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3

_分节阅读_3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她无情的话狠狠的重创了骆绝尘已伤痕累累的心他悲恸地紧闭双眼紧握拳头一瞬间产生了一丝放弃的念头可是只要一想到放弃她的结果就是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他生命顿时感到世界崩离。他不要放弃!

    “好我去我去只要你还会看我叫我干什么我都去。”低柔浑厚他的声音带着祈求显得声嘶力竭。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为什么他不骂她不打她还要像条狗一样毫无尊严的对她摇尾乞怜求她施舍爱。不值得!不值得!她是个坏女人!太坏了!

    看到他那样冷落就觉得好难受好难受心痛痛到没有任何知觉。挥起的剑全都砍在了她自己的心上原来她……还有心的……

    氤氲的眼一闱无意识的她扬起颤抖的手缓缓的、逐渐向他靠近蓦地半空中停住了……

    不!不对!他被她如此重创犹如被拔了牙的野兽不具任何威胁如果回到骆炜森身边依骆炜森的脾气这种废物他根本不屑一顾自然就不会再用药物来控制他了。

    让他现在痛苦一阵总好过死亡痛苦总有一天是会过去说不定他离开了她这个灾星才是他的幸福!

    是无情亦有情或错或对她亦无法分清这个男人已是她心中一个永远也无法结痂的伤口。

    “那你还不快去!我可没空招待你!”冷落低垂下滞于半空中的手急转过身子背对他说着嫌恶的话可没人知道零落在凛风间的是谁的晶莹泪珠……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精彩!真是精彩!精彩之至!”突然房间里响起比冰还冷如来自地狱般的让人灵魂颤栗的声音。

    -------------------【第三十二章 悲从中来(上)】-------------------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哀伤中的冷落吓了一跳她猛地转身瞥见墙落阴暗处骇然伫立着一条巨大身影半张脸隐藏在光线的阴影中唯有那一双厉眸闪烁出阴森的光辉。她用力眨了眨眼定神望去这一瞧可不得了她美丽的容颜顷刻间染上一层黑煞吓得花容失色。他竟是骆炜森!

    他不是应该早就离开了吗!?究竟站在那儿多久了!?莫非她说的话他全听见了!?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冷落浑身毛直立而起敛起伤感的情绪屏息以待。

    “继续啊怎么不说了?”骆炜森半倚着墙双手环臂脸上挂着轻讽的冷笑锐利含怒的目光扫了冷落一眼目光又定在了骆绝尘的身上“绝尘你这是什么表情?看见我就这么让你吃惊?”

    冷落心中一突望向骆绝尘他的脸色已完全惨白神情十分怪异。

    “你……不是……应该在……”

    那日他在红庄山脚遇上“昆仑三侠”随后他便跟上他们将其中的老三暗中除去戴上“巧夺天工”制的人皮面具取而代之混入红庄。一方面伺机而动另一方面将红庄守卫部署记下用信鸽传给慕容山庄。今日慕容山庄等人做好了万全准备上山攻打红庄他心里清楚慕容山庄只能算是二流角色没一个人是骆炜森的敌手可是至少能拖住他他也就能趁山庄混乱之际将骆骆带走。但是……

    为什么?骆炜森竟会在这儿!?他应该在外对敌才对啊!

    “‘巧夺天工’!”

    不轻不淡的四个字从骆炜森的口中吐出竟让骆绝尘的脸色白得甚至泛青。

    “绝尘你是我一手养大的你的心思谋略我会不知道?‘玲珑锁’本就是一对鸳鸯连环锁一旦一方摘下那被系的另一方便不再起作用。你戴着玲珑锁只要一靠近红庄铃声一停我就会知道你在附近可如果用内力将它震断我当然也会知晓堤防的心势必也就会加重最好是做到不打草惊蛇。你是这样想的不是吗?而能不动声色将锁摘下续系他人另一锁却不会有任何异样普天之下能做到的只有‘巧夺天工’一人。遂你就去找那老头帮忙了不是吗?”

