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4

_分节阅读_4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上去盖住她的双肩。

    冷落迷糊了他这是在干什么?一会儿看自己烧了没一会儿又让自己靠在墙面……等等“烧”?“靠”?此烧非彼骚此靠非彼kao。哎呀!怎么会这样?她蓦然领悟自己竟出了这么大的糗!

    冷落感到尴尬不已忙以笑掩窘略带歉意的说:“小弟弟我不是有意要操你……啊不你是我的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想操你……啊——我在说什么?”

    冷落懊恼地拍拍自己的头自己怎么搞的说话颠三倒四的?而男孩则被弄得不知云里雾里一脸迷惑他不明白操是什么意思。

    “你……你明白我刚才在说些什么吗?”冷落小心地试探道。

    男孩摇头。

    冷落偷偷地松了口气暗自嘀咕着“不明白就好不明白就好。”都被她操了三四遍了听的人竟会不明白如果这话是向着她自己她准抓狂上去咬人。

    对了她最开始是问什么来着?被他一搅和都忘了。可下一秒当她瞥见他的脸又想起来了因为他长了一张死人脸。

    “我已经死了对不对吗?”

    “不。”

    不?不对?那就是……

    她没死!

    冷落吃惊地摸摸自己的身体感到臂膀疼得厉害胸口虽然闷闷的但是有感觉、会痛……这表示她真的活着!她竟然没死!

    迟钝!有够迟钝!醒了这么久都没有现。

    她的心头突地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以为自己会诱杀式袭击中招加上坠下绝崖堕地然后死去结果自己竟是怎么也死不了的小强。

    冷落的唇角浮起了一丝自嘲般的苦笑她活着究竟是福大?还是福薄?为什么所有的事情总是不能如她所愿?这很悲哀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或许还是。

    “是你救我的吗?这是哪儿?你父母呢?就你一个人?”

    “是。”静默三秒“山。”再静默三秒“没。”又静默三秒“对。”

    冷落登时目瞪口呆嘴巴大张半晌说不出话来下巴差点因此脱臼沉郁的心瞬间舒缓不禁莞尔一笑“你干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扮酷吗?”

    “累。”男孩面无表情地回答。

    “……”冷落满眼惊愕无语有生以来第一次彻底的无语。累?这世间竟会有人觉得说话累?古今中外他绝对是第一人而自己却恰恰是个话多得不能再多的人。

    突然她开始抚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如果她和他生活在一起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有意思!有意思!

    笑到没力冷落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迎上男孩一本正经又严肃的黑眸她极力忍住再次大笑的冲动表情扭曲的开口:“有趣!有趣!你这人还真是有趣!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灵”三秒后“亦”又三秒“轩。”

    冷落和他漠然对视了近十秒确定他的名字只有三个字而没有第四个字后眼珠子一转说道:“灵亦轩?不错不错以后姐姐就叫你小轩好了。”瞧这招叫霸王硬上弓轻而易举收了个闷闷的弟弟。

    灵亦轩深潭似的澄澈洁静的眼眸里荡起了一波涟漪直定定的瞧着她一脸得意的笑样儿一言不。他拣了一个大麻烦!

    -------------------【第三十七章 平静的日子(中)】-------------------

    望着灵亦轩那张幼嫩淡漠的脸冷落快乐的表情底下掠过一丝晦暗她蓦地掀开覆在身上的被子翻身下床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让她身子微晃她连忙伸手扶住桌角稳住身子。而站在一旁的灵亦轩只是静静地看着一点也没有要扶她的意思。

    待天旋地转的晕眩感渐渐消退冷落长吁了一口气打着赤脚往门扉走去。

    这……这究竟是哪儿?

    她顿时傻眼了轻倚着门栏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大片大片青翠的竹叶大片大片葱郁的竹林满眼尽是看不完的绿绿得清新而秀逸绿得明媚而鲜活天边仿佛也染上了一层水晶般透明的金绿色蕴着一种摄人心魂的魅力。

    冷落迈出竹屋踱步其中阳光透过竹林斜斜洒落光影映照在肌肤上似有似无的暖意。

    突然一阵清风拂过竹林由静转动满是层层叠叠的竹浪青翠的竹叶漫天飞舞荡着淡淡飘香。冷落缓缓闭上眼微微张开双臂轻轻的吸着竹林独特的清香轻轻的……

    一片沉寂一片静默天地间只有她一个人。缓缓的潺潺的耳边好似有水声流动细微到几乎不可闻。她圆睁起大眼努力向四周眺望现竹屋的后方竟有一个小小的湖泊湖泊的上空飘扬着丝丝缕缕水气似的轻雾有若一袭轻纱为小巧可爱的竹屋笼上一层温柔的细致。

    湖泊边一只飞舞的彩蝶引起了冷落的注意它飞着飞着仿佛是在她的眼前炫耀着它的美丽当她试图触摸它的翅膀时它又机灵地从她的指缝间溜走了。

    美!美!实在是美!这里的一切都是让她如此的喜欢就像储存在她记忆深处那些经典影片中的唯美场景有种虚假而不真实的美感。

    “这里究竟是哪儿?明明已是深秋这里却仿佛是春天。”如果她猜的没错这里应该不是红庄的山下才对红庄方圆百里不可能会有竹林。

    等了好半晌没人响应冷落微蹙翠眉蓦然回望向身后那个亦步亦趋跟随着自己的小影子的本尊“喂我在问你话你到应一声啊。”

    “山。”

    “我知道是山你刚才已经说过了我问的是这山叫什么名字?”冷落耐着性子将自己要表达的意思说得仔细些。

    “山。”

    鸟叫啾啾蝉声鼓噪她的大眼瞪着他的小眼他的小眼瞅着她的大眼。

    冷落扯出一抹干笑心中却在默念着他只是个小孩他只是个小孩……

    “那……这里离红庄是近还是远?”她决定使用一般疑问句而不再使用特殊疑问句否则只怕和他耗上个几天几夜也甭想问出个所以然来。

    “远。”其实是很远。

    “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带着我到这里的?”不是她瞧不起他而是一个小孩就他一人怎么可能带着她走这么远的路。

    “托。”将人抛向空中然后托着身体行走。

    “拖!?”拧着人的衣领然后拖着身体行走!?

