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节_61

_分节阅读节_6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那张脸瞬间僵了一下灵亦轩闷闷地抿紧了唇不语。骆绝尘再也忍不住唇角微微上扬。

    不行!要改变战术!

    少顷男孩的口部开始呈现一种异样的横向扩张有人正在向两边用力扯他的嘴角越拉越大越拉越大最后竟扯出了个滑稽可笑的怪相而始作俑者的眼里则闪烁着兴奋的亮光。

    灵亦轩猛地拉下那双胡来的手揉揉疼的嘴巴急躁而又困惑地大喊:“你!干什么!?”

    “我在帮你啊帮你笑。”她级无辜地看着他摊开双手叹道:“可是谁叫你的脸嫩嘟嘟软软滑滑的拉上了就舍不得放……”

    灵亦轩脸黑得跟包公似的。

    冷落还嫌刺激的不够接着又戳了戳他靠过头去将声音压低一脸神秘的问道:“告诉我吧你到底用了什么保养品?不要偷偷的用嘛也给我一点。”

    觑见他生硬的苦恼神情冷落笑眯了眼欺负他是能上瘾的随即她朝他眨眨眼甜甜的说:“要不咱们投资做生意女人的钱最好赚了我出钱你出力你看怎么样?”

    “你有钱?”灵亦轩问道。

    冷落邪邪一笑“我没有你有啊你不是答应过吗你的就是我的你的钱不就是我的钱喽。”

    灵亦轩的嘴角倏然向上自然地弯起一抹柔情爬上了他弯弯的唇角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形微翘的小嘴旁边渐渐显现出两个小小的……

    “你以后还是不要笑的好!”冷落莫名其妙地丢出一句话令他一时抓不到头绪疑惑地扬起稚眉。

    “因为啊你笑起来有酒涡!小小的酒涡耶!哈哈哈哈!实在太可爱了!”冷落眼里满闪着戏谑的光笑得花枝乱颤毫不留情的打击他并伸出手欲捏他的脸。真是可爱得令人想抱住他猛亲和他平日里的死人形象天壤之别太好笑了!

    灵亦轩机敏地一闪躲开了狼爪脸马上嗖地恢复到钢板似的表情。

    “哈哈哈!”一直静默在一旁的骆绝尘大笑出声瞥了一眼灵亦轩沉冷的模样玩味地将身子往后靠向椅背露出诡谲的笑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异芒仿佛潜藏着一股波涛汹涌的暗流。

    “我同情你!矮冬瓜!”他状似玩笑地随口说着顺手夹起一块笋片扔进嘴里。这话中无疑带着暗刺。

    霎时空气凝结了灵亦轩的俊脸仍旧是毫无表情只有一抹教人心惊的敌意笼罩在他探不进的眼底看似平静的表面内心的火山已经濒临爆的边缘。

    从空气之中冷落可以感到一股很强的火药味而且还有一种剑拔驽张的气势仿佛是随时都要战斗的样子!这两个人不会要打起来了吧!

    冷落慌忙地上前挡在小轩的身前女人都是具有很强母性的保护弱小是本能。

    “绝尘!你怎么能叫小轩矮冬瓜?是男人的话就不要站着比躺着比!”没料慌中出错这句话简直是雪上加霜。

    只见暧昧的笑容如花朵般绽放在骆绝尘的的美颊上他调皮地眨着一双无辜的眼“可是骆骆躺着比好像也是我赢耶!”

    “嘎?”冷落眉锋一翘一时呆楞无语。这个死绝尘脑子里竟想些有色东西!

    灵亦轩身体微颤目光中露出一抹惊讶的神情这个男人是在警告他?!瞬息间他目光中的诧异又被一股浓浓的哀伤所取代。

    当冷落挡在他身前的时候有一道隐约的杀气闪过虽然转瞬即逝他还是本能的感应到他身上那股不一般的气息。这个男人知道了知道他也喜欢着她喜欢到心痛的地步可是这样的心情他却一辈子都不希望她察觉……

    “小……”冷落旋过身安慰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咻!”后面哪儿还有人在?

