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我的灵魂在古代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节_62

_分节阅读节_6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锵!锵!”数招之后就在两剑相交的瞬间骆绝尘嘴角微勾手忽地一斜软剑的剑尖顿时击中了对方的剑身便听“哧”的一声轻响南宫越手中的剑裂成两半而南宫越整个人也被剑气震飞了出去口喷鲜血地从半空中摔下身受重伤。

    “庄主!”人群之中响起了一阵惊呼几个山庄弟子连忙围了上去七手八脚地扶起南宫越摇摇欲坠的身体。

    骆绝尘收起软剑插入腰间脸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却毫不掩饰地说道:“南宫庄主你输了!”

    “我输了?!我竟然接不住你十招……”南宫越似乎还未能接受眼前的事实不敢置信地望向他气喘地用手捂着胸口显得十分吃力。

    “你应该庆幸你是被我的剑所伤如果是‘炙血掌’你早就已经没命了。”

    “哈哈哈……”良久南宫越突然低声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着嘲讽“难道我苦练了几十年功夫都是白费的?与你一比简直一无是处。那天下间还有谁能挡得住你看来武林真是气数已尽。”

    南宫越颓然地扫视了一下在场所有的弟子只是短短的瞬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目光最后回到了骆绝尘身上。

    “我既然输了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都毫无怨言但只求你不要再滥杀无辜他们是无辜的不会给你产生任何的威胁你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他的声音带着不易觉察的颤抖他知道南越山庄的存亡众人的生死只在眼前人的一念之间。

    “对不起今天这里所有的人都得死我不会让知道我身份的人活着。”骆绝尘连半秒的时间都没有考虑冷冷无情地迸出这几个字。然后他又用那种令人心悸的目光睨视了一眼惊恐不已的众人示意属下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个都不许放过。

    “骆绝尘!为何你如此凶狠歹毒?难道称霸武林对你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你想过你要付出的代价吗?纸始终包不住火总有一天大家会知道你的身份。你双手沾满的都是无辜人的鲜血即便真让你做了天下第一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也不会有好下场!”南宫越咬牙切齿地吼道。

    空气中涌动起一股强大的杀气一只强有力的手掌瞬息间卡住了南宫越的脖颈。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我不是好端端地站在你面前吗?如果真的善恶有报的话为什么善者无好报恶者却有好报呢?”说着骆绝尘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一股诡异的真气随之传入掌心掌内有一种奇异的光芒在闪耀乍红乍黑。“我也不怕让你知道我杀人就是要让这里不再有生命让所有的人都为‘她’陪葬。死多少人我不在乎只要能够毁了这个世界!”

    周围人没有一个人会怀疑这个全身上下散出恐怖气息男子的话。“她是谁?”这样的疑问在大家的脑海中转瞬即逝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在这种令人寒的气息中保持站立的姿势。

    “可是如今不同了我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因为他深爱的人活着回来了她并没有死他已经不需要再到处屠杀了“只要我吸走你的功力我就能练成‘炙血掌’的最后一重到时就算整个武林偕起手来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我要让所有人都怕我所有人都臣服于我整个江湖都将是我的天下。这样子她才会是最安全的没有人敢再来抢夺我的一切。”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骆绝尘的声音几近呢喃彷佛是说给自己听似的。

    南宫越的脸渐渐变成了紫红色骆绝尘唇角的笑容扩大。他举起手臂将闪动着奇异光芒的手掌对准了南宫越的额头“告诉你这些是要让你做一个明白鬼你的功力我就不客气地接收了。”

    “咻——”骆绝尘的掌力刚要落下一支不明暗器不知打哪冒出即疾又狠的飞而至抢先一步射中了南宫越的眉心南宫越即刻白眼一翻咽了气。

    如果人死了他的功力就无法吸取有人坏了他的好事!

    是谁?

    骆绝尘眼眉骤敛往眉心一看暗器骇然竟是一片树叶!

