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4

_分节阅读_5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自从施天君失踪以后魔教在中原的势力锐减许多年都没有在中原活动了这次卷土重来一个月血洗数个门派连妇孺老幼都不放过野心勃勃不择手段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为了称霸武林无所不用其极实在可恨!”其中一熊脸汉子愤慨道。

    “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只要把魔教教主给杀了魔教必如一盘散沙不攻自乱退出中原。”

    临窗的一角白衣人好似对周围一切都恍若未闻杯中酒一杯斟过一杯可眼眸里却奇异地浮现出一抹冷冷淡淡、似笑非笑的难解神情。

    “说的到轻巧谁又能做的到?我们连魔教教主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他还练成了‘炙血掌’只怕天下间无人是他的敌手。”

    “‘炙血掌’当真如此厉害?”

    “据说中了炙血掌会如同火燎一样热劲遍布全身然后以中掌的地方为中心伤口开始不断向四周灼烧扩展不到半刻钟就会泛滥至五脏六腑最后心血流尽而亡。施掌者以血为媒将他人的功力化为己用大大增进自己的功力。”

    “啊!竟有人练成了如此歹毒的武功……”

    “真的话那就太恐怖了……”

    “骆炜森、黑豹和袁啸天三大绝顶高手都已经被他给杀了……”

    “武林势必再无宁日又不知有多少人要因而枉送性命了……”

    “可当前各大门派俱是明哲保身实非武林之福……”

    众人连连咂舌惊叹不已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白衣人再倒一杯酒一口饮尽目光投向窗外看着熙熙攘攘的大街出神。金黄的阳光此刻散落在他的身上净白的色彩被染上金亮身影看起来……竟是如此寂寞显得深邃而有些忧郁。

    “只怕没人能挽救这场浩劫了!”不知是谁脱口而出的话突然令所有人都静了下来人人都是近乎凝重的神情酒楼里顿时笼罩着一种莫名的压抑气氛。

    这时候二楼上来了两人都在三十岁左右一身武林中人的紧身打扮全身黑衣腰系黑色大刀相貌平凡无奇可眉目间却都隐透着一股煞气。两人上楼后扫了楼上众人一眼最后目光停在了白衣人身上齐步走到白衣人桌前。

    “主子。”

    白衣人将目光从窗外收回仰头再尽一杯苦酒后眼皮微掀冰冷的双眸微眯毫无情感的嗓音缓缓开口:“事情办得如何?”

    “一切都很顺利。”其中一位黑衣人谦恭地回答道。

    白衣人不语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双眼沉寂如古井无波冷冷的目光注视周围虎视眈眈之人。偷窥的视线甫一接触便如被冰刺一般迅移开。那冷冽目光仿佛能照到人的心底更隐含一种异样的诡异之态令人莫名其妙全身寒不敢与之对视。

    白衣人两片薄唇勾勒出一抹冷淡的微笑深不可测的黑瞳里蕴藏着嘲讽让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像是颗罕见的宝石般散出神秘而遥不可及的光彩。他随即将银子搁在桌上轻轻一按便起身离开两名黑衣人尾随其身后。

    直到三人行远了酒楼中的众人才吁了口气恢复自然的神色七嘴八舌开始猜测起那人的来历来。

    ######

    “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随着一声佛号一位灰袍白眉的老僧拦住了白衣人的去路。

    白衣人向后挥了挥手示意挡在自己身前的手下退下。两名黑衣人敛眉沉默不一语地退守回主子身后。白衣人随后淡淡的说道:“不知大师叫住在下所为何事?”

    那老僧牢牢盯着白衣人慈眉老眼散出柔和的气息然后沉老着声音道:“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白衣人脸色微变扫视了老僧一眼黑黝的眼瞳有一抹极度诡异的光芒跃过空气在刹那间凝固。

    “何处是岸?如何回头?回头已不是岸只有这万丈深渊才是我的归宿。”声音仍旧那般冰冰冷冷正如同他脸上的表情毫无生气。

    那老僧双目落垂合掌稽又道:“善哉!善哉!红尘孽障红尘孽缘万事皆成空。一生一世只不过是过眼浮云施主又何必太执着于眼前太执着于今世不如放下一切尚可挽回!”

    白衣人浑身一颤这些话触到了他心底的痛处自己连今生都无法把握又有什么资格去谈来世?纵有来生她已不是她他亦不再是他。

    白衣人不自觉地握紧双拳“大师是打算渡化在下吗?那你要失望了我心已死人还会活着吗?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阿弥陀佛。”那老僧低声吟诵佛号手指拨弄着手上由紫砂木所制的佛珠说道:“施主若再如此执念下去必遭天谴天下苍生势必也会生灵涂炭望施主能迷途知返……”

    “你不必再说!”白衣人挥手打断他的话语淡然说道:“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大师请了!”

    没有她的世界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生也好死也好痛也好悲也好世间一切的人和事都和他无关了一切都没有价值所以一切都不值得留恋。世事颠沛已是木已成舟他绝无回头之路。

    老僧无奈只得轻轻叹道:“冤孽啊~冤孽!尘缘难断老僧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还望施主日后好自为之谨记老僧之言心存善念天必怜之;心存悔意天必从之万事皆出因果莫要执念太深!”

    老僧的话清晰的传入耳中望着老僧逝去的背影白衣人渐渐松开了拳头若有所思他早已被老天所抛弃还有可能会得到它的施舍和怜悯吗?

