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老婆的两个表妹 > 章节目录 番外 第十六章 璇儿的服侍

番外 第十六章 璇儿的服侍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请搜索【 新第三书包网 】进入本站!

    ——中午十二点多,乐怡打电话来,她们在德居楼吃饭,那个银行工作的同学请客,涛涛选定的地方。

    乐旋去接电话的时候,还是光著身体,她感觉到菊花洞里的jīng液要流出来,马上用手掌堵住,嘴里还在嘱咐:「涛涛,照顾好怡姨!」

    掛下电话,乐旋对著我挤挤眼:「坏蛋,射了那麼多!」说著,握著菊花洞眼就紧卫生间去了,突然扔出来一跳浴巾:「去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

    我不知道她要干吗,但是很听话,围著浴巾就去关窗帘,其实她家的玻璃都是花色的,外面根本看不清楚,但还是遵命关好窗帘,女人即使偷情,还要保持一分羞涩吗!

    乐旋出来的时候还是光著身体,看到我关好了所有窗帘,一把就拉下了我胯间的浴巾:「旋儿给哥哥做饭去!」原来是玩裸体游戏,我也立即跟了上去。

    乐旋在裸体上掛了一个围裙,就开始忙活起来,我从后面抱住她,双手就摸著她的乳房,她故意扭动著屁股,摩擦我的ròu棒,小傢伙当然还是软踏踏的,可是乐旋柔软的臀肉摩擦著,真是舒服。

    乐旋整个好像年轻了十岁,开始吃饭的时候,她就一直躺在我怀里,我抚摸著她全身的嫩肉,当然重要的目标还是她两个丰满的乳房了,我这才开始问问她和她老公之间的事情。

    「旋儿,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不准哭好不好?」

    乐旋点了点头,知道我要问什麼,就直接说了:「哥哥,其实涛涛不是他的孩子,至於是谁的你就不要问了,他已经出国了,并不知道我有涛涛。」

    「好,我不问,你接著说!」我极力压制著自己的好奇心,因为乐旋是她们家族中有名的高贵淑女,怎麼会跟别人生了个小孩。

    「他(按:指现在的老公)也在外面保养了个女人,不过对家庭还算负责,给我一半的收入,但是他好像阳痿了,所有有时候心情不好就找我发洩,涛涛的事情对他还是有很大的打击。本来我就準备这样过著,但是你打破了我的平静,都怪乐萍那个坏蛋,不过她也是想到我难过,把你这麼好一个男人送来安慰我,我又怎麼能怪她呢。」

    「那现在你打算怎麼办?」

    「我打算跟他离婚了,跟你去南京!」

    「啊!」我半天合不笼嘴。

    「不要惊讶,我会让公司派我去南京的,就是不去南京,我也不会呆在这里,那个畜生甚至想对涛涛下手,我和涛涛必须离开,涛涛现在很害怕他,只有他走了涛涛才高兴,为了孩子,当然还有我自己,我和他必须离婚,我必须离开这里。」

    「那他什麼意见?」

    「我以前暗示过他,他也同意,毕竟他也算一个知识份子,这麼熬著,对他也不好,他正準备娶他现在的女人,实在说,他还算一个不错的男人,只是我们之间问题太多了,现在又加上了你!」

    「那你真的去南京吗?」

    「嗯!爸爸妈妈都赞成的,涛涛也愿意,当然是因为乐怡在那边,现在碰上你这个色鬼,我更要去了!」

    「那,那我岂不是要两个家里跑,哈哈哈!」

    「看把你美的,哥哥,老公!」乐旋竟然直称我老公,看来以后问题可真是大了,引火焚身,是不是很悲哀啊!

