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6

_分节阅读_4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是它了!

    因为他忘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遂他选择了逃避把酒儿而眠酗酒变成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他无法想象离开酒的日子会是怎样的暗无天日和水深火热。可是他喝得越来越多酒量越来越大喝醉的次数反而变得越来越少。

    不!他不要!他不要清醒!清醒的世界里没有她……

    骆炜森慌乱地趴倒在地上狼狈地用手在地上四处摸索着欣喜的一瞬他拾起散落在地上的酒壶拼命往嘴里猛灌想让自己就这样一直醉在朦胧里醉在有她的酒里。

    惟有让自己醉才能在醉中将眼泪流尽惟有让自己醉才能在醉中将伤悲抹逝。他只愿长醉不愿醒……只愿长醉不愿醒……

    空气中弥漫起潮湿而微醺的味道他的思绪变得凌乱了视线模糊了焦距不到一点上了这蛊惑的感觉让人迷醉。渐渐地他整个身子瘫软在地上嘴里有气无力地开始念叨着骆骆骆骆……

    银月一踏进后院所见到的便是这一幕。她的心一瞬间碎成了千片万片美目之中缓缓荡漾起层层水雾。

    她沿着熟悉的碎碎青石地缓步前行路她已经走了一年半心却从没有平静过终于滚荡在眼角处的水雾凝结成两滴珠泪坠落在青石地上溅成两片心碎的花瓣。

    骆炜森恍惚迷离的眼神不经意扫过门口一抹熟悉的倩影模糊晃过。

    是他眼花了吗?他揉着酸涩、红丝满布的眼眸支起身子凝望了许久黯墨的眸中点起灿亮星芒。他激动地蹒跚奔上前紧紧扣住她的柔荑贪婪的眼专注的盯着她惟恐她一眨眼就会消失。

    “骆骆是你吗?我找了你好久好久到处都找不到你。”他粗嘎的声音干得像沙纸俊伟的脸庞深凹憔悴的不成人样。

    “是……是我。”她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回答那一瞬间彷若她的眼神流露出一抹难抑的悲伤。

    他双手颤栗地抚摸着她的容颜是她!是她!这眼这眉这唇……他欣喜若狂急不可耐地搂住她的身子紧紧搂住不敢松手哽咽地把头埋在她的丝中微温的液体润湿了她的肩“原谅我骆骆!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我太爱你!原谅我求你!”

    他的话像是绝壁山崖上不停滚落的石头狠狠砸在了银月的身上霎时她的面容苍白若雪水瞳深处映出盈盈泪光。

    她低咬着嫣红的唇瓣双臂激颤压抑心伤努力从齿缝间挤出几不可闻的几个字:“我……原谅……你……”每一个字都是在剥她的心每一个字都是在要她的命她早已经被他伤得千疮百孔了。

    “真的?”他半边脸孔转向她紧紧贴着她的颊小心翼翼在她唇上请求“你不是在骗我?会不会我一转眼你又消失了?不要……你不要再消失好不好?好不好?”

    透心的冰凉从他唇瓣传来银月再也禁不住泪如泉涌碎落满颊这是世间最苦涩的咸味“好……我永远都会在你的身边。”心头的伤永不可能好了只能沉淀下去等待麻木的一天。

    如同以往每一次癫一样骆炜森又一次迷醉在了谎言当中无法自拔。软香在怀欲火如焚难以自禁他失控地扑倒她幕天席地几近痴狂的跟她做爱像疯的野兽在好似没有明天的绝望漏点里沉溺不知持续了多久。

    终于他疲惫地睡去银月却没有。僵如死尸的她无声地哭泣心死却仍未放开的心情就像双颊沿落的冰冷的泪水永远无法抹去静候着下一轮的循环。

    缘起生情情深难灭为情所困为情所累同样情傻的他们却不知道有一种爱叫做放弃。

    -------------------【第三十八章 巧遇故人(中)】-------------------

    大地在晨曦中苏醒金色的光芒轻柔地射入某山麓深谷掀开了一片雾霭蒙蒙的竹林。深谷的竹林逶迤铺陈千万竿翠竹摇曳生姿透过青绿色的竹叶交错的缝隙一间精致素雅的竹屋坐落在竹林最深处碎片似的阳光斑驳的点缀着屋舍一派平和、清醇、宁馨的古朴气氛。

