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5

_分节阅读_2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话呀!”

    “骆姑娘红枫姑娘她中了一种叫‘炎炽’的剧毒。”东方钰深锁的眉始终没有舒开“这种毒已消失了近十五年之久没想到今日会重现江湖。”

    果然!

    如她所料真的是中毒了!好歹她是受过电视剧特别是武侠剧熏陶的现代人当然知道如果要完全的控制一个人下毒绝对是最保险的方法!

    红枫从小和她一起长大虽是主仆关系可是却情同姐妹。云娘开始被囚禁的头几天红枫突然变得很不对劲不再像以前那般和她亲近总是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再加上之后自己身边的每一件事哪怕是芝麻绿豆的小事骆炜森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这说明了什么?

    女人会在什么情况下出卖自己的姐妹呢?一是为男人;二是为自己的生命!她曾经猜测过红枫可能是跟骆炜森有一腿为了心爱的男人才出卖自己。她便一直都留心的观察红枫却现红枫对骆炜森充满了敬畏和恐惧一点也不像是对待心上人的反应。排除了前者那就只会是后者。

    “‘炎炽’是种什么样的毒?中了它又会怎样?”

    “中了这种剧毒每隔一年就必须吃一次解药如果停药一日后全身肿痒三日后身体开始溃烂不出七日必会七孔流血而亡……”

    “东方老先生请问你今年高寿?”冷落突兀地打断他的话冒出不着边际的言语。

    “呃?”东方钰错愕的望着她不知她所谓何意。

    “看你也不过二十五岁左右十五年前就匿迹了的毒你为何会如此清楚?又为何会如此肯定她中的一定是‘炎炽’?再天才你也不至于十五年前就开始行医救人了吧。”红枫中的真是如此歹毒的“炎炽”吗?

    “东方家行医已有百年的历史了家中的医书对这毒也有记载。我自幼便喜欢研究世间难解的各种毒药所以对此毒也略微有所涉及。刚才我为红枫姑娘把脉的时候她的脉象每隔一刻钟会细微波动一次很容易让人忽略。不过有一点却无法掩饰。”

    “什么?”

    “在她的手腕脉搏处有一个像朱砂痣般的小红点红点周围的皮肤略带暗淡的灰青色。就是这让我确定红枫姑娘的确是中了‘炎炽’。”

    “这么说这毒你能解啰?”冷落激动地上前扯住他的衣袖。如果真能解毒她所有顾虑也就迎刃而解就不用再走那下下之策了。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东方钰苦着一张脸沮丧地微垂话中藏不住的歉意。

    “为什么?你不是能解天下所有的毒吗?”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喊叫狂乱地抓着他摇动。

    “你听我说只有这毒我解不了。”东方钰筘住她的手腕沉痛的眸望着她。对于这毒他真的是无能为力。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神医吗?求你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红枫的生死她不在乎只要是背叛过自己的人她都从没想过会原谅可是……一念及骆绝尘她的心恍若被揪紧一般没办法平静。连红枫都被骆炜森下了毒那一向和自己最亲密的骆绝尘怎么可能没事?骆炜森又怎么可能会放任一个不安定的人在她的身边?

    “骆姑娘‘炎炽’和其他毒不一样这毒里渗入了下毒者的血作为药引没有药引毒是无法解的。”

    “下毒者的血吗?”冷落缓慢垂下双手低吟。

    突地她抬起眼睫一双哀求的眼仰视着他“东方钰你能不能等我两年不三年我会想办法取得下毒者的血到时求你帮我救一个人。”

    “不要说三年我会一直等作为一个医者救人是理所当然的事。”骆姑娘的内心似乎藏了许多的秘密他也不方便过问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助他爱慕的人。

    冷落木然呆滞地走出“回春堂”她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东方钰说那种话?那一瞬间为什么会不想让骆绝尘有事?她不是一向都是自私的人吗?