    骆绝尘脸色微僵地看着骆炜森他全说中了他的想法看穿了他的心事让他无从反驳。

    冷落这时才明白为何骆绝尘身在红庄的领域内了红枫却还能听得见铃声以至于骆绝尘的突然出现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煞了个措手不及。

    咦?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丝异样刚要拽住它的尾巴又让它给溜了……

    骆炜森冷哼一声犹似严父斥子的薄责轻语:“绝尘难道你没想过在找他之前先查查他的底细吗?他为何会那么爽快的答应帮你你没想过原因吗?‘巧夺天工’可是我养的一条狗没有我的肯他又岂会帮你!这可不像心思缜密、行事谨慎的你。”

    骆炜森故意顿了半刻接着含讽带讥地说道:“噢!我知道了!你是怕耽误了时辰就再没机会带‘你妹妹’远走高飞了才会失常至此看来‘你妹妹’的存在早已乱了你的心智你真的很让我失望。”一听就知道话中有话意有他指。

    骆绝尘面无表情眼中没有任何光芒可搁在身侧缓缓收紧的双拳却曝露了他的情绪。“你妹妹”这刺耳的三个字仿佛是骆炜森有意在强调提醒着他让他内心汹涌澎湃无法自制。

    “你一直都知道我在红庄里?”

    “我可是一直都在等着你行动当你一现红庄的守卫最‘薄弱’、‘易攻’的就在南门时是不是很高兴呀?啧!没想到你这么不经忍。”骆炜森对骆绝尘是嘲笑了又嘲笑讥讽后再讥讽冷酷的眼中透着蔑视好像打击他就会让自己快乐故意对酸涩的心情视之如无物。

    “那又为何不马上拆穿我将我抓起来?”尽管骆绝尘努力维持声音的平静一丝颤抖还是泄露了他的愤怒。自己竟一直在他的掌中被他戏耍着却不自知!

    啊!就是这个!骆绝尘的话犹如铁锤般重重击了一下冷落的脑袋终于知道什么地方让她一直觉得不妥了。为什么骆炜森明知道她脚上的“玲珑锁”已无任何作用了却不将它摘下?为什么红枫会对自己知无不言甚至告诉她“玲珑锁”传音的方法?又为什么他明知骆绝尘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抓他甚至杀他简直轻而易举却要佯装不知直至今日?他明明早已洞悉了一切……

    冷落心底一寒唇畔因为恐惧害怕而微微在颤抖。她错了!全是她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当时的自己被“玲珑锁”给蒙住了太过担心骆绝尘的安危而失了冷静。骆炜森从头到尾都不是为了测试骆绝尘对自己的忠心一个早就背叛了他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再给他一次机会除了……除了她自己!?他是为了测试她!?

    “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若再犯我不会手下留情!”

    冷落的脑中浮现出骆炜森离开前撂下的话那既是警告又是暗示……

    他太可怕了!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竟然曾上过自己的两次当还杀了慕容非凡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险中求胜让人难以置信!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呢?”骆炜森嘴角上扬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但那笑意和愉快、惬意全沾不上边反倒透着一丝诡异、不屑、冷淡与无情的意味。“你不配知道!我根本从没把你放在眼里。”

    骆炜森侧过头深深望住了冷落眼中夹杂着某种复杂的情绪又很快移开眸光回到骆绝尘的脸上霍然变得寒冰。“你不是答应了‘你妹妹’要回我这儿当一条‘狗’吗?那还等什么!过来呀!”

