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爱与痛缠绵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

_分节阅读_11

    裂的衣服,回过头去看。她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男子,突然失去全部力量般重重跌靠在床角。

    雏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侥幸,跪起来,膝盖带着身体挪过去,“求你,求你放过沙玛。”

    磕头,一声又一声。

    穆略瞥她一眼,并没有理会,手往腰后一模,掌上便沾上大片血迹。他脱下上衣,露出上身,纱布围在腰间,一圈一圈,绕过半边肩膀固定住,黑色的布料看不出血迹,但纱布已经晕染上满目的红色,且仍有血液正往外渗,顺着肌肉的纹理滴落在地。

    磕头的声音尤在耳边响,穆虚弱地拧住了眉,眉峰刻着不悦。

    她为另一个男人求他,如此卑微,不顾尊严,他不耐地伸手,捉住女人的下巴固定住她的头,她下颚线条正落在他的虎口,惶恐地抬头,抬头的瞬间无意间惊见这一幕。见惯了血腥场面的女人却颤抖起来。

    穆看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这个女人心疼的模样他并不是很受用,她的瞳孔中反射中的自己,虚弱的模样,他恨之入骨。

    穆艰难地吐出二字:“纱布。”

    她怔了怔,没有动,“首领,沙玛还是孩子,可以流放他但……”

    穆微沉着脸,手迅速离开她的下巴,顺着她的手臂而下,抓住,揪过来。

    他的唇角抽搐了一下,紧接着薄唇狠狠敛住,目光在她的双眼中缓慢地逡巡。

    他的宠爱如今成了她忤逆他的砝码。

    她这个弟弟,更是不能留。

    “你得到的教训似乎不够——”说话同时,箍住她的头,吻下去。

    不,并非吻。近似啃噬。扯开她早已半褪的衣衫,娇嫩的乳裸露出来,他低下头去,含住,吞咽。

    此刻的她,即使是他,也无法臣服。她挣扎起来,他咬一下她的乳投,她敏感地僵直了身体,他终于肯放过她,牙齿松开女人挺翘的尖端,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吻下去。攻势温柔起来。

    唇舌相碰的瞬间她咬紧牙齿,却敌不过他强硬的入侵,舌破开她的牙关,进入口腔攻城略地。

    “你不想知道我对沙玛的判决了么……”他的声音从濡湿的吻里轻轻溢出。

    她近乎无力,再没法子拒绝。他终于给了她承诺。

    他的舌勾着,将女人的丁香拖进自己嘴里纠缠,含着吮着,要她融化,化成水,只能软弱无力地勾着他的颈项,张着口任由他辗转,交换津液。

    她意乱情迷的时候他突然拎起她,身体翻转将她摁在床上,她上半身被压在床面上,双腿垂在床下,分开,腿间站着这个面色冷峻的男子。

    他垂着双目低着眉看她,这个女人面色酡红,娇羞又性感,可以想见她如何在他身下绽放成魅惑的曼陀罗。

    他退开半步,冷眼看着身下这株妖娆的植物。

    雏迷迷糊糊地撑开眼帘,看着这个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男人。黑色长裤,绷带直接延伸到腹部,兽性与纤柔糅合在他的每一寸肌肉之中,被巡逻手灯的光勾勒出深刻的轮廓,浮现出刚冷的线条。可他的眼,出乎意料的冷静,眼神阒闇,没有一点堕入欲情中的征象。

    她抬臂挡住自己赤裸的胸,另一只手肘部撑着自己的身体,她想要坐起来,想要躲开这男人阴森的目光。

    然而她一躲,纤细的脚踝便攥紧,转眼间她就被拉回了原位。他倾身下去压制着她,抚摸着她的腿,指端恶意的挑拨,顺着内侧缓缓向上,她的裤子布料丝滑,顺着他的手一直被褪到腿根处。