    冷落啊冷落你到底在想什么?不想要你的自由了吗?不想要你的平静了吗?不要再自己困住自己了好不容易才挣脱开的牢笼难道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男人还想自投罗网不成?你忘了算命先生的话了吗?要铁石心肠铁石心肠……

    她沉沉的闭上了眼扑面而来的霏霏雨丝丝丝入心洗涤着絮乱的愁绪。

    “怎么了?”浅浅的暖暖的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在她头顶传来。

    冷落缓缓掀起她的眼睫他撑着纸伞伫立着纸伞遮在她的上方雨滴打在纸伞上出有节律的脆响。她抿着嘴挤出一个笑容“你怎么来了?”

    骆绝尘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温柔缱绻的样子凝视着她为她轻轻拭去颊上的雨迹“我回客栈听红枫说你去给她拿药我见天色开始变暗可能会下雨你又没有带伞就来接你了。你怎么站在大街上淋雨?这么不爱惜自己。”

    他的声音总让她有一种莫明的感动感到从心底涌出的温柔那是一种暧暧的暗流轻轻地流遍她的全身……

    就是这股温柔始终让她狠不下心让她无限眷恋舍不得遗弃。

    “我没事。”冷落将他的手拉下放在自己的掌心玩耍不经意地拨开他的衣袖。她浑身一僵霎时血液滞流他的手腕脉搏处愕然有着一个小红点。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骆绝尘心细的察觉到她的异样。

    “可能是淋了雨觉得有点冷没事。”她蓦地松开他的衣袖紧握住他的手眼中含笑地瞅着他笑容中却混杂着一抹说不出的痛楚“走吧我们回去。”

    -------------------【第二十七章 计划】-------------------

    偌大的厅堂内一名冷峻男子轻抚着手中的一方嫩绿色的缎质方巾上面绣着歪歪扭扭的条纹图案。如此粗劣的绣工绣成的方巾却让男子异常爱惜来回抚摸深幽的眸子渐渐褪去了平日的冷然。

    他倏地一震剑眉一紧“进来!”

    “主子。”一个黑衣人颤巍巍地现身身形不住颤动。

    “那件事调查的怎样?”男子一双利刃般的黑眸简直像要刮了黑衣人的肉一样。

    “属下无能未有所获。”黑衣人吞了吞口水不安地说。

    “废物!查了快三年了连一点线索都没找到留你何用?”男子右掌一扬出一道强劲的气流黑衣人立即血溅当场。

    “把他抬下去!”男子淡淡地瞥了一眼语调冰冷。

    待人清理完现场男子犹如方才未生任何事般将注意力放回到缎巾之上可是原本紧握在他手中的缎巾却因他震出的余波撕开了一角。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紧张的摊开缎巾……霎时男子脸色骤变浑身透着寒冽嘴角微微上扬噙着冷残的诡笑。

    “原来竟是她我到小瞧她了!”隐约酝酿着风暴气息的森冷口气直教人头皮麻。“来人备马!”

    ***************

    西湖上只只画舫条条轻舟青青湖水烁秋波。昨日的一场透雨为西湖披上了一层淡淡烟雾仿佛青灰色的透明的轻绡笼罩着逶迤起伏的远山岚翠雾白塔尖入云飘渺空灵若游若定似有似无。

    湖水清而不澈虽难以望穿秋水但却倒映湖光山色断桥、孤岛随波而流。湖波的微语落叶的沙沙声萦着萧瑟秋风踏着遍地落叶一对如胶似漆的俪影漫步苏堤桂子们的清香伴着轻柔的声音使犹如梦境般唯美的苏堤沉浸在一片柔情中。

    “眼圈黑黑的是不是昨晚没睡好?”骆绝尘松开他一直搂着爱人腰际的手侧过柔柔地端凝着她。

    今日很难得能和她单独游西湖没有红枫这个跟班他异常兴奋。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都是陌生的人他可以毫无顾忌地亲近她、搂抱她路人的侧目回望夹杂着羡慕和祝福的目光让他有一种像海潮一样一波一波在心中荡漾的幸福感觉缓缓甜入他的五胀六腑。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无声地告诉这个世界——她不是妹妹而是他的爱人!

