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1

_分节阅读_5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凄冷而孤独的白影凝立于崖边任长披洒翻卷任衣袂飞扬飘荡挺直的身影纹丝不动似乎承载着太多太多的心事太浓太浓的伤感自始至终弥漫着淡淡的哀伤。仿佛恒古以来就一直站在那里而且还将永远站下去站到化为枯骨……

    在这死一样的静寂中密林深处响起一阵轻微细碎的脚步声细微的就像是枯叶划过地面似的。清风过处四名黑衣人如鬼魅般的倏忽出现。

    “如何?”冰冷的不粘分毫人气的声音犹如从死亡地狱传来空洞而冷寂荡漾着微微回音不由感到几分阴森鬼气。

    “谨遵教主的吩咐庄内己清除干净。”其中一名黑衣人上前回话比常人低沉数倍、毫无高低起伏的声调苍白不像活人的脸孔在寂寥的黑暗之中足以令人不寒而栗。

    “很好你们都回去。”

    “是!”四名黑衣人齐应一声人影四散火光电石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听夜风摇拂树林沙沙作响的声音不时飘送出一声枭鸣。

    那白影依旧孤独地伫立在风中深遽如潭的双眸迷离地望着夜空数颗微耀的星光凄迷的照耀着。

    一颗流星悄然滑过天际留下一道让人难以企及的炫目的光芒……

    白影露出痛苦的神情不受控制歇斯底里地大叫了出来似乎触动了他某处不为人知的痛楚。那双隐藏着幽深的心事的眼眸瞬间泛起了氤氲水气不能克制的垂下泪来。

    心痛得无法形容;泪已无法抑制每一滴都如珍珠般晶莹剔透,一滴滴无声跌落。刻骨铭心的伤痛不欲求生的悲伤随着泪水洒满了空气。

    他微掀薄唇缓慢蠕动朝着远方低喃着谁也听不到的话语温情的目光中透出一种痛彻心扉的悲凉。

    浅吟呢喃间一股炙热中带有阴寒的诡秘真气突然不受控制地直窜他的经脉双掌乍现出奇异的光芒。他微抬双手澄澈的目光凝聚在双掌之上掌中红、黑双芒交替闪烁着。

    他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随着气管逐渐的窒息全身都散出危险的阴冷肃杀气息像变了个人似的墨黑的瞳仁中耀射出的是片猜不透底的诡异平静宛如所有景物在他眼中都俱已成空、所有情感在他心中都消失殆尽只剩那掌中的光芒是眼里唯一。

    他猛然腾空而起只一闪便了无痕迹地消散在了那片深邃的夜色中。

    留在幽幽山谷间来回徘徊、含混不清的余音也随着白影的离去淡淡的飘散了在风中消逝荡然无存。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永远……永远……”

    **********

    红庄

    萧瑟冷清沉寂如死。

    整个宅院竟然空荡荡的仿佛一夜之间庄内的奴仆婢女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显得煞是奇怪诡谲。以乎寻常的平静姿态传达出一种模糊而不安的信号。四下里更是弥漫着潮湿的水气、淡淡的尘腥和死亡的气味。

    黑暗之中只有一处灯火闪亮。紧闭的木门里冲出一股浓烈的酒味房中一张红木圆桌桌案上的空酒壶的数目骇人残酒更是洒了一地一片狼藉。桌面上还趴伏着一醉汉醉得不醒人事酒水滴滴跌落在他的衣襟上人却一动不动似已入梦。

