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爱与痛缠绵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

_分节阅读_12

    豫了一会儿便握住丹尼递过来的手,借力使力,一下子就站稳在了地面上。

    身上的水啪啦啪啦低落,丹尼抱着双臂眯着眼打量她。比基尼极其吝啬布料,她的胸部被勒住聚拢,焦点部位呼之欲出,偏偏这女人脖子上还挂着条白金链子,正坠进乳沟中,越发彰显好身材。腰却是纤细的,平坦光滑却隐隐凸显肌肉的线条,瘦,但不羸弱。臀则是挺翘的,将比基尼撑出圆润的美型。

    他上前一步,低头在她发顶嗅一嗅。海水的味道丝毫掩盖不住她与生俱来的青草气息。

    顿时,坏心情无影无踪。

    丹尼再上前一步,手绕到她身后,手掌顺着她的脊椎迅速滑下,最终托住了女人的翘臀。

    雏厌恶地感受到男人的手掌在自己臀部揉捏,她嫌弃地闭一闭眼,却没有推开他,而是主动环住了他的胳膊。

    但是正当丹尼要托着她的臀将她按向自己时,她已设定好的一幕,发生了:雏揪住他的胳膊,脚步按着八字站稳,用尽全力在双臂上,使劲一扭,一个过肩摔。

    “噗通”一声,始料未及的丹尼一头扎进了水里。可是这女人如果就想这么摆脱他,那就是大错特错了,丹尼落水的一瞬间,伸手抓住了女人纤细的脚踝,手臂肌肉一绷紧,便把她也拉下了水。

    争斗从游艇上转移到了水中。

    他们每次见面都要像现在这样打上一场,火药味十足,没的清闲。她是好学生,屡败屡战,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迅速成长完善,教学相长。

    她进步地很快,然而,终究不是他的对手。

    丹尼在咸腥的海水中睁开眼睛,她的拳头挥过来,正对着他的喉结。他接住她的拳头,同时小腿有力的一蹬,转瞬间就游到了她的身后,将她整个腰身钳制在臂弯中。

    她是爪子锋利的猫,在他怀里闹腾。

    他对拥趸者从来提不起兴致,反倒对她的抗争食髓知味起来。

    手下们对此也都见怪不怪,没有人会蠢到插手这个女人的事。这次也同样,不会有人跃入水中打扰老板的玩乐的兴致。

    可惜,丹尼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策。她在陆地上不是他的对手,到了水中反而能渐渐反制住他。他的身体健壮,身形高大,需要更多的氧气维系运动量。

    而肺活量,又不及她。

    渐渐的,雏占了上风,丹尼试图透出水面呼吸,却被她按住了头,往海的更深处按。同时,雏借助他挣扎着向上的力道,自己跃出水面换气。

    丹尼肺部几乎要爆炸了,隔着翻腾出泡沫的波浪,他缺氧地看着这个得寸进尺的女人,她的眼睛红透了。

    太阳穴,喉,后颈脊椎,心脏,腹,肋,尾椎——她招招都往致命处去。

    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即将窒息的一刻,他忿忿地扯住她的项链,金属缠在手里,攥紧,一圈一圈地绕在手上,终于成功地把她拉了过来。

    他的手扣住她后脑勺的同时吻住她的嘴,贪婪地汲取她的氧气。

    雏瞪着眼睛直视着这个与自己一个眼帘之隔的男人,他唇堵住她的嘴,不仅在她的口中勾揉着海水与津液,而且还贪婪地汲取她肺里的氧气。

    她趁机提膝盖撞他的小腹,他在她的唇上闷哼一声,却蓦地吻紧了,唇上更是用力一吸,将她最后一点氧气夺走。

    她夺回自己的项链,同时把它从脖子上取下来,转而绕在他的脖子上,攥紧金属的两端,用力扯,要勒死他。

    两个人都已经没有氧气了,却谁都不肯先认输,他的手挡在项链与脖子之间,掌心已经被勒出一条血印。

    直到这时,游艇上的人才觉得大事不妙:他们在海里呆了未免也太长时间了。丹尼的两个手下跳下海,架开了雏。

    雏没有反抗,她冷眼看着狼狈地吞着海水的丹尼,在水的波纹中,笑一笑。

    15服从

    气息奄奄的丹尼自行爬上游艇,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雏被押着上了游艇,她坐在湿漉漉的甲板上,身子两旁站着丹尼的两个手下,各按着她一边肩头。她无法动弹,比基尼的绑带早已在刚才激烈的争斗中散开,留在了海里,此刻她上身真空着,双臂抱胸,险险护住胸前大好春光。

    甲板上的男人们统统贪婪地窥伺着这半裸的尤物。一个一个,动物一样的目光。

    老大的女人,不知是何销魂滋味…….

    丹尼连呼吸都来不及,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毛巾,却没有用,草草把毛巾搭在脖子上。待呼吸稍微顺畅了些,他才转身去寻找雏。

    接触到这个女人目光的一瞬间,丹尼怔了怔。

    雏正放肆地盯着这个脸色涨成青紫色的男人看。眼中,嘴角,都透着嘲讽,满满的。

    “妈的!”

