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2

_分节阅读_3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独一生何必再徒增哀思?早在很多年前她就是个没有心的人了又何必将那遗落的心再补上……

    这样……也好!斩断了那根情丝他也就能寻找值得爱值得为他修复情丝之人。她她永远不是那个值得他爱的人!

    “砰——!!”

    突如其来震天的揣门声惊动了房中的冷落及红枫同时掉转头望向门扉。一个如鬼魅般的人影骤然闪至身前没等看清紧接着“啪!”地一声冷落便伏倒在地。

    谁知红枫竟没有朝大胆来人出手而是立刻拜跪在地浑身打着颤。

    突来的变故让红枫不知所措惊恐万分可望着瘫软在地的小姐她鼓起勇气悲声哀求“庄主求求你放过小姐!小姐她……”

    “大胆!”骆炜森厉眼一扫红枫的话随之咽回肚子。“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深沉的声调让空气为之冻结。

    红枫吓得急急站起身子颤抖退了出去。

    冷落狼狈地趴在地上这一记耳光打得她头昏目眩、眼冒金星。她舐了舐嘴角渗出的血和眼泪一样的味道咸咸的。

    骆炜森嘴角泛起一丝阴沉“你好、你厉害我竟又上了你的当!”

    冷落缓缓抬眼泛白的容颜再加上唇畔的丽红增添了一丝迷惑人心般的妖魅气息。她凝视骆炜森半晌突地唇瓣一扯笑了一个十分淡然从容的笑竟使那丝血迹显得美艳动人。

    她的平静更增添了他的愤怒他是绝对不容许欺骗的可是却屡屡饶过她的小命。只要有关她的事情他都无法冷静以对才会疏忽大意听信了她的话。

    骆炜森唯恐自己会在盛怒中失控极力控制着自己。衣袖宣泄似的扫过桌面打落了正在冒着白烟的香炉。“锵”地正在燃烧的香草散落一地。

    他似又想到了什么随之敛起怒容冷冷睨视她:“你以为你那小小的伎俩真能神不知鬼不觉?那也太小看我骆炜森了!”

    骆炜森蹲下身子一手握着她小巧的下巴深邃的瞳眸望进了她幽静无畏的美眸看似爱怜摩娑着她的秀唇角翻飞似有若无的弧度。

    “你不是很聪明吗?知道我抓到了谁?”

    冷落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嘴紧紧抿着。

    他俯身在她耳畔一字字挤出齿间“小——莲——”

    她心头一震有如水里投下的一颗小石子惊起了片刻涟漪。

    “怎么?很吃惊?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被我抓到?是不是?恩?”骆炜森缓缓抬高她的颔将她拉近自己她吃疼地闷哼了一声。

    “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愚蠢竟会找小莲那种蠢女人帮你。知道我在哪儿找到她的吗?默府。我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在谣言的来源地揪到了传播者……你这神情好像不相信我?不妨告诉你那个叫小莲的贱丫头为了她喜欢的男人一个默府的家丁竟傻到帮了你后还敢继续留在默府中?你说这是不是就叫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仆呀?一样那么天真!”

    他的话渐渐击碎了她露于表面的平静眉目间缠上了几许愁伤。

    “别说一个小小的慕容山庄就算是整个武林我也不放在眼里!”狂妄!狂妄的理所当然!

    “你把她怎么了?”

    “你觉得她还有机会活着吗?”骆炜森偏头冷冷一眯眼显得异常邪魅。

    “她……她……死了?”冷落不禁身子微颤仰望着他的脸希求能在上面找到一丝一毫的破绽劝服自己他只是在骗她小莲根本就没有死。可是……什么什么也没有只有凛冽无情。她真的……死了……

    她迷离的眼眸我见犹怜的神情微启的朱唇在在勾诱着骆炜森。他低下头慢慢凑近狠狠含住……

    “叩叩叩——!!”一声急切的敲击声响起。

    “马上给我滚!”骆炜森厉吼道威严而冰冷毫不掩饰的欲求不满。

    “庄主属下……有急事……禀报!”门外之人恍似被吓得魂飞魄散般颤咧咧地把话抖完。

    骆炜森强压下体内翻腾的欲火松开箍住她下巴的手她瞬间失重跌伏在地。

    “进来。”

    一名劲装男子应声而入凑近骆炜森的耳边叽哩咕噜说了一串。

    骆炜森神色猝然大变正欲摆步离去的一刻撇头撂下狠话:“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若再犯我不会手下留情!”话毕便匆匆往外走。

    气焰消失了对峙消失了剩下一种叫做悲伤的东西没有散去。房中的光线很淡映得人若隐若现模糊不清。她一个人静静地瘫在那儿木然淡愁飘渺……

    -------------------【第三十一章 慧剑斩情丝(下)】-------------------

    “小姐您没事吧?”待骆炜森走远红枫便冲进屋内。

    “我没事。”

    冷落推开她搀扶的手拒绝她的好意随后缓缓地站起身子瞧也不瞧她一眼蹒跚地坐在铜镜前胡乱地拉起衣袖拭去唇角那抹碍眼的血迹无神地拿起台上的木梳顺着有些散乱的缓缓流下卡住了狠狠往下拉断了几根头疼得钻心。

    随即她像了疯似的抓起饰盒砸向镜子铜镜上立刻迸开了一条狭长的裂痕左右两边瞬间错位原本镜中美丽的容颜也在瞬间错位扭曲。

    她错了吗?错了吗?又是一条人命又是一条人命啊!眼盲耳聋的上天究竟还要让她背负多少罪孽才甘心?是在报复她吗?报复她对慕容非凡的残忍所以才会等价的收回一条生命让她内疚?究竟还会害死多少人?

    罢手吧!罢手吧!