    我们就这麼一直聊著,也没去收拾碗筷,突然防盗门上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我们都吓呆了,也不知道躲避,甚至乐旋还躺在我怀里,涛涛就推门进来了,看到我们光著身体,她妈妈还躺在我怀中,把门一关,就直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没哭也没喊。

    乐旋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我连忙给她地上的浴巾,她围著就进了涛涛的房间,我赶紧穿好衣服,躲到门口,看看到底发生了什麼,可是房间里面的一切让我更加吃惊。

    涛涛在给乐旋擦眼泪,还安慰乐旋:「妈妈,我看得出你今天很高兴,是不是很幸福呢?姨父对你很好吗,不像那个坏蛋?」

    乐旋一把搂著涛涛:「涛涛,是妈妈不对,妈妈以后不敢了!」

    「不,妈妈,你幸福就行了,你喜欢姨父吗?」

    「嗯,姨父是个好人,妈妈当然喜欢她了,你知道吗,小姑婆,茹姨,茜姨,还有你萍姨,都喜欢姨父,都成了姨父的女人,妈妈也成了姨父的女人,这麼多人喜欢的男人,你说妈妈怎麼能不喜欢呢?」这个乐萍,什麼事情都抖了出来,怪不得乐旋一开始就认为我会同意跟她的。

    「啊,姨父跟小姑婆和茹姨、茜姨都在一块,那他们到底成什麼关係了,茹姨和茜姨喊姨父什麼呢?」

    「喊小爸爸!」

    「那我也叫他小爸爸,不,我要直接叫他爸爸,因为世界上最亲的人就是妈妈和爸爸,我不喜欢那个坏蛋,我喜欢姨父,所以我要叫他爸爸,行不行,妈妈?」

    「你这个小坏蛋,不生妈妈的气了?」

    「我又没说生过气!一开始我就能看出你喜欢爸爸,你看他的眼神有问题,幸好怡姨不知道。」

    「那我们搬到南京去,以后就能经常见到爸爸了,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早就想离开这里了,那个坏蛋老是欺负我,他还摸我的胸脯,我让爸爸摸好不好,妈妈?」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我就去接,是乐怡:「喂,是老公啊,我同学晚上陪我去看她孩子,晚上不回来了,好好品尝大表姐做的美味吧,向大表姐说一声哦!对了,涛涛先回去了!」

    「她已经到家了,现在才来电话,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我掛上电话,乐旋和涛涛已经出来了,涛涛看见我,先是脸一红,就喊道:「爸爸!」我又一次被人给卖了。

    「涛涛,过来,爸爸亲一个,不过在外人面前千万不要这麼叫哦!」

    涛涛小嘴在我嘴上用力的亲了一口,才回道:「知道,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是爸爸,妈妈就是妈妈,我就是你们的女儿,对不对?」

    「好了,好了,涛涛帮妈妈收拾东西,让爸爸休息!」这时候乐旋才开始穿衣服,当著我和涛涛的面光著身体也不害羞了,涛涛也很乖,两个女人就去收拾碗筷,我也偷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涛涛收拾完了,也过来看电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小手就摸到一大摊水,那是乐旋的淫液和阴精流淌在上面,我们一直忘记处理了,涛涛已经十四岁了,很多事情都模模糊糊知道一些,伸著手:「爸爸,看你和妈妈干的好事,不知害羞。」说著她就到卫生间拿毛巾处理起来。

    乐旋洗完才出来,涛涛把我拉到沙发中间,把乐旋按倒坐在一边,自己坐在我另一边,两个女人就靠在我身上,看著电视。

    突然,涛涛从后背凑到乐旋耳边,但同时离我的耳朵也很近,说道:「妈妈,我能摸摸爸爸的那个吗?」

    我和乐旋同时道:「哪个?」

    涛涛的小手就已经按在我胯间的突起上,由於是紧身秋衣,即使ròu棒是软踏的,还是鼓起了一个包,我和乐旋同时叫道:「涛涛,不要这样!」

    「那有什麼呢!生理卫生上都讲过,这是爸爸的yīn茎!」涛涛的小手并没有拿开,还轻轻的抚摸著,让我的ròu棒竟然起了反应,「爸爸,你的yīn茎动了,变大了!」顿时ròu棒就挺立起来,将秋裤顶得高高的。

    乐旋在我后背上用力掐了一下:「坏蛋!」可是,掐得再厉害也不可能立即让ròu棒软下去,因为涛涛摸的更起劲了。

    「她是我们的女儿,我不会对她怎样的,你放心,老婆!」

    「哼!如果涛涛她愿意,我也就算了。」

    「不,她太小了,以后再说了。而且涛涛只是好奇,很快就不感兴趣了!」也就是说还是想收拾了涛涛。

    可是涛涛好像听到了我们的谈话:「爸爸,涛涛愿意的!」小脸红扑扑的,小手却没有停止动作。

    我却打定主意,一定要忍心保存好涛涛,否则怎麼收拾好乐旋的心呢,而且乐旋对我这麼倾心,我都有些把涛涛当自己的女儿看待,所以……

    「爸爸,我想舔舔你的那个!」这次她不叫yīn茎了!

