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1

_分节阅读_4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在。

    半纸浮生一梦依平林孤月清寂影。冷落缓步登上篷车车夫紧随身后登车伸手一拉垂帘那篷车不紧不慢地辘辘向前驶去。

    **********

    这辆篷车专用于夜间行走车中悬着一座吊榻上下两侧都由绳索固定人在榻上也不致受到篷车奔行的颠簸影响。

    冷落落坐榻上眼光扫荡车内一圈瞥见榻头放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她俯身将那沉甸甸的包袱拉到自己的身侧然后搁在大腿上一层又一层细致地剥开。

    哇塞!里面竟装着珍珠、翡翠、珊瑚、猫眼石等各种金银珠宝和玉器饰还有十锭金元宝。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遣散费兼赡养费?出手够阔气的。可惜呀可惜可惜自己和它们没缘!

    冷落搁下包袱伸手撩开车窗上的帘子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后方看着红庄渐渐消失在大道的尽头。

    冷落舒了口气跟著流转眸光飘忽迷离地盯着天边的皓月。须臾她的眼神陡然冷洌如冰雪该是她下决定的时候了。

    “停车!”

    “吁——”悠长的吆喝声响起马车缓缓停在了山道边上。

    “不知夫人叫小的停车所为何事?”深夜间万籁俱寂车夫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一只葱白如玉的手掀开垂车帘冷落白玉般美丽绝伦的容颜探了出来将包袱扔给了车夫“接住!这包袱里的东西都是你的。”

    车夫接住包袱往里一看整个人吓傻了眼睛瞪得滚圆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金银财宝。半响他才慌忙地结巴道:“这……这些都……都给我?”

    “车留下你可以走了。记住!还要命就别回红庄包里的东西足够你挥霍一辈子还有剩余。”

    车夫忍不住心潮澎湃满脸惊喜神色谁人不爱财?他是个凡人当然也不例外。他连忙跳下马车激动地趴在地上磕头道谢“谢谢夫人!谢谢夫人!……”

    “还不快走!”

    话方落下车夫紧抱着包袱以出娘胎来最快的度朝下山的方向奔去生怕冷落反悔似的“嗖嗖嗖”之后便不见了人影。

    有钱能使鬼推磨啊!这话一点不假。

    冷落撩起裙摆一屁股坐到车夫的位子上掉转马身缰绳一抖马车便立时疾快地朝山的西面飞驰。

    马车行驶了1o里路突然“咻咻”地几声细微响动正专注于驾车的冷落心中一凛直觉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靠近自己。于是她抬头寻望黑暗中只见一条人影自道边树林中飘飞而出风驰电掣掠过马车跨上马背陡然一收缰绳急勒的缰绳令马长嘶一声疾行如飞的马车便缓停了下来。

    “是谁?”冷落望着马上的那个背影神情言语甚是惊慌。天色太暗她根本看不清楚。

    来人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转过身子面朝冷落。

    “是你!”冷落惊呼微怔一秒后她惊讶的神色很快就被凝重的表情所取代“我早该想到!你是来抓我回去的吗?”

    “怎么不吭声?觉得对不起我?那大可不必反正你已经背叛过我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回!”冷落的嘴角微微上勾没有笑意的笑痕中包含着难以比拟的苦涩脸上也呈现出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她监视了自己多久?是在散财给马夫的时候?是在出红庄大门的时候?还是在哄骗银月的时候?或是更早?!或是从未停止?!

