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4

_分节阅读_2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对不起!”

    “对不起!”

    东方钰嗅到了一股清冽独特的香气。这味道他从没忘记。是她吗?

    在身体紧贴的一刹那间冷落将紧握在右手中的东西拽入东方钰的左手中随即微退一步镇定地从他的左边掠过轻易挡住了骆绝尘的视线。

    她走回骆绝尘的身侧拉了拉他的衣袖仰望着他一双明媚清澈的眼迸射出兴奋的光彩“真是太神奇了!老伯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痛苦神色。哥哥如果以后我生病了就带我来给他看好不好?”这招就叫美人计要将骆绝尘的视线从东方钰的身上转回到自己的身上他才不会现任何的异样。

    骆绝尘的俊颜上勾勒出一抹眩人的笑容宠溺道:“好!”

    目的达到了就要迅离开现场。冷落转望向呆楞着一动不动的东方钰向他挥手道别“东方钰我和我哥哥就先走了!再见!”

    一句“再见”将东方钰的神智从刚才的碰撞中唤了回来。“呃……再见。”

    冷落和骆绝尘转身离开准备回客栈吃完那未完的佳肴。

    当两人的背影渐渐远去东方钰才摊开自己左手中的纱巾只见上面凌乱的写着:

    还记得我吗?溺水的人。如果你还记得就请你一个人今晚三更城东处的破庙一叙。

    是她!真的是她!东方钰抬眼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下意识捂着自己的胸骨……

    ***************

    “八公啊!我才离开了一会儿你怎么整个人就像生了场大病似的?要不就让东方大夫给你瞧瞧。”三姑一扭一扭的走到八公身旁。不只八公看起来怪立在八公跟前的东方大夫更怪呆望着前方眼都没眨一下前面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和以前一样她就是从那走过来的。

    “三姑啊你怎么才来?”八公微喘着气。

    “我去买东西肯定要砍砍价什么的砍着砍着时间就耽误了!”三姑说得眉开眼笑买了许多物美价廉的东西。

    “快!快把我扶起来我们赶快离开杭州再不走我这条老命就没了!”

    “啊?”

    -------------------【第二十六章 真相】-------------------

    杭州城东破庙——

    夜半三更四周一片谧静夜空的秋月洒下模糊清光从破庙缝隙里漏入一缕正照在东方钰的头上脸上。

    这座小庙虽不残破但却蛛网尘封已是久无人居之所。

    东方钰来回踱步不时瞧着门外在他那斯文秀气的娃娃脸上流露着无比的喜悦与一丝焦虑。

    “她怎还不来?”他喃喃自语。

    倏地一阵轻风袭来一个全身漆黑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物体冲到了他的面前。

    “谁?”东方钰惊慌的叫出声。

    “呼呼是我!”冷落微喘着气摘下黑色披风的头帽凑近他让他辨认清楚。

    藏于帽中柔如丝缎的秀倾泻而下沐浴在柔美的月色中闪着美丽的光泽。精致的五官白里透红有着出尘绝世之美。鼻息间萦绕着她特有的冷冽香气混着曼佗罗花的迷味耳边漾着她细细绵绵略微急促的呼吸声他的心不受控制的为她怦然心动为她心眩神迷。

    “喂喂喂人还在吗?”冷落在他眼前挥了挥手难道抹在身上的迷香太多了不会他也中标了吧。

    那光滑白嫩的青葱玉手真是冰肌雪肤啊!

    “喂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东方钰!”冷落耐着性子望着眼前失焦神游的人。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客栈溜出来的时间非常宝贵在这多呆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为了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到这破庙她早早地将和她同屋睡的红枫迷晕再在自己的身上抹上曼佗罗花粉和骆绝尘做爱想他不倒也难!不过有点还真出乎她的意料骆绝尘的抵抗力大大的强于红枫一直等到把爱做完后他才晕过去。多半是气力耗尽了迷香才在他的身上挥作用害得她约会迟到。可能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吧。

    东方钰恍若大梦初醒尴尬地清清喉“骆姑娘为何不约在白天相叙一定要在深夜破庙中见面呢?男女授受不亲让别人知道了只怕会有损姑娘你的清誉。”

    “清誉?不是在救你那天就毁了吗?我们之间可是有亲密接触哦!”冷落似笑非笑的轻勾唇角逗趣他。亲密接触?是啊她的脚“接触”了他的胸。

    东方钰一闻言登时涨红了脸他成年之后第一次说话结巴“还……没……谢谢……骆姑娘的……救命之恩不知……如何报答?”

    “要不你以身相许如何?”古人真不经逗没两句就害羞太单纯了她就是喜欢耍耍单纯的人教他们多长长心眼。骆绝尘不就是成功的案例吗?现在他多精啊!

    “呃?”东方钰错愕的瞠大他那双丹凤眼。

    “我开玩笑的!瞧你吓得怎么我很差吗?”想她可是抢手货耶!不识货!

    “当然不是!只是……”东方钰不知所措地搓搓手。这话不是该男人说的吗?由她口中说出来总觉得……总觉得别扭怪不好意思的。

    “好啦!和你开个玩笑不用太认真!”冷落弯起促狭的笑。她又不是见帅哥就上再说家里已经有一个小孩子了再来一个估计她也扛不住。

    “……原来只是玩笑……”东方钰失望的垂嘀咕。他怎么这么傻要他以身相许他答应不就行了。心里喜欢她也不敢说出来自己真是太怯懦!

    忽地他想起了一件事随即抬眼望她“骆姑娘有个件事搁在在下心中许久百思不得其解可不知当问不当问?”