    此人正是骆炜森他湿漉的衣裳满脸的胡茬身躯瘦削如柴髻蓬乱如草雪花染白了他的鬓角前额看上去有如苍老了十岁好沉郁、好沧桑往昔的神采飞扬早已寻不着痕迹。

    “呼——”一阵邪风刮过院落树木的枝丫在夜中出让人恐慌的沙沙声。

    右面的明窗无声无息地分张微风飒然入室灯火突然一明一灭接着火焰开始拉开,光芒渐变成青绿色,森森冷气从窗外涌入随即变成诡异的旋转气流绕室流动灯火摇摇。

    “飕——”一阵劲风扫过桌上的酒壶打着旋儿骨碌碌滚下桌面“砰!”出清脆的声响然后摔得粉碎。

    接着房中一暗最后一盏光明也失去了颜色让原本就不甚温暖的屋子益加清冷。

    虽然慢了半拍虽然下巴还是贴在桌面上但骆炜森总算睁开了那双醉茫茫的眼眸努力清醒自己的神志。凭他数十年的武林经验及直觉他嗅到了那后背倾塌一般的强烈杀气不断向他袭来的一种冰冷的杀意一种如同狂的野兽般的杀意可怕得让人颤栗。

    “骆炜森你太让我失望了。”黑暗的背后飘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阴恻恻冷森森似无一丝人气阴森空洞如幽灵邪魅般无情。

    这个声音……难道是……?不!不可能!

    骆炜森摇了摇开始晕旋的头酒精的气息还在脑中盘旋他勉强才能看清眼前有些歪斜扭曲的环境宿醉后的痛裂之感早已麻木。他手肘倚靠着桌沿转过身去目光准确地投向声音的来源模糊干涩的视线中映入一抹摇摆不定的白影逐渐呈现出清晰的影像。

    “你……!?”骆炜森的语声艰涩暗痖他惊骸地倒抽一口气微退了一步一个字未说完便猛地咳了起来。

    他感得喉咙一阵如火烧般的剧痛无声无息咳出了暗色浓血。他看着手中咳出的血迹脸上的肌肉疯狂地跳动失魂落魄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狂喜之色。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终于可以见到她了……

    酒这甜美的毒汁泌入了他的血液侵蚀了他的肉体深入了他的骨髓麻痹了他的灵魂。现在它终于开始灼热地焚烧他的四肢百骸吞噬他日益虚弱的力量。他狂喜一个没有勇气结束自己生命的绝望者等这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你现在根本就是个废物就算我不杀你只怕你也活不过三天。”白影妖魅的俊脸隐现一丝恨意憎恨的眼神像暗夜里燃烧的火把射向骆炜森“我不会让你多活一天一个时辰甚至是一刻!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中!”

    空气中无声涌动起一股奇异的气息波动闪烁着红黑双芒电光火石间一掌印在了骆炜森的胸口十成的内力胸腔瞬间灼裂开了一个血窟窿红色的血液正不停的向外涌出亦震碎了骆炜森全身的骨骼和经脉,一道血箭同时从骆炜森口中喷出。

    白影缓缓收回血掌狭长的双眸散着嗜血的光芒,冷冷地注视着连连后退、以背抵墙、苦苦支撑的骆炜森隐约抹出一抹残酷的笑。

    “炙……‘炙血掌’难……怪原来……是……施天君……”

    腥甜的鲜血没有止境地灌了满口从微启的唇角缓缓涌出骆炜森双手捂住不断往外涌血的胸口犹如没事人样一直盯着他目中连连闪出异芒好像现了什么秘密。

    “哈哈哈想不到今天我竟会死在你的手中一个最不可能的人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冤孽冤孽呀!

    骆炜森蓦然张着血嘴仰天长笑持续的狂笑让他笑到扯破喉咙笑咳出喉中的腥味再也无法出声再也无力站立终于仰跌在了地。

    白影眼中燃烧起熊熊火焰恨意汹涌摄人喉咙里滚出一声浊喝猛然提掌便要冲去。

    “不要!”一抹白色的翦影从内室中冲出挡在骆炜森身前。那是一名纤细柔弱的女子!

    他脸色微微一怔感觉微丝意外庄内还有旁人的存在可他并没打算收掌幽冥般的眼神有的只有杀戮。突然距离近到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容他急忙收手可强劲的内力迫使他连退两步才稳住了身形。那是这个世间上他最不会伤害的容颜!