    “不!小姐——我……不是……”红枫瞬间红透眼眶泛起一阵酸楚。对小姐来说一次的背叛就是终生的背叛这些她都知道。可是她还是禁不住心中一痛坚忍着泪水把话说完“我不是来抓你的。”

    冷落狐疑地褪去讽刺的笑脸凝睇她片刻眼底闪过一抹沉思的光芒“那你是……”

    “小姐你不要再往那方向驶了那儿是条死路。本来奴婢是不准备现身的只打算守在暗处直到送小姐下山。可是小姐却把马夫赶走了还掉转了方向。”红枫的语音愈来愈低半晌她忽地一扬用一种极其坚定的眼神凝视冷落“如果小姐不嫌弃就让红枫带小姐离开这儿吧。”

    冷落心头一颤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就像苦不堪言的黑咖啡里品出了一点点甜味可是这种感觉很快被现实的处境所冲淡。她扯动唇畔隐约牵动着世事的无奈。“不用了我逃不了我有我该去的地方。”

    “小姐……”

    “你什么都别说了!”冷落斥喝一声随即从腰际间掏出一个深蓝色的荷包深深凝望了一眼眸光深处掠过淡淡的悲伤随后拉过红枫的一只手将荷包放在她的掌心。

    “这是?”红枫端详着手中的荷包疑惑地问道。

    “里面是‘炎炽’的解药。”冷落淡淡的口吻却吐出了惊人之语。

    红枫惊愕的望着冷落“为何小姐会有?这毒不是无药可解的吗?”

    “我如何得到你别管你吃了它就不用再受骆炜森的控制了这样我也就不欠你什么了。”冷落脸上露出如释负重的神色清冷的目光里没有了遗憾。两年前她利用骆炜森残留在银簪上的血迹让东方钰借着为她看病期间研制出解药一切都只是为了他。从她放弃等待开始这东西对她就没有了丝毫意义。红枫也算是受她牵连才身中“炎炽”她也有一部分责任。就当借花献佛好了她需要这根救命稻草。

    “你可以帮我做件事吗?”

    “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红枫毫不迟疑的点头答应。

    “那好你回一趟红庄。”

    红枫脑中闪现一个念头“莫非是和银月姑娘有关?”

    冷落点点头“我的失踪不管银月有无参与她都难逃一死。我不会让你犯险去救她你只需即刻赶回红庄禀告骆炜森告诉他我逃跑的方向是在西方他自然会放下所有的事来抓我。希望现在赶去还来得及!”至于之后只怕他不会再有心情理会银月了。

    “好。”红枫的声音哽咽了眼中泪光又开始闪烁小姐遗言般的交代她说什么都要做到!

    冷落的心又开始泛滥那种莫名的滋味为了掩饰她背转过身定了定神“好了我要走了。”抽泣在身后响起声声击入冷落的心有一种暖暖涩涩的东西慢慢滑过里头直入心房。原来还有人在关心着她啊她不由自主的被此刻的情绪征服终于从眼眶里溢出了丝丝缕缕的泪花……

    -------------------【第三十六章 致命的邂逅(二)】-------------------

    红庄大厅

    “你再说一次。”席上端坐着一名俊面青衫男子全身气息沉稳散着冷寒森意墨黑的瞳仁中耀射出的是片猜不透底的诡异平静。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是吗?”男子站起身一张脸背着烛光带着无形的迫力朝跪在地上的女子俯下藏在暗影中的神色始终看不清楚。“欺骗我会有什么下场你不会不知道吧?”

    女子的神情慢慢变得惊慌止不住地全身冷“庄主我……我没……没有。”

    “没有?”骆炜森浅浅一扯嘴原本漠然冷酷的面容此刻却像是换了一个人般的变得无比的森冷、酷厉、肃杀目光中尽是野兽般无情的视线。

    他一把捉住银月的手腕将她拖到自己面前“银月你说被人打晕了晕了近三个时辰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告诉我她打了你哪儿?”

    银月迟疑着道:“头。”

    骆炜森冷眸瞬间掠过暴戾之色猛然用力扯住她的乌丝力道之大几乎要扯下她的头皮。“那为何你的髻却没有凌乱?”

    银月娇声惊呼疼得泪留满面忙改口:“不不不!是我记错了是背她打的是背!”