    一片轻轻的树叶即能夺人性命这等高深的功夫试问这江湖上除了自己和已经死去的骆炜森之外还有谁能有此能耐?

    “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异变令魔教的四护法不敢松懈警戒地环顾着四周却始终无法寻获到任何人影。而南越山庄的人见庄主被杀全都傻眼了尖叫呼唤声四起众人四处逃窜、乱作一团有功夫底子的则各自为阵与魔教的人相互厮杀了起来。

    魔教的四护法见情况不妙也加入了战局双方打得是不可开交。

    骆绝尘视周围混乱的局面如无睹微微眯缝着的双眼中怒气一闪而现。他一把摔开南宫越的尸体慢慢地转身锐利的眼光准确无误地投向远处树梢上犹如黑点般细小的暗影。那个暗影似乎和周围的黑暗溶为一体若不是因为树叶曝露了行踪根本无法察觉他的存在。

    “你是谁?出来!”

    微风吹起三、两片枯黄的秋叶零零落落的飘荡下来一道小小的黑影如闪电般疾快地飞跃而下出现在了骆绝尘的面前。

    骆绝尘微微一怔似是有些错愕嘴角勾出一撇淡漠的笑痕道:“想不到会是你!你是一路跟踪我到这儿的吗?嗯?灵亦轩小弟弟?”他故意加重“小弟弟”三字的语调带上了点儿讥诮的味道。

    灵亦轩没有理会他的挑衅反而冷冷地注视着他没有吭声。表面上他仍旧没有表情但是心里却已经是五味皆具。

    离开究竟是为了什么?就为了成全这样的一个男人吗?他的温和、他的笑容根本只是他的伪装凶残麻木、视生命如草芥才是他所隐藏的本性!

    他无法置身事外在这男人还没有完全失掉人性之前一切还尚可挽回否则总有一天他会伤害到她的。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生!

    灵亦轩这样想着不由地握紧了双拳那是他即将怒的象征。

    这小子又不说话?和他相处了这么些日子他没有对他说过一个字俨然视自己如无物!骆绝尘蹙眉压抑住心里的一丝不快。

    从见到灵亦轩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这个小子不简单那种傲慢的态度让他越看越讨厌。不过讨厌他还有另一个原因——骆骆喜欢他!虽然他还是个孩子可是他就是没有办法不在意。

    今日的一时疏忽让这小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是故意杀了南宫越坏了他的大事!

    骆绝尘越想越火大一股寒冽的杀气不自觉的从身上冒出。灵亦轩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异状暗自敛气凝神。两人处于一触即的全身戒备状态。

    “我讨厌你。”

    这是灵亦轩对骆绝尘说的第一句话。说完他一跃而起没人看清他如何拔剑只见一片剑光如湖水荡漾般悄无声息向骆绝尘刺了过去度之快如电光石火。

    “嗬还真是巧啊我也讨厌你!”骆绝尘绽放出恶魔的笑容右掌一扬出一道红黑相间的强劲气流。

    灵亦轩心中一惊将剑锋急转向下剑尖点地凭借反弹之力一个漂亮的后仰翻身有惊无险地躲过。但是尖锐呼啸的气流还是划过了他的脸际有着渗人的凉意让他的脸颊隐隐生疼。

    “永灵剑法?!你是‘灵鹫宫’的宫主!”骆绝尘脸色由惊讶变得阴沉起来眼睛半眯抿紧的双唇有着冷酷的杀机。

    因为灵鹫宫宫主是他必须杀的第二个人!

