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爱与痛缠绵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

_分节阅读_6

    厥过去。

    一时的疼痛麻痹了神经,她的嘴被他掐的张着,任由他在她口腔内采撷。他的吻让她觉得恶心,强迫她交换彼此的口水,还一路舔舐着她的牙齿、上颚、舌头,直至深篌。

    这个女人嘴里青草的气息奇异地让这只食肉动物深陷其中,深长的吻中,雏从缓解了的疼痛中恢复过来。

    就在男人意乱情迷时,雏得了空隙,手刀照着男人后脑勺与脊椎的连接处用力劈下,丹尼中招,闷哼一声,拎着女人细瘦脚踝的手不禁一松,立刻就被这猎物逃脱了去,雏站起来,气不过,照着男人的小腹踢脚踹去。

    可惜她没穿鞋,脚上用了全力也只是让这个男人皱了一下眉而已,吭都没吭一声。丹尼被踹得翻了个身,他却无所谓的很,直接顺势仰躺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 他竟然没心没肺地笑了出来,雏听了只觉得这男人越发可恶,脚尖偏了一下位置,想要踹男人的命根,却在即将成功的前一秒被男人的双手抓住了脚踝。丹尼扳住她的脚用力一翻,力气实打实,雏当即翻身跌撞到地上。这一摔极重,地毯没有一点缓冲作用,雏脸色瞬间惨白。瞬间,丹尼的脸笼罩在雏的上方,他低着头,眼神深邃,泛着碧色的光泽,浓密的眉末梢向上扬起,坏人的笑脸:“坏孩子是需要点教训的。”

    点一点她的鼻尖,“长一点脑子吧。”

    ………….

    ……(不CJ内容省略)

    雏回到本营,直接钻进自己房间。 衣服脱下来,趴在床上,脑袋埋在枕头里。她痛,下体撕裂,小腹坠痛,大腿内侧有已经干涸的血迹。

    她输给了那个墨西哥佬,贞操作为代价。没什么……没什么……她安慰自己,她的手挪到自己臀后,手指伸进充血的花蕊,抠出来白浊的液体,顺着身体滴落在床上。 穆什么时候进来她房间的她并不知道,她那时正在为她不久前失去的东西做短暂的哀悼,丧失了一贯灵敏于常人几倍的听力。

    穆无声地坐在了床上,看着女人背上条条抓痕和吻痕。

    他的手指,轻轻触碰她的背脊。

    她惊醒,跳起来,转过身就要扼住来人的脖子。

    “是我。”首领的声音响起。

    她无力地垂下手,扯过被子裹住自己身体。可惜,穆还是看到了美妙的身体上刻着的另一个男人对这个女人占有的证明。

    一时间有愤怒在心底慢慢滋生,怒气带着剧毒要蒙蔽掉他的理智,可惜他是穆,他从不允许自己被任何事物影响。

    他带了草药来,“躺好。”随即扯下她刚刚围拢在身上的被子。

    这是命令,雏只能接受。

    男人的手指带着茧子的粗糙质感,又带着草药的沁凉甘苦,在她的伤口上游弋。乳头上有清晰的齿印,她看见,不觉手上加了一分力,立即疼得她唇色发白。

    他要伸向她大腿根处,惊吓得她立即并拢双腿,夹住他的手。

    “首领……”她祈求地看着他,她第一次觉察到这个男人的残忍,而他脸上的波澜不惊与眼中的隐约哀恸,只能加速对她的凌迟。

    “张开。乖。”