    猝然啪的一声银月身后的衣衫由上而下应声裂开露出光滑柔腻的背部一只冰冷的手缓缓地在她的后背间游走。

    “淤痕呢?这么白皙的肌肤上为什么没有被击打过的痕迹?”骆炜森如同嗜血的狮子般双眼泛着骇人的寒光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猎物“究竟是何原因令你‘晕’了三个时辰如此之久?你身上毫无泥土的气息那你又是‘晕’在了何地?我让你马上离开红庄你去舒馨园干什么?以为我就这么好糊弄吗?”他每说一句眼中的杀机就浓一分手上的力道就重一分。没人能够欺骗他欺骗他的结果就是死!

    银月心一震无助地抱住只剩下胸前的碎布颤颤抖。他一连串的质问将她逼得哑口无言原以为完美的计划竟是如此的漏洞百出。

    少顷搁在她后背的手忽地上移然后卡住了她的脖子尤其是掐着她颈动脉的两根手指已经陷入她的肌肤只要他再略施力道自己就必死无疑。

    “她去了哪儿?快说!不然我杀了你!”骆炜森黑瞳眯起窄细的眼缝迸射出威胁的光芒。

    心底深处本能的恐惧如洪水汹涌而至银月瞠大双目慌乱地转动下意识瞄向眼前这个让她陌生的男人竟现他冷戾的神色中泄露出一丝少见的焦急一股莫名的悲意涌上她的心头。任凭她再怎样努力、花再多的心思、想再多的法子到最后还是得不到这个男人的半分关切现在他甚至还要杀她如此绝情连一点点犹豫都没有心里只挂记着那个女人!

    好恨!一样的面容为何却是不同的对待?自己究竟哪点不如她?

    又是为什么都已经这样了自己竟然还是无法停止爱他?

    一种湿润渗透了她长长的睫毛像是苦涩像是哀怨又或是浓浓的爱意。可能死在他的手上也是一种幸福吧银月微润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缓缓阖上泪眸“我……我不知道。”

    骆炜森面容狰狞目光凶狂开始毫不容情地强力加压。银月面露痛苦的表情精致的五官揉在一起脸色由红转白再转青。她嘴唇微张哆嗦着蠕动不成腔调的语句漏了出来:“我……我……爱……爱……”她的声音渐渐变得细微、孱弱快要消逝。

    这时一名守卫急急奔入大厅躬身禀道:“禀庄主红枫求见。”

    电光火石间骆炜森那一脸凶残暴戾的表情变了色将手中的“物体”随意一扔无视于重物落地扬起的巨响面朝守卫命令的语气中夹带着他的急切:“快传!”

    红枫一进大厅就看见骆炜森站在屋中间他的脸色好似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变得异常阴沉令人不寒而栗。地上不远处还匍躺着一名女子髻散乱衣不蔽体。

    红枫的眼中黯然一现瞬间又恢复了正常。虽是短暂一瞥可她还是认出了地上的女子确是银月无疑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

    “小姐呢?我让你暗中守着她为什么没有把她带回来?”声音里充满了权威带着丝丝的质疑。

    红枫跪下来“禀庄主红枫一直遵照庄主的吩咐守着小姐不让她离开可是小姐以死相逼红枫也没有法子只能在暗处跟踪打探小姐的去向特回来禀告庄主。”

    骆炜森的双瞳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忧伤。以死相逼吗?这永远是她必胜的法宝。他舍不得她死只因——他爱她!

    可她却又一次利用了他对她的爱!—缕淡淡的幻灭的悲哀袭上了他的心头。

    骆炜森仰着头莫名地大笑起来。他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的狂妄……他竟然以为她真的会接受自己撵走了所有的女人筹备着和她三日后成亲就算遭受天堑他也无悔……

    怎麽可能?她怎麽可能答应?她连死都不愿意他的接近怎么可能瞬间就改变了态度?只怪自己被爱蒙蔽了双眼看不清不!应该是不愿看清才对他太渴望她的回应了没想到得到的却是再一次的背叛!</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