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0

_分节阅读_3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次比一次更剧烈。那痛楚好像永无止境欲将她痛死过去意识渐渐脱离了肉体……

    “啊——”刺锐的惨叫嘶哑冷落本已潜入混沌的意识又清晰异常痛苦更加鲜明。

    猛地骆炜森粗暴地箍紧她纤弱的骨盆仿佛想将她捏碎似的利用疼痛感将昏迷中的她唤醒。

    她不是处子!?她竟不是处子!是谁?究竟是谁?敢碰他的东西他要杀了他!

    扬起的妒火烧毁了他最后的一丝理智单手掐住她的脖子强力加压无视她因痛苦而扭曲的细致五官一脸狰狞邪俊的脸上透着嗜血的表情“说!是谁?究竟是谁?”

    冷落瞠大眼望着床的顶上他的手窒住了她的喉渐觉呼吸困难离死亡仿佛越来越近。而她饱受暴力摧残的身躯连一丝反抗的气力都使不出来只能断续的呜咽。

    怒极了的骆炜森这才反应过来勒着她的脖子她是没办法回话的遂松开了手。

    当他的手松动的那一刹那冷落神情痛苦地抖出丝丝破碎的言语“……咳……是……慕容……非凡……”

    慕容非凡!?

    不可饶恕!他要他死!

    骆炜森此刻俨然已被愤怒蒙住了双眼周身凝聚着重重杀气他抽离她的身体狂厉暴怒地着衣离去。

    许久四周凝固的空气渐渐归复了平静冷落僵硬的身子这才缓缓放松。她犹如残花败絮软躺卧于床上衣不蔽体泪已干涸。

    恐惧的梦魇成为了现实浑身的颤搐疼痛清楚的告诉她是真的真的被骆炜森强奸了不是在做梦……她的双眼黯淡无神呆注着房梁顶。倏地一阵凄厉狂笑混着苦涩、悲哀、伤痛和怨恨。

    你杀吧!杀吧!我会在地狱般黑暗的深潭里等着你!

    -------------------【第三十章 慕容之死】-------------------

    弯曲而陡斜的山道上小径阡陌相连长满了树木草丛方圆百里无一户依着山麓而结庐的人家寂径无人行。

    马蹄敲打小石子的声音从其中的一条小径传来由远及近。一名俊伟挺秀、肤色黝黑的男子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缓缓走着沿山道而行。

    “已经赶了好几天的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红庄?让青青先回去果然是对的她如果真跟着我说不定又会埋怨山路难行不愿多走东歇歇西歇歇只怕几个月都到不了红庄。骆妹妹和骆兄也不知道怎了说好第二天在客栈门口等的人却没有来好像突然消失了似的找遍了整个杭州城都没找到只找到了红威。说来也奇怪红威整个人看起来怪怪的那表情就跟谁家死了人似的哭丧着脸问他什么他就是不吭声莫名其妙。不会是出事了吧?不可能啊骆兄的武功在江湖上已是难逢敌手了不可能同一时间两人一起消失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算了别胡思乱想了说不定骆妹妹他们是有什么急事先回山庄了来不及通知我等我到了红庄见着他们不就什么都明白了。”慕容非凡落寞地揪着马缰喃喃地低语着英俊的面庞因长时间的赶路以至满是风尘之色略显疲态。

    远处一阵秋鸦飞起——

    慕容非凡微微抬了抬眼皮以为是自己惊动了山林中的鸟兽丝毫没有将这异动放在心上。随即瞧了瞧天色眉心微皱了皱“天快要暗下来了还是快些赶路要紧。”他加快脚下的步伐牵着马往深山走去。

    西射的斜阳泄在浓密的树影下忽明忽暗很是诡异。树梢沙沙作响慕容非凡停下脚步一种强烈不安的预兆接踵而来让他不由得浑身惴栗。

    突地树影中掠过一条飞快的人影晃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迅如流星。

    “是谁?!”慕容非凡一震警觉地大喝手紧握着腰间的剑处于戒备状态紧张地巡顾四周可是除了树还是树没有人。

    “你可是慕容非凡?”蓦地一个蕴藏诡异至寒的声音无声息地响起震动了他的耳膜让他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可他却仍然无法找到来人的方位是在何处可见此人武功深不可测。

