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老婆的两个表妹 > 章节目录 番外 第十八章 涛涛 m.shubaoal.com

番外 第十八章 涛涛 m.shubaoal.com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请搜索【 新第三书包网 】进入本站!

    ——经过两个月的谈判,乐旋终於和他老公协议离婚了,由於双方都存在过错,所以财產按四四二分割,男方分四成,乐旋四成,涛涛两成,由於乐旋老公是飞行员,只要能顺利离婚,方便他再娶,也很爽快,房子也协议给了乐旋和涛涛,最后母女两共分得财產六百八十四万和全部房產。

    再经过跟乐旋所在的外贸公司协商,乐旋就到南京的分公司担任总监,主要承担技术指导等方面的工作,相对轻鬆。

    在我和乐怡的帮助下,在我们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小楼中楼式的,总共156个平方,四室两厅一厨两卫,加上装潢就用去了170万,公司补贴了60万,小车也开过来了,换成了南京牌照。

    影响最大的就是涛涛了,她今年要升高中,花了些钱,才进了南京市七中,比较好的初中,涛涛性格开朗,很快就进入了学习状态,将可能的影响减到最小。

    由於乐怡慢慢的行动不便,岳父岳母都过来了,按照事先的商定,準备六月中旬接乐怡回老家生產。

    由於两家离得很近,乐旋中午上班一般不回家,涛涛就在我家吃午饭,背著岳父岳母和乐怡,我跟乐旋倒是经常大战,乐旋的衣橱中给我準备了很多衣服,她已经将我当成她家的一份子了,我也就似乎有了两个家庭。

    我跟涛涛的关係,乐旋已经知道了,涛涛主动告诉她的,乐旋也就接受了,她们家族那麼多女人都成了我的盘中餐,涛涛也是迟早的事情,何况这样在她家中做事也更加方便起来,母女两个经常搞得我身心疲惫,又要好好照顾乐怡,两边跑,还真是累人呢。

    学校半年的產假,乐怡从六月十五号开始请產假,由於乐怡不能做飞机,乐旋就让她公司安排了一辆小车专门送乐怡和父母回老家,岳父母看到我学期末也很忙,就没有让我送。

    送她们上车后,涛涛就拉著我的手回到我家中,径直去收拾我的资料去了,甚至她的书包中已经準备好了很多文件夹。

    「涛涛,你这是干什麼呢?」

    「收拾东西啊,还有二十天你才回老家的,我可是说好了跟你一起回去哦,这二十天你就不用回到这边来了,就住在那边好了!怡姨不是让妈妈照顾你吗,是不是,爸爸?」

    「老公!」乐怡走了,她们都改称呼了,「你收拾几件外套就行了,其他衣服家里都有!你好要帮涛涛復习功课呢。」

    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我的家了,我也习惯了到乐旋那里住,而且需要她们照顾饮食呢,当然就乐意的到了那个家了。

    乐旋抱著我的衣服,涛涛和我负责资料,就上了乐旋的小车:「老公,你到后面坐著,为了照顾乐怡,你已经快一个星期没亲亲涛涛了,涛涛梦里都喊爸爸呢!」

    「妈妈还不是的,爸爸,我告诉你,妈妈晚上自己用手摸下面!」

    「涛涛,就你的嘴多,走了!」乐旋就发动了车子,由於小车是单向玻璃,所以涛涛就肆无忌惮起来。

    涛涛直接就拉开了裤子的拉链,由於家中一直用加热器,出来时乐旋的小车也很暖和,所以就没有穿毛裤,涛涛小手很利索的就将ròu棒给掏了出来,小手就在上面套弄摩擦著。

    「爸爸,你快一个星期没做,想不想我们啊?」

    「想吧!怎麼啦?」

    「你的ròu棒我才摸了几下就这麼硬了,应当是很想吧?妈妈,你看,爸爸的ròu棒硬梆梆的!」

    乐旋真的回过头来看了看,又连忙转回去,认真的开车,虽然心里痒痒的,但是小命还是要紧的。

    「爸爸,要不要我现在帮你舔舔?」

    「反正你说得算,想怎样就怎样咯!」我还没有说完,涛涛就埋下了头,双手撑在车位上,伸出小舌头,就在guī头上舔吸著,再慢慢将guī头含了进去,再往里进,最后将大半个ròu棒给套了进去,由於位置不是太好,涛涛很难想以前那样将整个ròu棒都套进去。