    这是第几次了他这坏习惯总是改不过来看来自己是习以为常了。

    冷落在心里唉声叹气不过这次比较严重无形中自己好像成了帮凶小轩气得不轻没在她面前消失不知道这次他准备失踪多久才回来?

    冷落突然打住思绪她的眸心闪过一丝精光狡黠地弯起笑弧眉、眼都充满了浓浓的笑意。聪颖的她终于了解到某些以往未曾现的真相。

    她走到骆绝尘身前推推他的手臂“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骆绝尘避而不答夹了一块笋片到冷落的碗中微微一笑“快吃吧饭菜都凉了。”

    “你在吃醋?”她眉一挑不死心地追问。

    “不是。”被说中的心虚骆绝尘困窘地转开脸避瞧她满是笑意的脸蛋。

    “你搞什么啊?连小孩的醋也吃。”多么让人哭笑不得的理由啊不过她的心里甜甜的、暖暖的都是幸福的感觉。

    **********

    窗外奇异的没有一丝风与往常一样漆黑的苍穹几点星光点缀在上面闪耀着邪异的光芒。

    “……输的下场就是死!”

    “不我不能输!我不能死!”

    “杀!那就给我杀!哈哈哈!最后活着的才有资格!”

    “我杀!我杀!我杀!我不能输!我不能死!”

    “哈哈哈哈——杀!杀!杀……”

    房内平稳的呼吸声显示床上的人儿睡得很沉坐在床畔的骆绝尘眼色微沉黯凝的目光锁住月光下柔恬宁馨的侧脸眸底泛着一抹悲凉的、深沉的情绪。

    必须成长!必须变强!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才能保住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我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你!

    “主人。”一抹黑影咻地出现在他面前半跪在地。

    骆绝尘仿佛没听到他说的话一般看也不看他一眼温柔地为床上的人儿覆上锦被倾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然后是凉凉的眼皮俏鼻下巴。

    “我很快就会回来。”

    当他跨出门槛他脸上的柔情不再此时的骆绝尘唇角又恢复了似笑非笑的弧度邪气在眼中蔓延深邃的眼眸里诡谲的光芒越来越盛终于凝聚成如电的冷芒在眼中串动似男似女的妖魅邪魔。

    一阵喧嚣的大风刮过枫叶乱飞乱舞枝条凋零败落剩下的只有那被吹折了的树枝和几片残叶仅一夜就变了徒留下一地晃动的迷离树影。

    -------------------【第四十八章 灵鹫宫宫主】-------------------

    南越山庄

    “大大事不好了那魔魔教杀上门来了!快……”一个身上有着血渍的门卫拼着最后一口气跌跌撞撞地冲向后院不停地叫喊。

    山庄内早已是一片混乱闯入山庄的魔教中人沿途厮杀个个黑衣黑裤不过其中有三人明显与众不同他们武功高强带领着魔教众多小罗喽凡见人即杀。山庄的弟子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乱了阵脚毫无章法的拼杀根本无法抵挡他们的攻势瞬间已杀上百生灵连老少妇孺也不放过。刀剑的撞击声和人的惨叫声在安静的夜间尤为清晰此起彼伏。

    “南越山庄也不过如此真是不堪一击。”魑鬼看着南越山庄的人都被轻易解决语气顿时充满了轻蔑和骄傲。

    “老鬼千万不要掉以轻心。”魍魉白了魑鬼一眼提醒地说:“我们还没碰上南越山庄的庄主南宫越那个人的武功不在你我之下最好小心。”

    “切!你又来了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教出来的弟子一个个武功平平本人又能厉害到哪儿去不用等教主来我们就可以轻松地解决他!”

    魑鬼正得意之时一道人影飞窜了出来并以惊人的度袭向魑鬼不远处的白魅瞥见后急忙大喝道:“魑鬼!小心!”