    “在下正是敢问前辈是?”慕容非凡恭敬地回话紧绷的神经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话方落下一道森森寒光从一棵合抱粗的树身掠出。慕容非凡突地现地上多了一条颀长的人影骤然转身心中一窒。

    那是一名长得相当俊帅的冷酷男子无可挑剔的五官组成一张冰冷的容颜如同帝王般威仪全身罩在煞气之中。当慕容非凡望进对方的眸底竟感到不寒而栗一双极其诡异、冷残的黑眸像猎鹰盯向猎物般能洞穿人的心腑令他浑身不能动弹。

    “骆炜森。”男人的嗓音听起来低柔细闻却感到冰冷刺骨。

    “原来是骆庄主晚辈慕容非凡早就久仰骆庄主的大名一直无缘得见晚辈此行本就打算上红庄拜访您的没想会在此处碰上。”慕容非凡谦恭的揖礼一听他是红庄庄主骆炜森警戒的心随之放下。

    虽然骆炜森甚少涉入江湖但他武功高强行事又喜怒无常亦正亦邪为人更是残冷酷绝武林人士各个闻风丧胆。这样的人慕容非凡当然会感到害怕而且他又出现的如此诡异。可转念一想他可是和他的女儿有婚约在身而且骆炜森在江湖上又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自己怎么说也是慕容山庄的少庄主便有恃无恐。

    咦?他怎么知道他叫慕容非凡?难道骆妹妹真的回红庄了!?那么他可能知道了婚约之事才特定来这儿等他?为考验他?还是为试他的胆识?……

    慕容非凡越想越觉得大有可能。大丈夫就该当机立断不管骆炜森知不知道干脆就当着他的面向他提亲也好显示出自己的诚意。

    “骆庄主可否告知晚辈骆姑娘是否有回红庄?”

    骆炜森寒冰的眸光中泛起了一丝异动“有。”

    “太好了!骆妹妹一定提过我和她的事那我也就更容易开这口了!”慕容非凡垂头暗暗自语脸上浮现出欣喜之色。

    可谁想自为无人听见的自语皆一字不漏的入了骆炜森的耳。还透过大脑的分析产生了歧义让骆炜森更加确定此慕容非凡必是夺走了他“东西”的人!

    骆炜森的双眸已完全被戾气和暴虐所尽化。迟钝的慕容非凡竟毫无所觉还在编织着他的美梦。

    “骆庄主实不相瞒晚辈其实早已与令嫒定下了白头之盟本打算这次上红庄正式拜见过您后再和双亲一起上门提亲。现在虽然有些仓促可晚辈恳求您将您的女儿嫁与晚辈晚辈保证这辈子对她绝无二心……”

    “闭嘴!我要你的命!”骆炜森的脸色瞬时就由黑转白再由白转绿浓浓的戾气清晰地透体而出眼神也逐渐地狠厉起来。他扬手一个弹指只见慕容非凡登时呕吐出大口的鲜血身子整个向后仰倒跌瘫在地上。

    “为……为……什么……”慕容非凡张大了眼紧咬着牙牙缝的血水自嘴角渗了出来渗到他淡青色的衣衫上变成一种丑陋的淡紫之色。

    “为什么?”骆炜森慢慢地欺近他冷冷的噙着笑脸上带着淡淡的嘲弄和厌恶的神色“你错就错在碰了我的东西就得死!”

    “……我……并没有……碰……你的东西……”他吃力的用剑撑起自己步履蹒跚地直往后退额上不断现出豆大的汗珠。

    “我说你有你就有!”骆炜森步步进逼他没有立刻攻击像是在享受猎物垂死前最后的挣扎所带来的残忍快乐。

    慕容非凡抖颤地迎视上骆炜森晦暗残阴的骇人双瞳双脚一软又跌回了地上。他轻蔑淡漠的锐眼让慕容非凡冷汗直冒双眼流露恐惧双腿不时的抖动一下。他狼狈地迅撑起身子双手磨着地面往后爬行着。他……他会被杀吗?

