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5

_分节阅读_3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伤了他的心……

    骆骆……骆骆……

    伏在墙边的骆绝尘手指不易察觉地颤动了一下她痛苦哀鸣的惨叫侵入了他的心、肝、脾、肺、肾……颤动了他的全身强烈求生的意念将他快要涣散的灵魂重新聚合在一起。

    骆炜森狂暴地在冷落的体内戳刺丝毫没有半点技巧在里面有的只有力量就像一个只是在宣泄欲望的野兽每一次都是结结实实、强而有力让她彻底的痛、彻底的疼!

    “啊……呜呜……不要!放过我!放过我!”昨日的噩梦、今日的噩梦辗转地啃蚀着她破碎的身心那绝望的哭喊声更显悲惨而可怜。

    渐渐恢复意识的骆绝尘微弱地撑开眸子露出一线目光全身经脉尽断让他连挪动一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趴在地上。

    骆骆?骆骆呢?

    他惶急地抬起头顺着呼喊一眼望去——

    那疼痛撕心裂肺一股彻骨的悲伤如山洪爆视线模糊泪珠一颗一颗混着血水掉落下来。

    “不要……”细细颤、低如蚊呐的声音不可抑制语音渐次升高破碎而出“不——”

    突然响起的一声凄厉嚎叫撞入了冷落的耳膜中她本能的移转眸光对上了他!

    一瞬间她犹如被凝固了心跳骤然停止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

    “啊——!!”

    多少的悲从中来哀从中来愤从中来恨从中来!上苍!如果你还有一点怜悯求你让我即刻死去我不想再面对!面对这残酷世间的一切!

    她抬起双手自欺地掩住脸连续不断地出伤心欲绝的呜咽几不可闻的悲鸣声从指缝中溢出“不要看……不要看……求你不要看……”

    她的痛苦呻吟让骆炜森越来越感到烦躁不安报复的快感离开留下的只有落寞。他理不清这种矛盾的心情开始想要停止。可正当他准备停止这荒谬的报复时竟现骆绝尘没有死!?

    控制不住的妒火开始上升汹涌澎湃。他随即抽离她的娇体想要彻底将这个碍眼到极点的东西解决掉。他朝骆绝尘走去的当口一道翦影飞闪而至匍匐在地扣着他的双脚。

    “我求你!饶了他吧!我我誓今后我会乖乖的再也不逃了再也不搞怪了!只求你让他离开!让他离开!”冷落死死拽住骆炜森的裤脚不让他上前哭泣着乞求着赤裸的身体不停颤动样子显得极其悲惨和心酸。

    又一次强烈的无能为力和自我厌恶袭上骆绝尘的心头。

    他陷入昏迷的时候她说过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他都能听见。原来她是爱他的!她是爱着他的!

    可是无能的自己却无法保护她反而还要她的保护。

    骆绝尘你真没用!没用!没用!……

    自怨中他始终不愿醒来她在受苦自己却选择了逃避!

    她的号叫、她的悲痛、她的无助在在击碎了他的心。他不能再逃避!他宁愿和她一起受这折磨……

    “不要……咳咳!求他……”才说了几句话骆绝尘便痛苦的咳了起来大量鲜血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

    “你不要说话!”极度的恐惧令冷落慌乱地朝他望去生怕他再这样呕血下去死亡就会离他越近。

    可当她和骆绝尘对上的那一眼、那一刻、那一瞬间仿佛四周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只有他们相望的彼此。

    骆炜森双手握拳眼中的寒芒突地熄灭残暴冷戾之气骤现倏隐。只有令骆绝尘彻底消失她才会永远的只属于他!

    骆炜森俯下身去扣紧她的腕脉凌空拉起冰冷的唇掠过她的粉颊凑至她的耳畔亲昵低语“我当然不会杀他我要让他粉身碎骨挫骨扬灰死无全尸!”

    冷落呆楞了脸色刷白待骆炜森一松手便“啪”的落地。

    “来人!”

    顷刻间两名劲装男子便闪立房中。

    “即刻将他扔下山崖不得有误!”

    “是!”

    不——不——!!

    冷落蹒跚地爬起想扑上前去阻止却再次被骆炜森攫住了身子只能目视着那两个人各架一臂将绝尘慢慢拖离屋子。

    骆绝尘回头凝望她回望那最后的一眼仿佛欲将她镶嵌在他的灵魂深处。他的嘴唇蠕蠕颤动用吐血一样的悲鸣般的声音说道:“咳咳!……等我……一定要……等我……”声音逐渐远去渐渐消失不见……

    她的喉间出一串哭嗥声悲怆而凄楚声声令人欲断肠……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法思索、没法有任何反应承受不起又一次的失去那种剖心般的剧疼怕是再难神智清醒地去感受心好冷好冷……

    眼前蓦然一黑她娇弱的身子如断线的木偶向后软倒她的世界顿时一片死寂。

    骆炜森赶紧接住她坠落的身子锥心刺骨般的心疼眼神也因失意而暗沉。他仰天大叫悲愤的气流惊散……他知道她恨他……

    幽幽的叹息无声的响起头一回为自己所做的事而后悔……

    **********

    “红武我们真的要将少爷扔下山崖吗?”

    “庄主吩咐下来的不得不做!”

    “可是少爷对我俩有恩呀!上次要不是少爷给你银子你娘早死了!”

    “我知道……可是我能怎么办?红耀!平时就你想法多你想想!”

