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37

_分节阅读_3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是我没亲眼看到的事情都会抱有三分怀疑你不应该就这样过早的下结论万一……”

    “……等我……一定要……等我……”

    绝尘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突地跃入冷落的脑海对啊!他有叫她等他!他是不会骗自己的!他一定不会有事!

    不是有人说过:如果罗密欧真的爱茱莉叶那么他会知道茱莉叶根本没死因为茱莉叶不会忍心弃他而去。

    一瞬间她仿佛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意义慢慢从意识的世界中走了出来失焦的双眸也开始凝聚光芒为躯壳重新注入生气……

    她相信!不!是坚信!绝尘一定不会忍心扔下她不管!

    “谢……谢谢!”略带沙哑的女性声音骤然响起。

    “呵!你……你终于说话了。”东方钰激动地站了起来诧异中带有一丝兴奋。

    对于东方钰的反应冷落微微一楞瞬间扯开一抹轻轻淡淡的微笑艰难地坐起身子“谢谢你东方钰如果没有你恐怕我会一直沉迷于自己的哀伤当中直至死去。你是个好人。”

    她有如行尸走肉般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连她自己也记不清究竟过了多久只是隐隐觉得有人在一旁日夜不停地照料着她对着她说话。如果没有他她恐怕早已……

    “这本是大夫应尽的本分什么好人不好人的……”东方钰秀气的脸上布满了红晕表情是那样地腼腆像一个羞涩的孩子。

    “我不是在赞你是提醒你!好人通常都不长命你以后对人还是多长些心眼的好。不过我倒真的希望这话能在你身上终结。”冷落摇摇头谢绝了东方钰的搀扶一人强撑起身子蹒跚地移到梳妆台边的凳上坐下微喘着气“我已经好了很多了你还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可是骆庄主他……”

    “你不用担心他我还能应付!”冷落边说边移转眸光扫视梳妆台上的东西欲找把木梳打理凌乱的头——女人第一在乎的总是自己的仪容。可当眸光扫过一只银簪时她蓦然一僵。过了好半晌她再次蠕动唇角垂下眼帘。“东方钰!你当日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嘎?”她无厘头的话让东方钰楞了几秒随即恍然“当然!”

    “那……希望你能再帮我这最后一次!”

    -------------------【第三十四章 只愿与君随(一)】-------------------

    光阴似剑岁月如梭时间如白马过隙般转瞬即逝……

    二年后——

    “你给我滚!滚!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冷落拔下髻上的银钗将钗尖抵在自己的喉颈。她弯如柳叶的细眉下一双宛如水波的大眼睛眼眶内仿佛随时会有泪流出。樱桃小嘴没有太多的血色皮肤白得好象梨花一样。整个一副娇艳病态的凄美。

    骆炜森凝立门外平静的眸底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愠怒似恨亦似怨气难解深锁的眉心与纠结难解的浓眉两年来皆未曾纾解过一分。

    这两年他的退让容忍得到了什么?一次次被拒门外一次次以死相逼一次次拂袖而去……

    如果她真以为他会这样放任她下去就大错特错了!想他睥睨天下、为我独尊近半生何曾受过这样的气?他的耐性在今日、在此时已经到达了极限!

    骆炜森毅然跨过门槛走了进来冷落大惊紧扣住银钗节节后退直到背脊贴在冰冷的墙面。尽管她知道他离自己还很远至少有七米以上的距离但是那些埋在心底的恐惧却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两年了为什么你每次一见到我都这样?”骆炜森望着她她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苍白的脸带了惊惶惧意见到他只知道仓皇逃窜就是不愿看他一眼。一抹淡淡的哀伤在他的眼中一闪而逝“我以为只要耐心地等你总有一天会想通继而接受我结果……”话中透露出浓浓的疲惫与无力。

    他的心里多出了一份空虚沉默半晌语气又变得强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射出一丝犀利的光“今天!我说什么都不会再离开!”

    冷落心里慌得要死表面却佯装镇定以无惧的眼神迎视骆炜森借以掩饰她的害怕“你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骆炜森唇边泛起一丝淡而苦涩的笑意“是啊我究竟喜欢你什么呢?为了你甚至甘愿放弃唾手可得的天下。”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冷落紧贴着墙犹如螃蟹般横着一点一点朝角落挪去以为这样就能挪到安全的地方。

    “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抱你在怀那种感觉比得到天下更让我心动更让我满足!那一刹那我现你才是我最渴望的东西而不是天下!只有你才能填满我心中那份孤寂!为此我不再涉足江湖守在红庄一步也没离开等着你长大。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我比谁都爱你!”

    骆炜森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冷落六米、五米、四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这两年来江湖上那些道貌岸然的卫道者像苍蝇似的每天都在外叫个不停拍死一只又来一只闹得红庄没一日清静……这些我都不怪你谁叫我罔顾伦常爱上了自己的女儿就当陪他们玩玩儿。可是就算我再忙都会每日抽出时间到小筑看你你却总是以这种方式逼我离开。两年了整整两年了我都未踏入过这房门半步你究竟还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人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我……”

    随着他气息的临近冷落全身的神经骤然收紧恐惧扑天盖地地向她袭来。往日的噩梦她永远无法摆脱的噩梦就像电影定格的画面清晰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不!不要!你走开!走开!不要靠近我!不要……”冷落摇着螓神情痛苦嗓音由呐喊转为沉痛的低泣。

    骆炜森置若罔闻渴望靠近她、触摸她的心战胜了一切不愿再被她排除在她的心房之外!