    但是另一个自己却告诉她是小莲自己笨得选择留在默府的她有嘱咐她离开是她自己没听怪不了她!

    她没错!她没错!

    臭老天!死老天!慕容非凡死的活该这种处处播种又见美色起的男人她厌恶的不得了死了干净!小莲这略带姿色又文弱不堪的女子活着也注定受苦死了解脱!

    两种声音侵入冷落的心中不断击斗日趋白热化谁都不服谁可谁也压不住谁就这样对峙着。

    冷落双手紧紧地箍住她的小脑袋神情痛苦头仿佛要炸裂般阵阵剧痛。

    **********

    “吱”窗子微响一条人影就像轻烟似的飘然掠入瞬间轻立于房中不带半分声息。

    “谁?”敏锐的红枫立刻为之大惊大喝一声冲至窗边朝来人一击还没看清他样貌突觉一僵竟被点住了脉门穴道全身不能动弹更无法说出话来人早已闪离眼前。

    小姐!红枫心里惶急不已。

    一团温暖熟悉的气息从身后包围住了她冷落蓦地从失魂的状态中清醒身子一颤箍着头部的双手缓缓垂了下来覆在搂住她腰的大手上声音有些颤:“是你吗?”

    “是我。”

    他的声音还是那般柔柔的缓缓的一股心酸的安心。她的鼻头酸了眼合上再睁开又合上再睁开不断重复强忍住流泪的冲动。骆炜森的一记耳光都没能让她流泪可这单单的两个字就险些使她坠下泪来。

    “你你怎么……”

    “什么都别说。”骆绝尘截断她的话扳过她的身子毅然道:“我是来带你走的先离开这儿再说。”

    冷落充耳未闻呆楞地望着他——他没有变一身白色衣衫还是那么俊美凝视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眼中育蕴着深情只是……她不由自主地抚上他的脸颊闪过一丝心疼他瘦了。

    她好想像寻常女子一般不顾一切后果的扑到爱怜她的人怀里告诉他自己的无助自己的害怕自己的悲痛可是……不能她不能她不是那些只有爱就能满足的人。

    但是……就放纵这一次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

    冷落立马扑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贪婪的呼吸他的气息倾听他坚实的心跳。就让她多待一会儿吧!这种感觉她要永远得将它记在心底深处。可是她却不知道这留下来的将会是压在她心底深处的最深沉、最永远的痛!……

    好半晌时光似乎就此停了下来。

    骆绝尘虽然眷恋不舍却不得不出声:“这样待下去会很危险我们快走吧。”

    冷落霍然一震他的话飘入她的耳中有如空袭警报一样打断了原本的温馨提醒着她时候到了……时间永远都无法停在这一刻……

    慧剑斩情丝是抽刀断绝的时候难道她想从骆炜森的口中再听到他的死讯吗?她不想再有人死尤其是他!眷恋何益?眷恋何益?眷恋又何益?

    冷落使劲地推开他眼眸透露出疏离的气息冷漠得恰到好处。骆绝尘措不及防被她推开了一臂之遥她眼中的冷漠更叫他吃惊不已瞬间呆住。

    “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从头到尾都是在耍着你玩而已不过给了你一点甜头还就当真了!”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骆绝尘猛地倒抽一口气瞠大眼一脸错愕的表情望着她。

    “我在这儿挺好跟你走你拿什么养我啊?我可是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不想跟着你吃苦。再说我根本就不想离开!谁说我恨骆炜森啊?早在你离开红庄的时候我就和他燕好了好的不得了的那种只是他竟瞒着我又纳一妾为了和他斗气才逗着你玩你还真信了愚蠢!”为了断绝他的情冷落甚至不惜毁掉抹杀自己的形象。

    骆绝尘神情慌乱地冲向她扣住她手腕“你骗我!对了!云姨呢?你没忘不是吗?他杀了云姨你不可能会和他……”

    “那个贱女人不过是我的替身还敢妄想和我争宠。我不过略施小计就除去了她我被杀的那幕是不是演的很逼真啊?”太过平缓话语令人产生起无情的错觉使骆绝尘看不清她眸后的挣扎。

    “那慕容非凡呢?”

    “他啊你不觉得看见男人围着自己团团转是件很有趣事吗?”

    “不可能……你不是……你是骗我的……”骆绝尘身形一晃面色苍白的直摇着头声音中有着一丝无助。“那我中毒的事呢?你当时那么伤心绝对不是假的!”

    “哈哈!”冷落大笑看似厌恶地挥开他的手“你知道是谁告诉我你中毒的事?告诉你是骆!炜!森!”

    骆绝尘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一步须臾惨然而笑透露着浓浓的伤痛“通通都是骗我的……通通都是……我不信!你说过你喜欢我的难道也是假的?”

    冷落的眼底快闪过一丝心痛一瞬间却又被冷漠所取代她收回目光冷哼一声:“我当然喜欢你我还喜欢这房子这衣服这银钗……我喜欢的东西还有很多要不要都听一遍啊。”

    “我不信……我不信……”他喃喃地重复着话语涣散的目光落在远方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他不觉踉跄后跌脑中一片空白一片麻木一颗心却痛苦着。突地他抬起头一双俊目中滚动着的泪珠虽未夺眶而出但是这种强忍着的悲哀却远比放声痛哭还要令人痛苦得多。“不管你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爱你无悔!”

    他的眼泪、他的无悔深深撼住了她心脏跟着愈加收缩可这致命的一剑不得不挥下这样才能彻底绝了他最后的一丝情。

    “你给我听清楚游戏只是游戏不要当真!像你这种只知道爱来爱去、窝囊没用的男人替我提鞋都不配!还是乖乖滚回骆炜森的身边老实得当一条狗说不定我还会看你两眼!”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