    天啊!冷落不由自主的往上翻白眼套用今天的一个常用词就是:晕!

    难怪她醒来后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巨疼原来是有人这样摧残过她的身体。这小鬼也太缺德了点吧又不赶时间干嘛非要“拖”着她走?抬着她背着她扛着她她都不介意啊干嘛非要“拖”着……等等!等等!

    “这么说没人知道我还活着!?”她的话中带有某种欣喜和激动可这欣喜和激动却只维系了一瞬间。

    “有。”

    “谁?”

    “我。”

    “……”冷落脸上的表情迅凝固心中急转直下开始狠狠地咒念着小孩都是魔鬼小孩都是魔鬼……

    片刻后她努力向着他那呆板无波动的面部挤出一个“恐怖”的微笑“谢谢你啊提醒我还有你的存在。不过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不知小虾(小侠)可否消失片刻?”

    话音落清风起一道人影已在十数丈外。

    天啦!动作也未免太快了!她就这么遭人嫌?十九年的小姐生活里可是从来都没有过而且嫌她的还是个小孩子!他简直一点面子也不给屁都不放一个先就闪到老远了她有病吗?有传染病吗?还是有瘟疫?

    “死小鬼!你这个死小鬼!”

    冷落大喊大叫一时气极也顾不上身体疼不疼了捡起脚下的小石子一个接一个狠地往湖面抛扔小石子在湖水上荡起了一个个圆形涟漪。

    她手上的动作忽然一僵愣愣地看着那涟漪在湛绿的湖面上漾开看它慢慢溶入粼粼的阳光中心中不禁怅然若失。

    她还好好的活着像以前一样会大笑会大叫还会火。有多久没这样大笑着流眼泪?有多久没这样被人气得抓狂?有多久没这样幼稚得耍小姐脾气了?自从他离开以后……

    冷落的眼眸中隐隐透出一丝忧郁眼神时而茫然时而落寞时而目空一切时而闪烁迷离时而黯淡无光心中随之沁开一缕微涩忧伤如菊花般浅淡的苦。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时间仍旧在继续着不依任何人而流逝亦不会因任何人而停止。

    愁眉苦脸?垂头丧气?悲观消沉?怨天尤人?骂天骂地?破罐破摔?她该选择这其中哪种方式来表达她没有死成的失望呢?

    奇怪的是以上的感觉她统统没有反而感到劫后余生的欣喜和重获新生的激动。

    何曾有人见过鱼的眼泪?何曾有人见过沙的不舍?何曾有人见过衣的牵绊?何曾有人见过花的留恋?

    被情所累为情所伤的日子她已经过得疲惫不堪是一种从内心泛起的疲惫让她连喘息都觉得痛苦。既然不能永远停留在一个阶段又何必过份拘泥于这个阶段的人和事。张爱玲曾说过:“女人有改变主意的特权。”

    向往的自由已经搁在了她的面前她无法不动心。如今没人知道她还活着她可以敞开心扉去快乐自由的过自己。让狗屁的痛苦统统去死她只想要她开心的那部分扔掉负担舍弃心酸没什么不好。骆泠霜已经死了而冷落却还活着!

    冷落伫立湖边痴望着一只飞鸟沾了这澄清明净的湖水朝遥远的天空飞去渐渐消逝在眸光的尽头。她嘴里开始细细地念叨:“你让我等你你没来你食言了;我说要去陪你没死成我也食言了我们就当扯平好吗?……你不吭声我就当你答应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怪我的。对不起我决定要活下去断了过去重新开始我的生活。”

    多情是傻无情是酷痴情是蠢绝情是懂得了世故。从今以后她要做耍得人团团转的太阳而不是被人耍还自耍的地球。

    埋葬吧埋葬吧把曾经所有的一切都埋葬带上所有的记忆……

    冷落带泪笑着蹲下身子轻轻的拘起一捧湖水正准备洗去脸上的泪痕……

    “哇——那妖怪是谁?”平静的水中倒映出一张妖怪丑脸上面满是浮肿、淤青和伤痕头上还顶着的一个蓬乱变形的鸡窝。

    -------------------【第三十七章 平静的日子(下)】-------------------

    “biu”的一下二个月过去了——

    灵亦轩抱着一把材火回来了冷落连忙穿上鞋下床对他说道:“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好意思每次都是你来做饭。你放心今后的饭菜我来弄。”

    灵亦轩停住了进厨房的脚步回头瞧着她面无表情让出一条道。

    冷落边走边喃喃自语唉声叹气“哎!可是我比较担心菜洗着洗着就没了切着切着就切在手上了煮着煮着就失火了。唉!谁叫我们住得是竹屋一点就着看来要多准备搭几个房子搁在那儿以防万一了。”和他擦身而过时她笑着望着他说道:“没关系我应付的来你去吧!”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