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0

_分节阅读_4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日这般痛彻心扉依然在笑眼冷看着人生依然保持着冷淡和漠然这个世界的悲欢牵动不了她的心至少她是开心的是快乐的。可是……

    不想思念却总思念;想要忘掉却舍不得忘掉——幼年时代是亲情;童年时代是友情;少年时代是爱情现在却变成了悲情。

    她才现自己比想像中还要爱他只是一时不小心在多次的不经意中错过了他……

    冷落凭吊灰暗的瞳仁里埋藏着未曾带走的往事。因为利用才去品尝;却因为感动而去深爱。

    突然冷落原本黯然空洞的眼眸中浮现出想杀人般的浓烈恨意。她根本不想在这个伤心的地方再多待一天、一刻、甚至是一秒。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的心若已经死了生又有何趣?是不甘、是悲愤、是怨恨令自己隐忍到今天!

    终于可以解脱了!待她解决了一切她就能平静地到男孩的身边去陪他弥补自己曾经对他的漠视曾经对他的残忍。只有男孩那里才有她想要的自由她的天空她的阳光她的快乐还有她的灵魂……

    男孩你可知道女孩又在想你了……

    **********

    时间一点点流逝冷落的神情开始变得焦急起来不住得在亭子里踱步兜圈子寻觅的眼神直在园门那头望个不停口中喃喃自语着:“怎么还没来?不会是变卦了吧……不会的不会她答应过我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会到这儿来告诉我一声。可是……都已经戌时(19点--21点)了她怎么还不来?该死!这可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正在她胡乱猜测之际忽见一人提着纸灯朝圆亭缓缓走来。冷落一惊定眼望去那微弱的灯光闪闪烁烁隐约映出那人的脸与她一样的脸。

    冷落随即飞快走下石阶迎向来人略带责备地说道:“你怎么才来?”

    “对不起。”银月将纸灯搁置在地上抬眸看着冷落面露歉意地解释道:“因为离开红庄必须要有庄主的手谕所以我去了一趟庄主那儿耽误了时辰让小姐等了这么久很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说着银月竟开始施展小日本那套鞠躬“迷昏大法”晃得她快头晕目眩了。

    冷落连忙扬起左手止住她不过心中却暗叫侥幸还好昨日没有冲动不然纵使取代了她自己没有手谕也走不出红庄还会有打草惊蛇的危险。

    啧!这鸟笼锁得还真够牢的。

    一思及此冷落便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切入正题“你考虑的怎样答不答应?”说话间眼中似乎晃过一丝焦急的神色。

    银月欲言又止面容犹豫纤巧双手无声地绞紧静静地站着。她考虑了整整一天如果答应她就有机会留在他的身边留在她所爱的男人身边她怎么可能会和自己的幸福过意不去。只是不知为何她的心头却总有种不安的预感好像她答应了就会有不幸的事情生似的眼皮直跳个不停几乎脱口而出的话全都梗在喉头始终说不出口。

    冷落墨黑的眼睫一扬凝望她好一会儿眸光深邃难测毒舌地打击她“这就是你爱他的程度吗?难怪!连自己的幸福都不敢争取的女人难怪他不喜欢活该被抛弃的命!”

    银月脸色刷白紧紧咬着自己毫无血色的下唇拼命忍住因伤心而将夺眶而出的热潮现出了迷惘而又哀伤的神情。

    银月那一脸惨淡花容柔弱得令人心痛、怜爱和不忍。不过那是对男人而言她可不会心生怜悯!瞧那犹犹豫豫、扭扭捏捏样就像是那种会坏她大事的人。请将不如激将就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实在不行就……

    冷落暗自紧拽住右手的袖口朝银月柔淡一笑掩去了一切情绪波动让人难以窥视她心中所盘算的任何事。

    “其实这事也不难啊我扮作你代替你离开你只需在这儿躲两三个时辰两三个时辰后再大叫说有人从身后袭击了你醒来现手谕不见了。如果到时他盘问你你就说你当时晕了什么都不知道不就行了。”

    冷落凑近她的耳朵拉低嗓音“你想想如果我消失了你不就能伴在他的身边继续做他生活的一部分。他还会像以前那样疼你、宠你爱你说不定还会将你扶正让你为他生儿育女哦。”她的话里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从银月跪下来求她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这是一个被爱迷了心智、比她还傻的女人。试想这么大的诱惑砸下来她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冷落的话声声击中银月的心令她悸动不已整个人已陶醉在自己描述的从未有过的旖旎场景当中。蓦地她红晕上颊羞涩地垂下眼睑低声地应道:“嗯好……好罢……”

    冷落闻言略显无情的诱人薄唇紧紧的抿着嘴角勾出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成功了!女人就是这么好骗一点点好处就能让她神魂颠倒忘乎所以。最后那贱招看来是用不上了。

    “那——你把手谕给我。”冷落的声音里透着急切。

    银月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手谕递给冷落。冷落接过手谕眼中闪现一丝异彩随即很快的淡去恢复成一贯的漠然。

    “小姐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冷落瞥了她一眼随即将手谕收入腰际“你问。”

    “为什么小姐想要离开?住在红庄里不好吗?”

    冷落沉默了很久就在银月以为冷落不会开口的时候冷落却突然抬起眼定定地注视着银月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戚神色在她的眼眸中一闪而逝像在压抑什么似的缓缓开口:“这个鸟笼只适合你不适合我。你是一只从破烂肮脏的鸟笼里移到这个黄金打造的鸟笼豢养着的小鸟从不知道外面广阔蓝天的美好对你来说这就是你最好的归属。我却是一只被人活生生折断翅膀扔进笼中无法再飞的小鸟曾经翱翔天空的美好都变成了折磨。你会活得比我幸福吧我相信……可我呢!就算死也不愿死在这个窒息的鸟笼里。”

    “死?小姐为什么要死?”银月震骇住了惊呼出声。虽然她不是很明白小姐说的是什么可是言语中却很有点儿临终遗言的味道令她心惊不已。

    冷落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失口了警觉地连忙改口道:“我说得是假如!假如!我这么年轻还没活够怎么可能会想死?”

