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直接干死了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女子壹脸绝望,求救的眼神抛向了白依依,白依依转眼看了段景之壹眼,被段景之那平淡无波的眼神杀了回来。段景之铁心要做的事情,谁人可拦。

    白依依不敢去看女子,在这里,她的小命都攥在段景之的手里。

    宋毅双眼狼光看着那贝肉带着鲜红,血丝yinshui在rou+bang上亮动,那张被操着的花xue还在死死咬住rou+bang,怎麽都没有放松。

    “小saohuo,被两根rou+bang插都咬的这麽紧,果然是口是心非。”宋佳在後面捏着肥美的tunbu,“今天让你欲仙欲死。”

    宋毅的guitou的在向那幼嫩的苞宫进发,huaxin的入口还贴着他的小眼儿蠕动,张着小口吸着guitou。

    女子被两人前後的操弄,整具身体都变得绵软,si-chu的疼痛带着快感壹拨拨侵蚀她的大脑,以至於变得麻木,只能像断线的娃娃任人宰割玩弄。

    花xue深处,两根rou+bang都在奋力往里面涌进,huaxin小口被圆端顶开,苞宫更加紧闭的嫩壁被guitou挤压了进去,女子身子都僵硬了,嘴里还喊着疼疼。

    “yinwadangfu,是你yindang的saoxue勾引我向里面去,居然还喊疼,大爷要好好教训你。”宋毅奋力,把rou+bang挺进了苞宫,roubi登时把这个侵入者裹得很紧,软肉狠狠贴着那粗壮的肉根。

    “大哥,让我也进去。”宋佳看着宋毅满脸舒爽,也心痒难耐。

    宋毅这才把guitou退了出来,让宋佳直入huaxin小口。两人就这麽交换着进入苞宫,把原本小的小口顶的松大,里面潮湿温热的yin液让他们的rou+bang膨胀得更欢。

    女子已经神志不清,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被怎麽样的折磨。只知晓小腹壹阵子疼痛,花xue也逐渐变得麻木,就生生的闭了眼睛。

    宋毅看这具身子软了下去,唇色也开始发白,用手去探了探鼻息,神色自然。

    两人传了壹个眼色,才把巨物拔出来,就这麽赤身luoti的跪下,“主上,去了。”

    段景之脸色泰然,“收拾收拾,下去领赏吧。”

    白依依望着地上斑斑血迹,还有女子的身体,不禁皱了皱眉头,段景之如此狠辣,要如何博得他的欢心?

    段景之优雅的起身,大步迈出门。白依依也顺势跟了上去。

    到了容华小筑,段景之坐在房内,看着白依依低眉恭敬,不禁心生好奇,这丫头平时对他满眼爱慕,今日难不成是被吓到了?

    “白依依,刚才之事,你可明白?”段景之修长的手指在桌上上敲打,墨眸浓如黑夜,脸色平淡淡。

    “主上的用意,奴婢明白。”活生生的见证那个场面,意图明了。若不是让她知难而退,就是另有所图。若是另有所图,那又是什麽?

    “你怕麽?”他并没有看她。

    “不怕。”死了都过了,还怕什麽。

    “为何不怕?”段景之有点微惊。

    “为何要怕?”这个就可以吓到她?那麽娱乐圈她是白混了!

    段景之笑了笑,小丫头越来越有意思了,变得越来越对他胃口了。

    以前不能动女人甚少用心思去关注她,白依依其实也是佳人,明眉皓齿,身段妖娆,就算是低眉,也还是看得入眼。当初想着俘虏回来当个侍寝丫鬟也不错,无奈最近身体练功,要是把这丫头拿来练功,吓死了怎麽办?但是今天看起来,她的胆子倒还蛮大,那种场面,都没能吓得腿软。他倒是要重新审视壹下,或许这丫头受的住呢?

    “你可知我为何单独将你留在我身边,而不是别人?”

    “奴婢不知。”估摸着她有点姿色。

    段景之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冰凉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幽幽眼睛深深看进她的双眸,“知道为何我让你来我房间麽?”

    白依依不卑不亢,“奴婢不知。”

    “你可是喜欢我?”段景之玩味得笑着,不怀好意,奸诈之极。

    白依依微微想了想,心里也有十足得把握,才轻启朱唇,“是。”

    “丫头,今日下午得场景你可是看见了,喜欢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说怎麽办?是让你也那样呢,还是换个方式?”

    “奴婢想听听另外壹个方式。”前面的方式,实在是太过於惨烈。

    段景之放开她的下巴,妖异的薄唇凑在她的耳边呵气,“适才你说不怕,那现在我们试试吧。”

    什麽?!白依依有点发楞。顷刻,她就被段景之抱起来往塌边那边走。

    试试什麽?!难不成还是要弄死她?就要这麽扑街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