    此时一位女子光着脚丫步出屋舍悠然地立于门畔。

    她布衣荆裙的质朴打扮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犹如卸去了那红尘中疲惫的重轭无欲无求的眼神清澈透明唇色清浅水嫩眉梢眼角满是舒然惬意。刚好披肩的短清清爽爽没有任何的装饰。纵然是如此简单平淡的装束也难掩她的天姿国色似水流年。

    异于常人的经历铸就了她非凡脱俗的气质在她的身上少女的清纯稚真和成熟女人的妩媚动人恰如其分地融到了一块奇异得让人不觉突兀反而这迥然矛盾的结合形成了她强烈而独特的风情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摄人心魂、颠倒众生的魔力。

    “又让他给溜了。死小孩!每到这个时辰就会闹失踪总是神秘兮兮的……”

    冷落俯身坐在门槛上单手支着下颔慵懒悠闲地玩卷着手中的马尾草静静听着水声潺潺闻着竹叶飘香看着彩蝶翩翩她不由轻颦浅笑风致嫣然。

    这里返璞归真的田园生活早已让她无数次的倾倒和陶醉就算她永远都会待在这里她也甘愿怪不得古人专跑到这类地方隐居。

    冷落懒洋洋地将双腿伸直了岔成大字用双手支在身体两侧的门坎上下巴微扬地享受着拂面的微风。她散着的乌黑短若有生命般随风自在地飞舞拂起层层的涟波赤着的一双白皙、细嫩的玉足吸引着小草们争相亲吻。

    说起来就是气她这半长不长、半短不短的头都是跳崖惹的祸美美的一头如云长竟然几秒间成了“鸡窝”还是被强行定了型无法纠回来的那种。在成为“妖怪”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必须做个决断过了o.oo5秒在心房紧缩的一刹那她终于还是忍痛舍爱了让那个死小鬼削去了她惜如生命的长她可是保养了十多年的多不容易啊她差点没把小鬼给掐死。

    所以不整他怎对得起她逝去的?

    可是当她作弄他他就会不知如何应对而呆若木鸡当她嘲笑他他就会不知如何应答而仓皇失措真是不懂得玩笑的死脑筋!

    不过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看那小子为难的脸嘲笑他、作弄他是她每日的功课兼快乐所在。这令人迷上瘾的乐趣已让她欲罢不能尤其是他连着说出两个字的时候她简直得意的要死……

    啊呀!不是吧她有恋童癖!?以前的小绝尘是这样现在的小鬼还是这样莫非她天生就喜欢“调教”小孩子!?

    哇哇!代志大条了!她竟然会喜欢嫩草!不!是幼齿!她的“实际”年龄对照他的年龄应该是幼齿才对!

    说起来他那傲样儿确实挺招她喜欢的有忍不住想打击的冲动。说不准她还真能培养出一个二十四孝老公向他灌输“四子”思想:对老婆要像孙子对岳母要像孝子吃饭要像蚊子干活要像驴子。或者是培养出一个新三从四德好男人:从容不迫从心所欲从一而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出得战场入得卧榻。呵呵还是小邓说的话好啊——“一切要从娃娃抓起”。

    “叨扰一下姑娘请问……”

    啊——!怎么越想越像那回事了小鬼可才十岁她就开始动歪脑筋了就算他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样本她也不能有邪念啊!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对不起打扰一下……”

    想想也挺可惜的就算那小子真的在她熏陶下成为了绝版听话好男人她也只是在为别人做嫁衣。唉年龄差距摆在那儿她这头老牛铁定享受不到。

    站在小屋篱笆外的李蔓芨渐渐不耐起来微蹙秀眉睨视着不远处以不雅甚至是败德姿势坐在门槛上的山野女子。她已经唤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听若未闻一直低垂着头一会儿窃笑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叹息。李蔓芨再次将声音提高好几度“姑娘请问一下!”

