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2

_分节阅读_4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痛是比爱更深刻的词爱她到痛时她就拥有了伤害的能力他已经被她伤的体无完肤轻轻的一击就是血刃后的伤口!

    一个男人能经得起几次这样的痛一次也就足够了。

    如果不想再被她背叛那么就不要再给予她任何可以背叛自己的机会。只要用铁链锁着她她就永远也别想飞出去!

    “她在哪儿?”骆炜森突然敛起笑容整个人恍如被万年寒霜笼罩住渗透着阴狱特有的诡异冷冰冰的睨视着红枫。

    红枫心悸地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道:“小姐一路向西而去。”

    话声甫落骆炜森青衣一扬整个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红枫站起身子目光透过菱形窗棂远望着渐渐泛蓝的天际朝着远方低唤着“小姐我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身后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嘤咛红枫急转过头眸中一片惊讶之色。

    她没死!?

    -------------------【第三十六章 致命的邂逅(三)】-------------------

    天空朦亮万物半隐在苍蓝的天幕下一辆篷车在山道间飞疾奔绕过两个岔道前面赫然出现一个绝崖。

    冷落目光迅疾一瞥现前面不远处立着一座大石壁她随即猛然勒住缰绳那马儿疾收奔势出一声嘶吼篷车稳稳地停在了石壁边。

    冷落跳下篷车抬仰望石壁上那半隐在晨雾中朦胧不清的字略带忧郁的眼瞳盛着令人无法捉摸的苍凉“断、绝、崖就是这儿吗?”

    她迷惘地扫望四周最后定格在绝崖处缓步走去木然地停立在崖边。她凝视着崖下半响崖下劲风呼啸云雾翻腾深不见底要是坠下恐怕难逃粉身碎骨之厄吧。

    淡漠的瞳眸瞬间破碎冷落下意识的抓紧胸口想扶平那一波波蜂拥而上的悲伤然而脆弱的泪水早就滑过了苍白的脸颊滴落在纤细的手上。

    “你就是在这儿被人扔下去的吗?对不起来晚了两年。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自私一切都是我的错。为了保护自己无数次的伤害你利用你最后还让你死在了这个冰冷的地方。一千个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冷落撕心裂肺地哀喊着眼前仿佛看见他被人无情扔下山崖的情景。她心碎地重复着那茫然的歉意无人接收的话语只能变成单纯的音符消失于空气之中。可她仍不停的重复着微弱的声音一声比一声低微一声比一声绝望让人不忍卒听。一幕幕刻骨铭心的记忆如利剑般刺穿她疲惫的心那种无法找到出口的愧疚让她只能用这一种方法倾述自己纠结的心情。

    “你知道为什么河水要流向海洋吗?那是因为河水知道海洋是她最终的去处无论河水挟带着什么海洋都不会排斥只会敞开他温暖的怀抱去接纳河水的一切然后在太阳的照耀、海风的吹拂下河水和海洋都会微笑因为他们终于拥抱在了一起。你就是我的海洋你知道吗?无论我如何残忍地对待你你都总是无悔地接纳我让我一次又一次的被你所打动。我是爱你的!你听得见吗——”

    她念着、喊着心脏紧紧抽痛着迷茫的幽眸痛楚而失神地跌坐在崖畔痴痴望着崖底。

    “呵呵……”她突地惨淡一笑笑中含著浓烈的苦涩“你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唾弃爱情的人吗?能爱上你简直比神父得了梅毒还要令人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你的死可能我一辈子都不会承认我对你的感情。是我是自卑我是懦弱那是因为在我的身边没有一份爱情是幸福、完美、无瑕的这叫我如何去相信?我害怕!害怕拥有后会跟她们一样凄惨所以我只能倔强的竖起自己的刺刺伤别人来保护自己我才不会受到伤害。我保护了自己近四十年没想到竟会被你这个二十都不到的小鬼攻陷为爱伤心。昨日的因今日的果是不是这就叫恶有恶报?”