    「啊!」我和乐旋再次合不笼嘴。

    「只是舔舔,我看到我的女同学还给男同学舔呢,坏东西还想我舔呢,可是我死活没干,可是我却想舔舔爸爸你的,妈妈,好不好吗?」

    乐旋拉著我和涛涛:「到卧室去!」

    「老公,涛涛现在还小,你一定不能跟她做,你就让涛涛给你舔舔,然后旋儿来服侍你好不好?」

    说著,也不等我回答,就拔光了我的衣服,然后她自己也脱光了衣服,涛涛一看我们两个都脱光了,也跟著脱光了,涛涛真的还小,小乳房才小肉包那麼一点大,rǔ头很小,才一点点突起,却是真正的粉红色,阴毛才长了须须几根,两条腿倒是很修长,夹著中间神秘的区域。

    我的ròu棒不自觉的跳动著,乐旋握著根部:「涛涛,用舌头舔前面那个头!」涛涛听话的蹲下去,一隻手扶著我的大腿,一隻手就握著ròu棒的中央靠前端的部位,伸出小舌头,就轻轻的贴在guī头上,舔动几下,然后把舌头缩回小嘴里,尝尝味道,说道:「妈妈,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让我尝尝!」涛涛让开一点,乐旋就将整个guī头吞进小嘴中,舌头就在guī头上打著转,可能是现在这个场景让我很兴奋,马眼就冒出了几滴液体,正好滴在乐旋的舌头上,舌头窝成一条沟,将液体完全没收了。

    「妈妈,让我来!」说著,涛涛就推开乐旋,学者将guī头含进小嘴里,涛涛的小嘴倒是不小,竟然一下就将半个ròu棒给含了进去,可是毕竟很生疏,除了舌头偶尔在肉柱上舔著,就僵持著不动了。

    我扶著涛涛的头,引领著她的小嘴在ròu棒上套弄著,很快涛涛就学会了自己套弄ròu棒,舔著肉柱和guī头,而且ròu棒一次比一次深入一点,但最终也只能插入大半个ròu棒,因为guī头已经顶到了底了。

    「旋儿,你舔我后面!」可能是她已经从乐萍那里知道了我的后门也很敏感,恍然大悟般转到我身后,伸出舌头就直顶上去,舌尖就在屁眼上挑逗著,我一激动,就往前一挺,就将整个ròu棒插入到涛涛小嘴里了,guī头好像顶进了一个腔道,可能是涛涛的食道吧。

    涛涛并哽咽了一下,但并没有推开我,反而双手紧紧抱著我的屁股,让guī头卡在她的食道里面,轻轻的扭著头,让食道的腔壁摩擦著guī头,顿时又有几滴液体从马眼中出来了,当然全部被涛涛给吞食了。

    慢慢适应后,涛涛开始轻轻的前后压著头,让guī头就在食道中抽动,喉咙里面发出「哦咯」的模糊声音。

    乐旋在后面也是卖力的工作者,将一根指头插入屁眼中,舌头就顺著指头四周转动,挑逗著上面的皱褶,让我的屁眼不自觉的收缩著,紧紧的夹著乐旋的手指,她竟然还轻轻的抽动。

    涛涛的幅度越来越大了,这时候乐旋才发现涛涛竟然将我整个ròu棒都吞了进去,睁大著眼睛不敢相信,因为她自己都不敢保证能将我的大ròu棒全部吞进去,现在倒有些想试试了。

    「涛涛,能不能让妈妈试试?」

    涛涛马上摆著头,坚决的拒绝了,随著涛涛摆头的动作,ròu棒自然的在她食道中抽动,guī头一下却滑出了食道,涛涛乘机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又一用力,再次将guī头套进了食道,然后就摆著头,让guī头在食道里摩擦,小小淫女一隻手竟然已经伸到自己胯间摩擦起来,看来生理的反应是不分年龄的。