    “不……不要啊!”女子双手掩目吓得手脚软滑坐在地上还处于极度惊吓的状态娇小的身子难以遏止的颤抖着。

    白影漂亮的眼睛咻地没了生气流露出哀凄绝然的神色。失去光辉的空洞瞳眸,如影随行。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

    剧烈的伤痛侵蚀着骆炜森残存的意识丝遮掩无法得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一阵喃喃低语之声断断续续“……等你……哈……等你……哈……”夹杂着一些粗嘎嗤笑的悲戚笑声。

    白影缓缓走了过去不带丝毫情感地瞥了眼地上苟延残喘的尸体手指顺便轻轻一弹终止了他的话语又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扫视过跌坐失神的女子闪过一丝冷笑除了半抬的右手所滴落的点点血滴之外那一身的白衣竟然不沾半点血迹。

    早已习惯了心没有阳光的日子也就不再奢求阳光的眷顾。

    “骆炜森我绝不会如你所愿。”白影轻笑笑得好生奇怪也饶富深意。

    接着他转过身子迈出了房门幽幽走入漆黑的夜中。

    没过多久——

    “啊!庄主——”女子绝望的尖嚎哀呜瞬地爆声音撕破夜空的宁静回荡在苍穹之中。

    -------------------【第四十一章 梦醒梦灭(下)】-------------------

    白羽散落樱花绽放半空中浮起一个白色的身影他在风里衣袍翻飞看不见模样像是在对她说话那些话仿佛零落的白色樱花瓣瞬间聚拢又突然迸裂然后消散她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自始至终。最后飘舞的樱花都在一瞬变成鲜红犹如鲜红的鲜血红得刺眼红得让她感受到了无比的疼痛让她惊慌让她害怕然后……

    一切消失在渐渐消散的雾气中飘来了阵阵阴阴的笑声。

    冷落从睡梦中惊醒坐在床上不断的喘气心里头无端端地浮起不祥的预感慢慢地自她的心头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她老觉得会有什么事要生真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令她前所未有的恐慌。

    “咕噜噜……咕噜噜……”熟悉的旋律从冷落的肚子里响了起来。

    “好饿……”她抚着不争气的肚皮频频叹气。三天了啊!那家伙竟然整整消失三天了!

    她在心里为自己叫冤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干嘛消失啊她这个受害者都没逃他逃个什么劲儿?最重要的是这次他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就这样无影无踪了。

    以前他在逃家之前(就是被冷落的唐僧咒念出走的那几次)都有备好干粮留给她的可这次什么也没有。一开始她也没有多在意不就是温饱问题嘛难不倒她!可是……

    她错了!

    彻彻底底的错了!

    要做饭先就要火她开始兴致盎然地转木取火转啊转啊……转了半天估计她头上的温度都比木头上的还高了还是不着。她尤不死心地和一堆呆木头苦战了二个时辰燃了燃了。兴奋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真正头疼的问题来了。

    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米没粮她煮什么呀?吃什么呀?

    前几天那家伙做的烤兔肉味道满不错的。

    她垂涎欲滴的往森林迈去。一头野猪在追她她开始奔命躲在树上三个时辰手脚酸了屁股麻了野猪蹬蹬蹄子回眸一望带着哀怨的眼神离开。放弃!某人颠撞撞的逃回。

    打猎不成被猎打猎人成猎物。

    上次那个水煮鱼的味道也很棒。

    她信心十足的跳入湖中游泳游到脚抽筋甚至差点溺毙而水中的鱼成群结队一个劲儿在水面上跃来跃去显得“非常快乐”、“非常兴奋”。放弃!某人灰溜溜的上岸。

    抓鱼不成被鱼戏渔人成愚物。

    没事!大不了下山去买现成的!

    呜呜呜!她终于伤心绝望了她没钱连个馒头都买不起。

    这就是她悲惨不幸的三天望着窗外大片大片的竹子喝着用火烧开的热水她开始第一百二十六次感叹——为什么自己不是熊猫啊?

    她现在饿得前胸已经贴后背了眼圈也黑了脑袋都昏了白开水也不能够充饥了手脚也软了人</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