    红耀望了一眼骆绝尘面如死灰气息微弱地似会随时断去“少爷反正都快死了不如我们等少爷死后就将少爷埋了让他入土为安不要再折腾一个死人了。”

    “那也是!”

    乱葬岗——

    两名男子各拿着锄头在挖着地。

    “呼——”一阵阴风拂过。

    红武猛地打了个哆嗦四处张望脚底开始凉到头顶不会吧!难道是那种“东西”他最怕那玩意儿了。

    “呼——”

    “红耀!你有没有感觉到?”红武推了推一旁埋头苦干的红耀。

    “什么?”

    “那种东西!”

    “什么那种东西?”

    突然一团黑色的物体从他俩身侧“飘”过绝对不是人!人怎么可能达到这么惊人的度!

    “你看到了吗?”红武两眼张得大大的就连嘴也开得可以塞进一颗鸭蛋。

    “看到……了。”

    惊魂未定乱葬岗四周竟冒起了无数鬼魅的火焰。

    “鬼——真的有鬼啊!哇——”红武和红耀吓得二话不说弃下地上骆绝尘的尸仓皇逃离。

    渐渐鬼火散去乱葬岗之中多了一条黑色的人影了。他全身上下都罩在一件宽大的黑色长袍之下连头也罩住了。他走至骆绝尘身旁摘下头罩一张面目狰狞丑陋不堪的老脸。

    “经脉尽断武功全失身中‘炎炽’已无脉搏……等等……竟还有气息!?这异于常人、不可思议的求生意志……不错就你了!一百三十一号!”

    才子佳人英雄美人;江湖是假情是真;多情空余恨无情万般不能;忘却了今生容颜记到来生;老天太残忍相见注定就要分;纵身滚滚红尘抛缘分红尘有多深;今生情亦难再永不再言爱……宁有惆怅没有恨……宁有惆怅没有恨!

    -------------------【第三十三章 无法承受的痛(上)】-------------------

    “庄主慕容山庄的一干人等已经全部拿下除了慕容青青外慕容家的人都在其中。属下已将他们关入地牢等候庄主落!”

    “这事容后再议退下!”

    骆炜森端坐在床沿眸光爱怜地凝视着静静沉睡而去的冷落她此刻就像一朵午后的睡莲美丽中透着一些将至的衰败。

    “她怎么了?为何还不醒?”骆炜森的声音仿佛是从深深的井中传来阴沉极了。

    站在一旁的矮个干瘦老头抖得连话都说得断断续续“庄……庄主小姐……的情况……她……是……”

    “她究竟怎么了?”

    骆炜森寒光一扫那老头吓得“啪”地一声跪在地上“庄主饶命!庄主饶命!小姐的病属下真的是无能为力!”

    “胡邈!你说什么!?你该知道说这话会有什么后果!”骆炜森的目光锐利地投射在胡邈的身上这让胡邈感觉犹如芒针刺背般难受。“当年我之所以留你就是看在你出色的医药天赋连‘炎炽’这天下至今无人能解的毒都是你研制出来的她只是晕了而已你竟说无能为力?我红庄可是从不养闲人!难道你还想回到当年你这个魔教叛徒如过街老鼠人人打的日子吗?”

    “胡邈一直都很感激庄主您的收留胡邈的一家大小才能避开江湖上的风风雨雨过上平静的日子。不是胡邈不想医治小姐而是小姐她……不是晕倒那么简单。”

    “说清楚!”

    “小姐她……她曾经服食过‘红娘子’。”

    “‘红娘子’?”

    “是一个药方的名字因为这药方非常特殊所以一般的大夫都不会随意开药给人通常只有妓院才会有是女人用来……用来……用来……”

    见胡邈半天都绕着“用来”二字打转骆炜森随即眉头一皱厉声道:“说!”

    “用来绝育的!”

    骆炜森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僵硬可怕“接着往下说!”

    “‘红娘子’是含有剧毒的一种药方服食后虽然能达到绝育的效果可是相对的却会给身体带来一定的伤害较常人虚弱三分。小姐服食‘红娘子’已经有一定的时日了药效早已入了骨根本没法根除只要每日饮食起居正常不会有过激的情绪身子骨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小姐她现在的情况却异常不乐观脸色惨白脉搏虚弱时有时无乃气虚之相且有一段时日今日突然昏倒应该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以致深度昏迷再加上……房事……过激……小姐……又……毫无……求生……意志……”胡邈越说越小声头也垂的越来越低就差没伏在地上。

    “你不必再说了!”愤怒与自责的情绪在骆炜森的心里汹涌翻腾激动得双眸充血“她……她会怎样?”

    “小姐只怕熬不过十日……”

    没等他把话说完骆炜森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狠狠揪起他的衣领将他整个提高地面。千辛万苦压抑的情绪如火山一样爆了他激狂地吼道:“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次!”

    她怎么能死?怎么能够死?他不准!不准!

    “我……属下……不是……”胡邈恐慌到了极点一下软了手脚在空中颤晃口颤颤抖嘴里语无伦次。

    骆炜森耐性全无扬起手正准备一掌劈下去……

    “庄主!庄主!属下有办法!有办法救小姐!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胡邈惊惧地双手半交叉式遮住头部大声喊叫。

    “说!”

    “虽然属下没有能力医治小姐的病可属下知道有一个人一定可以!如果能将此人找来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胡邈</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