    眼看他就要走到自己的面前了冷落彷徨失措娇小的身躯甚至因为紧张、惊恐而轻颤不已。她把心一横手一用力锋利的钗尖便划过了她的颈部虽只是浅浅划破了皮肤可血仍迅的渗了出来一滴二滴无声的坠下。

    “你不要再过来!不然我马上死给你看!”

    骆炜森惊得立即定住脚步没有说话只是沉静地凝望她许久眼眸里嵌着深深的痛苦。他嘴角勾起一弧带一丝凉而痛楚的笑“你死都不愿让我接近你吗?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伤害你了!你懂不懂啊?为何要害怕?你难道不了解我对你的心吗?该死!该死的你!”

    话语刚落他愤恨地一拳就击在了窗边的墙壁上撞击的闷声随即在房间响起。

    “啊!”冷落惊叫出声全身绷得像是快断掉的弦缩在墙的角落神情异常慌恐怕这头猛兽会朝她扑来。

    骆炜森见状外放的凶残之性尽数收敛他闭上眼僵持了大约三秒失控的心绪才慢慢地沉淀下来。然后他伸出手试图安抚被他的怒火吓坏了的她但伸到一半的手却忽然停下来转而握紧拳头垂在身侧。此刻她胆怯的神情戒慎的眼神颤抖的身躯又一次重重刺疼了他的心她对着自己只有恐惧别的什么都没有……

    现在的骆炜森不再是傲视群雄、不可一世的红庄庄主不再是独霸一方、战无不胜的王者而只是一个普通的为情所苦的男人哀伤而又无奈漾着浓浓的惆怅、寂寞与悔恨。

    “你还要怎么折磨我才甘心?”

    痛苦沙哑的语调显示出他内心正承受极度的煎熬。骆炜森深深凝望着她充塞着痛楚的眼眸渗入丝丝涓涓的柔情蜜意。“不管怎样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打动我……我明日再来。”

    他说完便转过身恍恍惚惚地离开。

    骆炜森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

    警报解除冷落缓缓松开双手银钗顺势掉在了地上。她用双臂抓住肩头圈住怯懦的自己无力的靠着墙慢慢滑落下去。

    如果人生的味道是由酸、甜、苦、辣四味构成那为何她尝不出甜的滋味?

    她再也无法忍耐了她的双手紧紧捂住悲伤的脸颊闭上双眼身子蜷缩成一团后背倚着墙面紧咬的牙关里流泻出凄楚的恸哭。

    绝尘!你在哪儿?我好害怕好害怕……

    你叫我等你我做到了为什么你直到今天还是没有来?为什么?

    哭心在哭泪眼模糊;苦心在苦侵入肺腑。

    原谅我流着泪想你……

    两年了在一次次的无望中她还是一样傻傻的在这儿等着她不敢离开红庄不敢离开小筑甚至不敢离开这个房间。她怕怕他一回来会找不到她怕她会与他失之交臂所以傻傻的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不管不顾的呆在这儿没有跨出过房门半步。两年了整整两年了……

    等待把她折磨得心力交瘁在苦苦的忍耐中、焦灼的期待中无尽的夜色中任寂寞的风将自己吞噬……

    有人说过寂寞可以杀人现在她已深陷很能体会其中的彷徨和无助。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将她的锐气和斗志消磨殆尽变得胆怯和孱弱。可是她无怨无悔!她只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懂得珍惜失去后才知道后悔!他爱她时她不爱他当他消失不见时她偏去爱他他们永远不能同步相爱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吗?

    ……无论是从前还是以后她都不会这样义无返顾无怨无悔的去爱谁了许下的诺言就是欠下的债她已被这债伤得伤痕累累……

    她是不是很傻?欺骗了自己两年等着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

    悲伤将冷落整个包围连红枫的敲门声也没听见红枫自行走了进来。

    “小姐。”

    没人回应。

    “小姐!”嗓音至少提高了几十个分贝。

    冷落这才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见红枫伫在眼前吓了一跳泪“嗖”地止住。

    “是庄主吩咐奴婢进来看看小姐的伤势小姐你……你还好吗?”红枫蹲下身子单手覆在她的肩上忧心地瞅着她取出手绢心疼地替她拭泪。

    冷落呆呆地任由红枫为自己擦拭泪水打理颈上的伤口痴痴望着窗外“红枫我……我是不是很傻啊?”

    红枫垂下了头无声的落泪。如花似玉的小姐如今被折腾成这副模样。小姐她不是傻是痴!情到深处人自痴!奈何老天爷残忍太残忍……

    “红枫扶我到外面坐坐晒晒太阳。”是该醒的时候了。

    “小姐——你终于愿意走出去了?!”红枫喜出望外抹了抹颊上的泪水扶起小姐往门扉走去。

    既然等不到你那么就让我来找你吧。

    -------------------【第三十四章 只愿与君随(二)】-------------------

    冷落迈出门槛之际一阵秋风好似带著澹澹的哀愁幽幽袭来乌丝随之飘舞散乱的黏贴在脸颊上挡住她的视线不愿让她离开。

    冷落顿住半秒轻轻拨开掩着她眼睑的那缕丝神情决然的踏出一步跨出了房门跨出了禁锢住自己两年之久的无形枷锁。

    整个红叶小筑映入眼帘深秋幽艳片山枫林红叶如火枯叶残落天地尽染。绝美的景致早已触动不了她冰冷的心。

    冷落悒郁地望向前方大树下用藤蔓编制而成的秋千双眼弥漫上几许朦胧……

    一名少女笑吟吟的坐在那秋</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