    说话的人似乎等待回应似的停了一下却只等到了掠过来的风声。

    “你回答我呀!平时你都会笑着对我说:‘做恶人好恶人才能长命’。为什么今天却应都不应我一声?”

    冷落厉声狂喊痛苦地伏趴在地上双拳不停击打着地面肆无忌惮的恸哭着哭得柔肠寸断哭得哀凄欲绝重重地宣泄着她两年来的压抑两年来的悲伤、两年来的无望。这是她最后一次的软弱从今以后一切的一切都将随着这泪水被吹散在这醇醇的风中。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大亮初升的朝阳正从山脚下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慢慢地绝崖上的一切都被镀上了一抹金黄。

    一阵蹄踏的奔驰声突然由远而近的传来。冷落的眼神乍变瞬间敛起伤感缓缓站起身子勾了勾一边的唇角像是嘲笑面孔竟是益显冰冷沉郁的眼眸中透出一丝丝毫无感情的厉芒。

    他终于来了……

    **********

    谁会爱上弓虽.暴过自己的人还是自己视为父亲的人?更别说那人还杀了自己唯一动过情的男人如家畜一样囚养着自己。就算这些通通能原谅但真能够当作倾心恋人去爱么?也许有些人能做到但总有些人做不到。冷落她做不到。即使他再爱她甚至爱到狂爱到疯癫那又怎样?

    他的爱里没有尊重没有平等更没有自由。他所带给她的梦魇过她此生的所有。这样的人她永远都不可能会有接受的一天又怎会甘心一生都活在他的禁锢下?那还不如叫她去死来得干脆!

    逃跑?她试过了无数多次逃不了。杀他?也试过了还是失败。同归于尽?更别想自己死的倒快些。她想尽了各种方法始终还是无法获得最终的释放难道她真的要待在牢里将牢底坐穿吗?谁来救救她?

    两年的时间足够让她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没人救她没人有能力救她。这个世界上她关心的人都死了……都死光了……还有谁能救她?

    起床、吃饭、吃饭、睡觉再起床、吃饭、吃饭、睡觉……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节奏她好似失去了方向不再想像明天自己会做些什么不再期盼明天要生什么昏昏噩噩行尸走肉周而复始。日日月月年年生命就在此虚耗中度完余生……

    那样的日子简直令人恐惧!

    她憎恶!她怨恨!那个夺走她一切的男人她决定以一个最完满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

    鱼儿会爱上了飞鸟是因为鱼儿渴望着飞鸟那份自在和惬意可是飞鸟却永远都不会爱上鱼儿。当飞鸟掉进水里的那天就是飞鸟死亡的那天鱼儿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痛苦一生一世!

    -------------------【第三十六章 致命的邂逅(四)】-------------------

    “骆骆!”骆炜森飞身下马大声喊着不敢靠得太近怕有个万一。他的手微微地颤抖心脏也异常剧烈地跳动起来眼前的一幕掳掠了他所有的神经。

    冷落慢慢转过身笑了说不出味道的笑靥很美带着夕阳时日无多的哀艳。

    “乖!到我这里来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骆骆所有的你想要的!快终止这场危险的游戏!”骆炜森掩饰着他真正的意图带着魅惑的语调轻柔地诱哄着她连他自己都没觉他的嗓音正微微地着颤。

    冷落不语目光紧紧地锁住他掠过一抹深沉莫测的诡芒脸上又再绽放出那种奇特的笑意——一丝儿凄凉、一丝儿倦意、一丝儿嘲讽。

    心焦的骆炜森伸出手小心地缓步向前靠近并试图通过说话来分散她的注意力“快点来我这里我们回家所有的人都在庄里等着你。”

    冷落敏锐地将骆炜森的一举一动皆看尽眼底她的眼睫微微掀了掀掩去那一闪即逝的心思仍然淡笑不语动也不动。

    “乖!把手伸出来不要吓我。你该知道我有多爱你如果你死了我就把全庄的人通通杀光让他们都去陪你!”他不管手上会沾了多少人的鲜血只要能留住她。

    冷落的眼波中荡起涟漪然而神色却是冰雪中的花朵苍白碎裂。这种威胁的话白痴都听得出来可惜她根本不会为了那些人的性命而受他的牵制他们的生死与她何干?

