过也不用太过得意这只是我小试牛刀好戏还在后头。”程滟随即环视台下“现在我要在你们中选一个人帮助我当然要你们的自愿不愿意的我也不勉强。谁不愿意的就往前走一步!”

    尾音还没落下整堆人群节奏一致的往前迈一步冷落和骆绝尘根本不用动大部队自然而然地就夹着他们前移。所有的人都在使劲往前挤除了——

    呵呵替死鬼!

    那老头还真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后退了一步。

    老头望着离他两步远的人群大感不解。这回怎么这么多的人都愿意上去试毒啊?

    “八公有你这么支持我们程家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程滟走到八公的身边从衣袖中掏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吃了它!”

    “咦?怎么又是我?我不是……”后知后觉的老头还没反应过来药丸已入了他的喉。

    他突然痛苦地滚倒在地身子曲成球状不住颤抖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脸庞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通体如尸体般冰凉。

    “好痛!好痛!”他无助的呓语。

    东方钰健步如飞奔至他的身前吩咐下人压住他的身体以防他伤到自己。“放松!放松!”

    老头绷紧的身体蓦然放松他粗重的喘息痛苦看似已远去可不过片刻四肢又复僵直头直往后仰流汗流至气虚。他猛然抓住东方钰的手腕不断呻吟:“救我救我。”声音越来越小……

    东方钰没有任何的不耐和慌张只是回握住他的双手朝他露齿一笑柔声的安抚:“我一定会救你的!一定!”

    这种笑法好像在哪儿见过?冷落凝思灵光一闪原来是他!想不到当时肿胀青紫的脸会是这么文弱秀气。要不是他的笑容提醒了自己她还真无法将他跟那水中漂浮物联系在一起。

    “东方钰你认输吧。这可是我独门研制的‘滟毒’无药可解!”程滟看着东方钰又是扎针又是号脉老头却没有一点起色深感胜利在望一不小心说出了实情。

    全场一片哗然纷纷投给程滟鄙视的目光程滟撇撇唇辩解:“他可是自愿的与我无关!”

    四周的一切都入不了东方钰的耳老伯这么好的人不能让他死!

    他烦躁地扒扒头冥思苦想突地跳了起来击掌大叫“有了!”

    东方钰连忙唤来一下人“快去将食盐炒黄用开水溶化。动作快!”

    在旁人的协助下东方钰将老头整个人翻转过来面部朝下喂他喝下盐水并用手指刺激他的喉部老头一吐千里。

    “好了!老伯你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再吃些清肠的药就完全没事了!”看着老伯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东方钰心中的大石这才落下总算又能平静一个月了!

    每月一次的擂台比试简直荒唐可笑起因仅仅只是家中一个下人的戏言。对于程家的战帖本来他打算息事宁人没有回应。可是没想到反而让程家以为他瞧不起他们接连几日到处下毒杭州城内人心惶惶。迫不得已他只能每月一次的应邀前来杭州城的人每月遭殃一次总比每天遭殃的好。而这个八公老伯每次都在替杭州的人们揽去试毒的痛苦不屈不挠一次又一次难为他了真是个好人!

    掌声骤然响起大家七嘴八舌地向东方钰道贺。程滟的脸上时青时白忿忿地拂袖而去程家众人尾随其后。

    -------------------【第二十五章 医毒打擂(下)】-------------------

    冷落的唇角荡漾出一抹笑意这是不是就像某某白痴说的好人有好报呢?选择杭州是因为这里有东方家她需要找到一个能够让她信任、医术高明的医生解答她的疑虑而东方家在医术方面闻名天下。她本打算用钱买信任虽然不保险可是也没有别的办法。没想到自己唯一做的一件好事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没有人比东方钰更值得她信任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骆骆你去哪儿?”骆绝尘紧贴着冷落离开人群。由于红枫在客栈里整理行囊并没和他们在一起保护她的任务就落在他一人身上骆绝尘一刻也不敢松懈。

    “我尿急上茅房你也要跟来吗?”冷落促狭地瞅着他。

    “那……我在茅房外等你!”骆绝尘满脸通红的把话说完。

    “随你!”

    她走进茅房假意小解趁骆绝尘背过身连忙从地上拾起一块红瓦碎石在一张小小的纱巾上舞了几个字随即揉成团拽于右手中握紧。

    “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冷落走出了茅房骆绝尘转过身丝毫没有察觉异状。

    冷落静望着他淡道:“我们也应该去向神医道贺才对。”

    热闹看完了人群作鸟兽散吃饭的回去吃饭逛街的继续逛街而东方钰仍留在原地照料着刚才的三个病患。

    突然一道悠柔甜美的女性嗓音从他的身后传来。“东方当家恭喜!”

    东方钰循声望去一名俊雅邪美的陌生男子伴着一名身材娇小、半遮颜的陌生女子向他走来。

    “你们是?”待他们走近东方钰打量着冷落。仔细端详这女子虽然用轻纱遮颜无法窥见其样貌但是却掩不住身上所散出的脱俗灵气。那双清澄幽深的双眸引人深陷其中……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东方当家我叫骆泠霜这是我哥哥骆绝尘。”冷落对着东方钰略一颔。

    “叫我东方钰就行了。”东方钰立即回礼。

    “我和我哥哥在它地游历的时候就听闻了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医术了得堪比在世的华佗让小女子大开眼界。佩服佩服!”虽然她是个外行完全不懂药理可是也能看出他确实是一个医学奇才。

    “骆姑娘过奖了在下只是尽了一个大夫应尽的责任。”

    “你不必自谦我妹妹从来没有这样称赞过人你是第一个。”骆绝尘的话中透着酸。

    一愣冷落听出了他话中的醋意这话让别人怎么想?都已经是快二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想着想着一肚子火就冒了上来可顾及到有外人在场只得斜瞪了他一眼一会儿再跟你算帐。

    骆绝尘知道自己刚才失言了懊恼地微低下头作可怜兮兮状博取她的怜悯。他早就抓住了应对她怒火的诀窍——吃软不吃硬。

    看他那弃妇样儿再大的火也被熄灭了。咦!怎么会这样?她不是一向都吃定他的吗?什么时候换位的?……这事儿可以容后再想现在还有正事要办!

    “老伯的病情怎样?”冷落走到瘫坐在木椅上的八公老头身边弯身探视显得十分热心。

    “已经好了很多我给他开了一些清肠的药方只需再吃几日余毒就全清了。”东方钰跟着上前。

    冷落感觉到身后东方钰的脚步越来越近她抓住时机赶紧转过身子没有丝毫停顿向前迈了一步“碰”撞上了他的胸膛。

    <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