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1

_分节阅读_3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嘎?”红枫一楞错愕地瞅着小姐。小姐她知道?

    “你不必感到内疚你在欺骗我我又何尝不是也在欺骗你!哈哈!大家都只是在互相欺骗、互相利用罢了。从来都不是真意又何来内疚?”冷落漾起一抹涩然的笑容一行眼泪不争气地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小姐……难道再也不能回到以往跟小姐在一起的日子了?”看着小姐落泪她更加泣不成声。

    不管时间如何倒流都无法改变她曾背叛出卖过自己的事实她的字典里没有“原谅”一词!

    冷落拭去颊上的泪水漠然疏淡道:“我是主你是仆如此而已。”

    红枫脸色蓦然刷白小姐已不再信任她这比要她的命还难受。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你下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冷落侧身背对不再瞧她一眼。

    红枫喟叹一声怅怅站起身微微躬了躬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伫立窗前的冷落忽地想起了什么急忙叫住红枫神情是少有的慌乱“红枫你听得见铃声吗?”

    “什么?”红枫一时没听明白“什么铃声?”

    “就是我脚上绑着的‘玲珑锁’你听得见它的声音吗?”

    “听得见小姐一动它就会响。”红枫如实回答她心里清楚其实不该将此事告之小姐可是……她不想再欺骗小姐了小姐才是自己的主子啊。

    “为什么我就听不见?莫非——这‘玲珑锁’的声音是有内力的人才能听见。”冷落撇着唇神色复杂瞥了眼红枫说道:“你下去!”

    “是。”

    冷落目送着红枫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喃喃自语的低吟:“为什么骆炜森没有在第一时间用内力将它震断还让它继续留在我的脚上?究竟是为何?难道——”她的心神霎时一惊面如白纸“难道是故意留下这锁好引绝尘上钩试探他对自己的忠心?”

    她不禁惊慌失措为了一个男人失去了她引以为自豪的冷静心中隐隐泛涌起前所未有的不安蔓延扩大……

    绝尘你千万不要来!

    **********

    十日后——

    山脚下的一处茶亭内不起眼的角落独自坐着一位戴着深黑色斗笠的白衣男子手持茶碗优雅地啜茗。他似乎有意掩盖住他身上那不凡的气息潜融入这简易甚至是简陋的茶亭平凡到几乎没有存在感令人一晃就过。

    这时三名彪形大汉手握铁锤路过茶亭目光四扫随意挑个位子坐了下来。

    “大哥这淌浑水我们‘昆仑三侠’真的要掺和进去?”三人中最矮小的刚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那还用说!三弟你忘了我们当初踏入江湖时所立的誓言了吗?一定要出人头地要在江湖上闯出个名堂让武林中人都知道我们“昆仑三侠’!”老大面容沉稳老气横秋眉间透着一股狠劲。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次的事儿这么棘手我们到底该怎么做?”这“昆仑三侠”的老三有勇无谋无论何事都唯老大马是瞻。

    “是啊大哥两天前‘风流公子’慕容非凡惨死在荒山上凶器竟是树叶。江湖上对这事可是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凶手是谁。你想想杀了慕容庄主的独子不就是公然和慕容山庄为敌吗?这厮也太大胆了!我们该赶去慕容山庄伙同江湖众人找出那恶人还血才是怎么……”

    “唉二弟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你大哥我可是得到了一条最可靠的消息你知道那凶手是谁吗?”那老大故作神秘。

    “谁?”

    他侧目一顾四周刻意压低声调“‘红庄’庄主骆炜森。”

    相隔他们两张桌子远的白衣男子啜茗动作似乎停顿了一秒钟。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老二和老三惊得从凳上跳起大叫出声。

    “你俩不要命啦坐下!”见两人听话坐下后他才将其中缘由娓娓道来“慕容非凡的死讯传开不过一天慕容山庄的人就接到消息赶去收尸了。唉当时那场景白人送黑人可以想见慕容老庄主会有多伤痛随后便在众人面前立誓一定要找出凶手为他儿子报仇。我们当时不是在扬州城正打算上慕容山庄吗?”

    “对啊大哥可你硬要拉着我们往这走我和三弟可都是一头雾水。”

    “我在扬州城遇上了‘包打听’他告诉我凶手其实就是骆炜森动机是为了他的女儿那个有名的‘红庄美人’。听说是骆炜森爱上了自己的女儿而他女儿却与慕容非凡定下了婚约所以才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好独占那美人。”

    白衣男子紧握茶碗的手微颤了一下。

    “这消息可靠吗?”老二一副尖嘴猴腮样看得出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

    “绝对可靠我可是花了一大笔银子才得到的消息。”

    “哇噻!那‘红庄美人’肯定暴美不然怎么会迷得像骆庄主那样的英雄神魂颠倒还让他做出如此败德的事!好想见见那传说中的美人哦!”老三一脸向往、陶醉。

    “你别在那白日做梦了!”老二掉转头严肃地说道:“大哥这么说我们这是赶去红庄罗?”

    “还是二弟知我心。你想想那骆庄主的武功可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武林中谁人是他的敌手?那慕容山庄想和红庄作对还差上一两截谁还去管它究竟是谁对谁错呀!我们‘昆仑三侠’当然站在强者那边才是!”

