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6

_分节阅读_3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不换气、不停歇快地说完生怕一慢命就没了。

    “是谁?”

    “天下第一神医——东方钰。”

    话方落下只听“砰”地一声胡邈顺着抛物线飞落在地。

    “这次就饶你一命下去!”

    内室里骤然静得像一潭死水骆炜森好像生了根似地在原地静站了很久。随即快步走向床榻褪去一身冷冽之气。

    他痴望着床中人儿不曾有过的挫败感深深地、重重地在心底拖锯着。他的双手可以杀尽千千万万的人没有人抵挡得了他可是那又怎样?武功再强也救不了他“心爱”的人。

    是的!心爱的人!他爱她爱了她十七年从她出生那日对着他笑的那刻开始他的心里就只有她。为了她他放弃了称霸武林的野心慢慢退出江湖;为了她他渐渐收敛起自己残暴狠戾的一面以冷酷的外表示人只为不让她感到害怕;为了她就算将来会背负千古骂名、逆天悖伦他也甘之若愉……

    她不明白!她根本不明白他对她的心……她总是想方设法的想要逃离他这让他变得异常疯狂不再掩饰自己的本性。

    除了他自己他无法容忍她的眼里有其他人的存在一丝一毫都不允许!谁都不能将她抢走!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骆炜森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柔柔地掠过冷落的丝眷念地抚上她苍白死灰的脸蛋他晦暗的眸中闪过一抹痛楚。

    “骆骆!你服食‘红娘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小莲是你从妓院救回来的要得到‘红娘子’根本就不难是为了惩罚我吗?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

    骆炜森俯贴在她冰冷的脸颊缓缓地厮磨着。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不该对你用强。只要你好起来我再也不强迫你了再也不伤害你了骆绝尘做得到的我同样也做得到!”

    骆炜森深情地亲吻着她冰冷唇瓣将她紧紧的搂抱在怀中“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回来!就算是翻遍整个天下我也要把东方钰绑来救你!”

    -------------------【第三十三章 无法承受的痛(下)】-------------------

    黑暗……

    无穷无尽的黑暗……

    虚无空洞的黑暗……

    她在黑暗的半空中漂浮身体好像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生命好像也不再属于自己……

    好舒服……

    又冷又痛的浑身乏力的感觉瞬间消失了即将解脱的舒畅牢牢包裹着她……

    好想永远都待在这儿……

    永远都不要离开……

    “骆骆……骆骆……快醒来……不要睡……不要睡……”

    是谁?谁在叫她?这个声音好熟悉好熟悉……

    为什么要叫她?

    ……让她睡吧……一直睡吧……

    “……等我……一定要……等我……”

    声音好遥远好遥远……仿佛……快要消失了……

    不要!不要丢下她一个人!

    喝!痛……

    身体开始有了感觉……

    好痛!好痛!就像是被撕裂了般都痛到了心里面……

    “她动了!她的手动了!大夫——”

    “让我看看……脉象恢复了平稳她已经度过危险一会儿就会醒……”

    床中人儿纤细髦翘的睫毛微弱地掀动两下缓慢地睁开数日未曾见世的双眸。乍然的光明让她眼里的影象模糊一片须臾瞳孔焦距逐渐凝聚双眼却无神而又空洞甚至潜蕴着深深的暗沉头上似乎也残留着悲伤的余味。

    “你醒了?”骆炜森激动地将冷落卷入怀中狂似细吮她苍白的瓷容“你终于醒了!骆骆!你……让我等了好久……好久……”

    犹带哽咽的话语让人闻之动容。骆炜森像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似地紧紧搂着她完全不在乎旁人侧目的眼光将下颔搁在她肩上。呼出的气息拂过她的面颊贴着她的耳畔倾诉着他的爱语。

    “你知道你快把我吓死了吗?你已经睡了十天十夜了我好怕你会就这样一直睡下去……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爱你真的好爱你因为你的不在乎、你的欺骗我怕你离开我所以才会那样对你。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伤害你了!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怀中的她没有丝毫反应不挣扎也不哭闹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毫无生命般一动也不动。

    “骆骆!你怎么不说话你还是无法原谅我……”骆炜森慌了边问边将她的脸转了方向可面对他的那一瞬间话语骤然凝结在舌尖。

    看着她的眼睛骆炜森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淋下滚烫的心冻结住了。那双眼睛里面没有他……那么黑、那么美的一双眼睛里没有他……

    不!不止是他是任何事物仿佛情绪已逝是一个已经失去灵魂的美丽娃娃。

    骆炜森所有的能够维持理智的自持力都被那双眼化为了乌有他狂地攫住她的双肩用力摇晃阴鸷如鹰的眼瞳闪着激狂的感情朝着她大声狂喊“你爱他就爱得那么深吗?他凭什么得到你如此的爱?凭什么……我嫉妒!嫉妒的快要狂!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我爱你!甚至比他爱得更久、更深、更多啊!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你有没有听见?我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啊!”