    白衣人闭上眼睛沉思良久之后他慢慢张开了双眼敛起痛苦而疲惫的神色用沙哑的声音低沉地说道:“走吧。”

    -------------------【第四十三章 放不下的过去(下)】-------------------

    “英雄楼……”

    拐过一条横街冷落一眼就看见了英雄楼的大招牌朱漆写成的牌匾悬挂在高高的楼檐上格外醒目。

    楼的门面装潢的气派非凡黑瓦红墙飞檐雕梁屋顶角沿上高高挑起一串串大红灯笼给人以古色古香古朴典雅之感。不愧是当地最好的酒楼生意火爆人群川流不息。

    “按酒楼的标准这也算得上是四星级了吧。”

    冷落轻声嘀咕突地“啊“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赶忙停脚转身朝落在自己后面的灵亦轩一笑眼珠儿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你身上有银子吗?我的刚才都用光了。”腔调中明显多了份谄媚。

    她好多年都没有逛街购物了所以一时乐昏了头东买西买的可爱的银子就这么飞走了。她身后不是一直跟着一台自动取款机吗那她干嘛自己付钱啊?蠢就一个字!害得荷包大幅度缩水只怕再不节制就见底了心疼啊!

    灵亦轩微仰头目光淡淡投向冷落以丝帕半遮掩的面容她明媚如秋水般的眸瞳此刻闪烁着算计的贼光活脱脱一个财奴。他完美精致却僵硬呆板的脸部轮廓仿佛柔和了起来“我有。”

    “那太好了!我好饿哦我们饱饱的去吃一顿吧!”冷落难以自制的喜形于色幸福得眼睛快眯成了一线心底大呼万岁。这小子年纪虽小可是身家财产好像不少。他的不就是她的吗?他承诺过的呵呵统统都是她的……

    她愉快的心情感染了灵亦轩的心他嘴角不自觉地微微抿动难得一见的鲜活表情唇角冷酷的线条渐渐地放松了勾勒出一个淡无痕迹的笑像拨开眉层乌云的障蔽展露一线曙光。

    又开始变得奇怪了!最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是不是变了?为什么会这样?他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这感觉真的是非常不错好似蜜糖一样的甜美滋味。

    灵亦轩回过神现原本并肩而行的冷落突然不见了一回头竟是落在了后面奇异地一动不动她仿佛石雕一般瞪大了眼睛直望着远方某处像看到什么妖怪似的。

    一抹白色的身影如闪电般从冷落的眼角一滑而过她倏然停下脚步那种熟悉的感觉一刹那便扣动了她的心弦纵是过了千年也会如镌刻般永世难忘的身影……

    伴随着狂喜冷落一头冲进了拥挤的人群当中疯了一样提裙狂奔只为寻找一个本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但却是自己最思念的某个人的身影。

    “绝尘……绝尘……绝尘……”

    一条街道几声呼唤她的声音淹没于喧嚣之中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外。等到了刚才看到他的位置却早已没有了他的踪迹。她当下环视四周人群企图找出刚才那个身影可是……没有白色……没有白色……到处都没有……或许根本就没有白色……

    冷落立在原地怔了很久很久直到周围的人都零零散散的走开直到有人轻唤着她她才猛然醒悟过来灵亦轩不知何时站到了她的身边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

    冷落一楞眨了下眼睛长长的睫毛上似乎凝了一层雾气她迅垂下那像似失去灵魂还来不及掩饰的空洞眼眸避开灵亦轩探索的眸光。

    冷落啊冷落你在干什么?都四年了还没有放下吗?你还想要困住自己多久?

    他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了!!!

    ……

    她的心中骤然漾起了几许悲伤淡淡的悲伤无色无味恍若是在失落与怅然中不断徘徊渐渐加深……

    他终究还是她心头的一抹刀痕看似痊愈稍碰一下仍会鲜血淋漓痛苦不堪。

    “落。”

    灵亦轩没有询问她失了理智拔腿狂奔的举动究竟是为了什么也没有打探她口中的“绝尘”是谁只是轻轻地低唤了她一声引起她的注意。

    冷落登时愣在当场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相处至今他从未叫过自己的名字就算要叫也只是被气极时叫的“女人”二字而今日的他却用着不同以往的柔魅青涩的嗓音唤着她的名字。

    灵亦轩轻柔地拉过冷落的柔荑放在自己的手心明显地感觉到她的手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但没有拒绝。于是他用自己的双手密密地包裹住她的左手静静凝望住她稚皙的手掌透出坚定的力量。

    既然过去那么痛苦又何必再去回想?

    她极力隐藏悲痛却欲盖弥彰的模样让他的心在瞬间抽动了一下荡起阵阵涟漪那种心灵上被拉动的感觉极其微妙他从不曾有过说不清楚又道不明白只是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刺痛拉动着他的心情。

    他一直都知道她有一段悲伤的往事。刚救她回来的那段日子她常常夜不能寐等她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被噩梦惊醒白天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兴致盎然地打趣自己。是在拿他撒气吗?他好多次都被她逼得弃屋而去却总是鬼使神差地又回到她的身边可能就是这份脆弱的坚强让他始终无法放心的离去吧。

    “你还有我。”

    灵亦轩的声音轻柔而缓慢地穿透了冷落的耳膜一个字一个字落在她的心里。

    冷落垂眸凝注他那双清澈的瞳仁中她看到了真诚看到了柔情。似曾相识淡淡的温馨穿过她的心房好温暖好踏实似红糖水的味道。

    “能遇到你真好。”这句话绝对不是随口脱口而出的她从来都不曾说过其实这是一句她一直都想对他说的话。

    她很感激上天让她遇见了他没有他的陪伴这两年来她不会过得如此轻松愉快或许……或许……根本就熬不过那段时间也说不定。

    遇见他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当然!不包括上辈子和下辈子。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