    骆炜森尽情捉弄着他的猎物身子慢慢向下压去——

    “你……杀了……我骆姑娘会很伤心的……”慕容非凡以为只要提起他的女儿他就会放过自己。到现在他还没弄清楚究竟骆炜森为何会如此对他?

    骆炜森所聚集的杀气凝结得越来越多树林摇晃的厉害刹那间数十片树叶飞也似的射来。“啪啪啪”击向慕容非凡有如利剑般插满了他的全身。他笔直地倒在了杂草中嘴里不断涌出鲜血身躯陡地抽搐了几下。

    慕容非凡的眼球大张神情呆滞着似乎是难以置信眼前生的一切难以置信地看着骆炜森难以置信地看着顶上的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至死他都没有得到一个答案他究竟是为何而死?!

    天地静寂山林无声夜风送来缕缕凉意吹得树枝上将落未落的枯叶飒然作响膝胧的暮色映着远去的人影徒留下一份夜的凄凉。

    **********

    “至于最后一件事……小莲你留在默府中能经常听闻江湖上的事儿如果有一天当你听到慕容非凡死讯的时候你就将凶手是‘红庄’庄主骆炜森这件事传播出去说红庄庄主罔顾伦常违德逆天为夺其女杀其婚者天理难容……然后马上离开默府……”

    耳畔传来的熟悉声使陷入往昔梦境中的冷落悠悠地转醒视野朦胧床的四周罩着白纱帷幔。咦?不是已经被骆炜森扯落了吗?怎么……

    难道只是梦其实根本什么也没有生!?

    冷落随即挪动身子可浑身就像要散架了似的酸痛不已。下体不断传来的刺疼感在在提醒她这才是现实。瞬间的喜悦乍然冷却她寞然地抬起左手置在额间嘴角勾起一抹没有笑意的笑痕嘲讽着自己的傻。

    冷落随之握紧粉拳狠似的重重锤在铺满织罗锦缎的床上。骆炜森!我要让你声败名裂成为武林的公敌永无安宁之日!

    咦?她意识到她的双手竟可以自由活动不由得纳闷蹙起秀眉上面除了手腕处的淤痕外已无任何的血迹而身上原本破碎不堪的衣裳也被新衣所取代。还来不及细想纱罗外熟悉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小姐……奴婢……”娇俏怯柔的嗓音透过薄薄的纱罗荡入了冷落的耳中。

    “红枫是你为我换的衣裳?”冷落坐起身子撩开罗帐双眼直对上那双充满愧疚的瞳眸。

    “是。”红枫垂回避冷落的眸光向她微微一福身。

    “我睡了多久?”声调平淡的没有一丝起伏。

    “一天一夜。”

    “是吗?”冷落的颊上浮现出一抹淡漠的苦笑。

    沉默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过的沉默让屋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红枫“扑通”一声双膝齐下直挺挺的俯跪在冷落的眼前快得让她反应不过来。

    “你这是干嘛?起来!”

    红枫的头深深地低垂着依然跪地不起肩头耸动虽然极力压制但仍然出了低低的哽咽声。

    “你哭什么?你这是在同情我可怜我?”理智告诉她不该怒及他人但是红枫此刻的举动却让她怒火中烧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小姐对不起。”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尾音仿佛哽咽在了喉间。

    “你没有错何必道歉?”冷落神色一黯自嘲笑道。随后悒悒地走到窗边凝望着窗外那对停在树梢上的小鸟。

    “不小姐奴婢有错!”红枫跪走到她的跟前歉悔的噎泣:“一直以来奴婢……奴婢都在监视着小姐也知晓庄主他其实对小姐你……小姐待奴婢如姐妹任何事都会跟奴婢说可奴婢却在欺骗着小姐害小姐落得今天如此……”

    “你不必说了这些我通通都知道!”冷落冷情地打断红枫接下去的话不想再想起那不堪的一幕。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