    银月稍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银月转念一想“小姐你一定是无法接受庄主禁忌的爱才决定离开的我说的对不对?”银月一脸期待地瞅着冷落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很好地说服她自己她不能牺牲别人的幸福来成就自己的幸福这样她会很内疚。

    冷落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一笑“我只会爱上傻男人。”她的心冰冷如千年寒冰只有傻男人才不怕被冻伤紧紧包裹住她的心让她觉得安全。

    “傻男人?谁啊?”银月暗自嘀咕着。

    冷落仰头望了望天色眸光一转望向银月“好了时辰不早了我要走了。再见不不见才对!”她不想在黄泉路上遇到她。

    银月怔然望着冷落渐渐远去的背影左边的眼睑又开始不停地跳动起来这种不安但愿是她多心……

    下章预告:

    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的冲动令自己痛苦一生。

    她: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致命的解逅在崖底

    -------------------【第三十六章 致命的邂逅(一)】-------------------

    远离了牡丹花圃冷落定身左右瞧了瞧偷偷从右手袖口内抽出一物将其扔进此处的草丛中随后拍拍衣袖里的灰土迈开脚步继续走。

    几丝清风拂过草丛随风起伏荡漾着远远望去草丛中静静斜躺着一根有如小孩手臂般粗的枯木枝。

    冷落快走出舒馨园沿着廊道直往东走穿过深广的庭院绕出庭院拱门。期间她镇定自若的扮演着银月夫人的角色。没想穿梭于廊道与庭院间的婢女们见到她竟无半点反应也不行礼问安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没有人朝她多望一眼。这令冷落始料未及可转念一想也对自己顶着一下堂妾兼妓女的身份能得到他们多少尊重没冷眼嘲笑就已经很不错了。

    行至外廊冷落忽然止住脚步凝望着远处百米开外的大门只见大门紧闭门前两侧各站有两名守卫。冷落的内心掩不住激昂的情绪身子微微颤黯蒙的眼底隐隐浮现一丝潜藏的喜悦。她仿佛看见自由在跟她招手朝着她微笑……

    可是这份自由又能持续多久?

    冷落眼底那抹喜悦瞬间消逝淡漠地笔直朝大门走去。

    “站住!”门口的一名守卫拦在冷落身前大声地喝道。

    冷落本能地心一紧做贼心虚低头垂手侍立不动。

    “庄主有令没有他的手谕任何人不许出入红庄。”守卫板着一张方正的脸严肃地说道。

    她在怕什么?一路过来自己都很镇静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开始紧张了?别害怕!保持冷静!

    冷落缓缓扬起螓眨动着璀璨的星眸斜扫了守卫四人各一眼扬手拂开垂落额前的黑从腰际拿出手谕交予其中一名明显与其他三人不同衣着的守卫这人该是他们的头儿吧。

    美!眼前的女子美得令人目瞪口呆神魂颠倒只需要一眼就足以夺去人的呼吸掳掠去人的心神就如同他们此刻这般。守卫们无一例外的痴愣住舍不得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美丽样貌最大的能耐就是能让男人一见钟情、一见倾心、一见丢魂最后脑中只剩下一团浆糊什么都不会思考继而被美人牵着鼻子走。

    冷落看到这个情形当下心安了大半这应该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的反应只要他们不会有丝毫的联想她就安心了。冷落故意轻轻咳了一声提醒正在愣的他们道:“不知这手谕还要检查多久?”说话时她举手头足间甚是从容带有些许嘲弄。

    守卫们的脸上均显现尴尬的表情。守卫头匆匆看了一遍手谕之后对其他守卫点了点头。“银月姑娘没有问题你可以出庄了。”说着守卫就将庄门打开了冷落随即踏著曼妙的碎步走出了庄门。

    “老大她是谁啊?”

    “她是庄主不要了的一个小妾。”

    “啧!这么好的货色庄主都不喜欢出去后岂不便宜了别人?”

    “别打坏主意庄主今天虽说不要她了可没准明天又会叫人把她接回来。庄主历来都是喜怒无常谁也说不个准。到时只怕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说而已别当真我有这心没这胆啊!”

    “知道就好!”

    ……

    身后那些若有若无的闲言碎语随着大门关闭而终结冷落伫立于门外扫视四周正愁如何离开之际注意到庄墙右侧停着一辆单架篷车一个青衣车夫高坐车门外右手里拿着一条长鞭悠闲晃悠着。

    车夫一瞧见冷落连忙跳下马车恭声说道:“银月夫人庄主早已吩咐下来为夫人准备了马车命小的送夫人下山。”说着车夫便行到那篷车之前撩开垂帘“夫人请上车吧。”

    冷落微微一颔其中的冷暖自知。这个车夫模样敦厚脸上诚恳毫无亵辱之色。从扮演银月到现在半个多时辰了只有他还视自己为“夫人”。

    冷落下意识得转身凝望着身后那堵朱红大门眼里渗出一层厚重的哀伤。

    回昨日悲剧似早已就注定而岁月只是一一去印证我无力再逃、无力可逃……

    永别了!这个让我痛苦过又让我欢喜过的地方。永别了!那个烦人又黏人的可爱男孩。即使我的生命即将格式化但你却是我心中永远无法卸载的存</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