    冷落抬起头来向着李蔓芨一瞧青丝秀缓缓向两边分开李蔓芨不由得一怔近乎呆地望着她的小脸好一会儿才勉强回过神世间竟有如此绝代佳人貌似天仙。

    李蔓芨打量冷落的同时冷落亦端详着眼前这位相貌清秀的女子淡淡的眉弯弯的眼一张瓜子脸显得特别秀气蓝衫绿裙艳而不俗浑身上下透着些许雍容些许贵气。

    这女子是什么时候来的呀?她怎么一点也没有察觉?该不会是问路的吧怎么办?那小鬼现在不在她又不知道这里是哪儿?

    唉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可这是事实她虽然在这里住了一年半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知道是“山”别的一概不知。她也从没想过去追问小鬼因为对她而言这是哪儿并不重要反正她当自己是片云流散到哪里都一样待累了也就离开了。

    “请问姑娘有何事?”冷落站起身子踱向前朝她有礼地一笑。

    她一笑就更美了。李蔓芨深深吸口气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压抑住心底翻涌的妒意。同性相斥自负美貌的女人更是见不得比自己美的同性。可现在不是理会这等小事的时候她再美也只是个山野村妇而已怎能跟她相提并论。

    “不知道姑娘你可曾见过此人打这儿经过?”说着便从怀中摸出一张画像。

    冷落接过一看只见画中画着个清俊儒雅的男子。看着画中人总觉得他很面善。冷落沉吟半晌后心中突地翻起了千层巨浪是他!一夜情先生那个小和尚!

    冷落随即不动声色地摇头道:“没有。”

    “真的?你再看仔细一点。”李蔓芨不死心地再问一句几乎失望到了极点。

    “姑娘真的没有。这位公子长得这么好看如果我曾见过一定会记住的。”话一落地冷落精明的注意到李蔓芨的脸色闪过一抹黯然和失落。“看姑娘的神情如此焦急满脸风尘仆仆想必此人一定很重要吧。冒昧的问一句是姑娘的夫君吗?”

    李蔓芨的双颊顿时升起了两团可疑的红晕慌得差点手舞足蹈起来支支吾吾地扬声否认道:“谁……谁告诉你他……他是……我夫君啊!”

    “他不是吗?”

    “当然不是!他是采花贼!”

    -------------------【第三十八章 巧遇故人(下)】-------------------

    冷落大惊之下不觉惊呼道:“呀?采花贼!?”

    “对他就是采花贼得了便宜还……”李蔓芨连忙噤口止住失言的话呵呵干笑几声“反正姑娘你也要多加注意点见到他一定要躲得远远的以免遭劫。”

    冷落不禁狐疑地望向李蔓芨纯情的已到无知境地的小和尚会是采花贼!?难以置信可是她也不便多问。

    “唔!对了还没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李蔓芨。”

    “什么!?可不可以再说一次!”

    “李蔓芨。”

    中国最美的女人!?

    以前在现代看报纸电视时她曾经心血来潮调侃的说过:“如果要问谁是中国最美的女人看新闻联播不就知道了听听!今天这个领导上台就日‘理万机’明天那个领导上台也日‘理万机’后天换个领导上台还日‘理万机’!可想而知她有多美!”没想到到了古代还真有人叫‘理万机’的那她不就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女人!?

    “你……你……你这名字取的真……真好啊!”好的简直“惊”天地“气”鬼神忍笑忍到脸抽筋。

    李蔓芨莫名所以地瞧着她的脸色从嫣红转为酡红又变为青紫全身还微微瑟有些立足不稳。

    看她这种样子该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吧不然以她如</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