    魑鬼躲得极快肩头还是被击了一掌魍魉连忙向前扶住了魑鬼踉跄的身子。

    “邪魔歪道居然敢夜袭我南越山庄还口出狂言!”已近中年的南宫越犹如救星般的亮相令垂死挣扎中的人欣喜万分他们纷纷向南宫越方向靠拢魔教也不敢轻举妄动两方呈现出对峙的态势。

    南宫越痛心地扫视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怒喊道:“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畜生杀我门人、家眷今天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也要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把你们的教主叫出来!躲躲藏藏难道是缩头乌龟吗?”

    “你说什么……”魑鬼怒火中烧抹去嘴角的血渍握紧了拳头想上去扁他一顿幸亏魍魉眼明手快拽住了他。

    “既然南宫庄主这么想见我就如你所愿。”鬼魅般幽暗低沉的声线蓦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沏入背脊的压迫感。

    众人齐眼望去只见一团黑影从月色中走了出来容貌俊美的令人窒息。魔魅的美啊充斥在他周围每一丝空气震慑着每一位在场者的视膜。

    “教主!”黑衣人个个肃立着魍魉、白魅和魑鬼恭敬地迎了上去与夜魄一道伺立其身后。魔教的四大护法终于聚。

    “是你?!”南宫越上下打量着魔人口中所谓的教主脸上的吃惊表情迅扩散他难以置信地说:“你是红庄的骆绝尘?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吗?”

    “不愧是武林中以渊博著称的南宫越即使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也能一眼认出我。你说的没有错骆绝尘的确已经死了”低低的声音骆绝尘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残忍的笑“不过他又从地狱里回来了。”

    是的正如话中所说的那般此刻的骆绝尘及背的黑如行云流水般的从肩上披散开来偶有几络青丝飘荡在额前、颈间一身永不改变的白色衣装表面上就像是一道温柔和煦的暖风似天使可骨子里所透出来的一股挥之不去且愈演愈烈的邪魅气息却让他更似恶魔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胆战定力不足的弟子甚至吓得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

    “骆……骆绝尘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你以前的事情我也略有所闻也曾经为你惋惜。可是你既然没死无论什么理由都不应该投入魔教啊还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每灭一个门派都不留下一个活口你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你的手段比当年的施天君还残暴不仁……对、对了骆炜森也是你杀的他是你父亲啊!就算他万般对不起你你也是他的骨肉难道你连人起码的道德伦常正邪黑白都不分了?你还有人性吗?”说到最后南宫越再也无法保持克制几乎满脸充血情绪激动地质问起他来。

    “人性?”骆绝尘冷然一笑不疾不缓地说道:“地狱的生活里没有这些东西只有适者生存。只要能让我活下去哪怕是一口气叫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骆绝尘!我好言相说你却冥顽不灵今日若不杀了你武林势必造成末日之局难逃一场大浩劫。”南宫越“唰”的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摆出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面孔愤怒的瞪着眼前的人蓄势待。

    “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能接得下我十招我就放了你们所有人。”骆绝尘嘴角扬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诡异得让人猜不出他究竟有何打算。他挥了挥手周围之人全都远远退开。

    “哼!大言不惭!你当我南宫越是浪得虚名的吗?自作孽不可活别怪我剑下不留情!”话落恼怒的南宫越剑一扬先制人手中之剑化作数道电芒向骆绝尘的腰腿刺去。这一剑无论在角度上还是度上均无懈可击。

    不过骆绝尘毕竟不是寻常人只见他轻巧一跃躲开了攻击并顺势在半空中快地抽出系于腰间的软剑剑身映着火光出妖异的光芒快地朝南宫越杀去。

    这是一场武林高手之间的对决只可惜南宫越根本不是骆绝尘的对手骆绝尘的武功远在南宫越之上对峙一分钟南宫越已落居下风处于被攻击的劣势中。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