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49

_分节阅读_4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向前走了一步故不经意地挡住冷落关心的视线怒瞪着杏眼看着冷落眼底闪现的净是妒意。

    “你们为何要伤我家‘相公’?”李蔓芨故意强调“相公”二字宣布着领土与主权的归属语气里带了点威胁似乎在警告某人离她相公远些。

    灵亦轩一听这话立刻伸出一只手护住冷落虽然他的高度只到冷落的胸膛多一点可他却用他小小的身躯挡在冷落前面以保护者的姿态警戒地望着李蔓芨。

    此时的灵亦轩显得相当镇定可是脸上的神情却愈来愈阴沉。不一会儿他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小的汗珠一滴滴的顺着面颊往下流汗水渐渐湿透了他的衣衫身体也如被抽空一般难受得紧。

    可是他仍一直握紧住手中的剑指着对方用他那坚毅不屈的毅力撑住此刻变得异常庞大而又沉重了的银剑。即使现在他的内力尽失毫无功力可能比婴儿还不如他也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冷落心惊地现揽在自己身前的那只手臂上的包扎处浸出了一缕暗红怵目的同时她竟觉得胸口一窒引了她浅浅的轻颤那一闪而过的悸动划过心湖荡漾起徐徐涟漪冲散了沉淀于心湖底的落寞与冷寂心里居然充满了温暖与感动。她从很早就知道在小轩冷酷的外表、含蓄的表情以及沉默的言语之下隐藏着一颗比任何人都还要骄傲却又让她感到无比温柔的心。

    她轻轻地抚下小轩的手臂绽出一抹浅浅的笑颜自内心的笑颜。“小轩不要勉强自己。”

    灵亦轩仰头正好对上她那翦水的双瞳——有如两粒凝露的宝石灵动剔透脉脉地放出温情而坚定的光。他有些心慌意乱赶紧掉开视线一言不地将剑插回鞘内退到一侧不过眼睛仍死死盯着他们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有时候不一定要用武力解决问题是要用脑子况且整件事只是个误会而已。

    对于小和尚到处找人“练武”的行为虽然是因她而起却好像又与她无关。本来嘛谁叫他娘把他生得如此之蠢。

    她不知道这些事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知道了不解决的话在她心里始终会是个心结。而且……不知道全国各地有没有遗留下小和尚的一男半女?冷落不由得了个冷颤想想就觉得罪孽深重。

    得想个好办法既不会曝露自己又能合理解决小和尚噢忘了还有这个以缉拿淫贼为名四处寻夫的女人。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很佩服她。如果换做自己这样的一个蠢男人她犯得着劳神又劳力的寻找吗?找不到也就好了毕竟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可如果找到了只怕还没过上幸福的日子就已经被他给活活的气死了值得吗?

    冷落的视线扫向李蔓芨看她那狰狞的晚娘面孔她肯定回答:值得!

    干脆!把他们凑成一对得了也好了了这笔糊涂账。

    冷落在李蔓芨穷凶极恶的眼神瞪视下眼中透露出一丝狡诘。她微扬起唇线嘴角边似有似无的掠过一丝笑意然后故作惊讶道:“怎么会?他是你相公!?李姑娘你不是说过他是采花贼吗?所以我弟弟才会攻击他呀他不是吗?”推卸责任不费吹灰之力推得一干二净。

    “什么!?”李蔓芨惊呼神色慌张地回头看向定明他紧蹙着眉头脸色有些难看。

    “我不是……因为……你不要……”她的嘴里含糊不清想向他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他在生气吗?被人说成采花贼肯定没人受得了。可是她真的不是有意的!她只是不希望别的女人接近他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她太美了美的让她妒嫉。而且在没见到他之前自己始终怀有一丝怨恨才会说他是采花贼。总不能告诉别人这个人是先夺她身、后夺她心还让她尝尽相思苦痛的男人。

    就在李蔓芨慌到极点的时候定明突然一脸严肃的问道:“踩花贼?我记得我从来都没有踩过花呀何来贼字一说呢?”

    空气至此凝滞了近三秒。

    -------------------【第四十章 阴差阳错(二)】-------------------

    冷落楞了一下翦翦双眸眨了眨就在她还没有能来得及仔细体味那时间停顿般的奇妙感觉时那个傻瓜又开口了。

    “我知道了小兄弟之所以会攻击我原来是以为我踩了花啊。”定明清俊的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后又现出灿烂舒心的笑容“这都是个误会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踩’过花。”

    “是么?”冷落面部肌肉僵硬极不自然地活动了一下嘴巴哑声干笑心中五味杂陈。这个男人简直让她感到无话可说以他这样的智商居然能好端端的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

    然而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情况生了。

    “定明——”李蔓芨尖声一喊蓦地握紧鞭柄侧手猛力朝地上一挥“啪啪啪”地上响起了连串的脆厉鞭声。

    “你没有‘采’过!?那我算什么?你说啊!”李蔓芨将手中的长鞭一扬几乎像是威胁地指着他。她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握鞭的手抖动得厉害。他那样说就是断然否认了和她的关系。

    定明诧异地看着她“李姑娘你不要激动我是真的真的没有‘踩’过花呀!”

    “你……”李蔓芨红着眼眶咬着下唇拼命地抑制自己的眼泪却仍无法将心痛的感觉就此打住泪水再也无法克制地夺眶溢出显得那么的楚楚可怜。她哽咽地低问:“我!你敢说没有‘采’过吗?”