    涛涛突然吐出ròu棒,说道:「爸爸,你摸我,下麵痒!」然后又连忙将ròu棒含了进去,不断的用舌头舔著ròu棒的柱体和guī头,一个星期没做,还真是很想念呢,ròu棒在她的小嘴里越来越大,guī头轻微的颤抖著。

    涛涛的小屁股不断的两边摆动,当然是示意我赶快行动了,我将她的长裙掀开卷到腰部,然后脱掉她的秋裤和内裤,涛涛自己主动提起一隻脚,我就顺势将秋裤和内裤脱了下去,吊在另一隻脚的脚脖子上。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学雪白的两片小屁股和中间微微张开一个小圆洞的菊花,我用手指在菊花皱褶上划动,然后用小指轻轻的插了进去,到现在我也只插入过小指到涛涛的菊花洞中,涛涛有些害怕,也毕竟太小了,不能与乐旋比,所以我也不敢进一步动作。

    菊花周围和插入的小指对洞内的刺激,让涛涛更加大幅度的摆动著屁股,菊花洞不断的收缩,紧紧的包裹著小指头,让我根本抽插不得,我只能加大了在菊花上的划动速度,涛涛从咽喉中隐隐发出「痒……痒……」的求饶和舒服的呻吟声。

    插入小指头到涛涛菊花洞中的那只手,转动一下方位,其他手指就顶在涛涛的xiāo穴口上,摩擦几下,就将一根指头插了进去,这样一只手的两个指头分别插在涛涛的前后两个洞中。

    xiāo穴的刺激慢慢平息著菊花洞中的感觉,菊花洞也就慢慢放鬆了,然后我就提手抽插,两个手指同时在涛涛前后两个小洞中抽插起来,xiāo穴很快就分泌出yín水来,我抽动得也更加顺利起来。

    涛涛更加卖力的套弄著ròu棒,她尽可能的调整位置,让ròu棒更能进去一些,但是始终还是有一小节留在外面。

    涛涛很快就吐出了ròu棒:「爸爸,不行了,我里面痒得很,我要你插进来!」

    「可是车里不方便啊,坐位太小了!」

    「你把腿併拢,我坐在上面!」

    正当涛涛要骑上去时,乐旋连忙说道:「老公,把裤子脱了,等一下你怎麼下车啊,涛涛,你也乾脆把裤子脱掉,留在脚上接水不成!」

    涛涛马上反击:「妈妈,那你要不要也把裤子脱了啊?」

    「去去,我脱掉干吗,我可要好好开车,出了车祸,看你还能这麼高兴不成!」

    「你就是开车,难道你现在下面的xiāo穴中没有水流出来,我就不信,晚上跟你睡在一起,你自己摸摸,都出水!」

    「出水又有什麼办法,我要赶到公司一下,然后就回来,到时候就把你爸爸给吃了,你现在好好享受,等一下可不准跟我抢了!」

    「这还差不多!」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像我就必须任她们宰割一般,不过我倒是乐意被她们不断的宰割。

    涛涛帮我脱掉裤子,然后从脚脖子上拉掉自己的裤子,就分开双腿骑上我的腿上,上身压在前排的座椅上,也不用我帮忙,她就自己扶著ròu棒,屁股慢慢下压,将xiāo穴洞口顶在ròu棒的guī头上,然后重重的压下,随著「唧」的一声长叫,ròu棒就被她的xiāo穴给吞没了。

    xiāo穴紧紧的包裹著ròu棒,涛涛的整个身体都坐在我腿上,guī头就有力的顶在涛涛xiāo穴伸出花蕊的嫩肉上,嫩肉还蠕动著,摩擦著guī头,让我guī头的马眼不禁冒出了点点润液。

    涛涛再次趴在椅背上,开始抬起屁股压下著,xiāo穴就不断的套弄著ròu棒,xiāo穴很是紧窄,嫩肉不断的刮著guī头的皱褶,涛涛就越来越兴奋了:「爸爸,哦,你的ròu棒好粗,涛涛流水了,很多很多水,妈妈,你的水多不多?」