    到了腿心,不停,继续撩拨。她的手握成拳头,抵在他没有缠绷带的那边胸口,却没有力气推开他,他握住她的拳头,掰开手指,要她的双臂缠上自己的脖子。

    +

    血渗透纱布,滴落在她的小腹上。他的血竟是凉的,可是他的呼吸却炙热地喷薄在她耳畔。

    彼此的身体都严丝合缝地贴着,她怎会感受不到他那里正坚硬地抵着自己。可是仿佛这个男人能将灵魂与身体抽离一般,他的身体被欲望操控,可他的眼里,依旧没有一丝异样,仍旧是那样的深沉。如墨。

    他的手来到她光滑平坦的小腹,用指腹将他自己的血晕开,直至融进她的皮肤里。

    她的小腹绷紧,胸腔也堵着,连呼吸都忘了,他在她的鼻下嗅了嗅,随后身子一侧,顺势躺倒在她身上,头枕着她紧绷的腹部。

    伤口已痛到麻木,他试图平复自己剧烈的心跳。

    心跳越快,失血的速度也会越快。

    “……”

    雏无法明了他的沉默,是要她的身体来换沙玛的命?

    记忆告诉她,这个男人不会为了她的身体放弃任何东西,可这个年轻骄傲的女人不甘心,她知道自己美丽的价值。

    他也是男人,只不过特殊一些而已。

    她翻个身来到他上方,亲吻他的额头,眉心,鼻尖,唇。这张嘴,薄的无情,几分钟之前他才如此深情地吻过她,直至深篌,但此刻,她含着他的嘴唇吮着他的舌,他却不给于任何回应。

    她嘴唇移到突出的喉结处时,改用牙齿轻咬。瞬间,男人的喉结翻滚了一下,她终于得到继续下去的勇气,避开男人的伤处,手指灵活地窜进男人的裤头,握住昂扬的欲望。

    “首领,沙玛还小,他被人利用,我有信心纠正他,求你,求你……”

    一声一声地蛊惑。

    却没有得到回应。

    喉结,胸口,小腹。

    她趴伏至男人腿间,硬挺的器官

    茅山后裔3之将门虎子txt下载

    跳脱而出,她双手握住,同时低头,张口含住。

    他的欲望忽的跳动起来,她将嘴张大,继续往下含住。

    这个女人的口腔烫的惊人,口腔内壁滑润,挑弄般吮住,他几乎立刻就要喷薄而出。穆挣扎着闭上了眼,眼前却瞬时一闪,一道白光掠过,血液顷刻间回流到小腹,伤口因兴奋而恢复了疼痛的感官,仿佛被撕裂了开来。

    雏眼睛启开一条缝隙,看着手中的器官,近在眼前,赤红的铁一般,披着盈盈水光,那是她口腔中的水渍,留在他身上。

    他终于肯开口。

    “我会派你去墨西哥。”

    “……”

    “完成这次的任务,赎回你弟弟的命。”

    “……”

    “在此之前,没人会夺走他的性命。”

    “……”

    “想我死的话,那你就继续。不想我死,现在就离开,打电话叫医生来。”

    14罪恶都市

    美国,比斯坎湾。全球恶名昭彰的罪恶都市,迈阿密。

    观光码头,无敌海景,碧色海水,波光粼粼。岸边停靠着的各式各样配置豪华的游艇,成为一道炫富的风景线,其中最抢眼的一艘,光艇身便是周围船舶的两倍,风帆杆子高高矗立着,帆却早已收起来。

    游客们乐此不疲地猜测着游艇主人的身份——美国的富豪们大多不会选择在这个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安营扎寨。它的主人,会是某个阿拉伯石油富商?亦或是像豺狼一样的俄罗斯的暴发户们?