    -------------------【第四十九章 鲜红的色彩(上)】-------------------

    当年骆绝尘几乎九死一生。屡遭命运捉弄的他刚摆脱死神的召唤又沦为施天君实验室里的一只白老鼠被关在终日不见天日的密洞里。

    那里的白老鼠何其多当然不只骆绝尘一个。他们必须为了食物而互相打斗为了生存而互相厮杀;他们日以继夜被施天君强迫着练习“炙血掌”饱受“炙血掌”燎火和寒冰两种极端的折磨;而且“炙血掌”这门功夫一旦开始练就不能停手一停即死。

    强者胜弱者败;强者存弱者亡……最后的胜者只有一个那就是骆绝尘。

    练“炙血掌”其中有一项要求是需要一名绝顶高手牺牲性命过继给习练者毕生功力。

    于是自知命不久矣的施天君答应过功给骆绝尘……嗯当然这是有条件的。他要骆绝尘杀两个人。一个是骆炜森而另一个就是灵鹫宫宫主。

    这不是恳求而是命令!

    骆炜森自然不用说把魔教赶出中原的就是他因为他终结了施天君一统天下做武林霸主的野心施天君恨他。

    后来施天君为了能卷土重来开始练一种邪功欲则不达结果走火入魔以多正常人三倍的度衰老。自食恶果的施天君听闻灵鹫宫有永保青春的秘计便离开魔教四处寻找灵鹫宫的所在。

    谁能想到当施天君费尽心血总算找到了灵鹫宫索要秘计无果不说反被当时的孩童宫主所打败而且败得相当耻辱——被打败不是耻辱认输才是最大的耻辱。誓必报此仇的施天君开始在中原寻觅能助他复仇成功的猎物。

    骆绝尘皱了皱眉眸中闪过了一瞬的困惑。难道他搞错了?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啊。令施天君蒙羞受辱的孩童宫主应该早已长大成人了不可能还是这般孩童的模样。可是灵亦轩刚才所使出的那一招式施天君曾经演示给他看过的的确确是只有灵鹫宫宫主才会的“永灵剑法”啊。

    莫非……

    灵鹫宫真的有什么永保青春的荒诞秘计?

    否则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哪儿可能拥有如此高强的武功?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他必须遵照誓言杀了他!

    可是骆骆把他当作是亲人一般的疼爱如果他死了她一定会伤心他不想让她伤心啊那比杀了自己还难受!

    一系列复杂矛盾的思绪在心头翻搅骆绝尘体内开始莫名的燥热黑瞳里漾着魔魅波光伴随着一股不可思议的、骇异绝伦的邪气黑、红双芒由掌心传至了全身浑身散出深红色气劲盘旋环绕而掌心的两色光芒亦变成了深红色妖魅非凡。

    “不要再练。”灵亦轩冷冷地喝道。

    骆绝尘一愣之下急忙敛住心神努力制止体内乱窜的真气神情中有些扭曲的压抑。

    灵亦轩默默地看着他清澈如水的眼睛仿佛能洞悉一切说道:“它会令你入魔。”

    骆绝尘微喘一口气那微眯的眼睛朝灵亦轩斜斜地一瞥“我既是魔教教主就已经入了魔。”

    “不你没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骆绝尘轻蹙眉宇。

    “你爱落。”灵亦轩直言不讳。

    要想达到“炙血掌”的最高境界就必须做到无情无爱只有这样魔性的功力才能挥到极致——这是极少人知道的秘密。

    试问这世上又有谁人能真正无情呢?所以上百年来没人能练成此功。

    而骆绝尘是特例中的特例他练了“炙血掌”却没有变成一个废人或死人全凭着一股惊人的求生意志力及对骆炜森的强烈怨恨一直支撑着他不能倒下。

    他爱着冷落很爱很爱这是他的致命缺陷。再照这样练下去他只会走火入魔彻底变成一个活死人。

    骆绝尘楞了半晌。“我是爱她那与我是否入魔又有何干系?我只知道有些东西是需要力量去保护……我需要力量!我想要保护我最重要的人!不管使用何种手段我都一定要练成‘炙血掌’……”似乎警觉到自己透露太多心绪骆绝尘旋即掩饰地轻笑了一声调侃地说道:“呵我怎么会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