    “大哥说的是我们早些赶路也好早点到红庄。”话罢“昆仑三侠”便各自拿起桌上的利器——铁锤扬长而去。

    茶亭又恢复了一派宁静只是那白衣男子搁下茶碗默默地凝望着他们远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丢下碎银竟也朝同一方向飞掠而去。

    -------------------【第三十一章 慧剑斩情丝(上)】-------------------

    “小姐你又失眠了?”

    红枫缓缓梳整着冷落一头瀑布般的长惊异得现小姐今日不仅眼圈忧黑脸色煞白似乎还神情憔悴比往日更添了几许柔弱病态她很是担心。

    “没有。”冷落冷言板着一张拒人千里的脸孔掩饰着内心的痛苦。又有谁知道她精神上的痛苦远在肉体痛苦之上。每日!每夜!那被定格住的受辱画面宛如还在她眼前挥之不去……

    “还说没有您的眼圈黑黑的。”红枫早已习以为常并没将小姐的冷漠放在心上边说边担忧地指着铜镜中的人儿“您看您变得好憔悴这几天也没有吃多少东西整个人瘦了一圈再这样下去怎么行?”

    憔悴了?怎么会?

    冷落定眼一看怔住了神铜镜中映出一张美丽依然却苍白异常的脸几乎与她身上素白的纱衣同色。一双犹如死神般的瞳眸幽然无神如同雪一样没有光彩。心中不禁一颤何时她竟变成了这样?她的斗志、她的毅力、她的不妥协呢?都消失了?

    她怅然无语侧身默默地凝望着窗外不断飘落的树叶……

    唉……已尽深秋了……

    枯黄的落叶们像是一群星星逃离了虚幻的天庭回归于沉实的大地更像是美好而柔弱的命运因抗不住风雨的侵袭而失坠于无声无息。

    冷落心头一窒自己不就是那其中的一片落叶?!毫无抵抗地任凭它风吹雨打消逝而去?!

    她以前不甘的心上哪儿去了?不过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吃了一次败仗就退缩了、胆怯了?她还是那个无比坚强永不低头的冷落吗?

    只知道在一旁自哀自怨绝对不是她的性格!

    冷落凝注着镜中映射出的自己。长得太美未必是幸也未必是不幸美也是一种力量。她虽然没有任何武功可她并不是弱者她的容颜就是控制男人最好的武器。她没有错错的只是那些被这皮相所迷惑住的人。既然命定了她给了她一张绝世的容颜就算要背负上千古罪名成为红颜祸水甚至是株藏毒的罂粟她也要与这命运斗法不甘受任何人的摆布与奴役!……自由、宁静、幸福……还在等着她!

    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比现在更糟的的局面了不论还会有多少苦她都要忍。一定能熬过这段匍匐于骆炜森脚下的日子。有她在的一天她都不会让红庄平静!

    她下定了决心不再犹豫不再迷惑甚至不再留下任何的后路。不扳倒骆炜森她誓不罢休!

    “红枫听得见铃声吗?”冷落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铜镜可注意力却已不在自己身上。

    “听得见。”

    透过镜子的反光冷落细心留意着红枫说话时的神情。红枫没有说谎她很肯定。红枫从小到大只要一说谎她的眉角就会微翘略显心虚。这细微的小动作她每次都看在眼底记在心里。

    冷落松了口气他没来。可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她究竟是在庆幸?还是在失望?

    “近日红庄可有特别的事生?”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听下人们议论庄内像是来了许多的武林人士。”

    很不寻常!红庄已经尽十年没有和外界打过交道了武林中人突然造访红庄看来江湖肯定是生了异动。

    冷落眼珠儿一转灵光一现。如果如果说一个名满江湖的山庄少庄主死了应该不会是一件小事再加上凶手又是……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心中暗忖:小莲谢谢你!谢谢你遵守了我们彼此的承诺我打从心底里感激你!

    “都是些什么人呀?”她状似不经意问道。

    “奴婢不知道奴婢一直都和小姐一样待在红叶小筑里没离开过半步。不过听红兰说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江湖小人物。”

    江湖所谓的名门正派人士应该不会站在红庄那边才是!名声——这看似虚幻的东西其实人人都挺重视谁都怕它变臭当然!除了那些只为出名不怕臭名的小人物。

    “庄主没再来过小筑了是不是?”

    “是自从上次庄主离开后就没有再来过。”

    看来是被这事儿给缠上身了。这样最好最好能忙得他晕头转向疲于应付!

    ……

    一长串打探下来大致的情况她已经了解了唯独红枫——她的眉角始终没有翘过一次。冷落倍感狐疑她……她怎么会这么老实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究竟是为何?

    喔!不管了!反正她没说谎就好!

    小筑的四周到处布满了守卫之人是骆炜森离开之前吩咐下来的她根本就不能离开房门半步。看来只有等待一切见机行事。

    至于骆绝尘——

    他不来最好如果他真的来了她……

    心中一阵酸楚涌上冷落黯然地合上眼现在的情况和当初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已经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她不能再将他拖下水。

    因为他的存在打开了她封闭已久的心扉。那种不屑于爱情的傲慢偏执那种一次次遭到遗弃后堆积起来的冷漠都已瓦解在他的深情里只是她一直都在欺骗着自己不敢接受。可现在她却是不能接受还必须断绝那根孽生的情丝他才有生路可言。

    讽刺!大大的讽刺!

    她和他终究还是无缘既已注定孤</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