    她摇头。

    他便不多言,放下盛着药膏的碗,手掰在女人白嫩的大腿上,扯开弧度。放下了药刷,改用手指直接沾了药膏,缓缓推进女人体内。

    冰凉的触感在甬道内迅速扩散,肿胀充血的入口又一次被撑开,她只能把自己的手臂塞到嘴里,咬住。 不发出痛呼声。

    膏状的药被女人体内的高热蒸腾成液体,她因疼痛而绷紧了小腹,那里缩的很紧,他的手指进退不得,只能辗转着试图再入得深切一些。

    体内褶皱一般的肌理痉挛着,将已经变为水状的膏药推挤处体内,还带出了女人的爱液和之前那个男人注入子宫深处的精液,流过穆的指缝。

    穆一瞬不瞬看着手上的动作,也看着女人被侵犯了的入口。

    他要自己的眼睛和心都记住这一刻。

    她是他随身携带的利器,锋利、亲密,却终究只能是工具。工具如果具备了感情,就只能面临被摧毁的命运。可他怎么舍得?只能磨砺她,抽拔掉她的爱。

    这么做难免残酷。但这才是这个残酷世界的本质。痛过之后,心死了,才能真正强大。

    首领不需要青草,而需要妖孽的曼陀罗。   雏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入口处泥泞不堪,就像婴儿的一张破碎的嘴,却插着这个男人的手指。手指还有一半露在外头,穆动作很轻柔,就怕再弄疼了她,因而只能困难地缓慢推进。

    她在他的手指上坐起来,目光顺着男人慢慢动着的手臂,来到男人的脸上。

    穆的脸色阴霾,眼睛盯着她的两腿间,视线定格。

    雏自行分开双腿,膝盖曲着,内部展开,方便他进入,她的予取予求令他眼色滞了滞,接下来,抽出手指,再沾上些药膏,重复之前的动作。

    她湿了,之前那个男人怎么在她身上动作都无法挑起她的欲望。可眼前这个男人只是一根手指,便让她险些高潮。 明明是痛极了,身体却自行迎合他的进入。她拧着眉,气喘吁吁,因为他给予她的痛苦的欢愉。“忍不住就叫出来,那样可以缓解疼痛。”他说到,却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女人的私处。整个甬道内壁都被仔细地涂抹上消肿的膏药,穆准备抽出手来,手指却被女人突然夹紧。

    她阻止他离开自己的身体。同时按住男人劲瘦的手腕,要他的手继续往里推进。

    穆抬头,看见这个年轻女人惨白的脸上浮现出的两片魅惑的红晕,突然间惶恐无比,慌张地掰开女人的手,指端成功脱离出女人娇嫩的入口。 他转过身坐在床沿上,背对雏。

    女人,女人……这个女人,

    魔临都市之孽恋帖吧

    不行。 雏看着这个男人宽厚的背影,突然间明白,原来他一直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可是他却选择用这么残酷的手段断绝掉她的一切奢望。

    顿时,绝望笼罩。

    “为什么?”她问。声音颤抖。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男人没有回答。和白天那次他的拒绝不同,这一次,这个男人一整夜都这样安静地坐在床沿,沉默。

    --------------------------------------------------------------------------------

    作者有话要说:

    谴责霸王,就酱紫,飘去上课什么女人

    三年后。

    某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中东某国。

    Y国政府大厦。

    负责政府首脑办公会议安全的警备厅内,四面透明敞光的玻璃,将光线汇聚在坐在里头的一个亚裔男子身上。

    他坐在那里,一副旅行者的装扮,鸭舌帽,军绿色上衣,卡其色布裤和沙漠军靴,身旁的椅子上放置着装满东西的旅行包。

    而他的护照,此刻正被坐在他对面的那名自称是这个国家政府人员的人拿在手里,此人正用蹩脚的英文念着护照上的名字,“Ryoichi Itole?””他纠正道,“伊藤良一。”

    “曰本人?”

    “美籍。”

    “那我们没找错人。”说完就要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拨号,联络正在议会大厅开会的上司。

    伊藤原本懒散地眯着的眼,此时微微撑开了些,看着这个人:“我是不是有权利知道你们把我绑来的原因?”