    他低咒一声,迈着急促的步子来到她面前,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忽的蹲下身,扯下脖子上的毛巾,展开,转而摁在女人的胸前。

    他的好意她却不领情,把毛巾丢回给他,继续以手掩胸。

    丹尼瞪着这个女人,好一会儿,待他脸上的颜色恢复了,才三下五除二脱下自己湿透的T恤,套在她的身上,同时揪过T恤领子,鼻尖贴着鼻尖的距离,恶狠狠地道:“你在我这么多手下面前给我难堪,就不怕我把你扔进海里?想想你远在天边的首领吧……”

    话音一落便将她打横一抱,站起来就朝船舱方向走。雏原本要反抗,可是顺着丹尼肩头往旁边一望——那些男人们,眼睛跟豺狼似的,

    山村美色之韦小宝全文阅读

    视线一直追随而来,想要生吞活剥了她。

    她顿了顿,放弃了要继续争斗的想法,胳膊软软地环上男人宽厚的肩颈,脸一侧,面颊贴上丹尼的锁骨。

    安静地呆着。

    这个女人突如其来的依偎举动,丹尼很是受用,低眉看她,习惯性地吊起带着伤痕的那一边嘴角,笑,“你终于学聪明了。”

    在他的属下面前挑战他的权威,实在不是上算。

    丹尼收回视线加快步子,三步两步跨下台阶,进入舱门,脚一勾便将门关上了。

    船舱内部是全木质地,与木色一致的沙发放在入门处,他松开手,直接把她当做包袱一样扔下。

    她手臂一撑,身体一翻,没有摔倒,而是侧了侧身,稳稳坐在了沙发上。

    他也不再管她,径自到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灌了几口,喉管火辣辣地烧,再转身,开衣柜拿衣服。

    这个男人上身本就赤着,沙滩裤湿透黏在腿上,他完全当她不存在,背对着她拽下外裤内裤,再换上干的衣物。

    他回头,正见她盯着自己看,扯了扯嘴角算是笑,“身材怎么样?”

    从背后看,肩宽腰细臀翘腿长,肌肉结实但不累赘,古铜色皮肤,肤质倒是细腻的。她冷着眼,据实以答,“不错。”

    就当这是夸赞吧!他对她的回应还算满意,扯了件衣服丢给她,要她换上。

    “说吧,要我做什么?”她把衣服搭在沙发扶手上,没有换,转过脸来看他,问到。

    她原本要去墨西哥,他的属下却通知她老板要在美国与自己会面,她中途转机来到这里,却也没见到他的人,而是在这艘游艇上等了两天。1

    直到今日,他姗姗来迟。

    丹尼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走过来,酒杯递给她。

    她接过,一口灌下。

    是墨西哥人大多喜欢喝的龙舌兰酒。此种酒度数高,喝起来,辣而香甜的感觉绕于舌尖,缠绵于喉。

    他眼睛颜色深了些:很豪爽的喝法,更重要的是,她的唇现在还贴在他喝过的那处杯口。"

    而且她还变本加厉,喝完竟舔了舔殷红的唇瓣。

    该死的,他的青草是真的长大了!

    他对此却不是很满意,身子一歪坐到她身旁,“帮我偷一样东西。”

    “首领派我来是与你接洽欧洲毒品的事的。”她变相的拒绝。

    丹尼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扶了扶额头,“现在你的主子是我,别再张口闭口都是你的首领。”

    主子?

    很好。

    一切发生的太快,丹尼根本来不及反应,喉结便是一痛——这女人曲肘撞他的脖子。

    他脑袋眩晕了一阵,心中一个声音:这女人真的是惹不得。

    可是她要来第二下,他倒是稳稳制住了她的手腕。

    拉扯中他把她禁锢在了怀里。

    她身上还湿着,这回他刚换好的衣服也湿了。

    她在他怀里生着气,呼哧呼哧地,他的下巴搁在她头顶,防止她乱动。

    幸好这女人身上没武器,否则现在他已经死尸一条了。

    他是嫉妒穆的,有这么个忠心耿耿的仆人。

    他的好心情因她而来,坏心情也是她撩拨起来的,他能怎么样?放手?抓住?关了?杀了?都不行。

    他想不出对付她的办法,最终妥协的就只能是他:“别再跟我闹,我现在也烦着。”

    “……”

    “你看了早上的新闻了?有人要害我,挑拨我跟政府的关系。”

    她的声音冷下去,很冷,谈公事不需要情绪:“看了,所以很怀疑你怎么还有空来度假。”

    但是,如果是谈公事,这个男人的手放的就太不是地方。她的背脊贴着他的胸膛,他的手扣在她腰上,摸得正起劲。

    见她没有再说话,他才继续道:“正因为如此,我才需要你,帮我偷到那样东西。”

    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在乱动,起身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远离了他,才问:“什么东西?”

    “北极星。”

    “那颗钻石?为什么?这和那帮挑拨你同政府关系的人有什么关系?”

    “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

    “你不告诉我原因,我不会去偷。”

    他慢条斯理站起来,走着优雅的步子来到她面前,他对女人向来是温柔的,只不过她从不吃他这一套而已。

    他低头看着她,轻轻点一点她的鼻尖:“青草,看来我必须提醒你,你呢,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拒绝的权利。”

    说完,回手勾起沙发扶手上的那件T恤,要帮她换上。

    他的手已经攥住了衣角准备往上提,她按住:“我自己有衣服。”

    “……”

    她知道自己是争不过他的,退而求其次,“我自己换。不要你帮忙。”

    他想了想,收回手,坐回沙发上,要看着她换。

    船舱里没有更衣室,她只能当着他的面脱,他这么以为,可惜又一次料错。她站起来朝衣柜走,钻进去,拉上柜门。

    她的身体足够柔软,把自己缩在这么窄小的空间,也并不是很挤。

    磨砂的柜门只能看见一个人影。细细的一条人影,若隐若现的身姿,他看着,揉着鼻尖笑一笑,大声对她说:“晚上在公海油轮上的派对会展示北极星。我们一道去。”

    </dd>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