    定明微错愕了一下一本正经、郑重其事的声明:“我没有踩过你我只是压过你……”

    “嘎啊啊啊~~”当定明说到“压”字的时候一声尖锐而高亢的尖叫突兀地响起并压过了一切包括定明的声音。

    不用怀疑这声怪叫绝对出自冷落之口。她被吓出一身冷汗在小和尚说到“没有踩过你只是”什么的时候她就已经能猜出他的嘴巴里会吐出什么样的“好话”就算没十成的了然至少也有八成令得她不得不地出怪叫声来阻止。

    太可怕了!他竟然能面无表情、毫无忌惮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压”过女人。不远处还站着个小孩子被他荼毒了怎么办?有样学样成为第二个风流傻瓜?这可不在她制订的“小轩好男人培养计划”的教育规划内。

    冷落瞥了一眼此刻表情有些错愕的男人心中原本对他那小小的愧疚感正一点一点地徘徊在熄灭边缘。真想挖个洞把他给活埋了!

    为了掩饰尖叫的真正目的冷落不得已只得佯装惊急地冲到李蔓芨的面前拍着她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条还算干净的手帕轻轻为她擦拭。“李姑娘怎么哭了?你看把我吓得。别哭别哭……”你哭什么呀想哭的可是不断在收拾烂摊子的我。

    谁知李蔓芨借势越哭越大声泪涌如泉抽噎可闻。

    “李姑娘是受伤了吗?很重的伤?要赶快找大夫!”定明剑眉微微一挑垂下双眸有些担忧看她哭得那么厉害肯定很疼。在他单纯的心中哭=受伤、大哭=重伤。

    冷落猛地侧过头直瞪着他那张不知所谓的俊脸半秒火大了忍无可忍地冲着这傻瓜强势地吼道:“你闭嘴!不准再说一个字!到一边去站着!”

    那口吻就像老师在训斥犯了错误的小学生或是主人教训不听话的宠物似的。她基本上已经不把他当平等的正常人看了他是一个弱智!

    定明不敢再多话乖乖地退到老远的地方站着两眼无辜、一脸委屈地看着他们。

    “你干嘛要赶他走他是在关心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看上他了是不是?你是存心在破坏我们!”李蔓芨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伸出双手紧紧地抓住冷落的衣袖以强烈的压迫感凑到她眼前气愤的脸上布满了狂风暴雨的表情。

    她虽然是在骂人声量却小到只能让冷落一人听见除了直对着冷落的扭曲面孔其他部位她仍持续保持着一付小鸟依人的姿态。女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让自己的丑态轻易的呈现在意中人面前所以她很刻意的回避着。

    冷落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先朝略远处、敏感察觉到威胁蠢蠢欲动的小轩微微摇头以眼神示意他不要过来视线再回转到这个神经质女人身上。如果可以她会挖两个洞!

    “李姑娘你误会了我没有要破坏你们的意思我是在帮你啊!”冷落水眸轻转一圈随即开始撒起漫天大谎。

    “帮我什么?”手上的动作停住李蔓芨颦眉不解纳闷的望着她。

    “你看定公子神情自若根本就是有心拿话来气你的。我想他可能是在怨你说他是采花贼才会故意这样。”

    李蔓芨的目光停留在冷落身上片刻然后又看了眼远处的定明面色渐渐缓和下来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

    “所以啊你那样逼问下去只会越来越激怒定公子说出更难听的话。”

    “那怎么办?”女人就是好骗李蔓芨一副担心的样子。

    冷落一见收到效果马上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拍拍她的手安抚她焦虑的情绪。“李姑娘别担心我不是说过会帮你的吗?你不方便出面我去和他解释旁人的话他总该听得进去。放心像姑娘这么漂亮的人怎么会有人舍得怪你李姑娘定能和心上人长相厮守永结同心!”

    李蔓芨闻言娇靥上陡然掠起一片红晕粉脸含嗔妙目一瞟定明重新恢复了笑靥如花。“真是这样的话李蔓芨无限感激。”

    “我俩都是女人我当然站在李姑娘这边。”冷落施然转身在离开李蔓芨脸颊的那一刹那唇角扬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弧朝小和尚走去。

    “定公子这五年你都是怎么在江湖上混的啊?”最重要的是竟还没有死!?上天……上天太厚待他了!

    “我没有在江湖上混啊我一直都在山林间寻找那姑娘的下落没有去过江湖。”虽然以前常听人提起江湖什么的可江湖在哪儿啊?不知道又怎么去?

    “山林?”

    “是啊默府的人都说那姑娘肯定不是人所以我就想啊既然不是人那么就只能在山林里才能找到了因为荒郊野林是妖魔鬼怪常常出没的地方。”

    “没去过城镇吗?”

    “没有。”定明一面用手挠头一面出不好意思的傻笑。

    人蠢果然是有原因的他这五年来过着脱离人群和社会的丛林生活身旁伴着的都是些不会说话的飞禽走兽偶尔遇上几个山野村妇再练上几场“武”这叫什么历练?难怪比五年前更白痴!

    冷落扬起红唇心中暗自窃笑悠哉悠哉轻松轻松他是最容易哄骗的了。

    -------------------【第四十章 阴差阳错(三)】-------------------

    “定公子”冷落故意迟疑了一下“我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姑娘但说无妨。”

    “公子你和姑娘练的那种武功根本就不是练一练然后走人那么简单练完以后还必须负责。”

    “负责?”

    “对就拿李姑娘来说你有和她练过武吗?”冷落侧过身子看似无意却是有意地瞥了远处的李蔓芨一眼好让李蔓芨知道他们此刻谈论的内容就是她自己是在帮她。

    意识到他们正在谈论自己这就使李蔓芨感到高兴手指开始无意识的扯弄着衣袖他看过来了他看过来了她紧张的连头都低了下去回避他的视线。

    “李姑娘吗?我有啊!”

    冷落敛眉低有些头疼的闭闭眼深吸口气下意识将一手按在太阳穴上来回揉搓。他竟然用如此天真无邪的神情笑着说他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