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爱与痛缠绵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

_分节阅读_9

    ,举到眼前细细看了看,天窗外的日头照射进来,白金链子反射璀璨的光

    他解开链子的扣子,双手各拿着链子的一端,环过女人的脖子,为她戴上。

    她像一尊石像一般立在那里。

    “低头。”他命令道,声音呵在她的耳畔。

    她乖乖低了头,他才得以看清脖颈后的项链扣子。为她扣好。

    雏的额角有一滴汗,顺着发线缓慢泌出。他看着那滴迟迟滴下、和她一样倔强的汗水,差一点就要在那股青草的芬芳中迷失了自己。

    他双手收回,贴着腿侧的裤缝。放弃了想要吻去那滴汗水的想法。

    他没有再转身离开。很好。雏咬了咬唇,鼓起勇气,“首领,我想送弟弟去读书。”

    其实早在她四处打听英国的学校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

    而此时,她终于能把她的计划说出口。这是一个进步。

    某些时候,他需要她残酷的独立,有时候,他却需要她的信任以及依赖。这才是他需要的得力属下。

    终于,眉梢眼角有了笑意。

    可是,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依旧单纯,这个男人的险恶用心,她永远无法理解,“可是,沙玛他不会听我的。”

    他吊着眼角,依赖地看着他。

    穆在这个女人琥珀色透明的瞳孔中看见温润如玉的自己,他几乎要伸手摸摸她的头了,但其实最终,他只不过是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我帮你说服他。”

    带有巨大中庭的别院里,敞开的木门,门外站着守卫。

    这两年金三角并不安宁,穆在自己的本营也需要时刻有人保护在周围。

    “沙玛?”首领在泡茶,自斟自饮。

    “是。”穆身侧的地面上跪着个少年,硬挺的背脊此刻温顺地弯着,声音从抵着地面的额头下发出。

    “起来。”

    沙玛迟疑着站了起来,首领此时温和地看着他,递出一杯茶,茶香袅袅。

    沙玛接过小巧的紫砂杯,像是要为了表现豪爽,举杯就一饮而尽,可惜滚水烫了舌,少年耳根都红了,却抿着嘴憋着。

    穆心里摇头,这个孩子,糟蹋了一杯好茶。

    穆眼中有光一闪而过。失望的光。

    沙玛远不如他姐姐。

    “会做什么?”

    “杀人,运货,什么都行。”

    口气不小。穆微笑起来,敛了敛眉目,“不,你不行。”

    闻言,沙玛立即瞪起一双眼睛,眉斜飞入鬓,眼中盛着倔强的傲气。这副样子,倒和雏相似。孩子的执拗。

    穆悠悠然低眸,饮一口茶,垂下的眉目却猛地扬起,瞬时便叫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愣住。

    他将杯子放回桌上,“你姐姐要送你出国。学点本事再回来,不迟。”

    “……”

    “去看看你姐姐吧。或许,我该陪你一道去。”

    沙玛一时无法反应,这个男人,不,是这个首领,此时就像一个温和腻人的长辈,与方才用满含杀戮的眼忽的射向自己的野兽一样的男人,相差,大相径庭。

    沙玛的手抖了抖,藏在袖子下的刀,刀锋下的凉意,要他的胳膊瞬间僵了僵。

    原本听到他说要陪自己一道去,沙玛该窃喜才是。姐姐那儿,一定比这里,比这个门外就驻守着警卫的房间,更适合下手。可是,如今,沙玛从这个男人的这双眼睛里,看到了,“强大”……

    是的,没错,沙玛,这个还未成长为男人的少年,带着任务来。

    他要杀这个男人。

    吸血鬼

    12教训

    沙玛状似不经意地回头,身后不远处跟着两名随员,两双眼睛锐利地盯着他。茅侃侃

    而前方,首领的背影看着觉得清瘦,腿部颀长姿态优雅,但裸露在外的小臂却伏着流线型般起伏的肌肉。

    沙玛不自觉地按了按贴在胳膊上的刀,刀片极薄,锋利无比。

    而沙玛的脚踝上也绑着支枪,小口径,装配消音器。

    蒙拉家大家长蒙拉将军的两个儿子近年来一直在争权,大儿子莱文想要拉拢这位金三角的所有者,二儿子则需要扼杀掉这个毒业帝国的国王。

    亲人反目。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沙玛为二少爷效力,他不能错失这次机会。

    锋利又冰凉的触感令他渐渐安定下来,跟在这个男人身后,去见自己的姐姐。

    可是,身后这两个人形影不离地跟着,沙玛无法动手。

    直到——

    在离罂粟区最近的山落外围,那两个人停下了脚步,没有再继续前行。

    沙玛事先调查过,这一区住着的都是首领培养多年、最出色的属下,没有人会愚蠢到在这个四处都住着杀人机器的地方,对他们的首领不利。

    推门进去。

    屋子里的雏像是突然遭遇警察临检般,一听见门轴转动的声音就倏地站了起来。

    看见许久未见的弟弟,雏明显地局促不安,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

    而沙玛,看着这个望着自己眼睛蒙蒙的女人,滞了滞呼吸。她的美丽太过耀眼,也太过陌生,他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

    雏抓了抓衣角,想要走近,可是又有些犹豫,慌张无措之下只记得要看向首领。他会教她怎么做的,不是么?首领注意到她求救般的目光,此时朝着她弯起一抹笑,坚定地点点头。

    销魂艳婢无弹窗

    沙玛看着这两个人眼神的勾兑,心头恍若烧起一团无名火,灼得他的神经一紧。

    这个该死的男人!姐姐既要为他卖命,又要做他拉拢其他男人的工具。

    将他碎尸万段都不为过!