    登时屈辱和愤怒塞满他的胸腔骆绝尘下颚咬得死紧紧握的双拳早因用力过度指甲深深陷入了肉中掌心已经浸出了血而他却浑然不觉仍极力的控制着自己想要不顾一切以剑泄愤怒情绪的冲动。

    这样屈辱的活着还不如让他去死!可是……可是……

    可是他不能!他曾答应了她要活下去或许她早已经忘记……

    “……我要的是一个活着的骆绝尘不是一个死人你还要保护我不是吗?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我会等着你如果最后你我都还活着我们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视若珍宝就算通通都是谎言他也认了就当是自己骗自己他早已无法自拔地陷了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骆绝尘忍受着极大的屈辱挪动脚步每一步有如千斤重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极慢地朝骆炜森走去……

    两道清泪从冷落眼角慢慢滑落滴在了冰冷的地上一抹悲伤瞬间自胸臆间泛滥。她知道这是骆炜森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只要自己不阻止……

    她的眸光随即一转投向靠在墙边的骆炜森希望能从他的举止动作中揣摩出他的意图。不期然地骆炜森浑身骤现一股嗜血的杀气她惶急地嘶喊:“不要——绝尘!危险!”

    -------------------【第三十二章 悲从中来(中)】-------------------

    这一声惊惧的叫喊唤醒了骆绝尘早已涣散的神智本能的身形一闪躲过了骆炜森致命的一掌。

    “还是出声了……她还是出声了……”一向睿智沉稳的骆炜森神情骤然变得慌乱他瞪大眼睛不自觉得低语。从未有过的陌生感觉如万蚁钻蚀嚼咬他的心。

    须臾骆炜森的双眼里开始凝聚风暴阴影四周空气仿佛也随之一变一种阴沉的气息逐渐散播开。那深层的怨恨、狂作的暴怒、凶戾的血腥、还有那意图毁灭一切事物的无上杀气一古脑儿全席卷上了他的心。

    “骆!绝!尘!我要你死!”

    骆炜森的手掌突地泛起砭人冻气电光火石间人已经移到了骆绝尘身前扬手一掌击向他的前胸骆绝尘被他强势的攻击打得措手不及连连闪躲后退。伴着几声巨响红木雕琢的桌椅一个个接连化为一堆碎片支离破碎房中满目疮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战火始终没有波及到梳妆台那儿——冷落所站的区域。

    只能作壁上花的冷落紧紧盯着骆炜森和骆绝尘骆炜森的每一次攻击都令她揪心惟恐绝尘会中招。男人打架女人一向插不了手更何况是武林高手之间的对决自己如果莽撞冲进去只会徒增绝尘的负担。

    骆炜森连数掌而且每一招快如闪电每一式都毫不留情狼狈闪扑的骆绝尘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少顷一个翻滚他抓住转身的一个空挡化被动为主动趁机抽出腰际间的软剑出其不意迅快而凶猛的朝骆炜森的咽喉刺去。

    可骆炜森好似早就知道了他的攻击路线剑尖在离他一寸之时掌中一紧就被他稳稳地捏住。

    铿锵一声!软剑在刹那间竟被骆炜森折成两段。骆炜森含着凛冽杀气的眸中闪过一抹怨恨之色就在骆绝尘一惊之间掌中半截断剑狠狠扎进了他的胸膛。

    “啊!不——”

    伴随着女性尖锐凄厉的嘶叫声骆绝尘闷哼了一声随即感到一股痛彻胸臆的剧痛蔓延周身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喷涌了出来顺着伤口向外流淌染红了白净的衣衫。一个踉跄他不支地向后倒去一头栽倒在地浑身虚软无力。

    骆炜森犹有不甘欲补上最后致命的一掌身受重伤无法动弹的骆绝尘毫不畏怯地瞪视着他。就在骆绝尘以为自己将命丧在骆炜森掌下千钧一之际只觉眼前一黑有人不顾一切的扑在了他的身上几滴温热的水珠落在了他苍白的脸上。

    覆在骆绝尘身上的冷落此时脑中一片空白闭上双眼等待疼痛的降临。但等了半晌却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她张开紧闭的双瞳不经意地对上了那双像琉璃一样清凉剔透的深郁眼眸那眸里不单单只有自己的映像更多的是无怨无悔的爱意令她无法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时间仿佛停止在了这一刻……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