    冷落定定的注视着他良久缓缓开口:“红枫生病了我很担心没怎么睡得着。”

    其实根本和红枫没有半点关系昨天的事带给了她太大的冲击她需要好好冷静冷静一下于是想了一整夜。她原本满怀信心的跑来杭州以为事情会有所转机没想到变得更糟。并不是说有什么事出了她的意料而是……

    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有目的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深思熟虑反复度量。很少有什么事能逃过她的眼睛都能料对个七八成。明明红枫中毒她料到了;骆绝尘中毒她也料到了;甚至可能他们中的毒无法解她也有做好这最坏的心理准备。可是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会在大脑还没来不及将信息过滤分析的时候冲动地说出甚至流露出自己不该有的言语和情绪。仿佛是有个东西一直压在她的心坎上沉甸甸的怎么甩也甩不开。是不是在不经意中自己拿起了某些她不想拿起的东西?如果是现在放下还不晚。

    “不如我们回去你也能好好休息一下。”虽然可惜了这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看着她的黑眼圈他更心疼。

    “现在回客栈我也睡不着我们还是沿着西湖边走走吧。我老早就听说了西湖的美什么春有苏堤春晓;夏有曲院风荷;秋有平湖秋月;冬有断桥残雪。好想看看它一年四季的模样不知道我们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游西湖我不想错过。”话中有着一丝感伤。他和她心里都明白一旦离开了就不会再来了。

    骆绝尘微微一悸脸上现出一丝悲然之色很快又悄然隐去含着煦目的笑容“那我们待到明年的秋天再离开杭州我会陪着你看它的秋、冬、春还有夏直到你看得再也不想看为止。”

    冷落略微一怔她的心被他的傻话紧紧一扯微微的颤动着不由自主地抚上他绝美的俊容细细的画过他的眉眼鼻唇轻轻的低语:“没人的时候我叫你绝尘好吗?”

    她很自私她承认在她的心里自己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因为只有自己才不会抛弃自己没人能够让她完全的信任。她知道骆绝尘是不顾一切地在爱着她她也相信骆绝尘现在确实是深爱她的可谁能保证永远?永远又是多久?她不想、不愿、或许还有一丝的不敢接受他的感情那会给她带来更多的负累而且……没有接受就不会失去也就更不会受伤。所以她仍然决定选择她本已计划好了的路继续走下去。这样做对他、对自己都好。而现在她唯一能够给他的就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在慕容非凡到来之前。

    骆绝尘欣喜地咧着大大的笑容像一个得到礼物的孩子忍不住将她拥进胸怀把她挤压着差点喘不过气来。“我好开心你叫我一次!”

    “绝尘。”

    “再一次!”

    “绝尘绝尘绝尘……”

    就让她暂时忘却这所有的杂念安心地沉溺在他的温暖柔情中这可能也是她一辈子最美的回忆了。

    “我爱你!”耳畔的声声娇语将他对她所有的爱意溢出心口。他轻轻的拉开她愉悦的在她露在面纱外的额上印上深情的一吻。

    “我们到白堤那儿的断桥看看。”冷落指着不远处朦胧可见的桥梁说道。

    *************

    行至断桥东边的一水榭水榭侧建有一亭青瓦朱栏飞檐翘角与桥水榭构成西湖东北隅一幅古典风格的美景。亭中还坐着一对谈笑的年轻男女不时传出一串串银铃般的嬉笑声。

    “咦?那不是慕容非凡吗?”冷落眼尖地辨出亭中的那一年轻男子是慕容非凡主要是亭中的两人太引人注目了想不现也难。

    这么快?冷落的眼眸中掠过一丝</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