    白天,正是阳光明媚的盛夏,日照出奇的好。

    鱼目浮漂圈着的范围内,浅海区的中央,海面平静,飘荡着一艘熄了火的快艇。

    有人在浅海湾游泳。

    此人肺活量极好,潜在水底很久才露出脑袋换一次气,小小的脑袋,精干的短发,露出水面不出半秒便又潜了下去。

    从海面上看,只隐隐看见热带鱼一样灵活的纤细身姿。这一尾“热带鱼”身上的颜色可谓是靓丽异常,大片白的剔透的肌肤,以及小小几处的彩色比基尼布料。潜在水中,每一个动作都在海面上造就一圈波纹,而波纹所泛起的皱褶,正向着远处的岸边,那一连串豪华游艇的方向靠近。

    同一时间,一辆纯黑色、在阳光下反射黑漆光芒的车子,正开下交流道,朝着码头驶来。

    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白种人坐在车子宽敞的后座上,车窗窗帘都是拉上的,阳光只从帘幕缝隙中透进来,车厢内略显昏暗。

    这个男人身上穿着休闲的T恤以及沙滩裤,但是很显然,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度假的悠哉。

    他在讲电话,声音粗暴,叫嚣着愤怒,“妈的!到底是谁打着我的旗号跟军方火拼?”

    电话那头唯唯诺诺的回答显然不能令这个男人满意,只见他沉默地听了会儿,刀锋一样的眉目恶质地敛起。

    他瞥一眼车载电视,屏幕上,CBS驻墨西哥记者正神情激昂地拿着话筒进行实况报道。"

    “……墨西哥军方与一犯罪集团分子发生激烈枪战,交火持续了5个多小时,目前共有16名罪犯在激战中死亡,墨西哥军方一名指挥员以及一名士兵也在交火中牺牲。此外,另有9名犯罪分子受伤,5名持枪的犯罪分子被逮捕。墨西哥军方同时缴获了36件重型武器、13件轻型武器、2个榴弹发射器、3525发子弹,180台弹药装填器以及8辆汽车。据墨西哥当地媒体报道,这伙犯罪分子属于墨西哥最大的贩毒集团之一‘贝尔特兰?莱瓦’,CBS电视台驻阿卡普尔科记者……”

    而此刻,远在迈阿密的这个暴跳如雷的男人,正是记者口中贩毒集团的首脑人物,丹尼?贝尔特兰?莱瓦。

    +

    丹尼另一手摸过遥控,倏地按下关机键,电视屏幕“咔嚓”一声拉黑,他一甩手,遥控越过前座砸在了挡风玻璃上,发出“砰”的一声,男人阴狠的声音同时发出,要听筒那头的人都恐惧地一抖:“揪出来做掉,在警察之前!!!”

    司机吓得紧急刹车。

    丹尼说完,挂机,脸转向车窗,霍地拉开幕帘,烈日阳光立即争先恐后的涌进来,炽烈地几乎要刺伤双目,可这个男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他的游艇就在不远处,当然,他思念已久的那位客人,也正在他的游艇上。

    想到这里,他心情好一点,开门下车,径直朝码头入口走去。

    头发被海风吹乱,这个男人,他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落拓不羁的原始与野蛮。

    可是,上了游艇他才知道他的客人已经等不及,自行开快艇到浅海区,下海潜泳去了。

    他上到甲板上,往海平面延伸的方向极目远眺一下,他看见了那艘快艇,但是快艇上并没有人。

    一旁的手下恭敬地递上小巧的望远镜。

    他拿着望远镜在四周海面上逡巡了个遍,终于教他捕捉到了那一尾热带鱼的身影。

    很快,这尾热带鱼游进了他的势力范围,他计算着她应该快要游到他的游艇了,便穿过船舱,到海面踏板上去迎接。

    雏鱼一样纵身跃出海面,轻盈的身姿就仿佛是水将她轻轻抛起一般,水花溅起,晶莹剔透,爽透依然。

    海水一冲刷过眼睛,她的视界恢复清明的一瞬间,一只手朝她伸了过来。

    她仰头看,带着伤痕的笑容立即映入眼帘。

    她犹</dd>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