    她的沉默不语让他从未有过的恐慌;她的冷漠淡然让他从未有过的嫉妒;她的面无表情让他从未有过的失意一切如尖刀一下下地剜割着他的心。

    可是无论他如何嘶喊叫嚷都只有他的声音在四壁撞击只有他的声音……

    “我知道你听得见!你应我应我一声啊!……他已经死了!死了!……”

    她的毫无反应开始令骆炜森的情绪异常激动以致没有现她的眼睫在“死了”二字的刹那微微颤了一下淡色的眼眸深处不期然掠过薄薄一层哀伤之色。

    “只有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会永远在你身边永远爱你!只有我只有我……”骆炜森的双手越抓越紧恨不得陷进她的肉里就算使她疼痛的叫出声来也好至少她开口了可是什么都没有没有痛楚没有表情。他两眼痛苦地微闭着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映出一圈暗影语尾也渐次降低最后没入一片低吟中。

    “骆庄主骆小姐才刚醒来身体还很弱就让她多休息。您也已经在这守了五天五夜了就算您的武功再高身子也会受不了您回房休息吧骆小姐我会照顾。”对于骆炜森渐渐过激的举动一直站在一旁默默不语的东方钰不得不在此刻出声提醒骆姑娘的身体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骆炜森闻言一僵随之紧张地将她放回床上平躺着盖好被子俯下身以从没有过的弱态颤巍巍地亲吻她的额头良久才缓缓松开双手。

    “你不说话也没有关系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忘记他等你原谅我等你接受我……可是你给我听清楚了今生今世也别想我会放开你你休想摆脱掉我!”强势的语气中掩不住的深情。

    骆炜森望着她连眉梢都写满了爱恋眼光灼灼炙人一瞬不瞬地凝视她抱着最后的希望等待着她的回应可是她的脸上仍然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炙热的双眸倏地急降温最后归于一片冰冷漆黑如暗夜沉沉。

    他得到了她的躯壳却得不到她的灵魂!他的心中陡然涌上一阵莫名的寂寥。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骆炜森默默移步转身离去渐行渐远脚边是月光映出的影子形单影只透着无尽的落寞与凄凉。

    待骆炜森离开后房中便归于寂然。东方钰轻轻地一声微叹端坐在冷落的身边静默许久语重心长的温言:“骆姑娘你这又是何苦?”

    冷落脑袋一片空白呆滞地“望”着屋顶一动也不动地平躺在床上。她丧失了语言能力丧失了面部表情甚至丧失了自己目光冷漠空洞浑身张扬着病态美。

    绝尘我知道是你!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唤着我不让我沉睡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去找你吗?可是失去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不知道真正的悲哀并不是伤痛而是一无所有。早已一无所有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她残存的躯壳只剩下了冷漠。因为在连死也不可以做到的时候她除了冷漠还能做什么呢?又或许只有冷漠才能诉说她心中刻骨的怨恨。

    一切的外物已经与她无关了……

    **********

    子夜和黎明来来去去冷落好似睡美人躺在床上不动不喝不吃甚至不睡日渐衰弱空寂透心等待着死亡。

    骆炜森每日就这样带着希望而来又携着失望而归重重的失落令他不仅失去了平日那抹充满自信如朝阳般的神采眼眸更是日益黯沉慑人。

    “东方大夫骆骆就交给你了我明日再来。”

    看着骆炜森迈着沉重的步伐、渐渐远去的背影东方钰回头望了冷落一眼心里翻腾起一股莫名的感受爱的深伤的深痛的就深教人无可奈何更教人生死相许。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是麻烦的孪生姐妹一起嫁给了痛苦生了个儿子叫悲哀!

    东方钰坐在冷落床边的小凳子上温柔执起她的手微一探脉现脉象微弱紊乱渐有衰竭之势他不禁皱眉“骆姑娘你再这样不吃不喝不睡就算大罗神仙在世也救不了你了。”

    冷落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的雪白的容颜仍旧无半点反应。

    “唉!”东方钰喟然一叹慢慢将她的手搁回被中“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的事江湖上人人皆知骆炜森杀慕容少庄主擒慕容山庄一家甚至包括兄妹相恋以致骆炜森为女杀子的事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是我的恩人可能这事对你来说微不足道我却充满了感激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东方钰不放弃地继续说道:“不要如此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那个我在杭州城认识的骆泠霜到哪儿去了?那么耀眼夺目浑身闪着光彩深深吸引住我全部的注意力。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可是我真的不希望我爱慕的人就这样憔悴衰败下去。”

    东方钰痛心地望着面无表情的她“不要这样!你不需要用死亡来延续你们的爱情!你应该更努力地活下去虽然会有痛苦但是也有希望啊!骆公子肯定也不想看见你这样的伤害自己……”

    东方钰瞥见她眼帘闪动了一下太好了!只要提到骆公子她就会有反应。他连忙再接再厉地说道:“我真够笨的当日在杭州城就该看出来如果不是你向我介绍他是你哥哥我肯定会以为你们是一对情侣虽然当时你掩面遮颜却仍难盖住你们之间的亲密气息。唉爱情就是这么微妙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就算是兄妹只要两人相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再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冷落心中苦涩难忍心被利刃所刺的地方又开始疼痛疼得抽搐。所有过去和现在的一切景象清清楚楚出现在心灵上滴滴清泪顺颊而下无声地浸润入枕缓缓洇开洇出往事一幕幕一切并不如烟就在昨日。

    “我是个外人可能没有资格说这些也不能完全明白你经历了些什么可是……骆姑娘你想想骆公子对你那么情深意重不顾伦常豁出性命的去爱你真的会就这样丢下你不管吗?你确实见到了骆公子的尸体了吗?我是一个眼见为实的大夫只要</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