    沙玛微微退后一步,将房门关上,之后站回到穆身后,越过这个男人的肩,看着雏。

    他用口型说:“别出声。”

    雏视力极好,立刻就看清沙玛的唇语,她眼神一窒,却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见沙玛迅速蹲身,从裤管处抽出一样东西。

    枪。

    枪口默默地指向首领的后脑。

    “沙玛!!!”

    一切都进行地太快,雏甚至无法辨识出到底是什么率先发生的。是她惊叫出声?还是沙玛扣动了扳机?

    亦或是首领猛地回身,一招擒拿手制住了沙玛的手腕。

    穆两手制住这个用心险恶的少年的手腕,掣肘一击,便要沙玛的手抓脱了手枪。“噗”的一声,偏离了方向的枪口内,子弹穿越消音器,急速打进沙玛的手心。

    瞬间,鲜血淋漓。

    整个过程不过一秒钟,沙玛被撂倒,抱着自己被穿透了掌心的那只手腕,头重重地撞在地上,吭都来不及吭一声。

    “啪啦”一声,飘着硝烟味的手枪摔出老远。

    雏是首领培养出来的人,她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即使她眼中只是瞬间闪过愕然与波动,他也能迅速捕捉到。

    沙玛眼前翻天覆地,神情恍惚的一刻,穆已经捡回了枪。

    穆在沙玛身旁蹲下身,枪口点一点沙玛的脸颊。

    他的声音几乎可以说是温柔:“谁派你来的?”

    任雏反应多么迅速都无济于事。等她跪倒在首领面前挡住沙玛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她浑身战栗着,额头一声一声地磕在地上,缩成一团为沙玛求情,“首领,沙玛他……”

    她没能说完。身后突然横过来一只鲜血淋漓的胳膊,架住她的脖子,将她拖行着向后躲。

    沙玛没有受伤的手支撑着自己站起来,连退几步,直到背脊抵上门板。气喘吁吁的声音在雏耳边响:“姐,对不起了……”

    雏低头,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她又一次望向首领,卑微的祈求的目光。可这一次,首领选择忽略。

    穆一步步逼近,而沙玛身后就是门,沙玛在心中计算时间,自己带着姐姐夺门而出,而不被这个身手矫健的男人拦住,可能性为零。

    沙玛在赌,赌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姐姐,会有哪怕一丁点的怜爱,“放我走,否则——”沙玛噤声,握着刀的手轻轻划过,雏的脖颈上立即出现一条细如丝线的血痕。

    穆没有理会这个已被逼到绝境的少年,只是淡淡瞥了眼雏。

    沙玛扯住她作为人质之前的一秒,她明明有所反应,可是她却没有做任何反抗。

    在穆看来,她此举无异于背叛。

    穆意识到,这个女人没了爱情,却还有亲情。这样一只感情动物……不行,不行……

    可是,女人白皙的脖子上的血痕,太过刺眼,触目惊心,提醒穆,她是他柔弱的青草,仰仗他的保护。

    她受伤,他隐约觉察到痛。

    这个男人残酷冷血了多年的理智,因为担忧这个女人的安危,而短暂性地失去了行动力。

    沙玛见穆没有要动作的意思,撤回一只手伸到背后,拉开门。门缝启开的一瞬间,他看准了穆的方向,猛地将雏推向穆的怀抱,同时闪身出门。

    可是,看着这个男人立即坤住进驻到怀里的雏,沙玛闪身的动作迅速地停下了。

    穆捧住女人的脸,微凉的指腹抚摸上她的脸颊。

    “求你……”雏声音颤抖。

    她的双手聚集了全身的力量,环上男人的腰身,封缄住男人的总做,深怕他会追出去。

    穆深深看她一眼,见这个女人连瞳孔都在颤抖。一瞬间的事,他内心深处有了想要妥协的欲望。对这个女人。

    好吧,如果她弟弟有能力躲掉外面那两个随员的话,他会放他一条生路。

    可就在这时,原本已经要逃离的沙玛,突然转身,朝着此刻正拥抱着的男女袭来,刀锋直指雏的后腰。

    当看着这个男人鹰一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慌张,沙玛知道自己要成功了,他的目标当然不可能是雏,即使他恨她——

    果然,如沙玛所料,即使是穆,也无法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做出理智的反应,他只能条件反射地环住雏的腰,同时转身,挡下这一刀。

    很好,凭借本能,他在乎她。沙玛成功了,刀尖没入了穆的身体。

    沙玛整条手臂用力,刺的更深,刀子触及了内脏,却不料这个男人即使在剧痛之下都能如此镇静,穆身体一侧,原本直入身体的刀子在体内转变了方向,从深至浅,再一滑,刀子终于斜刺里脱离了身体。

    血浸染着铁灰色的衣料,大片刺目的红。

    雏忘了呼吸,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血,首领的血。

    她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穆却迅速扯过她的手,摘下她手腕上的表,他对她的杀人武器了如指掌,麻利地从手表中扯出发射器。

    “不——!!!”雏在身后尖叫,穆迟疑了半秒,稍微偏离方向,原本要射进沙玛脖颈的海洛因毒针,正中沙玛手臂。

    高纯度海洛因注进</dd>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