    就差三步骆炜森眼神不禁闪一下。

    此时冷落淡红的薄唇缓缓勾出冰冷惑人的弧度在骆炜森伸手欲抓她之际她没有抬脚而是磨着地面往后轻退了一步崖沿边的细小碎石和灰尘随着她鞋跟的推移落下崖底。骆炜森震楞地止步脸上次出现了慌乱的神情。“不要!”

    冷落嗤笑出声“落下去的只是石头还不是我!”

    他的眉眼好似染上一抹恼怒之色却又似极力在隐忍“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不是都答应了吗?只要你跟我回去我都会满足你。”

    “回去?你是打算将我骗回去后再用铁链锁住我不是吗?”

    骆炜森的神色只是略微变了一变很快回复了自然“这么会?”

    冷落冷诮地斜睨着他眼眸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不听话的宠物只有用锁链锁住它才会乖乖的驯服。”

    他僵了一下“你不是宠物。”

    “不是吗?那我是什么?”冷落顿了顿浓密的眼睫先是低低垂掩故作深思片刻后忽地一扬“对了!你说过我是东西我怎么给忘了?瞧我这记性!”

    听着她的卑微自嘲骆炜森的眼底燃起一缕愤怒的情绪。“够了!你是我爱的女人不是宠物更不是东西!”

    “我是你女人?”冷落嗤哼一声半眯的眸子泛出一道幽冷光束直射向骆炜森“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我还以为我是你的女儿呢!”

    骆炜森心脏一紧她的语调虽平淡却正刺中他藏在最深处的心事谁都不敢当着他的面挑明只有她无数次用这话打击自己。他握紧双拳指骨隐隐青白声音带着怒气从牙齿间磨出:“你是我女儿我根本不在乎不久你还会是我的妻子!”

    “你简直是疯了!”冷落的面容满是震惊不敢置信这人竟会疯狂至此!

    “是!我爱你爱到疯!”

    “我不会答应!”

    听到她的拒绝后骆炜森的一双眼眸瞬间转为暗深黑幽的瞳孔犹若一泓深潭透露出一抹凌厉之色。整个人的气势陡然爆仿佛有无形的火焰从他身上燃起。“你不是答应了要试着接受我的吗?我对你的爱你一点都没有感受到吗?这两年来我没有强迫过你一次这样还不足以表明我对你的心吗?这个世界没有人比我更加的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

    冷落无畏的瞪向他眼中闪现出绝然的无情与冷酷讥笑道:“你爱我我就要爱你那我不是要爱很多人我忙得过来吗?”她顿了顿“两年来你证明了什么?只证明了你是一个痴情的人却不是一个专情的人。专情的人一定痴情而痴情的人却未必专情你拿庄中的侍妾当什么?当摆设吗?我根本不屑去爱你这种人。”

    所以骆炜森并不专情不专情的意思就是说他可以不爱却可以有许多个性伴侣。

    这样爱情价值观的人她极度鄙视极度唾弃极度厌恶又怎么可能会爱上?

    骆炜森不由自主地震颤了一下那渗着讥讽的语气就像一只利箭穿过他的心眼眸里沉着深深的痛楚。

    半晌后他抬头凝望着她柔软的语气近乎哀求“我已经把她们都赶出庄了以后我们只有彼此没有别人你说好不好?不想回红庄我们就不回红庄我和你去游历江湖。我等你回心转意一直等你不再有丝毫的勉强你说好不好?”

    强劲的风冷冽的吹着吹得她的衣服啪啪作响刺痛了她光滑细致的脸。她轻轻拨开吹散的丝充红的双眼流露出摄人的恨意“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你所做</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