    乐旋没有办法,突然好像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半蹲著,双手捏著自己的一隻乳房,就将鼓胀的rǔ头顶在我屁眼上,还从自己xiāo穴中摸了一些yín水涂在rǔ头上,然后将rǔ头挤进我的屁眼中,屁眼紧紧的夹著乐旋的rǔ头,乐旋就扭动著身体,rǔ头就在屁眼中摩擦著,乐旋被自己的这个动作激得兴奋不已:「老公,你夹得我的rǔ头好紧哦,比你的手指捏的还舒服,老公,我下麵痒,涛涛,你让爸爸来插妈妈的xiāo穴吧!」

    可是涛涛完全不理会这一些,一隻手小手开始玩弄我的肉蛋,头左右前后摆动的更加迅速了,guī头和肉柱被摩擦的更加亢奋了,不断的自主跳动著,前后被挑逗,我却不能阻止什麼,很快就感到guī头发麻:「涛涛,吐出来,否则爸爸就要在你嘴里射了!」

    涛涛连忙点点头,乐旋就失望的「嘘」了一声,将乳房用力的挤在我屁股中央,rǔ头更加进去了一点。涛涛的幅度更大了,突然感到马眼被拔开,大股的jīng液就不受控制的射了出去,就看到涛涛的咽喉部位不断的鼓起落下,所有的jīng液都进了她的肚子了。

    乐旋也感受到了我的高潮shè精,因为屁眼剧烈的收缩著,夹得她的rǔ头越来越紧:「老公,rǔ头被你夹掉了,老公,我怎麼办哪,我下麵想要啊!」

    这时候,ròu棒shè精后慢慢软了下来,涛涛才把它吐了出来,她用小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笑嘻嘻的看著软踏的ròu棒。

    「涛涛,去刷牙!」

    乐旋含住软踏的ròu棒,认真的清理著剩餘的jīng液,好像很喜欢那个味道一般,然后将我按倒在地,将软踏的ròu棒塞进她的xiāo穴中,可是ròu棒一直都硬不起来,xiāo穴的yín水倒流了不少,弄得我小腹上全部都是的。

    「好了,旋儿,你下来,我给你爽出来!」将乐旋放倒在地,将三根指头同时插入她的xiāo穴中,快速的抽插,另一隻手揉捏著xiāo穴上方的yīn蒂。这时,正好看到涛涛出来:「涛涛,舔你妈妈的rǔ头!」

    这样三管齐下,很快乐旋就快感连连:「老公,涛涛,再用力一点,哦,哦,老公,深一点!」

    就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乐旋的小腹开始剧烈的起伏,涛涛喊道:「爸爸,妈妈的rǔ头变大了!」我赶紧加快双手的动作,随著yín水「唧唧」的外冒,乐旋的xiāo穴开始收缩,咬住我的三根指头,然后努动数下,一股阴精就喷射出来,我连忙抽出指头,阴精就直接从xiāo穴口喷射出来,怕有两米远的距离,我和涛涛都认真的欣赏著,直到乐旋起伏的小腹平静下来,三个人就赤裸裸的躺在地上,睡到了黄昏。

    三个人一直都不穿衣服,涛涛比较自由,经常在ròu棒和乐旋的xiāo穴中摸几下,搞得大家不知道一个晚上是怎麼过去的,三个人就睡在一张床上,但我自始至终都保留著涛涛的处女之身,这让乐旋感激不已,不断承诺等涛涛十六岁后,如果涛涛还愿意,就给我。

    睡到第二天,才穿回各自的衣服,乐怡回来了,我们就好像没有任何事情一样,倒是乐怡吃的好玩的好,很高兴,既然大家都高兴,那就行了!

    然后,乐旋就跟乐怡讨论离婚的事情,乐怡好像已经知道乐旋婚姻的问题,也赞成离婚,知道乐旋要到南京去工作,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岂不知道她老公已经被分走了一半。

    看来,说不定以后要根乐怡好好商量一下,把两个女人放到一块来,省得我两边跑,多累啊!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