    乐旋本来已经很受诱惑了,但是要认真开车,看到享受著的涛涛还不断挑逗她,心里更加发毛了:「涛涛,你这死妮子,等一下我跟你爸爸做,你只能开著,到时候看你是什麼滋味。」

    「涛涛,不要逗妈妈了,让妈妈用心开车。」为了让涛涛更加爽快,我双手握著她的细腰,开始自己挺动著屁股,ròu棒往她的xiāo穴中抽插,掌握好时机,她下压我上顶,臀肉撞击著我的小腹,发出「啪啪」的声音。

    玻璃虽然是单向的,但是隔音并不是很好,所以我们还是比较克制声音,但是臀肉和小腹撞击的声音还是没法克制的,所以每当要等红灯的时候,就减小了幅度。

    可能是路不太好,车子颠簸起来,这样不仅抽插带了了快感,随著车子的颠簸,ròu棒在xiāo穴中不断的转动著摆动著,更加刺激起来:「妈妈,开快点,快点,哦,好奇怪的感觉哦,好爽,爸爸,用力,哦哦,爸爸,我的水多不多?」

    「多,多,快把爸爸和妈妈淹死了!」

    受到言语的挑逗和小车颠簸的刺激,涛涛套动得更加迅速有力了,乐旋也真的加快了速度,而且故意往不好的路上走,我也更加卖力的抽插著,由於车子开在不好的路面上声音比较到,撞击的「啪啪」声和涛涛的叫喊声倒显得没什麼了。

    可能是快一个星期没做了,涛涛很快就满面通红,香汗淋漓:「爸爸,我的xiāo穴自己在动了,爸爸,是你的ròu棒变大了,还是我的xiāo穴变小了,感到好紧哦,这样抽插起来更舒服,哦,爸爸,哦,爸爸,爸爸……」

    看来涛涛已经快了,我也更加迅速的大力上插,涛涛的xiāo穴更加剧烈的收缩著,突然一次只收拢不鬆开,涛涛不断的摇摆著头,双手拍打著她妈妈的背,全身开始痉挛起来。

    「哦,爸爸,女儿要,来了,哦,啊……啊……呜……死了……

    射了……」

    急促的阴精就喷射在guī头上,浇灌得我也跟著直打冷战,guī头一阵酥麻,我连忙顶动数下,然后双手猛压住涛涛的细腰,ròu棒最后一次大力顶入,马眼就开了,一股股滚烫的jīng液就直射涛涛xiāo穴的深处。

    涛涛阴精还没有射完,接近尾声了,所以两股不同的jīng液在xiāo穴中大战著,当然是阴精首先投降了,阳精就射在花蕊嫩肉上,激得涛涛全身再次剧烈的颤抖,双腿径直的抖动著,xiāo穴再次收缩,紧紧的吸著guī头,将马眼挤得更开,jīng液就射得更加彻底,不射完xiāo穴就不放开,涛涛的xiāo穴就是有这个特色,让我最喜欢了。

    「爸爸,你射了好多哦,这麼久没射过,留存了不少吗!」

    乐旋连忙喊道:「老公,等一下你也要给我射这麼多,不能对涛涛偏心!」

    「妈妈,你好不要脸哦,跟女儿抢?」

    「涛涛,妈妈跟你抢什麼啊?」

    「抢爸爸的jīng液啵!」

    车子终於到了乐旋公司的下面,今天她只是上去看看,所以我们都留在车子里,正当乐旋要下去时,涛涛和我都发现她的裤襠有些湿了,涛涛连忙道:「妈妈,你下面都湿成那个样子了,脱掉换我的吧!」

    乐旋也感到不好意思,就脱掉自己的内裤和秋裤,换上涛涛的下车去了。

    我和涛涛就在车上等著,ròu棒还一直留在涛涛xiāo穴中,可是jīng液和yín水却顺著xiāo穴口慢慢下流,弄得我大腿上都是,涛涛害怕弄湿了车子,连忙抓过我的内裤和秋裤擦拭著。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