    孤身一人来此地旅行,好好的假期,却让几个士兵打扮的当地人当街逮了起来。他想想觉得气愤,便用美国人的那套理论对付这个皮肤黝黑体格健壮的本国男人:“外来者也是有人权的,你们起码得给我个理由。否则我会去美国驻地的使领馆要求他们出面替我解决。”

    皮肤黝黑的男人闻言放下了电话听筒,看看伊藤良一,似乎想了想,才弯腰拉开办公桌第一层的抽屉,取出来一个公文袋,递给伊藤。

    伊藤打开公文袋,拿出里面一叠A4纸。

    第一页上就有他的照片,是几年前大学时候拍的,那时的他没有现在这么黑,带着学士帽,搂着个金发妞,对着镜头扯起一边嘴角,要笑不笑。

    虽然这个日裔美籍的天才,14岁就考进那所常春藤大学最富盛名的计算机科学专业,但他乖张骄纵的个性却让他把学科教授得罪了个遍。他现在的状态是肄业,当然没有资格穿上学士服,那顶学士帽是他大学时期唯一的好友,也是他那时候的室友,借给他拍照用的。

    他目前没有固定职业,平时就靠黑一些小网站赚些钱花。他在黑客这个圈子里是隐形人,那些被他黑了的公司总是想尽方法要把他挖出来,甚至在官媒上发声明通知他,希望能高薪聘请。

    可惜,这个男孩子野惯了,要他担任安全顾问,简直要他的命。

    他最骄人的战绩是和他那位室友联手攻进五角大楼防火墙系统。

    当然,他不能碰那些机密资料,如果一碰它们,就会被全世界最尖端的间谍软件追踪,再无处藏身。

    在他来Y国旅行之前已经决定,旅行归国之后重新回学校上课。

    毕竟……人生太过无聊,在校园里起码还有丰乳肥臀的金丝猫给自己解解闷。

    他翻到第二页,里面有他很详尽的资料。

    这算什么?调查他?

    伊藤一甩手,片片A4纸雪花般飞落在光可鉴人的办公桌面上。

    “什么意思?”

    那男人耸耸肩,这个电脑天才在他看来还只是个白白净净的孩子:“只是请你来,谈笔交易而已。”

    “说。”显然,这并不是孩子该有的口吻。

    他不得不正色而言:“没错,我们调查了你。将军很欣赏你,也很希望你能帮我们国家一个忙。当然,报酬丰厚。”

    同一时间,政府大楼外,全副武装的Y国士兵正在执勤。

    一级警戒状态。

    Y国总统于上周末前往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却不知道,他此次离国,正式拉开本国政变的序幕。

    这一天,军方总参谋长安钦将军闯入了首脑会议现场,军事政变拉开帷幕。

    政府首脑会议历来不允许军方干涉,这一次却由不得他们。军方煽动公民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要求总统下台并重新举行大选。

    当天,有超过9000名士兵和警察被部署到Y国首都各处,逮捕总统府幕僚。

    ……

    “你的意思是,要我破解了总统私人的电算网络系统?”伊藤摘下帽子,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可置信。眼角狐疑地挑起。

    “没错。”

    “……”

    “你不用这么快回复我们。或许,你该上去见见将军。”

    “上去?上哪去?天堂?”

    但显然,这个一本正经的本国人并无法理解伊藤话语中的美式幽默。伊藤再过一个月就满21,长相也并不幼稚,但心理年龄低得很,这个人让他觉得无趣,他便不会再想跟他多说半句话。

    也许那个将军会有趣一些,起码有一点幽默感。这么想着,他微笑起来,答应到:“好,这就,上去见见你的上司。”

    伊藤跟随着此人一路乘电梯上去,一路来都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列在走道两旁,维护现场安全。到了会议厅所在楼层,周围空旷起来,他们走出电梯间,却在过道里被一个女人迎面撞上。

    女人穿着政府工作人员统一的套装,与套装一色的高跟鞋,高跟鞋似乎让这个娇弱的女人崴了脚,只听她“啊</dd>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