    “我如果知道都会如实告之。”

    “在下当日醒来已被跟随着在下上山采药的小厮送回了家家中的老大夫诊断已无大碍只是胸腹处的伤势比较严重卧床修养了几日。骆姑娘不知为何在下的胸腹会受重击?在下始终想不明白还请姑娘解惑。”落水会以至于肋骨骨折?水波的冲击如此大?如果证实那以后他在救治落水人时就要多多注意这方面的情况以免误诊。

    冷落一怔槽糕她该怎么回答呢?不会说“喂你身上的伤就是被我踢的。”他会怎么想她还会帮她忙吗?还是他早就猜到是她踢的故意来试探她的口气?可是……看他神情似乎真的不明白不像是装傻充愣。有了!

    “其实你……身上的伤是……是我哥揣的。当日我将你从水中救起扶着你上岸没想到竟被我哥哥看见了以为我被人亲薄一脚将你揣开然后他也不听我解释拉着我就走。他……唉我哥哥他很疼我只有我这一个妹妹怕我被男人骗只要见到哪个男人靠近我半步就会揍他直至他离开为止所以……才会如此失礼。真的很抱歉!我替我哥哥向你赔不是请你原谅他!”

    呵呵反正她不痛不痒一切推在骆绝尘的身上。啊可怜的骆绝尘当了她的替死鬼。不过她可是很仁慈不会让他像八公老头那么惨明天对他好点就当是补偿。

    “原来如此。”难怪白天她哥哥对自己的口气不是很友善。唉哥哥还真是不好当啊!

    “今日当我看见你站在擂台上时吓了一跳还好你没事不然我的良心过意不去。我本来打算上前和你聊两句的可是我怕只要一提那天的事你就会被我哥哥揍得鼻青脸肿然后再抓着你在我家的列祖列宗面前忏悔不得已的情况下还会要你负责娶我只怕那时你已经去了半条命了。”东方钰听了这话以后见到骆绝尘还不闪人她不能让他们两人之间有任何的交际。

    东方钰神色一黯吖!没想到想娶骆姑娘还要过她哥哥那关自己不会武功身子又弱肯定不经打。一份小小的爱恋就被扼杀在了摇篮中。

    “东方钰”冷落突然敛起笑容神情变得极为严肃直视着他“其实我今天约你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只有你才帮得了我!”

    **************

    过了几日——

    “红枫你怎么了?”冷落连忙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话语中充满关切眼眸里却闪过某种深邃的异芒。

    “小姐我没事。”红枫强忍着晕眩不想让小姐担心。

    “还说没事站都站不起来了脸色又差是不是病了?”冷落将她扶到床边坐下手搁在她的额头“哎呀有一点烫可能是烧了。”

    “是吗?难怪头晕晕的只是烧罢了小姐不用担心过会儿自然就会好的。”红枫挣扎着起身。

    冷落一脸不赞同地将她压回床上“小病不医成大病你躺下我这就去请大夫。”

    “小姐真的不用我没事!”红枫紧张地拉住冷落的手腕神色夹着一丝慌乱。

    “这可不行!”冷落抹下她的手按下她为她盖上被子“哥哥他和红威都有事出去了如果你也病倒了那谁来照顾我啊!听话我马上就把大夫请来了!”

    说完冷落便急匆匆的奔离客房。

    红枫的眼角湿润了暗自泣泪小姐对她这么好她却……真是妄为人!

    “来了来了大夫来了!”

    不到半刻钟冷落风风火火的声音开始在客栈中响起人未到声先到远在二楼的红枫都听见了。

    “砰”房门就被人揣开。

    冷落领着东方钰走到床榻前“大夫快看看她是怎么了?”

    “骆姑娘不用太担心让在下看看。”东方钰坐在床沿为红枫把脉。

    “红枫你放心这位可是杭州城的神医什么病都难不倒他。”冷落似乎意有所指地安抚着她。

    “是吗?”红枫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身子微颤了一下。她当然知道他是谁?天下第一神医。就因为是他她才会更加的害怕害怕他会现这个秘密。可焦虑恐惧的心却隐隐地涌上一丝希望他可能是唯一帮得了自己的人。

    冷落轻易地看出她心里的混乱和慌张更加笃定自己的猜测。希望东方钰不会让她失望。

    东方钰把脉把了半天始终深锁眉宇一言不。

    “大夫她到底怎么了?”冷落忧心的启口侧身背着红枫递向东方钰一眼色。再不离开只怕被她支开的骆绝尘就要回来了。

    “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天气转凉这位姑娘受了风寒吃些退烧的药就会好。”东方钰轻柔地将红枫的手放进被子。

    “大夫我……我真的没有其他的病吗?”见东方钰离塌红枫抑制不住的话脱口而出。

    东方钰一楞缓声答道:“没有姑娘只是稍染风寒而已。”

    “红枫你安心的歇息我随大夫去抓药一会儿就回来陪你。”冷落上前嘱咐了红枫几句便随着东方钰离开了。

    房内只有红枫一人静静地躺着眼眸中一片死寂。

    ************

    回春堂——

    “怎么样?东方钰她到底有没有中毒?”刚踏入东方钰的地盘地皮还没踩热冷落就慌着向东方钰求证。她昨日将仅剩的所有迷香都一次性地下在了红枫的身上再在今天早上列了一张清单让骆绝尘和红威去买东西。她花这么大的心力无非就是想解开一直困扰在自己心中的这个结。

    东方钰的神情十分凝重无言的凝视她。

    冷落微蹙细眉“你倒是说</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